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双子20.0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 第20章 双子20.0
    无内鬼,来点最新御三家笑话。
    听说五条悟在新神祭上激情开怼的总监部高层和加茂家关系匪浅。
    听说禅院家在听到五条悟暴言两男侍一女后陷入沉思,连夜将自家双胞胎姐妹花送到了五条家,美其名曰进修学习。
    听说为此加茂家和禅院家已经斗了快一个月的法了。
    又听说最新的战况是和加茂家关系匪浅的高层,加上个五条,一起进局子了。
    顺便一提,这次还加入了咒术界炙手可热的新星特级咒术师之一的夏油杰。
    一众吃瓜群众如同瓜田里的猹,发出了好撑好撑,摩多摩多的声音。
    “等等,咒灵操使为什么会在御三家笑话里拥有姓名?”
    “据说是求而不得。”好事者小声说道。
    “对那个五条悟?”吃瓜的猹倒吸一口冷气,发出呐喊,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不,是五条晴辉。”
    吃瓜的猹再次黑人问号脸,不是五条悟?
    好心人科普道,“进去的是五条晴辉,赶去警局捞人的是五条悟。”
    虽然这个秩序像是反了,但现实就是这么一出荒诞喜剧。
    五条晴辉报警后,老奸巨猾的高层在喜提银手镯之前,急忙开口,“这是报假警。”
    他和妻子清清白白,小年轻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高层仗着赶来的警察只是普通人肆无忌惮,“年轻人不要一有不如意就张嘴胡说。”
    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既然如此,那就都带走吧。
    加上刚刚赶来救场的夏油杰,反正出动的警车多。
    夏油杰:“等等,为什么我也要去?”
    已经坐在警车上的夏油杰后知后觉,他是想来看乐子,而不是成为被看的乐子。
    “现在是上学时间吧同学,你逃课了。”一名警察好心提醒道,“就算读高专,也是要好好读书的哦。”
    穿着黑色定制高□□服,扎着丸子头,带着耳钉的夏油杰,乍一看就像个不良。
    是那种会让当地警署头疼的青少年犯罪头目的那种不良。
    所以还是将人一起打包带走进行思想教育好了。
    唯一的问题是,“警察先生,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本人就在学校里被带走的?”
    不能因为咒高地广人稀,就不把它当做学校了啊。
    警察:……
    总而言之,因为一系列的乌龙,最后是刚刚完成任务的五条悟,接到了警察局电话赶来交保证金的。
    然后……
    夏油杰:“搞吗?”
    五条悟:“来来来!”
    高层年轻貌美的妻子的出现,直接将五条晴辉的报警电话落实为了污告。
    在无法拿出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五条晴辉只能老老实实在警察局里写保证书。
    但在气性过去之后,理智占据了上风。
    “不好吧……”
    可惜,五条晴辉没有一票否决权。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被托着一起前往了村田高层的老家。
    ***
    自认为扳回一局的高层正窝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庆祝自己短暂的胜利。
    也就当然不知道自己被偷家了。
    前面也说了村田这人靠着十万八千的姻亲关系,硬是攀上了御三家之一的加茂家,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混成了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
    他一步一步地从那个小村子里爬了出来,用了一些不算光彩的手段。
    而现在,“哇哦,这已经算是个半成型的生得领域了吧?”
    荒废的村子上空笼罩的是肉眼可见的怨气
    。
    其浓郁程度为五条晴辉这种咒力绝缘体都能感受到异样。
    “这个村子里应该孕育着一枚咒灵胚胎。”
    夏油杰仔细斟酌后得出结论,“特级咒灵的胚胎。”
    在这种人迹罕至的荒弃的村子里出现的特级咒灵胚胎,一看就十分的不合常理。
    因为越是强大的诅咒,所需要的负面情绪就越多。
    诞生于荒野的诅咒,大多只是杂兵,需要通过漫长的升级才能成为守关小boss。
    不过,“生得领域啊。”
    五条晴辉掏出特级咒具【雷切】,然后奋力刺入,在虚空中轻轻一划,就像鱼刀划破雪白的鱼肚一样流畅而自然。
    夏油杰:?
