第24章 往事4.0(修)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 第24章 往事4.0(修)
    云外镜内——
    五条晴辉从昏迷中醒来时,睁眼看见的复古木质结构空空荡荡的屋顶还有些迷茫。
    他晕倒之后被人送回本家了?
    可是网线呢?他费尽千辛万苦才签到五条家的线呢?
    是的,五条家村通网了。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为了节约成本,效益最大化,五条晴辉拿着账单去找大长老了。
    要知道,五条家的小班教学一直都是五条晴辉在负责供应学费。
    而现在……
    五条晴辉将账单拍在大长老桌前表示,要么给钱,要么通网。
    大长老很想硬气地给钱,但在看到账单上的天文数字之后,默默将话给咽了回去,终于还是松口了。
    在金钱势力面前,祖宗规矩也可以靠后呢。
    在看到家族里的女孩子们努力抓住机会,开始发光时,大长老很难不为之动容。
    他也许还不能清楚的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但五条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充满活力过了。
    五条家的女孩子,在加入了鲶鱼禅院姐妹花后,更是朝着卷生卷死的道路去了。
    禅院家在五条家读书就算了,成绩竟然还比她们好?
    这必不可能!
    什么?禅院姐妹六点起?那她们就五点开始晨练!
    就像永动机一样,女孩子们就这样卷成了雪球滚滚而去。
    大长老第一次意识到他老了,然后他也终于松口了。
    有了第一次的退步,自然也会有二再有三。
    比如通网之后,电脑和游戏机就可以安排上了。
    五条悟甚至直接将一个茶室打通,做成了游戏室。
    大长老痛心疾首,“悟,你旁边的卧室,按照规矩是你未来妻子的住所。”
    正在指挥着管事将游戏机放在茶室的五条悟闻言狂喜,“这不是正好吗?”
    没有反应过来的大长老:“正好什么?”
    “这些,都是我的翅膀!”
    他不过是跨过了感情交流的这条线,直接和他的翅膀们步入坟墓,一劳永逸了。
    大长老:……
    偶然回趟本家的五条家主看着忙进忙出的院子,沉默了片刻,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隔天,五条晴辉卧室旁的茶室也被打通放置游戏机。
    虽然在五条家中,所有人都在惋惜,惋惜着作为无咒力折的五条晴辉。
    毕竟他是如此的聪慧,机敏以及大方。
    除了……
    “晴辉少爷的咒力少得可怜呢……真是太可惜了。”
    “听说还被关在别院整整六年。”
    五条晴辉却并不觉得委屈。
    因为他得到了平等的爱。
    哪怕在六岁前,每当五条悟得到什么礼物的第二天,五条晴辉从睡梦中醒来,都会在他的枕头边得到同样的礼物。
    五条家主平等地爱着他的孩子们。
    所以总是会竭尽全力做到公平。
    哪怕五条晴辉并不需要一间游戏屋,毕竟很大概率,五条悟会蛮横而大方的和五条晴辉共享他的翅膀们。
    但是不需要并不代表着可以忽视。
    五条家主一直信奉这样的人生信条。
    族人不会想到的事,五条家主这个做父亲的当然要想,并付诸行动。
    也正因此,在京都本家,五条悟拥有的一切,五条晴辉同样也会拥有,甚至更多。
    因为五条悟也会将他拥有的和五条晴辉共享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因为缺少了关键道具,五条晴辉几乎是立即清醒了过
    来,记忆回笼,猛地起身,然后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呆呆地抱着被子环顾四周。
    这间卧居的装饰十分古朴繁杂,房间里摆着一道巨大的屏风将屋子一分为二,但屋子里的摆件却显得笨重陈旧。
    窗栏的雕刻虽然精美,但已经开始掉漆了。
    然后门被推开了。
    脸上敷着厚厚一层粉霜的男人,披着花哨的粉色羽织,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快步向前,香风扑面,目光中带着一丝殷切,“你醒了?”
    五条晴辉抬头,就要赤脚起身,然后……
    然后他就被男人按回了床上,“男孩子的脚是不能随便露给外人看的。”
    “那样会嫁不出去的。”
    听着熟悉的语录,五条晴辉先是一怔,顺从地扯了扯被子,将他的脚遮住,然后再次朝男人露出青涩而腼腆的笑,“抱歉,哥哥。”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男人以手捂唇笑道,哪怕再是保养,男人也不再年轻,他这一笑,眼角处也有了浅浅的笑纹,“稍加训练,一定会很讨女君们喜欢。”
    五条晴辉:???
