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孔雀开屏)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心动 63(孔雀开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群黑心肠的人, 人家用苦肉计好歹当真吃了苦头,他倒好,徒手套白狼来了, 我这忙里忙外上下一通张罗,结果他来了句去年受的伤能不能算, 他怎么不说上辈子受的伤能不能算?”一刻钟后, 姜稚衣回到内院, 端着下巴坐在美人榻上,越想越觉得荒唐。
    方才本是为着打听胎记的事又留下来与元策说了几句,结果被元策嬉皮笑脸一打岔, 眼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模样,又说不上反驳的话,她一气之下转头便回了院。
    敢情这硬点的鸳鸯谱还正合了他的意,她可不如意。
    “沈少将军怎么又骗您了,真是太过分了, 幸好郡主慧眼,识破了他的诡计!”谷雨在旁一顿同仇敌忾加一顿溜须拍马。
    姜稚衣声势稍减:“那倒也不是我识破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哦, 那沈少将军还是改好了一些的。”
    姜稚衣冷哼着咕哝:“为非作歹的恶人稍微改过一些就叫‘好’了?有什么了不起……”
    恰这时,惊蛰端着安神汤走了进来:“郡主莫与沈少将军置气了,您今夜受惊又受累,奴婢喂您喝盏安神汤,再给您按按身子骨,免得您明日下不来地。”
    看看,懂她这时候最需要什么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疼她、待她好的人。
    姜稚衣舒心了些, 趴在美人榻上由惊蛰帮她松起筋骨,慢慢地, 脑海里残余的血光淡去,有了些困意。
    正懒洋洋眯缝着眼,忽听房门被叩响,三七在外觍着脸道:“少夫人,少将军问您今夜受了累,睡前可要他帮您松松筋骨,还有您受了惊,不知会否入不了眠,可要他过来贴身陪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看来待她好的标准,还得再往上拔一拔。
    见惊蛰和谷雨转动着眼珠对视了眼,像在疑心她和元策难道一夜之间关系缓转到了如此地步,姜稚衣微微一滞,朝外道:“……让他省省吧,我的贴身婢女可比他好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翌日清晨,姜稚衣从沉沉一觉里醒转。
    昨夜喝过安神汤,倒没做什么刺杀的噩梦,却梦到元策深夜翻窗进她卧房,在她榻边流连着问她,当真不要他贴身陪寝吗?
    梦里她困得稀里糊涂,说除了婢女,只有太监才可以贴身陪寝,让他要陪走远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烦不胜烦地眯着眼随手一指,然后便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到天明,梳洗穿戴完毕,用过早膳,姜稚衣刚一出卧房,忽听身后惊蛰厉声朝上一喝:“什么人!”
    姜稚衣顺着惊蛰的目光仰头望去,看见她房顶屋脊上横躺了个人,一惊之下倒吸一口冷气。惊蛰也唰地一下拔剑防卫。
    眼看守院的士兵一动没动,正怀疑他们都瞎了吗,屋顶上那道黑影睁开眼直腰而起,纵身一跃而下。
    姜稚衣瞪着从天而降的人连连后退,脚后跟靠到墙面顿住,歪过头仔细一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姜稚衣瞳孔震动:“你、你大早上在我屋顶上做什么?”
    元策活络着肩背筋骨:“不是你让我上屋顶陪寝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姜稚衣默默回忆起昨夜那个梦,所以那不是梦?
    她随便扬手一指,指的还是屋顶……
    他就这么在她屋顶上待了一夜,方才闭眼躺在那里是在——补眠?
    “……我困得不清醒,你也不清醒?我让你上屋顶陪寝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元策揉着脖子走上前来,“反正在屋顶也能听着声儿。”
    姜稚衣满眼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听着什么声儿,你连我梦话也要偷听?”
    元策站定在她跟前,垂眼看她:“你做噩梦的叫声,或者你噩梦醒来,打翻瓷盏的声。”
    姜稚衣眼底警惕的敌意蓦然一消,默了默轻咳一声,背抵着墙,眼看着这副往昔她噩梦时抱过的身躯,目光闪动着眨了眨眼:“我如今风浪见多了,才不会动不动就做噩梦了……”
    “是啊,用不着我了,多余了。”元策撇开头轻哼了声。
    姜稚衣抬起眼,看向他这一身皱巴巴,还留着屋瓦印的衣袍……
    “那——你在屋顶可能也是有那么一些用处的,不是都说枕边放些辟邪之物就不会做噩梦了吗?难怪我昨夜睡得挺好。”
    “……”她还不如不发这个善心。
    “我辟邪?”元策气笑。
    “是啊,这世上谁能邪得过你?杀人跟闹着玩儿似的……”
    元策垂眸睨她:“那我让你睡了个好觉,你这一大清早做什么去?不会为着那点连李答风都看不上的皮肉伤,还要过去探望一趟某些人吧?”
    姜稚衣一噎。昨夜因着元策突然“血流不止”,别说看一眼裴子宋的伤势,她连与他道一声谢都没顾上,匆匆忙忙就回了府。今日自然要去一趟。
    “李答风看不上的是人家裴子宋的伤吗?不是你、的、吗?”姜稚衣拿下巴尖狠狠指了指他的腰腹。
    元策握拳掩嘴清了清嗓。
    “这刺杀是冲你和我来,对裴家兄妹完全是无妄之灾,不论伤大伤小,都要道谢。”姜稚衣绕过他的磨缠朝前走去。
    “明日陪你一道,”元策回头叫住了人,“今日外面封道,想去也去不了。”
    ……那他早说封道不就行了,非要先来上那么几句。
    姜稚衣疑惑回身:“封道是?”
