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双子17.0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 第17章 双子17.0
    某不知名的地下酒吧。
    “呦,里梅,要喝一杯什么?”额头有着缝合线的酒保擦着手上的玻璃杯,在门口的风铃声响起时,抬起头看向熟客。
    刚刚从新神祭回来,身上还带着血味的里梅,径直走进尚未对外开放的酒吧,眉宇间带着挥之不去的郁气。
    酒保顺着地上的血迹看了眼死状凄惨的某高层,语气中带着不满,“都说了多少次了,要学会垃圾分类处理啊。”
    不然是要吃罚单的。
    “闭嘴,羂索。”
    以高层新任女友身份得到了新神祭入场机会的里梅,终于看到了当代【六眼】。
    他差点被发现了。
    又或者说他已经被【六眼】发现,只是那个时候【六眼】眼里有了更有趣的玩具,所以才将他轻轻放过。
    当然,这种轻视,并不是里梅焦躁不安的原因。
    他在新神祭上看到了一个人。
    为什么那个家伙还活着?
    里梅无法理解,他只是产生了某种巨大的危机感。
    而这份危机感促使他答应了和羂索的合作。
    他会找到这个酒吧,就已经证明契约达成。
    “羂索,我记得你说过,已经为宿傩大人找到最合适的受肉了?”
    “当然。”
    金发酒保笑着说道,从酒柜里拿出珍藏的红酒为他的老熟人斟上,“在复活两面宿傩这件事上,我们是天然的盟友,里梅。”
    这幅皮囊即便是拿去出道也绰绰有余,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酒保英俊的脸甚至带上一抹妖冶,他缓缓诉说着自己的计划。
    “【六眼】是无法杀死的。”
    就像是天选之子一样,杀死一个【六眼】,很快还会孕育出新的【六眼】。
    而且,“五条悟很强。”
    虽然他还未学会【领域展开】,但他们已经错过了杀死一只强大的猫科生物最有利的时机。
    当然,事情也并非绝对。
    至少在两人正式合作之前,他会拿出诚意。
    “什么诚意?”里梅问道。
    “比如杀死五条悟?”前一刻还在说着他们错过杀死五条悟最佳时机的羂索,下一秒就轻描淡写地决定了某人的命运。
    “哦?羂索你不是说这是无用功吗?”
    “就当做这是我向你展示的诚意?”毕竟他们会是最可靠的盟友关系。
    只有这样,里梅才会知道,特级咒具【狱门疆】是他们计划成功必不可少的道具不是吗?
    里梅并没有反驳,他还在思考着另一件事。
    “羂索。”
    “什么?”
    “这个人是谁?”高糊的手机像素里的主角,是打扮地如同圣诞树一样招摇的靓丽少女。
    羂索眯起眼仔细看了一下,艰难地从几乎被珠钗插满的发缝间的白毛辨别出了‘少女’的身份。
    “五条晴辉,五条悟的孪生兄弟。”
    “怎么了?”
    “不是五条家为五条悟培养的影子?”
    迅速反应过来里梅话语中内容的羂索恍然大悟。
    因为很像,所以误解了吧。
    毕竟在千年前,大家族中的继承人为了防止暗杀培养容貌相似的影子是一种潮流。
    很可惜,“并不是哦。”
    “那家伙只是咒力约等于无的可怜鬼而已。”
    “是吗?”果然,里梅听完羂索的解释后,对照片中的‘少女’瞬间失去了兴趣。
    他拿起红酒杯,举起,“那就预祝我们成功。”
    ***
    完成了家里长老的请求,又偷偷暗箱操作将禅院姐妹丢到学堂的
    五条晴辉,正在校外补课。
    一直以来都对五条晴辉的话半信半疑的禅院真希,在来到五条家的学堂看到一群坐姿端庄的女孩们如丧考妣地小声交流着。
    在看到新人时非但没有该有的排外,反而目光中带着同情。
    五条家学堂的种种反常,让禅院真希心里保持警惕,这不会又是另一种形式的新娘学院变型吧?
    禅院真希在一片同情的目光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暗自护住她的孪生妹妹。
    只等情况不对,立刻带着妹妹杀出重围。
    直到上课教习夹着一卷卷子,沉着脸走进教室,啪地一声将卷子砸在讲桌上。
    “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
    前桌的女生明显瑟缩了下。
    “我叫到名字的,准备放学后补课吧。”
    “啊……老师不要……”
    “或者我把成绩单给大长老看看?”
