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爱有排……唔唔唔唔……)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蜜桃咬一口 蜜桃(“爱有排……唔唔唔唔……)
    台下涌起惊人的尖叫和起哄声, 几乎要把整个场景给掀翻,简桃看到大家兴奋欢呼的脸,跟她们告别后, 疾步走向后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桃看不到他的表情,因此越发好奇,他似乎正抄着手, 一副置身事外, 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还没等她全部说出口, 谢行川动了下眼皮。
    “走了, ”他提起她座位上的包, 另只手拽住她掌心,大步流星地向前, 隐约之间, 简桃似乎听到他在涌动的空气中撂下的那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桃颊边笑意更盛,这人说都说了, 还嫌肉麻?
    她沉默数秒,看似是不再接应这个话题, 然而却在自动门打开的那一刻,故意倾身凑到他面前:“爱有排……唔唔唔唔……”
    话没来得及说完, 谢行川捂着她嘴,把人打横抱上了车。
    这一幕很快被外面围着她下班的粉丝拍到, 发进超话时,甚至最后几张还是简桃身残志坚,挣扎着从窗户里探出身,跟大家挥手再见的画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哈哈哈哈哈谢行川什么时候来的啊?我怎么记得入场没他啊!】
    【应该是提前到了, 我朋友说她到的时候看到了一辆保时捷,还拍给我看, 现在想想应该是谢行川的车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刚从生日会现场出来!!啊啊啊啊因为谢行川给桃准备了惊喜!!最后谢幕的时候表白了,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谢行川还会说情话?!为什么我没抢到票?!为什么六千张票我也抢不到?!】
    【我抢得到吗!票又不要钱!感觉很多路人粉都在抢!!!我恨!!!】
    【只有我关注最后桃怎么是捂着嘴被抱上车的吗?】
    【因为她用谢行川的话揶揄他吧,当然就是被禁言(x】
    【为什么不用嘴禁言!?为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夜深,拆完桌上谢行川送的礼物,简桃不干点什么身上好像有蚂蚁在爬,遂缓缓爬到床边,凑到他跟前念:“爱有排他性的意思是——”
    谢行川翻了页书:“想被.操就继续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
    “睡吧,”她火速平躺,将被子安详盖过头顶,“失忆了,好困。”
    *
    第二天一早,生日会的结尾部分,就由谢行川工作室率先发布。
    粉丝们本来都在等简桃工作室剪辑,主页刷到时还愣了下,确认了半天名字。
    【?hello?谁、谁工作室?】
    【我笑得哈哈哈哈哈哈已经开始不分家了是吗川,那下次桃的红毯照要不你替她发吧。】
    【谢行川:还有这种好事?】
    【嗑死我了!我一生行善积德刷到这个是我活该的!】
    【桃:我们要低调。】
    【川: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和我老婆已经结婚三周年不分你我我好爱她了?】
    【很爱一些恋爱脑、、、】
    【别人工作室:发一些我家艺人的高光片段。】
    【谢行川工作室:发一些我家艺人爱老婆的高光片段。】
    【平等地惋惜每一个还没嗑上不行就桃的人!】
    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天,不行就桃超话CP粉也翻了一番。
    导致简桃当晚自己发生日会全记录,底下都接连被粉丝起哄,点赞前十的头像全是单字,从一到十组成了——除了你,我看不见任何人。
    她把手机放谢行川眼皮子底下兴师问罪:“你干的好事。”
    结果视线一晃过去,就看到谢行川往她评论区悠哉地戳了几个赞。
    “……”自己带头嗑是吧?