    男人惊讶地挑眉:“你这孩子该不会以为我这儿是开慈善堂的吧?”
    他这春风阁可曾是京都远近闻名的温柔乡。
    会大方善心将晕倒在地的五条晴辉捡回来,当然是因为五条晴辉长得好看啊。
    要知道他们这几个院子为了五条晴辉的归属权,可是撕破了脸,不知道打了几架,最后男人凭借自己年轻人的成名绝技白骨爪略胜一筹,这才胜利。
    尖锐的指甲就是他最好的武器,更巧的是他前天才刚刚修过指甲,几乎将其他几个老板的脸挠花的功绩,让他捡漏成功。
    五条晴辉呆呆地坐在床榻上,像是个冰雕玉砌的娃娃一样,脸上还有着一丝苍白。
    老板自认性取向正常,看着这样敏感易碎的白发美人时,都能体会到客人们的快乐了。
    对面坐着这样一位冰雪样的美人,谁不想博美人一笑,冰雪消融,把命都给他?
    已经消失不见的良心开始隐隐作痛,让男人好心安慰道,“这没什么好怕的。”
    “越是多的贵族小姐成为你的入幕之宾,越是件风雅的事。”
    大家坐在一起,谈谈琴,唱唱歌,再和诗一首,这是一件相当风雅之事呢。
    五条晴辉:!
    还是和一群贵女?
    老板温柔地安抚着他未来十年的聚宝盆,“傻孩子,不一起参加,你怎么知道哪家贵女钱多……”
    五条晴辉挑眉,不可思议地望向男人,苍眸之中满是震惊,仿佛在质问,刚刚您不是还说这是件风雅的事?
    “对,对,对。”很显然男人也觉得和钱沾边后,事情就不再风雅了,于是他顺理成章改口,“哪家贵女最风雅。”
    “这该如何评判?”
    “当然是看她出手大方不。”
    说来说去,还是要靠氪金才能达成风雅成就。
    五条晴辉战术后仰:这是何等的寡鲜廉耻啊。
    在决定报考东大,成年后直接考公领铁饭碗为自己增加婚姻市场竞争力的第二年。
    他成功转职了。
    大概是一天之中受到的打击太过,以至于五条晴辉都开始发散思考,等回去后,他是不是可以报考社会学专业?
    社会风俗学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连素材都是现成的了。
    身无分文还是个黑户的五条晴辉迅速认清形势,虽然依旧不主动,但至少他也没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啊。
    而老板也很满意五条晴辉的态度,态度也更加随和了。
    然后亲自为五条晴辉穿上繁杂的衣裳,又开始给少年斟茶
    。
    斟茶的流程十分复杂,光是用眼睛去看,都足够让人头脑发昏,在忽略喝水的实用性和紧急性后,这套斟茶的动作行云流水,极具观赏价值。
    就是一套流程下来,保守估计能渴死几个人。
    顺便一提,品茶这种风雅之事,也是五条晴辉接下来的主攻课题。
    “你可千万不要学隔壁新来的花魁甚姬,光靠一副皮囊就把女君们收为入幕之宾,何等寡鲜廉耻之事!”
    五条晴辉目光复杂地抬头看了眼男人,看来无论哪种行业,拉踩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现在,男人细长的指甲离五条晴辉的脸只剩不到半尺距离了。
    于是五条晴辉顺从地点头,然后不着痕迹地侧开脑袋,避开了这威名赫赫的白骨爪。
    做一个突逢大难的忧郁美人。::
    因为五条晴辉的配合,在接下来的沟通中,他总算明白了他昏迷的全过程。
    据老板所说,昨天夜晚,他惯例前往竹林赏月。
    因为他的店已经快被挤兑的活不下去了,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花魁也被抢了,几乎没有任何生意的老板,只能借酒消愁。
    并对着月亮许愿,希望神明大人能够赐下绝世大美人,让他走上人生巅峰。
    这本来是醉酒后的胡话,但是在男人说完这话后,月光越来越盛,像是一面破碎的镜子,哪怕被人想尽办法粘合在一起。
    但是破镜难以圆。
    月亮碎了。
    化作光奔向竹林。
    男人都说不上他的酒醒了还是没醒了。
    但身体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去追到那束光。
    然后他在光点落下处,看到了昏迷不醒的白发少年。
    老板:!
    这一定是神明的恩赐!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神明显灵!但老板已经决定等回去他就去神庙还愿!
    一个神庙不够,他就把京都周围所有神庙都去一趟!
    他可以用量取胜!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五条家修男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