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公府长媳 第24章 第 24 章
    燕翎今日回来的时辰不早不晚, 宁晏不确定他是否用膳,便问道,
    “世子用晚膳了吗?”
    也不知是疲惫了还是旁的缘故,她嗓音有些轻弱, 仿佛提不起劲。
    燕翎看了她一眼, “还不曾...”
    宁晏便起身走到帘子口吩咐如霜传膳,
    燕翎还坐在桌案后, 眼神在宁晏纤细的背影落了落, 脑中电石火光闪过, 骤然想起前夜宁晏邀他用膳,后来戚无忌腿伤发作, 他赶着去戚府就忘了这茬, 心中顿时愧意蔓延, 轻声道,
    “夫人,昨晚我忘了回来陪你用膳, 抱歉...”
    宁晏本来也没太当回事,如今得他一句亲口道歉,事情就彻底过去了。夫妻之间日日相处, 总有各式各样的矛盾, 如桩桩记在心里,还怎么过日子,又或者, 在宁晏心里, 她把燕翎当上峰对待, 只要燕翎这个做丈夫的不为难她, 她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过得很开心, 夫妻能琴瑟和鸣最好,不能,她也不会强求。
    “无碍的,您是大忙人,总有出乎意料的事,我没有放在心上。”她倚在门槛靠着,眉目低垂,屋子里烧了地龙,她穿得并不厚实,一件家常的杏色褙子修长秀逸,想是旧衣裳,腰身处裁的比较紧,盈盈一握,将那饱满姣好给展露无疑,手里捏着一方手帕,娴静得如同一幅美人画。
    燕翎深深望着她,眼神一时有些挪不开,宁晏着实是个很贤惠的妻子,常听同僚埋怨妻子胡搅蛮缠,这些毛病,宁晏没有,跟她相处,舒适而愉悦,让人生出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或是有所意动,起身来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对不起,以后你的话,我都会放在心上。”他并非不守承诺之人,只是对于叱咤朝堂的男人来说,妻子的一顿饭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他转背就给忘了。
    可瞧着眼前此时此刻的她,恍惚觉察出,每个人的天地不一样,宁晏的天地就在眼前这方寸宅院中,他不回来,她或许就眼巴巴地守望着,
    “你昨日身子不舒服,等了很久吗?”他嗓音有几分低哑,
    宁晏压根不知燕翎心思千回百转,长长的眼睫一扇,如实道,“没呢,我本等着您回来再下锅,结果您迟迟不回,恰恰公主来了,我便做给她吃了....”
    语毕,神态里明显鲜活几分。
    燕翎心中涌上一股烦闷,但他没资格说什么,是他失约在先。
    只是一想起淳安公主,燕翎心中有一股浓烈的抵触和不安,忍不住道,
    “你就不能离她远些?”他眼神几乎明晃晃地告诉宁晏,你忘了上回的教训?
    宁晏这个人从来都是很圆融的,乍眼一看,她处处周到,四平八稳,几乎很难在她脸上看到平静温和以外的表情,但一旦碰触她骨子里的底线,她毫不让步。
    她不假思索吐出二字,“不能。”
    燕翎愣了愣,这是宁晏第一回毫不犹豫地反驳他,他再次认真看向妻子,小鹿般的眼眸,清澈而坚定,有那么一瞬间燕翎怀疑,让她在他与淳安公主之间做选择,她也会毫不犹豫选择对方,这个念头一起,便跟藤蔓似的疯狂攀升。
    燕翎嗤的笑了一声,略带几分自嘲道,“你很喜欢她是吗?”