    *
    生日会后,搬家提上日程。
    之前因为太忙,没时间一回来就搬,等她手头上的事忙得差不多了,也有空把房间里的东西都收拾一下了。
    钟怡和江蒙表面上是来恭喜他们乔迁新居,实则不远万里赶来,只为蹭饭。
    这套婚房是谢行川刚结婚时买的,她那会儿只以为他是有钱随便一买,他大概也是为了显得不怎么上心的模样,里头除了装修一套家具也没有,而她自然也被蒙骗过去,后来想起来一搜,才知那位置地段紧俏又珍稀,不想点儿办法,随便买根本买不到。
    这阵子她也和设计师重新定位了装修风格,买了不少新家具。
    搬家其实她也没干什么,但光是收拾东西就已经非常累,一进门简桃就在书房的懒人沙发上躺下了,只听到钟怡穿个拖鞋哒哒哒地四处逛,又跟江蒙在那讨论大半天,才在她旁边坐下:“你这都躺了半个多小时了。”
    简桃仰面:“没你那么有精力。”
    “我这还叫有精力?”钟怡说,“这要是我家,我高低每天六点半起来先在家里晨跑一小时。”
    “……”
    “你想住就过来住嘛,”简桃说,“我的卧室门随时为你敞开。”
    “算了吧,”钟怡战术后仰,“那谢行川得杀了我。”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简桃精力终于慢慢恢复过来,一起身,在身侧发现个箱子,是谢行川那个印有一中LOGO的储物箱。
    大概是搬家公司不知道该放哪儿,就放书房了。
    既然都看到了,她便随意伸手整理了下,本以为六芒星什么的自己全都看过了,没想到被沿途的车程一颠,底下又有什么翻了上来。
    是个黄色的小玩意。
    简桃拿起,才发现这就是穆安口中那只其貌不扬的黄色鸭子,是她从江蒙那儿拿的,为了催促谢行川交作业,还录了声音在里头。
    他居然还没丢?
    简桃前后端详这只鸭子,时日推迁,跨过七八年的审美,它却还是保持初心,依然这么难看。
    难为谢行川还留着了。
    看了半晌,简桃好笑道:“他怎么连这个都喜欢——”
    没等她说完,钟怡认真打断:“他喜欢的是你。”
    ……
    简桃怔了会儿,这才抬头,和钟怡对上视线。
    一瞬之间,漂浮的光柱粉尘中,眼前似乎浮现那些场景,空旷的房间中,少年是如何捱过一日又一日的孤独,每个强忍的深夜中,和他挥动的笔尖相对的,只有她随手赠送的纪念。
    而跨越这么多年,终于如数,抵达她手边。
    *
    等钟怡走后,已经到了晚上。
    虽然搬家换了新地方,卧室的陈设已然改变,但仍旧是谢行川喜欢的家具品牌,尚有些熟悉感。
    睡前,简桃目光晃了晃,低声问他:
    白尾狐当年救下的少年已然成为赫赫有名的将军,然这座城已被困于魔障之中十余年,始终未能找到解救之法。
    “我第一次见人染白发,这头发难度系数太高了,但是染好了是真的帅啊——”
    “不会吧,”她说,“谢行川应该不会染发——”
    制作团队五年磨一剑,上映一周票房破二十亿,打破以往国庆档记录,也远远超出简桃的预料。
    普天同庆的宴席上,她一舞艳惊四座,腾飞间君王看至出神,她落座在他酒桌前,水袖扬起落下,却化作一柄利刃,刺入君王心脏。
    【如果云姬影视化,演员真的只能是她。小表情和各种神态的拿捏真的太好了,无数次怀疑简桃真的是狐狸系列。】
    情书的事他不解决,她自然也无从知晓,不过简桃没太在意,就在休息中渐渐抛之脑后。
    她伸手去碰他耳边,有点扎手。
    她侧头,谢行川正凝神看着屏幕,似乎并未发现自己已下意识接住她。他好像鲜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刻。
    帅得,有点,不对劲。
    也仅仅就是一周,高奢代言和剧本邀约纷至沓来,甚至不少团队联系到她,表示只要她愿意演,可以为她修改开机时间。
    “极寒幻境诚然渺小,但一旦被投身其中,便是漫天无垠刀般的大雪,你说她们是与魔主做交易才迟迟未归,一个个杀死你的将士,却不知倘若你肯派人去救,她们早已安然无恙。”
    “狐妖一族向来忠诚坦荡,果敢善良,并非如你口中一般奸佞不堪。”
    “你那情书里,到底是不是有字?”
