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喜喜过大年(大结局)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欢欢喜喜过大年(大结局)
    “二十三, 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八, 把面发, 二十九, 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扭一扭, 除夕的饺子年年有。”①
    大年三十儿大清早, 一大早就噼里啪啦, 鞭炮声不断, 小孩子们一个个的穿着新衣服,在巷子里蹦蹦跳跳的,声音响亮的唱着童谣, 快乐的像是小喜鹊。
    自从小年儿杀猪, 他们大院儿就一直热闹着,一直到今天都一直沉浸在过年的氛围里, 这过年可是忙碌的,各家各户除了大扫除, 还准备了许多好吃的, 这一个新年都没有停下来,全是好吃的。油渣的味道弥漫在巷子里散不去,小孩子们一个个都被勾出了馋虫,每天绕着锅台转呢。
    小孩子们在短短几天内小脸儿就圆了一圈儿,毕竟啊, 睡觉做好吃的不得让孩子尝一尝?
    这新年果然是一年之中油水儿最足的了,多困难的家庭还不得吃一顿饺子?
    团团圆圆一干小孩儿都在巷子里放鞭炮, 引来了很多前后巷的孩子,今天这样的日子,小孩子手里都有鞭炮呢,大家凑在一起玩儿,声音此起彼伏。
    杏儿和二林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了,两个小孩子迈着小腿儿跑过来,说:“我们来啦。”
    二林激动的摇晃手里的摔炮,说:“看,我也有。”
    这大孩子有大孩子的玩法儿,那是响亮的,小孩子们也有小孩子的玩法儿,小孩子们基本都会买一些小摔炮,不那么可怕。杏儿也得意,她也是跟二林同款的表情,摇晃着手里的鞭炮,说:“我也有我也有。”
    他们女孩子还是喜欢摔炮,这个不用点火,点火的鞭炮虽然响亮,但是也好麻烦呀。
    圆圆:“我这个可响了,是摔炮里面最响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圆圆开心的摔出了摔炮,引得小孩子们一阵“哇哦”的惊呼,李珍珍高兴:“我也来我也来。”
    她蹦蹦跳跳的:“我哥哥今年给我买了好多呢。”
    这有两个已经工作了的大哥,就是比别人幸福呢。众位小孩儿都羡慕的看着珍珍,不过很快的,圆圆就扬起了下巴,说:“我爸爸妈妈也会给我和哥哥买,买很多很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孩子们很快的就收起失落,蹦蹦跳跳起来,大家都一样呀,他们爸爸妈妈也会买。白晴晴倒是看向了杏儿,说:“杏儿,你的帽子很好看哎。”
    她是一个爱美的小姑娘,最关注这个啦。
    杏儿立刻说:“这是我妈妈自己织的,好看吗?”
    女孩们双眸亮晶晶的,纷纷点头:“好看!”
    大家都嘎嘎的笑了出来,杏儿说:“我看到我妈妈织帽子了,我学会了,等我教你们。”
    她妈妈织的毛线帽,看起来好适合冬天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大家正热热闹闹的玩呢,就感觉到天空飘起了雪花,大雪花片子倒是不小,落在小孩子们的帽子上,圆圆抬头,雪花儿又落在脸上,她高声叫:“下雪啦!”
    小孩子们哇哇叫,高兴的原地蹦蹦跳:“打雪仗打雪仗。”
    “好,等一下雪花多了我们打雪仗……”
    圆圆清脆的一嗓子把屋里的人都引出来了,上一次杀猪宴大家各有分工,倒是有了不少的经验,今天更是游刃有余了一些,菜刀落在菜板子上的声音咚咚咚的声音,老太太们大嗓门闲话儿八卦,还有老爷们的吹牛打屁,声音都停了下来,大家都出门往外看,这别说,这雪花儿下的急促,没一会儿地上就一层白。
    赵桂花:“呦,这怎么还下雪了?”
