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这就是我那位,对我日有所)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结婚而已 第35章(这就是我那位,对我日有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面对亲妈, 毫不遮掩的嫌弃和快乐。
    程厘还是想要垂死挣扎,她说道:“搬家得选个好日子啊,哪儿就能随随便便搬了。”
    “你领证都不选个好日子, 随便就领了,你居然还在意搬家的日子,”凌女士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仿佛程厘在说什么糊话。
    末了,她幽幽横了程厘一眼:“现在瞎讲究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应该识时务的打包好东西, 自己圆润的离开。
    一旁的程定波, 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说:“哪有大晚上的打包东西搬家的, 明天的。”
    “今天周末, 她还不搬, 明天开始上班就更没时间,回头再拖一周,拖来拖去,这得拖到什么时候, ”凌女士在家一向有种说一不二的果决劲儿。
    于是, 在凌女士的决定下, 程厘今晚就搬。
    程厘进自己卧室收拾东西时, 容祈跟在身边。
    她有些无奈道:“对不起啊,这么晚还折腾你。”
    “折腾?”容祈刻意停顿了下, 这才懒洋洋道:“明明是求之不得。”
    程厘没想到,他会突如其来的打直球。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还站着干什么呢, 我给你找了两个箱子,赶紧收拾, ”房门没关,凌女士推了两个箱子,直接走了进来。
    程厘被催的无奈,只得奋起反抗:“您倒是不用这么催我,回头你要是想我了,我也不会轻易回来的。”
    “放心吧,暂时没有这一天,”凌霜华毫不客气说道。
    程厘认命地打开箱子,开始收拾东西。
    “鸡零狗碎的,就先别带,捡重要的带着,”凌霜华走出房门前,叮嘱了一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乍然搬家,还真有得收拾。
    旁边的柜子上,还摆着很多她以前的书和照片。
    当容祈走过去时,低头看见一张,她单人照片,年纪应该不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些就先不带着了,”程厘在身后嘀咕,两个箱子根本不够她放东西,她还只是放了一些现在要穿的。
    但是冬装都太厚了,随便塞两件,箱子就塞满了。
    容祈伸手拿起,柜子里摆着的那张照片:“这个带着吧。”
    程厘扭头一看,是她高中时,拍的一张照片。
    就一直摆在房间里。
    “这张照片?”程厘低头,拍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张照片挺一般,“要带走吗?”
    容祈点头。
    程厘见状,也就把相框,摆进了箱子里。
    收拾好,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程厘一共收拾了两个箱子,凌女士又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两个纸箱子。
    全都塞的满满当当。
    好在容祈打电话,让司机开了一辆商务车过来。
    后排的椅子可以放下来,几个箱子放在里面正好。
    司机把两个纸箱子搬下去,容祈直接拎着两个硬箱。
    程厘则是带着她的笔记本以及平板,临走的时候,她望向父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我真走了?”
    这会儿凌女士没再嘴硬,她望着程厘。
    半晌,终于说道:“回来吃饭,别让你爸三催四请的。”
    程定波张了张嘴,还是点头:“对,是爸爸想你,你妈一点都不想。”
    程定波这话,冲淡了一点程厘心头的感伤。
    容祈站在门口,等他们走到电梯门口时,才轻声说:“凌老师,请放心,只要您想程厘,她随时都可以回家。”
    “就是,容祈的爷爷奶奶也住在附近呢,你还怕我们两个跑了,”程厘伸手,抱住凌霜华的胳膊。
    这回凌女士,到底没再说别的。
    大家一起下了楼,他们两人上车,凌霜华和程定波站在外面。
    “赶紧回去吧,我明晚就回来吃饭,”程厘故作轻松道。
    程定波赶紧问道:“想吃什么,提前发信息跟我说。”
    “那您这次可别忘了放盐,”程厘笑呵呵说。
    程定波:“那肯定不能啊。”
    车子启动时,父母还站在原地,程厘将车窗降了下来,伸手和他们在一起。
    很快,车子往前行驶,父母的身影被落在车子后面。
    程厘心头,突然生出一种茫然的感觉。
    从这一刻开始,她好像真的要进入了一种全新的生活。
    直到车子驶出小区,程厘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车厢里并没亮灯,一片黑暗。
    她睁大眼睛,努力盯着窗外的景色,偏偏这熟悉的场景,仿佛又戳到了她眼底的泪腺。
    明明都是在一座城市。
    只是从这个家,搬到别的地方住而已。
    她怎么就这么矫情呢!