    生得领域是这么容易从外界打破的吗?
    “不是的杰。”五条晴辉解释道,“因为【雷切】它有些特殊。”
    毕竟这可是在神话中连奔雷都能劈开的神刀。
    夏油杰半信半疑,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在五条晴辉真诚的目光下,将信将疑地伸脚迈进布满瘴气,漏了口子的领域之中。
    好怪啊,但这可能是错觉吧。
    “杰,你在磨磨蹭蹭什么啊,是便秘了吗?”
    早就钻进瘴气中是五条悟不耐烦的大声嚷嚷,“年纪轻轻肾脏肠胃功能就不好了,这是病得治!”
    “闭嘴吧,悟。”
    “连基本情况都不摸清楚就跑进去,你是三岁小孩吗?”
    五条悟满不在意,“那又怎样,我们可是最强唉!”
    不就是个特级咒灵胚胎吗?
    有什么好了不起的。
    夏油杰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抬起头,笑骂道,“你说得没错,悟。”
    毕竟他们可是最强。
    不过是为了讨好加茂家,而效仿特级咒灵【九相图】制作的赝品罢了。
    是的。
    这座村子隐藏最深的秘密就在于藏在村里的神庙之后的泥坛。
    在赶来的路上,五条晴辉就已经结束了情报收集。
    关于那位高层的全部过往,都被压缩在了一张薄薄的纸片上。
    泥坛里面封存着村田高层尚未出世的女儿。
    名利双收的高层,包养着许多女人。
    其中有几个体质特殊的情人,不多久怀孕了,却又很快流产,被村田用一大笔的分手费打发了。
    而这些莫名其妙流产,尚未成型的胚胎们,无一不是女孩。
    她们还未生出意志,就被她们的母亲嫌弃。
    嫌弃她们只是个女孩儿,不能成为母亲上位的法宝。
    所以很多情人在得知自己怀的是个女孩儿,确定自己嫁入豪门无望后,甚至会主动去打掉腹中的胎儿,用来换取高额的分手费。
    毕竟人总是要现实一些,如果孩子生下来的话,再想脱身就困难了。
    她们又被亲生父亲当做了工具。
    试图被父亲炼制为堪比特级咒具【九相图】的压箱之宝。
    她们是不被期待的孩子。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
    村田高层已经被送到疗养院静养的前妻,曾有过一个孩子。
    因为是妻子,所以村田高层格外开恩,哪怕妻子怀的不是男孩,他也默认了妻子将孩子生下来。
    毕竟在外面能给他生儿子的情人多的是,他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和妻子争吵。
    村田夫人也许知道这件事,也许并不知情。
    在她怀孕刚满八个月的时候,她发现了村田高层埋在老家的秘密。
    女人受到了惊吓。
    她早产了。
    她的女儿刚一出生,像是只小猫崽一样,哭声弱得几乎没有。
    几乎是立即就被送到了保温箱中。
    而村田高层只是在百忙之中抽空来了一趟医院,皱着眉看着保温箱中皱巴巴像个猫崽,连哭声都弱得可怜的女儿后,再次庆幸自己没有报以过多的期望,马不停蹄地又离开了医院。
    他甚至连名字都吝啬取。
    注定早夭的孩子,还是在一个月后离开了。
    悲痛欲绝的母亲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如果她的孩子是男孩子的话,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她的孩子就会得到丈夫的关爱,也不会早产体虚早夭而亡?