    姜稚衣心头一震,闭紧了呼吸。
    元策可惜地看了眼还未出场的十七样兵器,想了想,从一旁拎起一把轻弓,试探着看向姜稚衣:“那——上次在书院学到一半的?”
    “没别的了?”
    说着,随手拎起一柄长|枪轻轻一掂,走到一旁空地。
    “谁说的,我只是在酝酿而已,”姜稚衣一手握弓一手扣弦,面朝箭靶摆好了架势,“这次一定能射中!”
    “全城戒严,只通行人,不通马车,排查可疑之人。”
    可曾想过她样样都拿不动?
    *
    ……还真把他当辟邪之物了。
    姜稚衣在这一瞬恍惚间明白过来,他刚才……在等风。
    姜稚衣握着弓,垂眼看着自己拇指上那枚泛黄的玉扳指,发现上头已经有一些细小的裂纹。这么旧的玉扳指居然还留着,不知是不是对他有什么特殊含义。
    “……你管这叫防身术?”
    元策走到兵器架边上,随手将枪一丢,目光一扫,又看准了那条九节鞭:“那再给你耍一段裴子宋也不会,我兄长也不会的——”
    虽然看不太明白这些招式,不过看上去确实十分厉害,只是——
    “行了行了,知道你厉害了!”姜稚衣跺了跺脚,“他们不会的,我哪里学得会,你教点有用的行不行?”
    元策靠在她身后,感受到她那颗心脏一下又一下重重敲打着他的胸膛,忽然想起什么:“姜稚衣,你说的没错,真的可以听出来。”
    “……”
    直到姜稚衣等得焦躁难熬,忍不住再次开口问话,元策握着她的手猛一拉弦:“松。”
    下颌轻蹭过发顶,姜稚衣头皮一麻,原本放松的身体一下子绷紧,想回头,又怕一回头发生上回那样的意外,僵硬地紧盯着前方的箭靶:“不是说我这回可以自己拉弦了吗……”
    仰头望向这场真正的杏花雨,眼前忽而重叠起去年腊月那一场漫天碎雪,姜稚衣颤动着眼睫,缓缓回过头去。
    不等姜稚衣回神,风声一唳,元策后手一翻前手一拨,长|枪如龙而出,一拦一拿一扎,随即提枪而起,凌空侧翻,枪头轻旋,枪于半空脱手而出,身轻如燕一落地,枪又稳稳握回手中。
    姜稚衣一头雾水:“还等什么?”
    时隔数月,动作要领全光忘了,元策又教了她一遍。这回因在家里,拿来了一枚玉扳指戴在她拇指上,说是他小时候用过的,戴了就不会被弦磨伤手,可以试试亲手拉弦了。
    姜稚衣脑袋跟着枪头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阵眼花缭乱过后,元策长|枪一背,朝她一抬下巴:“怎么样?”
    “帮你调准头。”元策眯起一只眼,握着她的手挪了挪箭矢对准的方向。
    姜稚衣默默走了会儿神,忽然感觉到一支箭穿插|进她指间,元策的声音响起:“教你有用的了,也没见你专心学。”
    看她紧张兮兮的模样,元策想了想,弯唇一笑:“那趁今日我也不出门,想不想跟我学点防身术?”
    ……之前醉酒非要看他耍枪的不是她?
    “什么可以听出来……”
    十八般兵器,他是样样都能教。
    姜稚衣缓缓仰起头,随着他的手势,目光一样样掠过去,从寻常可见的刀、剑、枪、戟,到不常见的斧、叉、鞭、锤、棍、槊,再到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长得稀奇古怪又凶神恶煞的不知名邪器……
    元策望着这满目雪白,垂落长弓,弯了弯唇:“这才叫——二月东风吹杏雨,动我春心向衣衣。”
    然而呼吸可以闭紧,心跳却像拉不住的马,在此刻脱缰而出。
    元策垂下眼去看她:“听出来,你心里也有我。”
    “我说能射中,就能射中。”
    夺一声响,正中树干。
    眼见她看过一遍,面露迷茫,元策点点头:“可是不知这些兵器都是如何使的?我先一样样给你演示一遍。”
    上次也没见你射中……姜稚衣气鼓鼓一撇嘴:“那现在可以拉弦了吧?”
    姜稚衣嘴角微抽:“耍得——还挺活络人脖颈的。”
    元策没有说话,静静站在她身后。
    箭羽轻振,香盈满天。
    “外面还有刺客?”姜稚衣脸色一变,当即走了回来,碎碎念着点点头,“那还是改日带着你出门吧……”
    下一刹东风忽起,被一箭震落的杏花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一刻钟后,姜稚衣人生中第二次握着弓站到了箭靶前。
    *
    姜稚衣狐疑地瞅了瞅靶心:“可我怎么觉得你这反而调歪了呢?好像都对着箭靶后边了。”
    等元策洗漱完,换过一身利落的劲装,姜稚衣跟着他到了府里的演武场,眼看他站在兵器架边上,像对着他的大好江山一般,一指那一排兵器:“想学哪样,随便挑,都能教。”
    “再等等。”
    姜稚衣蓦地一松手,一声嗡振如霹雳弦惊,箭矢震耳离弦,流星破空般一路旋飞,越过箭靶,直直射向箭靶后那棵杏花树。
    温热结实的胸膛忽而靠上后背,如同数月前在书院校场一样,元策站在她身后把住了她的手。
    “我是问你,我这枪耍得怎么样?”
    姜稚衣眼望着春日晴光下那道执枪鹤立,衣袂猎猎的身影,抬头看天:“枪谁还不能耍两下了,书院里也有教。”
    他这不也没调准头了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心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心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心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