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双子15.0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 第15章 双子15.0
    禅院直哉和五条晴辉之间的初次见面,远比五条晴辉知道的还要久远。
    作为家主的儿子,继承了来自父亲禅院直毘人术式【投影术法】的禅院直哉,是禅院家的天之骄子。
    他是万众期待的天之骄子,生而不凡。
    除了他没能继承禅院家血脉相传的术式【十影法】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这一点点的不完美,也在他十岁那年加入「炳」组织,并在第一次任务中就成功咒杀二级诅咒师中得到了填补。
    那次回到家,所有人都在惊讶并且赞叹禅院家后继有人。
    可惜,所有人称赞的话语后也会加上一句但是。
    “不愧是禅院家的嫡子。”仆人们在走廊上窃窃私语,像是长舌妇一样。
    禅院直哉本该呵斥议论本家的仆从们,但尚且年幼的他心情很好,所以放任了仆人们的讨论。
    “如果五条悟没有出生的话,直哉少爷一定能成为新生代的领袖吧。”
    “听说黑市上接了暗杀任务的诅咒师没有一个活着回去复命的。”
    “真的假的。”另一个仆从笑着说道,“那些可都是精英,最差也是二级咒术师吧。”
    “不愧是继承了【六眼】和【无下限】的家伙。”
    仆从们的窃窃私语禅院直哉已经听不进了。
    他阴沉着脸走开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禅院直哉发了好大的脾气!几乎将屋子里的摆设都砸了个干干净净。
    他下意识的关注起了五条悟的全部。
    然后看到了五条家之耻,和甚尔一样的天与咒缚。
    强大到只是一个照面就让禅院直哉战栗与兴奋的禅院甚尔,是被心比天高的禅院直哉认定的强者。
    可惜,在他试图靠近禅院甚尔的时候,禅院甚尔已经离开了禅院家。
    抱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心情,禅院直哉在某次无聊的应酬中看到了那个天与咒缚。
    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是连甚尔脚指头都比不上的废物。
    如同一株菟丝子一样,依附着五条家的神子生存,并津津乐道于女人才会喜欢的脂粉。
    除了一张讨喜的脸,几乎是一无是处。
    禅院甚尔是那么的强大,千锤百炼到极致的□□,以及在生死厮杀中锤炼出的体术,就连身上的伤痕都带着蓬勃的荷尔蒙。
    而五条晴辉则是另一个极端。
    就像一株被娇养于温室的花朵一样,温顺而无害,指腹间连一点茧子都没有。
    明明是和五条悟相似的容貌,却柔顺的仿佛没有一点自己的脾气。
    就是这样一株菟丝子,却认识甚尔!甚至还有甚尔的电话号码!虽然那只是禅院甚尔众多虚拟号码中的一个,却还是足够禅院直哉嫉妒。
    禅院家所有人都不知道禅院甚尔的去向,又或者说他们也不在意。
    对为咒术论的禅院家而言,天与咒缚禅院甚尔的降生,就像是一道响亮的耳光扇在了他们脸上。
    废物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废物。
    他们从不会为废物耗神。
    在大人们笑着说要禅院直哉和五条晴辉好好相处时,禅院直哉故意露出了天真的笑,“当然了,晴辉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然后,在无人的角落,禅院直哉直接动手了。
    “你这种废物怎么可能和甚尔相提并论!”
    像是一部电量不足的手机,五条晴辉缓被推到在地后缓慢运行起身,开始分析处理数据。
    “我和甚尔当然不同。”五条晴辉认真地反驳道。
    他一脸认真地补充道,“我的礼仪课可是满分!”
    这可不是自甘堕落的
    禅院甚尔可媲美的。
    “虽然甚尔做的料理味道不错。”是和本人形象完全不同的温馨风。
    禅院直哉从“你认识甚尔?”
    再到,“你还吃过甚尔做的料理?”
    然后,“不可能的,料理这些事当然是女人的事。”
    最后,“不愧是甚尔,竟然连这种小事都能做到完美!”
    五条晴辉:“男孩子不学着料理家务,今后是会嫁不出去的。”
    身穿黑色阔领衬衫,套着一件藏青色羽织的禅院直哉因为五条晴辉理所当然的话,下意识后退一步。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什么致死率超高的病毒一样,“你他妈在说什么鬼话?”
    五条晴辉蹙眉,想要说教,但还是忍住了,只是委婉地劝说道,“直哉君,是压力太大了吗?”
    “我知道的,因为我的弟弟也和你一样。”
    因为太过优秀而被定为下任家主,明明是男孩子,却必须承担起家族的重任。
    五条晴辉叹息,“这也是大家族男子身不由己的命运吧。”
    大概是因为禅院直哉和五条悟相似的遭遇,让五条晴辉忍不住共情。
    就像悟,明明只是个男孩子,却已经开始跟着族里的长辈一起出行任务去了。
    禅院直哉:?
    “你找死吗?”