    孩子对母亲的渴望,以及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冥冥之中形成了呼应。
    于是她们顺应母亲的愿望变成了牠。
    牠实在太弱了,不够强壮的牠,无法满足母亲的期许。
    所以牠疯狂的渴求着食物。
    然后村田高层终于感到害怕了,却又不舍得将牠拔除,所以他选择了封印。
    用更为恶毒的咒物将牠封印就好了。
    夏油杰大致了解了事件背景后,“这可真是烂俗的三流情节。”
    “那么问题来了,村田那家伙到底用了什么咒物啊?”
    只是想来搞事情,并不打算做好事不留名,打白工的五条悟,情绪不算高涨,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这种烂橘子在总监部不是一抓一大把吗?”
    毕竟从根就坏掉的总监部盛产人渣好吗。
    五条晴辉:“……所以,我其实应该报警告他重婚罪。”
    因为被送到疗养院静养的村田夫人似乎并没有和村田高层办理离婚手续。
    夏油杰一个踉跄,完全无法理解这个重点。
    大概姓五条的脑洞都连通着黑洞,五条悟反倒有理有据的说道,“这说不定也是在效仿加茂家啊。”
    毕竟封建糟粕之一的加茂家,至今还是一夫多妻制呢。
    五条晴辉闻言,难得流露出一丝厌恶,“所以我才说父权社会是文明的倒退啊。”
    五条悟:“就是就是。”
    夏油杰:……算了换个话题吧。
    “谁都好,话说你们对这家伙真的没什么想法吗?”
    已经挣扎着从胚胎中破壳的咒灵,如同一只类人猿一样的身形,拼凑而来的四肢。
    从扭曲的母爱中诞生的诅咒,对男性生物有着天然的仇视。
    牠几乎是在看到五条晴辉三人时,就陷入了又要被伤害的恐惧和愤怒之中。
    牠发出尖锐的咆哮声,扑向了牠的敌人。
    新一任宝可梦大师夏油杰,迅速结印,扔出了精灵球帮忙。
    另一边,单手夹着五条晴辉的腰闪到安全处的五条悟,双手做喇叭状,大声说道,“杰,这是宝贵的罪证,是要留活口的~”
    “闭嘴,悟!”
    夏油杰踹飞来自咒灵的攻击的同时,不忘扭头应道,“你行你来!”
    “哈?你在说什么废话啊杰,我可是主角唉。”五条悟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主角怎么可能浪费时间在杂鱼上呢。”
    “你……”
    终结两人小学鸡一样无聊争吵的是来自五条晴辉的一声轻呼,“悟,手松开点,好晕,胃难受想吐。”
    毕竟五条悟的车技,真的很烂。
    情急之下使用咒术躲开咒灵攻击的同时,五条悟完全没有考虑过唯一的乘客感受。
    甚至被五条悟相当恶趣味地松手投放到了战斗场中央。
    现在五条晴辉、夏油杰、不知名的咒灵三方形成了稳固而牢靠的等边三角形关系。
    至于五条悟?
    “人家可是柔软不能自理的男孩子,打打杀杀什么的,超怕的~”
    听着一个音调都能转三次弯矫揉造作到极致的嗓音,夏油杰也感到胃疼了。
    他决定速战速决,然后去解决掉某个人间油悟,为民除害。
    就在夏油杰准备开大的时候,异变突起。
    因为外来者的闯入,没能完成进化,强制破壳而出的真胎,和真正的特级自然无法媲美。
    这也是夏油杰毫无五条悟毫无紧张感,甚至开始表演双人相声的原因之一。
    可是就在五条晴辉被扔进战局的那一刻,诅咒的气息变了。
    牠几乎是顷刻间就来到了五条晴辉身边。
    在夏油杰和五条悟戒备的神色中,无面猿人状的诅咒脸上长出了一张嘴。
    带着无尽怨毒之意的声腔发出了桀桀地笑声,「这不是我那始乱终弃,翻脸不认英年早逝的丈夫吗?」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啊。」并非情人间的私语,而是恨不得将其抽筋剥骨的咒恨之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五条家修男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