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公府长媳 第28章 第 28 章
    亥时初刻, 时辰不早不晚。

    林叔受伤修养,宁晏今日便将明宴楼的账本给拿了回来,此刻正坐在灯下核账, 长条酸枝高几上点了一只银釭, 慢风轻轻捋了进来,烛苗忽明忽暗,宁晏揉了揉眼, 如霜立即弯腰拿着小钳子将灯芯剪了一截, 火苗登时往上一窜,账本也跟着明亮几分。

    如霜瞥见宁晏专注查账,悄悄退了出来, 荣嬷嬷立在博古架旁往里觑了一眼, 拉着如霜到了一旁,压低嗓音道,“姑娘昨夜月事便走了, 也该让爷回后院住,姑娘也没派人去书房问问,总不能老僵着...”

    如霜也是一脸愁云, “好了没两天又出了昨日的事, 往后拖一日,就会显得生分...”

    二人唠叨着,廊庑外传来不同寻常的脚步声,只当是燕翎,均是脸色一亮,连忙迎了出去, 却见陈管家带着云旭, 二人脸上堆着笑, 各捧了几个匣子过来了,

    陈管家先开了口,“论理这么晚不该打搅夫人,实则是事情紧要,便过来了。”

    荣嬷嬷不动声色瞅了一眼那些匣子,猜测燕翎派人送东西示好,心里自然是乐意的,先将布帘掀开,将人往明间引,“夫人还没睡,外头风大,进来说话吧。”

    平日里也不会让男管事进宅子来,寒冬腊月的,自然另论。

    二人目不斜视,径直进了明间,也不敢坐下,径直将四五个厚厚的红漆锦盒往桌案上搁着,候着宁晏过来,片刻,如霜扶着宁晏进了明间,宁晏一脸温笑,“这么晚了,两位管事怎么过来了?”

    目光扫了一眼那些锦盒,脸色没半分变化。

    如霜扶着她在主位坐下,陈管家便将盒子一一打开,宁晏瞅了一眼见是账本账册一类,层层叠叠有一大摞,其中有不少封皮泛黄,瞧着上了些年份,有一匣子还搁着上回阅过的库房造册,她脸色微微一凝,问道,“这是何意?”

    陈管家微躬身禀道,“夫人,这是少爷的账册,手底下的产业,店铺田庄地契,库房名目与钥匙,还有地窖私库的钥匙,均在这里,依着少爷的吩咐,全部交到您手里。”

    宁晏闻言吃了一惊,如霜与荣嬷嬷相视一眼,均是露出喜色来,寻常人家哪个不是媳妇管账,如此也好防着丈夫在外乱来,掌着账册便是捏着男人的软肋,燕翎能主动送过来,可见是真心实意信任姑娘的,二人乐见其成。

    宁晏没料到燕翎这么痛快交了出来,愣了半晌,没有妻子不想管丈夫的账目,她也不能免俗,既是一家人,要长久过日子,便不可能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她可以不花燕翎的钱,却必须了解他的家底,眼下她尚且不在意,若将来有了孩子,越发想替孩子攒着家业,届时即便燕翎不给她,她怕为了孩子也得争取。

    眼下早早送到她手里来,当仁不让。

    只是,于她而言,既然不打算用他的钱,这便是一件苦差事了。

    她没有立即去翻动账册,而是温声询问,

    “陈管家,爷平日账目开销繁琐与否?会不会日日有银子支出?”

    陈管家稍一思忖答道,“平日吃穿都是公中提供,爷极少外出应酬,即便有也是等到月底来收账,外院时常备着碎银子用来打发人,这不会劳烦夫人,就是偶尔会有几项大项开支....”

    “什么开支?”

    陈管家看了一眼云旭,面露迟疑,倒不是他不愿意说,怕说了惹得宁晏不高兴,好不容易世子爷开了窍交了账目,若惹出一桩夫妻官司便是吃力不讨好。

    云旭与宁晏相处极短,看人却极准,念着宁晏是明事理之人,既是以后要当这个家,必须得先说明,否则便是给主子埋隐患,便道,

    “夫人有所不知,咱们世子爷进帐虽多,开支也不少,其中主要有两项,每年世子爷都会支出一大笔银子给那些伤残老兵或家里贫困的退伍将士,这其二嘛,便是世子爷早年以长公主的名义在城外开了一间义堂,专收无父无母无人料理的孤儿,资养他们读书习武,直至十五岁...目前这里头有三百个孩子。”

    “哦对了,还有一桩,两年前世子在军中组建了数名能工巧匠,研制神□□,朝中国库紧缩,陛下有心无力,世子在陛下准许的情况下,暗中出了银子,这里开支也不少。”