    程厘心底,默默骂了自己没出息。
    可是,身侧一只手,悄然伸了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掌。
    程厘没有动。
    但容祈的手却将她的手掌,翻转了在他的手心上,又是那样极缓地穿过她的指缝间,他的手掌温暖而干燥。
    就这么将她的手,捏在掌心里。
    就像两块天然契合的榫卯,轻轻一扣,便牢固的能抵挡上千年的风雨。
    车内,安静无言。
    他们的手掌,也始终紧扣彼此。
    *
    好在到了容祈房子这边,新家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来,整个人心情一下清朗了起来。不像是刚才车里昏暗的环境,让那点悲伤矫情的心情,被漫无边际的放大。
    程厘将箱子搬到客厅,走到落地窗边,望着外面依旧闪耀如星河的黄浦江畔夜景。
    住在这里,难道它不香吗?
    “每天下班,看到这样的夜景,应该就会觉得,自己奋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吧,”程厘扭头看着身后,正在吧台那般倒的容祈。
    容祈走过来,将手里的水杯递给她。
    程厘捧着水杯,温热的杯壁,暖着她的手心。
    “还好,”容祈低声回道。
    程厘哼了声:“有钱人都像你这样吗?”
    容祈挑眉:“你还见过哪个有钱人?”
    程厘差点儿被噎住:“……”
    行吧。
    这人确实是自信。
    程厘将杯子放下,直接说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收拾东西。”
    她习惯性将箱子送到门口。
    只是,正准备推门时,容祈手掌从身后,直接拽住门把手。
    程厘回头,就看见他贴着自己站住,这会儿他伸手拉着门把手,乍然一看,就好像她被他从背后抱住了。
    “我的房间不是这个吗?”程厘问道。
    容祈叹了一口气:“是。”
    程厘见他叹气,愣了下:“有什么问题吗?”
    容祈看着她,理所当然的姿态,最后还是松开门把手。
    行吧。
    同居,同居。
    在同一个屋檐下居住,也算是同居。
    说实话,程厘很难不喜欢这边的房间,相较于她自己家十几年前的老式装修,这边是完全年轻人喜欢的。
    而且程厘发现,她房间里,居然放了一块新地毯。
    白色长毛地毯,她脱掉拖鞋和袜子,光脚踩在上面。
    软绵绵。
    像是踩在了云团上。
    她边踩边拿出手机:【房间里的地毯什么时候买的,真软和。】
    容祈:【喜欢就好。】
    程厘:【很喜欢。】
    乐呵完,程厘就开始吭哧吭哧地,整理衣服。
    只是她打开柜子时,发现之前挂在里面的衣服都不见了。
    就在程厘惊讶时,房门再次被敲响。
    “来了,”她一路跑过去。
    容祈脱了外套,穿了一件深灰色套头衫,整个人充满了清爽少年气,有种刚毕业男大学生的感觉。
    但他低头,就看见程厘光溜溜踩着地板的白嫩脚指头。
    “地上凉,”他微蹙着眉头说道。
    家里地板是通铺的大理石地砖,虽然华丽却格外冰冷,这个时间,地暖也还没打开。
    程厘被提醒了下,哦的点头。
    “刚才忘了跟你说,”容祈微抬了抬下巴,指着她躺在长毛地毯旁的拖鞋:“先去把鞋穿好。”
    程厘转身去穿鞋。
    “说什么?”等回来后,程厘好奇接上他的话。
    容祈:“跟我过来。”
    程厘跟在他身后,两人往前走,不得不说,这家是真的大。
    虽然程厘上次稍微参观了下,但依旧不记得这边的布局。
    好在这个房间离她的房间并不算远,就隔着另外一个卧室,还有公共洗手间。
    等推门进去,程厘就看见一个纯白色的衣帽间,奶油色系的柜体配上透明玻璃门,整体既清透又优雅。
    这种衣帽间,程厘只在某红书上看见过。
    “好。”
    “所以,你梦里也全都是我?”