    庄老蔫儿:“瑞雪兆丰年啊,咱们的日子,可是越来越好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周大妈笑着说:“你们还记得不?你们搬来那一天,我正在门口纳鞋底儿,当时你们推着一个破三轮进院子,当时那大雪也可厚实了。”
    赵桂花:“那咋不记得呢?你还问我咋大雪天搬家。”
    这岁数大了,越是过去的事儿越记得清楚呢。
    周大妈斜楞眼:“当时我家孩子才刚会走,不小心碰到了你家饭碗,饭碗碎了你还让我赔偿呢。”
    赵桂花叉腰:“我家那个时候多穷,一共就两个饭碗,不让你赔偿我咋吃饭?再说了,你见过谁搬家当天被人砸了饭碗的?我没揍你就不错了。”
    周大妈:“我家也不是故意的,一岁的小孩子懂什么。”
    “一岁的小孩子当然不懂啥,所以我找你算账了啊。小孩子不懂大人还不懂?不是故意的也不能乔迁之喜砸人家饭碗啊,当时你还不想赔,我可烦你了。”
    “我也是,当时可烦你了,就觉得你这小娘们也太斤斤计较了。”
    看不顺眼×2
    当时就这么个情况,互相看不顺眼啊。
    这也是为啥一开始赵桂花就跟周大妈不太对付的原因,两个人说到这里,都笑了出来。赵桂花:“那个时候还是穷啊。”
    周大妈也点头:“可不是,真得穷,一丁点东西都得算计,不算计吃不上饭啊。”
    “还是解放了好,这日子真是比一天好。”
    “谁说不是呢?”
    王大妈看这两个倒是开始回忆过去了,说:“你们站门口儿唠什么,赶紧进来摘菜。我家老头儿是大厨儿不假,咱们也得打下手儿啊。可不能只累着我老头儿一个。”
    “呦呦呦!”
    大家都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王大妈:“老来伴儿,你们懂个啥啊。”
    王自珍跟大院儿里的人且熟悉着呢,也不见外,说:“王大妈,您是东北人啊,大爷是四九城人,你们咋互相相中的啊?这可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明美他们眼睛都亮了,耳朵竖的高高的,一脸的“我想听八卦”。他们这一代人啊,基本都是相亲,但是很显然啊,他们这老一辈儿还真不是。
    大家一个个都好奇的紧。
    别说是女同志们,就连男同志都是一个样儿,庄志希直接拎个板凳,坐在了媳妇儿身边。打入女同志八卦的内部。
    周群也快速的来了,这八卦少不了他。
    白奋斗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自己还是爷们点,别过去了。他还是和庄志远杨立新他们在一起吧。这跑女同事一起,不像话。但是……他也真好奇啊!
    虽然没有光明正大的凑上去,但是他也高高的竖起了耳朵。
    这从来没听他们说起过啊,很想听!
    王大妈眼瞅着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大家都看着她呢,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还不就那么认识了。”
    明美八卦的很呢:“那么,是哪么啊?”
    大家都重重点头,说:“对啊,那么是哪么?您说说呗?这虽然都是北方,东北和四九城也有点距离的。”
    王大妈:“我过来的时候才十二三岁,那个时候我家乡闹小桂子,一直过的都如履薄冰的,正好我家在四九城有个亲戚,说是混的不错,所以我们就举家来投奔了。谁知道我家一来才知道,我家那个亲戚被杀了。原来他混的好是故意的打入内部,他是抗日的。因为这,他全家都死了。邻居们看我们可怜,赶紧叮嘱我们千万别说跟这家子的关系。我们家也算是遇见好心人了,要不然我们贸贸然的张扬出来亲戚的身份,怕是也要被抓了。这个好心人啊,就是我婆婆。”
    “啊?”
    王大妈笑,接着说:“后来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全家租了一个大杂院儿住下来,一晃几年,那个时候他家就是厨子了,灾荒年都饿不死厨子,他家日子过得还成。其实最开始他们家也没相中我的,他的条件能找个更好的,我家算是逃难过来的,没什么根基。一般有点家底儿的人家也不乐意找我啊。我们家也知道自家事,没敢高攀。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后来一场空袭,我们两家都死了人,当时大家都难,互相扶持互相打气,再后来就结婚了。”
    其实这种情况啊,在他们那个年代还是很常见的。当时社会环境不好,老百姓太难了,有了今天没明天的,他们算是互相扶持,撑过了那段岁月。
    “那您跟李大叔也不容易。”
    王大妈:“那可不!”