    “所有人都染了,所以估计是久些。”
    画面最开头是个竹林,成群的白尾狐狸自洽地游荡在山间,救下险些掉落山崖的少年,少年起先还害怕,但或许是渐渐意识到动物本性纯良,也融入进日常嬉戏里——安宁静谧的画面却突然被箭羽声刺破,血流成河中,云姬成为被少年藏在竹篓里的,最后一只小狐狸。
    “哈哈哈哈哈小桃对不起,花痴一下你老公。”
    旁边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姐姐们,此刻也全部惊讶起来,完全不在乎谢行川背后,其实还站着自己的老公。
    这一刻简桃才知道,原来会发光,也可以是一句陈述。
    破障一路上危险重重,有虎视眈眈的猛兽、朝中敌对势力暗中作恶、极热极寒的天气,云姬险些被冻死在漫天大雪里,但将军相信她不会出卖军队,仍不放弃她派人去寻,她才捡回一条命。
    “杀死她们的,不是冬天,是偏见。”
    这便是故事的开篇。
    【说她演偶像剧出身不行的,本质上就是电影里写的那句台词,带着世俗固有的偏见。】
    简桃也笑:“染头发得染一天么?”
    她一直藏得很好,却在拯救落水孩童时现出真身,被狱卒逮捕,关进了监狱,于三日后处斩。
    【这句台词原著没有,应该是秦湾加上的,不仅给云姬这个人物点睛之笔,也在戏外完美吻合了简桃,怪不得她演这一幕的时候这么到位,体验很深吧。】
    电影下了血本,3D观影的特效更是震撼,最后云姬一行人破除了魔障,君王大悦将她从牢中释出,承诺她献上一舞后,可成为城中唯一不被绞杀的妖。
    【到底是谁说她不能演电影啊?好几个特写镜头美得我当场就直接弯了,她五官真的很能打。】
    *
    去磨下一部影片的同时,一档国民综艺也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其实那会儿《玲珑》还在上映,她本想着等出了大字报成绩再上综艺,结果是一档夫妻综艺的飞行嘉宾,说只用拍两天就行。
    片酬也水涨船高,不过比起这些,她还是坚持要看剧本再做决定。
    “这一刀,是替百姓杀的。”
    她给自己放了半年假,学学台词、旅旅游,偶尔拍些杂志或采访,毕竟从入圈开始她就几乎全年无休,既然要转型,也是时候该充充电了。
    “那年魔障初初现世,分明是你擅作主张带回魔物,却又舍不得珠宝不肯退回,导致魔障凝结城门,杀死无辜百姓。”
    简桃轻轻闭上眼,将手放向一边,却落进个暖和的掌心里。
    “这一刀,是替我的族人们杀的。”
    只要遇到好本子,她就能发挥到极致。
    三天后才是彻底的全民观影,简桃的舞、演技、片花轮番上了热搜,被震撼到的观众比比皆是。
    谢行川那边已经敲定,她便也点了头。
    结果去的第一天就没和谢行川见上面,说是男女嘉宾分开录制,录完素材再集合。等到女方的素材录完,已经到了晚上。
    她几乎是被姐姐们推着走上前去,大家轮番夸谢行川,她倒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开口,全程跟个哑巴似的站他旁边,等各位姐姐被家长捉走,谢行川这才低眼看她:“怎么样?”
    梦姐也如自己承诺的一般,《玲珑》大爆后,不再干涉她的决定,且支持她转型电影。
    简桃眯眼看过去,他染的应该是银灰色,但在打光氛围下呈现出异常贵气的银白,发根处做了加深处理,极有层次感,隐隐透出偏质感的蓝。额前的碎发被侧分,衬得一双眼愈发风流落拓,微侧时,能看到高挺的鼻。
    她跟大家一起往外走,听到旁边的姐姐说:“我听说他们消失了一天是去染头发去了。”
    莫名地,她的心也安定起来。
    他笑了声,伸手揽住她腰,低声同她附耳道。
    故事的结局,众人簇拥将军登上王位,云姬的一颗玲珑心也被化炼得愈发强大,凝出半颗镇于城楼,护百姓一世无忧。
    “我靠,好帅啊这。”
    她愣了下,赤着脚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都染了?”