    “是!”宁晏坚定点头,“我很喜欢她,所以世子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她尽可能地做到一个贤惠妻子该做的一切,做不到的,她也明明白白告诉他。
    燕翎苦笑一声,他也明白不太可能杜绝二人的往来,纯粹就是担心淳安公主将宁晏带坏,但他无权干涉妻子交友。
    “行,我知道了。”
    宁晏见燕翎没有强逼她,暗松了一口气,这时荣嬷嬷已领着女婢上菜,宁晏便请燕翎去西次间用
    膳,如往常一般替他鞍前马后布菜,燕翎想起她身子不舒服,温声道,
    “你坐下,我自己来。”
    宁晏也没坚持,就坐在一旁看着他吃,燕翎这才发现宁晏早用过晚膳,他也没说什么,嘱咐她好好休息,独自回了书房。
    明日要赴宴,宁晏早早窝入被褥里,一觉睡到天亮。
    燕家前往戚家赴宴的,除了宁晏,还有二少夫人秦氏与大小姐燕玥。
    三少夫人王氏一贯不爱出入这种场合,徐氏也就随她。
    清晨,宁晏去库房将那四件寿礼小心装盒,再去侧门与秦氏二人汇合。
    一行人分坐两辆马车去了戚家。
    戚家是朝中勋贵,戚夫人又是头一回做寿,宽敞的正厅坐满了人,后来席位不够,便将年轻一辈的少夫人与姑娘挪去了花厅,戚无双也难得换了一身裙装,穿着一件银红对襟上裳,外搭一件杏色的薄袄,袄边嵌着一圈雪白的兔毛,衬得她肌肤晶莹白皙,下面配了一条时新的粉色百褶裙,挽着燕玥,精神抖擞地在花厅款待姑娘。
    宁晏代表燕国公府出席寿宴,自然不用跟着那群少夫人去花厅,戚夫人很是看重她,特意将她留在正厅,又晓得秦氏是燕家掌中馈的媳妇,一并礼遇有加。秦氏长袖善舞,在京城贵妇圈中极是混得开,瞧见熟悉的面孔便迎了上去,左拥右绕,如鱼得水。
    宁晏习惯坐在一旁静静喝茶,她身份摆在这里,自有一些官宦夫人过来寒暄,宁晏从容应对。
    三三两两打了招呼落座后,话题不知不觉便引到了戚无双身上。
    淮阳侯程夫人笑道,“侯夫人,我刚刚瞧见了无双姑娘,一下还没认出来,她这是刚从雍州回来吧?长得水灵水灵的,许人家了没有?”
    程夫人问了一连串的问题,都是大家感兴趣的,视线一时集中在戚夫人身上,想等她说个子丑寅卯来。
    戚夫人并不避讳,“双儿年纪不小,今年已经十七了,我也打算将她婚事定下来。”这是有意借着寿宴相看的意思。
    有兴趣的人家自然热乎的接话,霍玉华家里有位兄长未婚,霍家一直想与戚家联姻,为外甥三皇子保驾护航。淮阳侯世子自小喜欢戚无双,上回打马球便鞍前马后,淮阳侯夫人自是努力争取。
    戚夫人被恭维得浑身熨帖,满面红光。
    霍夫人自女儿霍玉华被淳安公主修理后,把这笔账算在了宁晏身上,见她八风不动地坐着,便忍不住想酸她两句,
    “侯夫人,说来我有一事不解,我家老头子常说,戚侯与燕国公常年因政见不合吵得不可开交,怎么偏偏燕世子常往戚家跑?”
    戚夫人笑道,“哪里哪里,我家侯爷私下十分敬重国公爷,说来翎儿与我家的渊源,还得从国公爷与我家侯爷打赌说起....”