    “以后大方点看,”容祈气定神闲地盯着她。
    程厘连反驳都不敢出声,毕竟昨晚,她确实做了一整晚的梦。
    但她没想到,效果反而更加不好。
    但她好像,并不是,那么反感。
    程厘似乎被这两个字刺激了下,这一夜做的梦,再次在脑海中回放。虽然都说梦是混乱的,但总有些片段,她还是记得的。
    “嗯。”程厘下意识应道。
    孟元歌:【你回报他最好的方式就是】
    啊。
    换衣服时,她看着衣柜里挂着的衣服,突然伸手拿起一件白色小高领毛衣,款式有点儿像容祈刚才身上穿的那件。
    程厘微抿着唇,突然意识到,之前容祈说,跟他一起住。
    跟聪明人说话,这么可怕的吗?
    别说,屁股还挺翘的。
    程厘正看得有些出神,就听到他带着几分玩味的口吻问道:“就这么好看?”
    这一声里,又是带着些许笑意。
    程厘:“……”
    这才冬天啊。
    容祈:“为了方便你放衣服,让人给你准备了衣帽间,还好在你搬进来之前完工了。”
    但其实,她对咖啡真一般,除非加班困的不行,她才会喝点提神。
    程厘:【你说如果有个男人,默默为你,把什么事情都做好了,我应该做了点什么啊?】
    就在她几乎准备落荒而逃时,门口突然传来开门声,是那种指纹锁被打开时的滴滴响声,这声音此刻在程厘听来,犹如天籁。
    直到,她翻身,将手机拿了出来。
    轮渡时常从江面上缓缓划过,拉起了这清晨的忙碌。
    这确实是容祈说的原话,衣帽间里除了一些她上次见过的衣服,还真没什么别的。
    程厘看着他,依旧是刚才那一身黑色装束,长裤被熨烫地笔挺垂顺,穿在他身上,显得腿格外修长笔直。
    她躺在被窝里,突然觉得有点儿热的过分。
    孟元歌:【我这条单身狗,得被你反复杀多少遍。】
    这男人没少运动吧。
    最后,程厘不得不虚心请教:【是什么?】
    特别是,一想到容祈就睡在她的隔壁,但是自己却跟闺蜜正在发短信,商量着怎么占有他。
    容祈就站在不远处的吧台,他扭头问道:“喝咖啡吗?”
    程厘发现,她不能跟他在这种话题纠缠。
    阿姨瞧见容祈身侧站着的程厘,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这位就是……”
    她怎么就尽想着这种事情。
    没一会儿,对面回复。
    程厘正准备跟阿姨打招呼,毕竟以后她也就彻底搬过来住了。
    程厘盯着这两个字。
    就是没起来。
    啊啊啊啊。
    以至于程厘第二天早上,差点儿错过闹钟。
    容祈嘴角微松,随后,他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旁边的架子上,咖啡杯磕着玻璃台面,发出的那种清脆磕撞声,仿佛直接磕到了程厘的心头。
    以至于,她的梦里,也都是跟容祈有关的。
    程厘还想要挣扎下,表示她真的就只是看了一会儿。
    终于,伴随着滴滴两声,程厘看到了这个答案。
    她睡的太沉,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
    程厘感觉她后脊背都要凉了。
    程厘:【那倒没有。】
    因为两人脸皮的厚度,完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她这是睡昏过去了吗?
    程厘这才听到,自己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她都还没醒。
    “哦,只是也还好啊?”容祈端起咖啡,往这边走过来,那双长腿一点点在程厘眼前放长,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带着慢悠悠地指控说道:“那你还盯着看这么久。”
    容祈说,他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让她自己去买点添置在里面。
    程厘将被子拉到头顶。
    哗啦一声。
    阿姨知道容祈结婚的事情。
    但孟元歌好像,故意吊着她。
    她就是有。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程厘:【但他说,让我喜欢什么,就自己刷卡去买。】
    合法?