    她说:“现在的好日子啊,来的不容易,咱们得珍惜。”
    “对对对。”
    赵桂花:“大过年的,咱们说点喜庆的,谁把这只鸡给剁了。”
    “噗!杀鸡是喜庆的事儿啊?”
    赵桂花瞪眼:“杀鸡咋不喜庆?就是杀鸡才喜庆呢,这吃肉还不喜庆?这可是有钱人。”
    “对对对。”
    大家都笑了出来。
    “这鸡肉可是个好东西。”
    “我最爱吃鸡肉了。”
    李厨子:“你们给这老母鸡处理一下,今天就给你们来一个实实在在的老母鸡汤。我李厨子的手艺,你们就瞧好儿吧。”
    赵桂花:“放萝卜片不?”
    “放!”
    这鸡汤里放一点萝卜片儿,滋溜~那味道,简直了。
    给个皇帝都不换。
    “爷,这个菜我归拢好了。”李伟伟又去切肉,红烧肉也不可少啊。
    这是他们前几天杀猪的五花肉,肥瘦相间,看着就是顶顶的好肉,作为一个厨子,李伟伟感叹:“这个肉可真是太好了,这要是出去买肉。真是不一定买到这么好的。”
    大家纷纷点头,虽说这买整只猪也有一般般的位置,但是各个位置都有自己的吃法,倒是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他起好了五花肉,又切了一条瘦肉,卤上盐,又滚上了面粉,说:“小酥肉最后炸。”
    李厨子和杨立新分别在两个屋里,各自掌厨儿,大家也都在打下手,倒是庄老蔫儿帮不上什么忙,跟蓝四海一起下棋,这是每年年三十儿的常规操作了。
    庄志远依旧是凑在一起儿看热闹。
    他深深感叹:“爸,你可真是个臭棋篓子啊。”
    庄老蔫儿白他一眼,说:“大过年的,小孩儿都知道说好话,你不知道?”
    庄志远笑了出来,立刻作揖求饶。
    庄老蔫儿:“观棋不语真君子,你可别捣乱。去去,你去看孩子们放鞭炮去,别在这里影响我。”
    这人手多,有的人帮忙都多余。
    庄志远被撵走,乐呵的去门口看小孩子放鞭炮,这一走到门口,就看到大门口蹲着一排大小伙子,李军军虎头苏家三兄弟都在呢。几个人都蹲在门框边儿,看着孩子们热热闹闹的放鞭炮。
    苏金来:“这些小孩儿就是不会玩儿,干放鞭炮那有意思,还会得有点彩头啊?”
    “这放鞭炮还能有彩头?”庄志远好奇的问了一句,苏金来根本没看到问这话的是谁,直接得意洋洋的回答:“对啊,炸粪坑啊!”
    庄志远:“……”
    他嘴角抽动,这个臭小子,真是不像样啊。
    这是金来也反应过来了,一回头就看到庄志远,立刻不好意思,说:“大庄叔,我开玩笑的,呵呵,呵呵呵呵。”
    庄志远隔空点点他,说:“你可悠着点,少教孩子那些坏的,不然我可告诉弟妹了。”
    有时候,恐吓往往只需要采取最朴素的方式,告家长!
    苏金来瞬间慌了,立刻说:“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教唆孩子们闯祸啊,我就是开个玩笑,真的,就是开玩笑,孩子们要是敢炸粪坑,我肯定拦住他们,一准儿的拦住他们。”
    谁敢惹明美婶婶啊!
    他又不是疯了。
    他现在都怀疑,自己连团团圆圆都打不过。
    团团圆圆一干小朋友听到了,赶紧大声说:“我们本来也没有想要这么做!金来哥哥总是鼓动我们,这都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还鼓动我们呢,真是个坏哥哥。我们都是好孩子。”
    “对,我们都是好孩子!”
    “好孩子!”