    宁晏听到提起燕翎,便提了个心眼,细听方知当年公爹与戚侯打赌输了,便依言将燕翎送给戚侯管教,十二岁的燕翎就这么被送去了战场。
    霍夫人明白了各种缘故,越发笑意深深,
    “我总算明白,为何人人都道燕世子是戚侯半个儿子,原来如此。”
    霍夫人落下这话,厅堂内顿时一静。
    常言道女婿是半子。
    而人家燕翎明媒正娶的夫人还坐在这呢。
    这话已有挑拨的嫌疑。
    秦氏不动声色去瞧宁晏,却见宁晏漫不经心拨弄着手上的翡翠玉镯,没有半分反应。
    众人见宁晏纹丝不动,便不由想起前不久行宫的事。
    宁晏不喜燕翎。
    人家抢的热火朝天的香饽饽,送到了她跟前,她还不在乎。
    看好戏的心思一下歇了。
    有些事虽然没摆在明面上来说,私底下
    大家也都门儿清。
    戚侯早些年便有意让燕翎为婿,燕国公没答应,而是转背与宁家定了婚约,这事让人费解,不过也有人猜测,戚家与燕家皆是国之柱石,倘若两家联姻,让皇帝怎么想。
    燕国公此人看着咋咋呼呼,实则深谙为臣之道。
    燕家与宁家婚事传开后,戚家便止了念头。
    戚侯与戚无忌是朗阔无羁霁月风光的男儿,戚夫人与戚无双却犹存肖想之意,不然这么多年,媒人都踏破了门槛,戚无双为何迟迟不定亲?
    戚夫人想必也是见燕翎与宁晏成了亲,才下定决心给女儿相看。
    戚夫人看了一眼宁晏的方向,这个女孩子生得花容月貌,恬静悠然,她浑身自然而然流露出一抹处变不惊的从容与镇定,仿佛没有什么能令她上心。
    是啊,自家求而不来的郎婿,却被她嗤之以鼻。
    偏偏这么久了,也没传出来燕翎要与她和离的消息,戚夫人想起那个岳峙渊渟,文武双全的男子,心中的不甘与遗憾不是零星半点。
    宁晏没把大家的话放在心上,她在想戚无忌的伤,戚无忌伤势一日不好,燕翎就会愧疚一辈子,连带将来他们的孩子也会在戚家面前低一头,她得了空得问问燕翎个中详情,没准能想想法子。
    至于戚无双要嫁何人,她不感兴趣。
    霍夫人话说出来后,便期待着宁晏怼上几句,她好有下文,结果宁晏丝毫没开口的意思,霍夫人便有些难堪了,仿佛是被人拧在半空,不上不下,反倒是被人看了笑话。
    戚夫人也巴不得宁晏能说两句,好给她一个台阶下,偏生宁晏置若罔闻,脸上就有些挂不住。
    最后是淮阳侯夫人打了圆场将“半个儿子”的话题给揭过去。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嗓音,
    “哎呀,我这是来迟了吧?”
    阳光炫丽,长长的一束光投递在明厅门口,一梳着高高凌云髻,满头珠翠的俏丽女子,挺着孕肚自光晕中迈了进来,她生得唇红齿白,眉眼生动,波光流转中自有一番妩媚风情。
    亮晶晶的眸子在厅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到宁晏身上,扶着丫鬟的手臂,便款款走了过来,
    “可别告诉我,这位就是燕翎新娶的夫人?”其他人她都认识,唯独宁晏面生,又见她与秦氏坐在一处,便猜得她的身份。
    宁晏没想到这位少夫人一来就寻上她,眉宇间对她饶有兴趣的样子,很是疑惑,她一面起身与她问好,一面看了一眼秦氏。
    秦氏眼底的妒意一闪而逝,连忙上前介绍道,
    “嫂嫂,你不认识吧,这位是云阳长公主的独女,如今嫁去了定国公府,是国公府的二少奶奶。”
    宁晏一脸恍然,“原来是韩二夫人。”徐氏曾与她提过燕家的姻亲故旧,晓得定国公府韩家也是一门显贵。而这位云蕊之更是燕翎嫡亲的表姐,想必都是自小在宫中走动的。
    云蕊之是个自来熟,瞧见漂亮可人的姑娘便生好感,亲昵地拉着宁晏,“叫我韩二夫人客气了,燕翎比我小三岁,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平日唤我一声表姐,你也跟着换我表姐吧。”
    宁晏虽不习惯与人亲近,却还是温顺地喊了一声“表姐”。
    戚夫人赶忙起身过来搀云蕊之,又吩咐丫鬟给她抬来圈椅,塞上靠垫褥垫,垫的舒舒服服的,方扶着她坐下,嗔道,“你怀着身孕怎么过来了?”