    “先生,你在家呢。”这是家里的保姆阿姨。
    不是。
    只是她还没说话,就感觉肩膀上搭了一只手臂,容祈直接伸手将她揽住,对保姆轻笑道:“这就是我那位,对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太太。”
    程厘看着这条,好像是发了一半,还没发完。
    当然,这个提议,虽然是孟元歌提出来的。
    程厘迷糊地望着他。
    “那你先起床吧,”容祈低笑。
    于是她等了一会儿。
    容祈也没管她的沉默,只是慢悠悠低笑了声,语气格外拽地问道:“这算什么?是对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他这介绍,说得,是人话???
    但她刚抬头,就见容祈微微抬头:“反正你干什么,都是合法的。”
    啊啊啊。
    一整晚,都在脑子里循环播放。
    孟元歌发了一条语音:“占有他。”
    程厘正要回答,就看见容祈穿着黑色小高领毛衣,修身长裤,整个人修长又清爽,显然是早已经起床洗漱好了。
    他/她,都是她程厘的救命恩人。
    毕竟家里出现了女生的衣服,还准备了房间,只是一直都没见过正主。
    程厘坚持道:“你先出去。”
    程厘将被子拉到头顶,挡住自己的脸,在被子里嗡嗡说道:“我还没洗脸刷牙。”
    她这是没睡醒吗?
    因为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里更加乱糟糟的,全都是容祈的身影,还伴随着孟元歌魔音穿脑般地占有他。
    程厘:“……”
    直到她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眼皮抬起,就看见头顶上被放大的一张脸,容祈一脸无奈地望着她,同时也松开了,捏着她鼻尖的手掌。
    孟元歌:【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想跟你说。】
    可是又发现她视线的角度,不对劲。
    孟元歌:【说吧,你老公又做了什么?】
    孟元歌:【卧槽,有爱马仕吗?】
    闹铃响的震天,她却丝毫没听到。
    之前程厘虽然也来过,但都是阿姨不在的时候。
    她几乎是反应式的说:“包括占有你?”
    她没……
    不管现在,是谁来了。
    好吧。
    “你的手机一直在想,我怕你上班迟到,”容祈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他有在认真的准备这件事。
    程厘默不作声,但心底却泛起阵阵涟漪。
    她在说什么梦话。
    孟元歌:【你要是秀恩爱,就给老娘直接点。】
    容祈见她没回话,回头望过来,就见她眼睛直勾勾盯着。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程厘赶紧灰溜溜爬起来,
    此时客厅窗帘大敞,晨光从落地玻璃窗外洒了进来,外面就是清晨的黄浦江景。遥望着江面,铺面了金色阳光,水波摇曳,江面波光粼粼。
    “我要喝咖啡,”程厘转移话题。
    她冲进洗手间,赶紧刷牙洗脸,将自己收拾妥当。
    孟元歌:【直接点。】
    好吧。
    这种感觉,一直等她在床上躺下,都始终都睡不着。
    这句话并非随口一说。
    屁股还这么翘。
    谁让他腿长这么长。
    她有一双漂亮的杏眼,只是平时眼神总是温润冷静,难得像现在这样,眼角泛着微红,黑眼珠看起来迷迷糊糊,好像一只迷路的短尾兔。
    这句话,都能被他抓到这种漏洞的吗?
    程厘:【今天我搬过来跟他一起住了,然后我才发现,原来他早就为我准备好了一个衣帽间。】
    她走出房间,走了两步,就来到客厅。
    当门口的人进来时,从玄关过来,就看见站在客厅里的两人,登时惊讶。
    等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回答了什么,赶紧往回找补说:“也还好。”
    靠。
    容祈却打断道:“介绍一下。”
    程厘赶紧闭上眼睛,放空自己的脑袋。
    待她扫过他的臀线,有些惊讶。
    程厘迅速说道:“我说梦话呢。”
    艹。
    占有……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结婚而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结婚而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结婚而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