    大家一个个叫了起来。
    苏金来嘿嘿:“……是我的错还不行吗?你们看着是我鼓动你们干坏事儿,但其实,我就是试一试,嘿嘿,试一试你们是不是懂事的孩子。我可不是真心要让你们干这个。”
    一众小朋友纷纷赔罪:“噫~~~”
    发出怪声音。
    金来哥哥的话,不值得相信呢。
    银来十分真心,感叹:“大哥啊,你说你这咋混的啊,小孩子都信不过你。”
    苏金来哼了一声,抬头挺胸,说:“他们还小,不懂我这种幽默男人的好。”
    “噫~~~”
    这下子,大家也发出这种声音了,真是不怪孩子们嫌弃苏金来啊,不靠谱,真是顶顶的不靠谱啊。
    苏金来:“嘿嘿嘿。”
    这个时候庄志远倒是发现苏金来的一个优点了,该说不说,这老小子缺点真是不少,优点几乎没看见。不过今天他倒是发现一个了,这货脾气好,真是实打实的脾气好。
    不管大家说啥,他都能呲牙傻笑。
    不过再一想,其实倒是也好,这人要是再没个优点,以后咋娶媳妇儿啊。以前他的两个爱慕者,一个翻脸了,一个喜欢上李军军了。庄志远都要为苏金来掬一把同情泪了。
    哦,不对,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可同情的。
    这货都是自己作的。
    “对了,今早没看到官红和郑慧旻啊。”他记得这人不是都要一起过年的吗?
    大家纷纷摇头,确实没看到。
    这个时候就要问无所不知的小孩子啦:“圆圆,你看到官红他们了吗?他们中午是要一起吃饭的吧?”
    圆圆点头:“是的呀,官红姐姐和郑慧旻姐姐一大早就出门去买糖葫芦了。”
    她说:“糖葫芦就要买现做的最好吃。”
    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正说着就看官红载着郑慧旻回来,郑慧旻提着一个大袋子,说:“小朋友们,我买到各种各样的糖葫芦啦。”
    她开开心心的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说:“过来分。”
    “哇哦。”
    大家都凑上去,圆圆:“都有什么啊。”
    “山楂的,还有你们心心念念的山药的。”
    小孩们激动的团团转,虽然赵桂花给他们做过一次了,但是小孩子们还是很想感受一下外面卖的山药糖葫芦是什么样子,但是一直没有卖就很忧愁。
    这还是郑慧旻发现的一个老师傅,不过他最近休息了,还是郑慧旻去商量人家,人家才答应年三儿给做一锅。
    郑慧旻:“你们快尝尝,看看好不好。”
    “好~”
    小孩子们高兴的过去拿。
    郑慧旻:“每人都有一根山药的和一根山楂的,自己拿哈。”
    “谢谢姐姐。”
    官红和郑慧旻都笑了出来,他们给小孩子分完了糖葫芦,又给大家分,虎头倒是不客气,说:“谢谢。”
    苏金来抖腿:“你们这一大早就只是去买糖葫芦啊?”
    官红凶巴巴:“不乐意吃就别吃!少那么多废话!”
    苏金来:“……”
    这娘们怎么这么凶,果然以前温柔笑意都是装的,女人真是太会骗人了。
    他不跟女同志一般见识,不过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伸手拿走了两根糖葫芦,嗯,不吃白不吃。
    他咬了一口:“唔,好吃。”
    郑慧旻这时也凑到了李军军身边,说:“李大哥,来给你。”
    李军军:“我不怎么喜欢吃甜的。”
    “你骗人,咋有人会不喜欢吃甜的。你吃就吃,咋还拿乔呢?”苏金来谴责他,这小子就是会装腔作势,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真是心机深沉啊。
    没看吗,郑慧旻和官红都移情别恋了。
    虽然,虽然他也想跟他们好,但是就很失落哎。
    嗯,还是李军军有心计。
    苏金来:“真是个心机男啊。”
    李军军:“……???”