    云蕊之就坐在宁晏身侧,挽着她的手腕没放,“闷坏了,前段时日燕翎成亲,我身子不好没顾得上去,今日是您大寿,又听说翎哥儿媳妇露面,特意来瞧一眼。”
    她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都顾不上与戚侯夫人搭话,转背往宁晏觑了一眼,
    “生得这样美,难怪有资格
    埋汰我那表弟。”
    宁晏一张脸躁得通红,“表姐莫要说玩笑话....”看来行宫的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
    云蕊之可不顾忌她害躁,爽快问,“燕翎那小子哪儿不好,你与我说,回头我教训他。”
    宁晏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没有的事,他挺好的。”
    宁晏说的是真心话,落在众人眼里却是明显没有诚意。
    云蕊之打量着宁晏,她这些年可是见过太多姑娘一提到燕翎便面红耳赤,娇羞不已,而面前的宁晏,神色间没有半分扭捏之态,出了行宫那档子事,燕翎丢了那么大脸,也不见燕国公府传来什么不好的风声来。
    只能说,这位表弟看着冷漠,怕是被人吃得死死的,于是见微知著道,“很好,总算有个能制住他的人。”
    宁晏哭笑不得,她们怎么会误会到这个地步。
    片刻后,又来了不少贺客,宁晏小日子还没走,小腹有些不适,中途出来厅堂,正想问恭房何在,一穿着绿色比甲梳着双丫髻的小婢子上前来行礼,
    “夫人,您是要去哪?奴婢领您过去?”
    如霜便委婉提到恭房,那小婢子在前引路,领着她们朝偏院走。
    宁晏这是头一回来戚家,不熟悉布局,穿过两个院子,渐渐的便离人群远了,越过一片发黄的竹林,来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偏院,与其说是偏院,还不如说是一个讲武堂,堂中有一硕大的庭院,院子空旷无物。
    小婢子引她从穿堂左边门出去,沿着一巷子往里走,尽头便是恭房。
    宁晏带着如月进去,吩咐如霜在外头候着。
    片刻,她便换好褥垫,擦洗了手出来。
    倏忽间,讲武堂内传来戚无双与女眷嬉戏的笑声。
    迈过穿堂进了庭院,戚无双的视线也投落在她身上。
    “宁晏,要不来玩一把?”她扬了扬手里的羽箭,
    宁晏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婢,小女婢当即垂下了眸,宁晏心中有数,左右长廊各有人有意无意挡住了去路,宁晏只得信步下了台阶,沿着石径来到庭院当中,大约有十来位姑娘在此处投壶。
    其中便有小姑子燕玥,燕玥正拧着个羽箭往壶口一投,正中贯耳,惹得众人喝彩。
    戚无双没理会身后的嘈杂,手里握着十个羽箭,挑衅看着宁晏。
    宁晏目光移回来,淡声道,“戚姑娘,我身子不适,今日不比了。”
    戚无双唇角冷冷牵起,打量她道,“什么时候可以比?”
    宁晏无精打采道,“那算你赢?”
    戚无双被这话给气到了,小脸绷起,
    “怎么?以为有淳安公主替你撑腰,你就有恃无恐?”
    宁晏没理会这茬,这时,戚无双一位表妹,冷嘲热讽道,“宁晏,别以为能嫁燕翎就很了不起?我告诉你,当年燕世子是有意与戚家结亲的,只可惜燕国公不答应,否则,哪有你今日的风光?”
    戚无双脸上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骄傲地迎视宁晏,“燕翎哥哥已娶你,我无话可说,但是,你不可以无视他的好意,他那么好的人,能娶你是你的福气,我希望你今后对他好一些,珍惜他。”
    宁晏头疼地按了按眉心,淳安公主说得对,京城的姑娘不是盯着哪个俊俏的郎君,便是嘴里比着高低,无趣得很。
    “戚姑娘,你不认为盯着人家夫君,不太礼貌吗?”