    谁不知道作为家主儿子的禅院直哉,至今任为被他的亲生父亲认定为下任家主。
    他只是继承人之一。
    禅院家无人不知,家主禅院直毘人大人还在等待【十影法】的降生。
    五条晴辉听罢,落泪了。
    他一把抱住了禅院直哉,不顾少年的挣扎,一下又一下的拍在少年单薄的后背,“一定很辛苦吧。”
    不然也不会说到此处就失控落泪。
    “没关系的直哉君,男孩子和女孩子不同,是拥有放肆哭出声权利的。”
    禅院直哉:……老子这是被气的!被气的!
    有病吧!
    “谁会为这种破事哭!”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禅院直哉!禅院家他势在必得好吗!
    “嗯嗯嗯,我知道,直哉君超厉害的。”敷衍道极致的应和声嘲讽力直接拉满,“直哉君只是生病了。”
    因为长时间的心理压力变得大女子主义起来了。
    这样对禅院直哉不好。
    五条晴辉这样想着,忍不住凑到禅院直哉耳边,“我这里有很靠谱的心理医生,直哉君和他聊聊?”
    禅院直哉快炸了,求求了,到底谁有病!
    ***
    那次五条家之行,堪称禅院直哉的童年噩梦。
    而现在,童年噩梦再次来袭,甚至升级了。
    如果说五年前在五条家的相遇,五条晴辉还只是时不时抽风的话,现在这家伙已经堂而皇之的开始发疯了。
    五条晴辉头上如瀑布一般丝滑柔顺的银色长发被挽成了相当标准的伊达兵库式,头上插满了颜色艳丽夺目的各种珊瑚朱钗和珍珠花帘,额间再配以一颗原切的蓝宝石坠子作为点缀。
    五条晴辉身穿十二羽织,发髻高耸,面如桃花,脚踩木屐,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化开。
    禅院真依直接红了脸。
    这样一位被娇宠着的美人,误入了争执场,如同一只小鹿误入了肉食动物猎场之中。
    如此善良的站在了女孩们的前面。
    “那个您快走……”作为双子,禅院真希和禅院真依想得一样,第一反应也是保护这样一位柔弱的美人。
    倒是禅院直哉,他近乎咬牙切齿地低喊出噩梦的源头,“五条晴辉,又是你这家伙。”
    五条晴辉试图劝解,“
    直哉君,哪怕你再恨铁不成钢,也不能揠苗助长啊。”
    对女孩子们的教育,也不能完全信奉棍棒教育。
    这样是不对的。
    禅院直哉:哈?
    他什么时候期待过禅院姐妹成长了?
    女人这种生物,安心待在家里生育就她们的全部工作了好吗。
    光是看到禅院真希所做的努力,就让禅院直哉感到一阵恶心。
    废物总是不自量力的肖想不属于她的东西。
    五条晴辉担忧地看着禅院直哉,似乎多年没见,直哉君的心理疾病变得更为严重了。
    禅院直哉,“你这家伙是什么装扮啊!”
    男不男女不女的!
    为什么这种家伙会得到甚尔君的青睐啊!
    一想到不久前的任务中他曾遇到了禅院甚尔,甚尔那句,“你这家伙还没有五条晴辉有趣。”
    他不如五条悟就算了,为什么在甚尔君眼里,他甚至比不上五条晴辉啊!
    禅院直哉想不明白。
    他死死地盯着如同圣诞树一样的五条晴辉,试图从这家伙脸上找出答案。
    却被五条晴辉头顶插满的钗子刺得下意识闭眼。
    这就给了五条晴辉一种误解。
    在他眼中,痛苦闭眼的禅院直哉都快哭了。
    一定已经忍耐很久了吧。
    直哉君和悟是如此相似,又有着不同。
    悟还有他,能够在任务之后,以五条晴辉的名义去摆弄那些好看的珠钗。
    但是禅院直哉只有一个人。
    他被逼着剪了短发,却还保留着一颗爱美的童心。
    证据就是禅院直哉那头已经褪了一半色的金发。
    会在如此板正的禅院家还为自己染一头金发的直哉君,一定已经忍耐很久,压抑自己本心很多年了吧。
    看看,直哉君光是看到好看的发簪都羡慕得哭了。
    五条晴辉忍不住替禅院直哉委屈了。
    和五条家不同,禅院家似乎对直哉君成为下任继承人颇有微词。
    虽然男女平等的口号打了很多年了,但男孩子在继承家业这方面,果然还是有着天然的弱势。
    不然直哉君也不会经历禅院家给出的一个又一个考验了。
    真是太可怜了,直哉君。
    于是五条晴辉从头上取下一根朱钗,仗着身高优势,轻轻地插在了禅院直哉的耳畔,毕竟禅院直哉的头发剪得实在太短了。
    在禅院直哉错愕的眼神中,五条晴辉柔声说道,“现在直哉君也有发钗了,我会和直毘人伯父解释这根钗子是我送给直哉君的。”
    所以请不要再哭了好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五条家修男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