    他睫毛好长,俯身看她时,容易有种,这么帅是不是为她染的,这种错觉。
    因为是一番大制作,简桃宣传也挺上心,点映那晚正是十二点,但她也还是去了,和谢行川一起。
    简桃眯了眯眼,觉得有点不对劲。
    “当年那些箭只能杀死她们□□,灵魂仍然自由,却被你下令拘禁在沼泽水镜中,你说这魔障是白尾妖狐所致,因此命她们前去破阵,她们却一个都没有回来,反而被反噬令魔障愈发浓郁。”
    “对啊,估计又是我家那个的馊主意,他说每次我对他不耐烦的时候他就会去换个发色,有新鲜感。也不知道其他嘉宾怎么被他说服的,这么离谱的东西也听。”
    简桃故意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心疼压着唇角凑近道:“可怜我们谢老师,一夜白头……”
    她想拍一部干净的、纯粹的、能让所有人共鸣的青春电影,其实港台和国外这类经典影片有很多,内地却找不出一部。
    其实二人间的感情线很清水,但真正吸引人的,恰恰是这种雾中看花的信任感。原著的看点也在于文笔情节和配角塑造,转换到电影中,则是节奏和特效。
    唯一不太满意的是,目前手头上这些递过来的剧本,她都没有喜欢的。
    片头播出,熟悉的前奏声响起时,她忽然不可自控地紧张起来,拍戏时的每一个画面仍旧历历在目,人物的情感似乎又重新回到她身体里,暖和的影院里,她手却微微失温。
    “想你想的。”
    电影口碑攀升,票房走势更是稳中带涨,丝毫没有因为假期的推移而受到影响。
    在将军请令下,云姬被允许“戴罪立功”,前往破除魔障。
    【带着对导师的高要求看她依然不会失望,开头族人死的那段的哭戏真的惊到我了,压抑、不敢出声、却又控制不住害怕颤抖,我看她嘴巴都被自己咬破了,真的很能共情。】
    百姓惊叫,仓皇却未曾逃窜,云姬坐在桌前,低声同他道:
    挑选新剧本的中途,《玲珑》仍在热映,影院排片多,也有更多人认可她在电影中的表现性和无可替代性,她也终于证明自己并非所谓的票房毒药,只是替影方背锅。
    其实她想趁机会再演部青春片,也算是不留遗憾了,可惜国内的青春电影无非是俗套的那几样,绕来绕去都离不开狗血。
    他挑着眉,但笑不语。
    电影前三天的票早已被预定一空,简桃知道那是自己的粉丝和原著的底盘,真正要看的,是三天后的评价和票房。
    事实证明,结果对得起所有主创的努力。
    “你却说是妖狐害世,强行绞杀我们全族,一切从未解决,民不聊生。”
    “染发?”
    话音未落,旁边传来惊呼,她跟着几位姐姐的视线看过去,起伏的潮汐中,有人正站在分界线,亮得晃眼。
    但休息没有太久,次年中旬,《玲珑》提前三个月宣发开始,她跟着跑路演、高校宣传、各种综艺,国庆时,《玲珑》正式上映。
    她起身,有鲜血染红她最为宝贝的白色狐尾,滴答滴答,落在地面。
    十年后,云姬长大化形为及笄的少女,隐瞒真身在城中学舞,成为声名盖世的舞姬,也渐渐在人多嘈杂处,获得了自己所有想知道的消息。
    ……
    【陈导果然是陈导,运镜和画面美感封神了,简桃的表演我也刮目相看,本来以为她是最拉垮的那个,没想到最给我惊喜。无论是舞还是最后一幕的爆发,完成度都太高了,怪不得秦湾为她改剧本啊!!她真的可以!!!】
    她身后长尾现出,卷住第二把匕首,刺向他的后背。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蜜桃咬一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蜜桃咬一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桃咬一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