    戚无双脸色一变,正想怼过去,余光瞥见一道清隽的身影从宁晏身后的穿堂迈过来,她顿时狠狠吸了吸鼻子,眼眶泛酸道,
    “宁晏,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诬陷我惦记着燕翎哥哥?没错,我与他是青梅竹马长大,可是我一直拿他当亲哥哥对待,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你明明知道今日我娘要给
    我定亲,却当着这么多姑娘的面坏我名声,我哥哥已经娶不到媳妇了,你还想害我嫁不出去吗?”
    话落,往后退了一步,泪水涟涟,已是泣不成声。
    宁晏眯了眯眼,只觉她有些不对劲,正疑惑着,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你在做什么?”隐隐地压着沉怒。
    宁晏身影一顿,瞬间了然。
    戚无双太了解燕翎,每一个字精准地踩在燕翎软肋上。
    她被算计得明明白白。
    辩解是无用的,抛开前因后果,她那句话单独拧出来,着实有挤兑戚无双的嫌疑。
    宁晏拿自己与戚家,在燕翎心里比一比,便知解释只会显得自己很懦弱,燕翎这暗含怒火的话已经表示,他信了戚无双。
    既然已在燕翎这里担了恶名,若不捞点好处,便亏大了。
    她知道戚无双软肋在哪里,踩一踩就是了。
    宁晏脸上没有半分被抓包的窘迫与慌乱,反而长吁了一口气,脸上泛起夸张的笑容,
    “太好了,有了戚姑娘这番话,我就放心了,此前见戚姑娘一口一句燕翎哥哥,我只当戚姑娘对我夫君有非分之想,如今得了戚姑娘当面澄清,我心中的石头落定了,戚姑娘懂得保持距离,不让人产生误会,又如此谨慎小心能避外男则避外男,实乃闺誉之典范,如此,戚夫人也可放心给你议亲。”
    宁晏从来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否则早在宁家便尸骨无存。
    这头的动静闹得有些大,已有不少人闻讯赶来,戚夫人担心女儿惹麻烦,也匆匆追了过来。
    宁晏这番话便敞亮地落在所有人耳廓里。
    戚夫人是聪明人,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宁晏的用意,心猛地一沉。
    而戚无双呢,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傻眼似的盯着宁晏。
    很快,她嚼出宁晏这话的味,气得咬出一口血来,宁晏这是在堵她的路,以杜绝她今后与燕翎交往。
    没错,她母亲是有意替她择婿,但她不死心,宁晏都当着皇帝的面埋汰燕翎呢,以燕翎之骄傲迟早与她和离。
    戚无双这辈子就喜欢过燕翎,她没办法嫁给别人。
    可现在她却深深掉入宁晏给她挖的坑里。
    一字一句在讽刺她没能与燕翎保持距离,让宁晏产生误会,而她刚刚又口口声声表明自己对燕翎没男女之情,倘若之后再纠缠不清,岂不是名声坏透了?
    宁晏哪宁晏,不按常理出牌啊....
    戚无双这下真的气出了眼泪。
    戚夫人心疼女儿,连忙上前将她搂在怀里,与宁晏道,
    “世子夫人,双儿只是无心之失,还望世子夫人莫要咄咄逼人。”
    戚无双倒在侯夫人怀里哭得更大声。
    宁晏冷笑,正要回怼,却见身侧的男人传来一句话,
    “够了!”