    云旭说完这些,陈管家暗自打量宁晏神色,生怕宁晏觉得燕翎败家,并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深明大义支持丈夫这些行为,毕竟这捞不到任何好处。

    宁晏闻言反而一脸肃然起敬,“世子高义,我很是佩服。”

    她若无母亲嫁妆傍身,与孤儿无异,心中对燕翎自是高看几眼。

    云旭得了她这话,心中松了一口气,再道,“余下的大项开支便是人情,咱们屋这头的人情往来基本都是自己出,不走公中。”

    宁晏略略点头,譬如上回戚家便是如此,就是慷慨过头了。

    “你刚刚所说那补贴伤残将士与义堂的事,一年大约要多少银子?”

    陈管家与云旭对了一眼,后者抚了抚额,讪讪笑道,“补贴伤残将士一年不少于五万两,善堂那头所纳孤儿不少,也得有七八千银子....至于那军器监嘛,就更多了,去年支了八万两...”

    “世子也没办法,去年蒙兀南侵,戚侯重伤,户部揭不开锅,世子为减少伤亡只能出钱出力...”

    荣嬷嬷忍不住大吃一惊,“这么多.....”骇得捂了捂嘴,心堪堪软了半个,“世子爷撑得起吗?”可别回头让姑娘贴,荣嬷嬷脸色已是不好看了。

    宁晏示意她镇定,看向云旭。

    云旭这回倒是腰板挺直,从最上那锦盒里拿出底下最薄的一本账册递给宁晏,“这是世子的总账,您瞧一瞧便知。”

    宁晏接了过来,凑在灯下翻开几页,这里头将燕翎所有产业都给罗列出来,每一店铺年收多少,田庄进帐如何都纪录在档,一页一页翻过去,越看越心惊,到了最后一页,便将燕翎账目上的存银与总开支汇了个总。

    宁晏看了一眼那数目,忍不住暗抽凉气,她上回翻阅了他库房的名录,也大抵猜到这个丈夫富有,却也没想到富有到这个地步。

    她合上总账,回眸看着陈管家与云旭,“我知道了。”脸色已平静下来。

    “长公主殿下没有这么多产业吧?”

    这事说起来,云旭便是满脸骄傲,“咱们爷自小沉稳,太后娘娘又教导有方,爷年纪小时,便甚有主意,旁的世家子弟吃喝玩乐,爷便筹谋着如何将殿下留下的家业扩大,十二岁去到边关,与蒙兀与女真皆有来往,为了打探敌情,顺带就培养了一批商户,行走三国之间,再后来手里银子多得用不完,便私下开了一家钱庄.....”

    荣嬷嬷听到这里放心下来。

    宁晏忽然就明白了成婚以来,燕翎对后宅诸事不上心的缘故了,他心里装着天下,朝政,要盘算的事太多太多,哪里还能顾得上这小小的后宅。

    于她而言,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好在她也不是那等矫揉造作之人,丈夫不体贴也无伤大雅,相敬如宾过日子,未尝不好。燕翎已经给了她一份沉甸甸的信任,她若推拒,显得生分。

    宁晏权衡后露出欣慰的笑容,“烦请陈管家替我回禀世子,这份心意我收下了,只是世子身份贵重,若日日开销都要来寻我拿银子,岂不折损了他的颜面,此外男人在外,处处离不得银子,我也不能让世子为难,我的意思是,从账面上支两万两银票放在管家您这里,专用于世子日常开支,不必回我,此其一,其二,那些店铺田庄产业依然由陈管家您与云旭来管,每月或年底收了总账交到我手里便好,具体经营我不插手,我只要结果。你们看如何?”

    燕翎经营这么久,手底下必有成熟的管事,她何苦自找没事。

    陈管家闻言露出赞赏的神情,“夫人英明,这么一来,两厢便宜,您也不必日日劳神。”心里暗道这世子夫人很有格局,也有手腕,抓大放小,只管着总账,余下琐碎的烦心事一概撂下不管,这么一来,燕翎也不必束手束脚,既给了丈夫脸面做了人情,自个儿稳坐钓鱼台,里子面子都有了。

    陈管家心生佩服,头一回感慨,世子这媳妇娶对了。

    二人回了书房,便将交账一事回禀了燕翎。

    燕翎听到宁晏不管他日常开支时,神情有些耐人寻味。

    陈管家高兴道,“世子,您瞧瞧,外头哪家媳妇这么好,慷慨给两万两银票放在外院任由丈夫开支....”