    于是女孩们的抗议被无声的镇压。
    “现在开始上课。”
    “希望新同学能努力更上进度。”瞥了眼教室里的陌生面孔,教习言简意赅,“有不懂的记得说。”
    “……是。”
    一堂课下来,禅院真依终于醒悟,为什么她想象中的勾心斗角,排外什么的都没有出现了。
    是作业不够多?还是作文很好写?
    孩子作妖老不好,多半是作业不够多。
    上午的课才上了不到一半,在每位教习老师一句我作业就只有几页的话语中,练习册已经快塞满抽屉。
    禅院真依无法理解。
    “新人,欢迎加入试卷地狱。”前桌正抓紧课间休息的十分钟奋笔疾书,她好心提醒道,“建议你现在就开始做作业。”
    不然真的会写不完的。
    禅院真希谢过好意,然后借机攀谈道,“这些教习和我认识的不太一样。”
    他们有男有女,却都在各自专业领域发光。
    “上午负责文化课的教习是请的外教。”前桌说道,据说是从中国名叫黄冈的某个地方高薪聘来的名师。
    什么?
    只会诗词歌赋插花烘焙等新娘课程?
    女孩子出门在外没有一技之长,怎么能养活一家人!
    所以下午的兴趣班,又称为如何在一年内搞到五百万。
    禅院真希:“啊?”
    “简单来讲,这个学堂毕业的标准就是一年内赚到五百万。”
    “对了,听说你们中有谁放狠话说想娶晴辉大人?”
    八卦是人的天性。
    哪怕繁重的课业都不能阻挡。
    禅院真依默默咽了口口水,“这有什么不好的吗?”
    “不,只是想告诉你们,晴辉大人他很难养的。”
    “一年至少要这个数。”
    比划了个堪称天文的数字后,前桌结束了短暂的休息,再次扎身题海之中,敷衍的打气,“加油,新人,我们看好你们哦。”
    顺便一提,学堂里学习氛围空前浓厚的原因之一是教习们十分擅长告家长,另一个就是奖学金也算个人劳动成果。
    脑力劳动又怎么不算劳动呢?
    在禅院姐妹正式加入五条家开始卷生卷死的时候,看似是个学霸,其实也是学霸,只不过有些偏科的五条晴辉,正在补课。
    和注定继承五条家的悟不同,五条晴辉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相当清晰的规划。
    比如一个三年小目标,先考上东大。
    而前面也说了,在理科上,五条悟属于老天追着喂饭并差点把人嗓子眼捅漏,所以才变成缺心眼的话。
    五条晴辉就属于上帝关上了他的门,并且把窗也
    一并焊死了的那种。
    当然,五条悟也有提过他可以勉为其难帮忙补课。
    但五条晴辉还是忍痛拒绝了。
    为了维护他们之间岌岌可危的兄弟情。
    这个决定让夏油杰侧目。
    五条晴辉对五条悟的滤镜厚到让人难以想象,就这样悟都招人嫌弃,可见这家伙性格是真的恶劣啊。
    “不是的杰。”五条晴辉试图为他的兄弟证明,“悟他是个很好的老师。”
    只是他太笨了。
    完全不能理解黑板上公式的衍变是如何得出最后数值的。
    “有没有想过那可能是悟的问题呢?”
    “杰你在胡说什么啊。”五条晴辉矢口否认,“悟可是天才。”
    夏油杰:……
    很好,还是熟悉的那个味。
    太冲了,告辞。
    于是五条晴辉又恢复了独自前往补习班的平淡日常。
    只是今天,他多了一位老师。
    五条晴辉:?
    补习机构的负责人笑着搓手解释道,“五条君,我们机构正在做活动。”
    “国学经典赏析课程是免费赠送给您的。”
    “但是我……”
    负责人,“完全免费,来都来了不是?”
    五条晴辉:行吧。
    就像负责人说得那样,来都来了。
    不过国文课的老师看起来好年轻啊。
    是相当板正的妹妹头青年?
    虽然穿着和服,但五条晴辉还是艰难地从老师喉结上的突起辨别出了性别。
    总体来讲,这位国文老师讲课风趣幽默,知识素养扎实。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看向五条晴辉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他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
    五条晴辉不算确定的想到。
    难道这位……
    是他母亲年轻时候在外惹下的风流债?
    一想到这个可能,五条晴辉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啊,这……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五条家修男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