    燕翎往前迈了一步,拦在她跟前,语气明显淡了下来,
    “侯夫人,此事与晏儿无关,错在我,先前没与她说清楚,让她们产生误会,今后,我定注意。”
    戚夫人脸色明显白了几分。
    燕翎虽是常来戚府,从来只去无忌的院子,他不喜女子靠近,对戚无双从无逾矩之处。
    燕翎最后那句话,何尝不是对戚无双的敲打,他以后怕是不会常来戚家了。
    这个宁氏容貌过人,秀外慧中,三言两语斩断无双与燕翎之间的关系,厉害得不动声色。
    戚夫人很快整饬心情,换上一副笑容,
    “小事一桩,快开宴了,翎儿快些带你媳妇过去吧。”
    众人哄着戚无双说是今日她母亲寿宴,不能落泪,戚无双这才擦干眼泪,被人群簇拥离开了
    ,众人也陆陆续续散去。
    燕翎则示意宁晏跟着他离开穿堂,二人沿着一条石径来到一个偏僻的庭院,这个季节,庭院里本无可观赏的花草,偏生此处竹环水绕,四处摆着一些盆景,簇簇的花团在风中摇曳,伴随小桥流水叮咚,颇有几分世外桃源之韵。
    燕翎在一平直的木桥上立住,转身看向宁晏。
    小妻子没了刚刚的冷嘲热讽,又恢复了往日的恬静,燕翎顿时有些看不透她,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锋芒毕露,除了吃醋,他寻不到别的理由。
    燕翎言简意赅道,“这件事我不怪你,但今日是无忌母亲的寿宴,望你收敛。”
    宁晏听了这话,原本要解释的念头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不怪你”的潜台词是她有错。
    “望你收敛”是在敲打她,莫要再生事。
    误不误会的,已经无关紧要了。
    宁晏连多说一个字都觉得累,嫣然一笑,“世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随后,干脆利落转身离开了。
    燕翎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回想她怼戚无双那番话,这是他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夫君”二字,却没成想是这样的场合。
    胸膛涌上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躁意。
    宁晏这厢走远后,如霜委屈地心头泛酸,“姑娘,今日明明是那戚无双胡搅蛮缠,姑爷为何不护着您?”
    如月在一旁将手帕揉成了一团,冷哼哼道,“还能怎么,姑爷定是怕小姐跟戚无双闹起来,回头折损了人家侯夫人与戚姑娘的面子呗!”
    如霜愤愤不平,“难道咱们姑娘就活该受委屈?”
    宁晏被两个丫鬟吵得有些脑仁疼,她驻足看着如霜,“我问你,若我胡搅蛮缠与旁人吵架,你护着谁?”
    如霜毫不犹豫回,“当然是护着您啊。”
    “这就对了,世子只是护着他觉得更为重要的人而已。”
    无可厚非,因为,她也是这样的人。
    如霜哑口无言。
    好在宁晏从来没觉得自己在燕翎那儿有多重要,自然谈不上难过。
    有这个功夫难过,还不如把肚子填饱,她饿了。
    宁晏刚到花厅外的抄手游廊,迎面撞上一身着浅褐色比甲的仆妇,瞧那仆妇的神色,仿佛是在寻她,仆妇焦急地将一泥丸递给她,
    “世子夫人,刚刚门口来了一人,说是您店铺的小二,他有急事要见您,托老奴将此物交给您。”
    宁晏看到那棕色的泥球,脸色一变,这是明宴楼用来传递危险讯息的泥丸,她与仆妇道了谢,寻了僻静处,将那泥丸拨开,摊开里面的纸条一瞧,一行血字窜入眼帘,触目惊心。
    宁晏浑身一颤,脸色在一瞬间白如薄纸,深吸一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转身紧紧掐住了如霜的手心,艰难地挤出涩声,“你留在此处,与戚夫人说一声,我身子不适提前离开。”
    旋即带着如月,二话不说急匆匆往门口奔去。
    午宴结束后,燕翎便赶回了衙门,傍晚时分,推拒了几位好友的酒局,早早回了府,也猜到宁晏大概是生气了,想与她解释清楚他跟戚家的渊源,这样她该会体谅他几分,刚一下马,却见陈管家满头大汗迎了过来,
    “世子爷,您瞧见夫人了吗?都酉时三刻了,夫人还没回来,老奴问过二少夫人,说是夫人午膳前便离开了戚家,至今不见踪影。”
    燕翎脸色沉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公府长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公府长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公府长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