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往事3.0(修)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 第23章 往事3.0(修)
    虽然很无厘头,但是在五条晴辉从冰箱里拿出整套的喜久福后,五条悟就已经单方面决定结束冷战了。
    五条悟:我也不想的啊,可是他拿出的喜久福套餐连隐藏版的毛豆泥口味都有啊。
    更重要的是,这份甜点只他有,别的弟弟都没有。
    再三确定夏油杰没有这份甜食套餐后,五条悟心口的那团气散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五条悟就原谅五条晴辉了。
    “咦,我以为我和悟已经和好了。”五条晴辉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有想到会这样,“为了跟悟和好,我还特意跑到仙台去排了两个多小时……”
    就让人感到委屈了。
    五条悟双手叉腰,决定看在贡品的份上,大方地给出提示,“就在刚才我跟杰打完架后,你竟然先问的是杰再问的我!”
    赶在夜蛾正道跑到训练场抓人之前,两个检讨常客抓紧时间收尾。
    具体表现在五条悟一剂友谊破颜拳直直砸向夏油杰脸上,夏油杰躲闪不及时,再加上一点点的理亏,只来得及卸掉来自五条悟腿部偷袭,正面挨了一拳。
    看起来就十分凄惨。
    以至于五条晴辉都倒吸一口冷气,有种家里孩子打架被叫家长的窘迫。
    带入家长的角色后,五条晴辉下意识地上前去扶起看起来更为惨烈的夏油杰。
    “没事吧,杰?”
    五条悟瞳孔震惊:!!
    难道我不是晴辉你心里的宝了?
    五条悟当场掏出记仇小本本记仇,他才不会冤枉人的好吗。
    “杰你该不会想说,你不是来拆散我们的,而是来加入这个家的吧?”
    和享受着细致而周到的兄长牌关爱的五条悟不同,独自一人去交了检讨又苦兮兮地拿着个冰袋往脸上消肿,才从医务室回来的夏油杰:?
    你他妈看看你自己的待遇,再扭头看看老子呢?
    这是人说得话吗?
    五条悟?五条悟当然是理不直气也壮地点头了啊。
    苍眸咄咄逼人,如同一只狩猎状态的大猫,五条悟冷静而耐心地直视夏油杰。
    出于某种原因,夏油杰避开了五条悟的视线,他难得焦躁,挠了挠头发,然后妥协了。
    “算了……”
    看在五条晴辉准备的那些营养餐的份上,他不和三岁小孩计较,“先吃饭吧。”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夏油杰去医务室一趟,还不忘中途花高价点了份外卖,折道去高专校门口取餐。
    “这可真是帮大忙了。”五条晴辉拍手,总算松了口气。
    因为他忙得忘了煮饭了。
    然后,三人就着一张矮桌,吃起了优质蛋白减脂餐。
    五条悟:“人类进化到食物链顶端,就是为了啃菜叶吗?”
    “要吃虾吗?”说着五条晴辉就要将自己那份便当里的大虾全部挑给他的好大儿,并且不忘嘱托道,“我给你约了明天早上的牙医。”
    “哈?”
    “悟,甜食吃多了是很容易蛀牙的。”
    夏油杰:“噗嗤。”
    “对了杰。”五条晴辉试图一碗水端平,“关于我们之前聊的那个话题。”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大概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看到杰眼里的风景。”
    在听到五条晴辉坦然地承认自己的平庸和普通时,夏油杰的耳畔边炸起了闷雷,出现了短暂的耳鸣。
    五条晴辉很认真。
    性格使然,让他无论是干什么,都有种古板的认真,绝不轻易敷衍人。
    “但是我觉得,一定有人也曾遇到过和杰一样的苦恼。”
    他们中有人或许困
    惑,有人或许已经找到答案并通过纸笔将找寻答案的过程或者结果记录了下来。
    “要试着去书本里找寻答案吗杰?”五条晴辉轻声询问。
    耳畔边的耳鸣声消失了。
    夏油杰再次听到了天边阵阵春雷之声。
    “我知道了。”他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
    以及,“悟,来打一架吧。”
    刚刚吃完甜点的五条悟:“哈?”
    就差没把你有病吧写在脸上了,五条悟真诚建议,“杰,找个时间约硝子看看你的脑子吧。”
    出乎意料的,被冷嘲热讽的夏油杰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暴起,他意外地宽容,“你不是想试试【苍】和【赫】的组合技吗?”
    “除了老子,谁还能逼得你全力以赴啊。”狂妄至极的话却被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
    而当事人也不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对。
    五条悟直觉不对,他警觉地打量夏油杰浑身上下,就差没把【六眼】当成X光片用了,然后飞奔而出,大喊道,“硝子,不好了!杰他终于疯了!”