    燕翎听得“任由”二字脸色沉了沉,换做以前他也认为这样极好,只是今夜听得好友们的埋怨,就觉得不太对味。

    云旭察觉主子神情有异,推了推陈管家的胳膊,示意他闭嘴,随后笑着与燕翎道,

    “主子,您将账目交到夫人手里,夫人很是高兴...”

    陈管家瞅了一眼云旭,心想夫人明明一脸泰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也在一旁帮腔,“没错没错,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二人相视一眼,又立即错开了眼神。

    燕翎脸色总算好看些,旋即嗯了一声,不再多问。

    也没提去后院的事。

    他都将账目交给她了,也替她摆平了明宴楼的麻烦,姿态做到这个地步,宁晏总该有些表示,他想等她主动一回。

    后院这厢,宁晏吩咐如霜将那几个盒子锁去拔步床旁的八宝镶嵌竖柜里。燕翎账上的大额银票都给了她,余下因战功赏下的一百斤金子,金银珠宝均锁在书房后面的地窖里,如今地窖和库房的钥匙也都给了她,说白了,燕翎家底都搁在她这里,宁晏不敢大意。

    待安置妥当,便往床上缩去。

    荣嬷嬷见状立即跟了进来,“我的主儿诶,世子已经示好,您也得给他一个台阶下,您好歹给句话呀。”

    宁晏一张小脸软软地陷在被褥里,眨巴眼眸道,“嬷嬷,今夜我有些累了,明日吧。”燕翎那体力她有些受不住,昨个儿月事刚过,今夜就要伺候他,宁晏不大乐意。

    荣嬷嬷不吭声了。

    燕翎不在后院的日子,宁晏每回都要吩咐人给燕翎送夜宵,今夜小厨房给他备了燕窝粥,如霜如常拧着食盒到了书房外,云卓瞧见了,立即过来接。

    一只手臂慢悠悠伸过来,将他的手腕推开,从如霜手里接过食盒,“如霜姑娘,且侯一侯,世子有话吩咐...”云旭提着食盒便去了里边。

    云卓吃惊看着兄长,世子哪有什么话吩咐,他又玩什么把戏?

    云旭推门进了书房,将燕窝粥搁在燕翎的案前,“爷,夫人特意着如霜姑娘送来夜宵,您用一些。”燕翎今夜在明宴楼只顾喝酒,没吃上菜,这会正好饿了。

    云旭伺候着他喝粥,面不改色道,“如霜姑娘还在外头候着,说是夫人担心您衣裳薄了,问您要不要换厚的?”

    云卓在廊庑外贴墙站着,听了这话差点翻白眼。

    燕翎搅动了下粥碗,只当宁晏派如霜送衣裳来了,心里莫名又闷了几分,却还是冷着脸点了下头。

    云旭得了他首肯,又来到书房外,闲适望着如霜笑,

    “如霜姑娘,烦请回禀夫人,世子爷的衣裳薄了,要去后院换厚的,不知夫人备下不曾?”

    这是要去后院歇息的意思。

    如霜眸色一亮笑道,“前不久刚做了几身新的,我这就回去请夫人准备。”

    云旭看着她背影轻快地消失在石径后,笑眯眯回了书房,进去前神色收敛了几分,郑重与燕翎道,“世子,如霜姑娘说,衣裳早已备好,夫人让您去后院。”

    燕翎慢腾腾看他一眼,脸色稍霁,什么也没说,加快将粥喝完,起身往外走。

    云旭送他到月洞门外,拢着袖满脸感慨,两位主子都是沉得住气的人,若耗下去,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有小主子。少不得他这猴儿费些心思。

    云卓从他身后探出个头,张望燕翎远去的背影,冷笑道,“哥,你怎么不去戏台子唱戏?你这本事必定大杀四方啊!”

    云旭冷觑着他,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他踹墙根下,“你哥我还不是想将差事当好,挣银子给你娶房媳妇,你倒是不知好歹....”

    将弟弟拧了起来,往外院值房歇着去了。

    宁晏这头得了如霜禀报,迫不得已从被褥里爬了起来,匆匆裹了件厚斗篷,坐在帘外的圈椅里,

    “将衣裳拿出来我瞧瞧,之前针线房那荷嫂子的手艺有些粗,缝儿缝得不好...”

    荣嬷嬷那头吩咐人备水,如霜将新做的一件天青色厚袍子与一件湛色袍子给拿了出来,宁晏仔细检查不见异样就搁在罗汉床上,恰在这时,珠帘响动,宁晏将目光移过去,

    熟悉的人影已掀帘迈了进来,他身姿清秀挺拔,气度翩然。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公府长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公府长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公府长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