    ***
    羂索觉得他可能今年命犯太岁。
    可谓是诸事不顺。
    要知道半年前,只是偶然路过,惯性准备各种马甲的羂索在发现夏油杰的咒术时:!
    如果不是不合时宜,那一刻,羂索真的很想仰头大笑,说出那句经典反派台词:“我就是天命。”
    在发现了【咒灵操术】后,即便低调如羂索,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他就是天命之子的既视感。
    在天元即将迎来新一轮进化的关键时期,夏油杰的出现,真的很难不让羂索心动。
    所以他一步步引导夏油杰步入咒术师的世界,然后开始勤勤恳恳投喂资源,开始给夏油杰喂饭练级,然后?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啊。
    按照他对总监部的了解,他只需要静静地在阴暗处等待就行。
    等待这颗青涩的果子腐烂落地,雏玉崩裂就好。
    没错,想要毁掉一枚潜力无限的果子就是这么简单。
    放心的交给总监部就好,他们一定会搞砸的。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羂索保守估计,最多十年,他就能去收获腐烂的果实了。
    好消息是夏油杰的天赋非常强悍,都不怎么需要羂索喂饭,这张SSR自己就在勤勤恳恳练级中。
    坏消息是夏油杰和五条家的神子成为了挚友。
    好消息是夏油杰和五条悟打出了火气,甚至开始逐渐厌食!
    坏消息是夏油杰暂停了练级任务,开始频繁出没于补习班。
    这让羂索感到久违的焦躁。
    他甚至跑到补习班逮着里梅,恨不得抓着里梅的衣领,咆哮地询问缘由。
    里梅:……
    里梅给出了个过于离谱的答案。
    “有没有一种可能,夏油杰他是来学习的?”
    虽然他留长发,打群架甚至不好好穿校服,但他是个好学生?
    羂索断然否定,虽然身体活到了昭和年代,但思想还停留在平安京时代的羂索下意识说道,“正经学生谁会主动到补习班补课啊。”
    里梅:……
    可以了,这家伙没救了,直接抬走吧。
    羂索:“夏油杰不去好好练级,跑来听什么文化课!”
    里梅同样也很暴躁。
    好不容易等走了个五条悟,还没等里梅高兴,五条晴辉的补习大军又加了个夏油杰!
    里梅就差没把日历本给撕烂了!
    就是找不到五条晴辉落单的机会下手!
    是个正常人都会暴躁的好吗。
    这
    让他吼了回去,“那你倒是把夏油杰带走啊!”
    他也觉得夏油杰很碍眼好吗!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普普通通,身兼数职打工赚钱养家的补习班老师。
    羂索:……
    说实话,他和里梅之间的合作,一直以来都挺愉快的。
    毕竟两面宿傩还处于绝赞封印中,这位诅咒之王的家臣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用。
    光是这家伙的赚钱能力,就已经让羂索很馋了。
    在手下极度缺人的情况下,羂索还真舍不得和里梅翻脸。
    所以在里梅难得发火之后,羂索还真被吓到了。
    为了安抚突然暴躁起来的里梅,羂索也是下血本了。
    他直接放出了特级咒灵【虹龙】当做诱饵。
    试问哪个DK能够拒绝成为一名龙骑士的诱惑呢?
    哪怕此龙非彼龙,但这可是龙唉!
    至少夏油杰和五条悟这两年龄加起来不超过十岁的DK不能。
    他们高高兴兴地出发,迈上了成为龙骑士的第一步。
    里梅终于满意了。
    他手里拿着一面造型古朴,却破破烂烂的镜子,和平时一样,踩着点进了教室。
    “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吗?”
    五条晴辉点了点头,“悟和杰有事要忙。”
    “这样啊。”里梅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那能请五条同学帮我一个忙吗?”
    五条晴辉点头,“什么忙?”
    “能请你在镜子里反省自己愚蠢而自私的选择吗,五条晴辉!”
    “你这个背叛了宿傩大人,还厚颜无耻活着的叛徒!”
    五条晴辉心生不妙,却来不及做什么事情,只觉得镜子折射的阳光刺眼。
    然后他失去了意识。
    从不托大的里梅直接将镜子塞进包里,看都不看倒地不醒的五条晴辉,开启了逃命之行。
    自觉干了一件大事展示了自己诚意跑来邀功的羂索:“你做了什么,里梅?”
    “我用云外镜把这家伙封印了。”
    “那个传说中的神器云外镜?”
    “就是那个云外镜。”
    “你好端端的封印一个普通人干什么啊!”羂索崩溃了,早知道里梅手里还有这种好东西,他还等什么等,说什么谋定而动啊。
    里梅一副理所的样子:“当然是等宿傩大人解除封印后将这家伙交给宿傩大人处置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五条家修男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