    这苏金来又犯什么毛病了?不过再一想,苏金来不犯毛病的时候才是奇怪了。他懒得理会这个小子,抬眼看向了郑慧旻,郑慧旻笑眯眯:“尝一尝啊,也许我买的格外好吃呢。”
    她没什么心眼,也不会循序渐进,反正有好感就直勾球儿。
    平日忙着上班忙着赚钱,实在是没有功夫凑到李军军身边,但是这难得的休息,倒是可以的。嗯,钱最重要,钱之外,李军军最重要。
    她说:“我给你挑一个糖少的。”
    “你听他的,小时候吃糖咋那么高兴?现在还不喜欢吃糖,就是故意的吸引你们的注意力。”苏金来又叭叭起来。
    郑慧旻忍无可忍,说:“你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小心我毒死你!”
    苏金来:“!!!”
    正出来倒水的李伟伟:“……”
    果然,女人都是可怕的,很可怕的,他把握不住,他这个年纪,还是该拼事业,不管他爷奶怎么说,都是坚决不相亲。绝对不可,他这种少年可把握不住各种女同志。
    李伟伟嗖嗖嗖的进门,觉得自己还是干活儿最实在。
    他进门带着几分慌张,赵桂花疑惑:“你这是怎么了?”
    李伟伟:“女人不好惹啊。”
    赵桂花:“???”
    不过很快的,她笑了出来,说:“你啊,先管好你眼前的事儿吧。”
    李伟伟:“也对。”
    庄志希不像他大哥那样到处溜达,也不像是那群小子一样坐在大门口看热闹,他倒是在屋里跟着一起择菜,这时也笑着说:“伟伟啊,你确实该好好的想想眼前……”
    他话里有话,李伟伟迷茫的挠头:“怎么的?”
    再一抬头,就看李厨子盯着他,死亡凝视,这吓的李伟伟吞咽了一下口水,说:“爷,爷你咋了?”
    李厨子呵呵一声冷笑,说:“我咋了?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大了提不动刀了?竟然敢自作主张!”
    李伟伟:“啥?”
    李厨子气势汹汹:“你给我说,你是不是辞职了?”
    他可真是没想到,孙子竟然辞职了,虽然他还没有转正,但是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儿了。可不曾想,这个小子竟然自作主张,如果不是刚才周群不小心说了出来,他竟然还一无所知。
    你说气不气!
    他怒道:“你个臭小子,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大胆了,你说,你为什么辞职?哦不对,看我不揍你一顿,你……”李厨子冲过来还没动手,李伟伟就跑了出去,那快的像是一只兔子。
    他干嚎:“救命啊,别打我啊!大过年的不能打孩子啊。”
    他嗷嗷叫,李厨子更是追了出来,手里拎着锅铲,说:“你个小兔崽子,你竟然敢辞职,你说你想干啥?你到底想干啥,你知不知道我凭借老脸给你找工作多不容易。你不说一声就跑,你是没把我当回事儿啊,咋的?你是看我老了管不了你了是吧?”
    李伟伟:“啊啊啊!”
    小孩子们听到动静儿赶紧往里跑,其他人也都赶紧站起来。
    “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伟伟:“摆摊儿,我想摆摊儿,我不想上班!”
    “你你你,你个没出息的。”
    他又要冲上来打人,大家赶紧拦住了李厨子,赵桂花:“这大过年的你干啥啊?过年可不兴打人,不吉利。”
    “可可可……”
    “你就别可了,孩子都想了两年了,你还能拦着一辈子?这种事儿赶早不敢晚,横竖你也不听,这孩子只能先斩后奏了。但是你想想,你就没有责任吗?”赵桂花是在第一线劝人的。
    “我有什么责任!”李厨子吹胡子瞪眼睛。
    “他们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全都要求他们跟你一样。现在政策都不一样了,你看孩子们既然有这个想法,你就不该阻拦,你越是拦着他,他越想干。我说啊,你就该让他干,好不好的他自己见识过了,那才对呢。如果他做起来了,就说明政策不一样,咱们那老一套不太行,还是得看年轻人自己的判断。如果他失败了,不是正好说明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他肯定就知道老一辈的话更有道理。以后也会多听一些的。”
    李厨子:“嗳?”
    赵桂花冷不丁想到一句话,说:“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你啊,满嘴胡说八道。”
    来的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回来过年的郑慧芳,火车晚点,她紧赶慢赶,傍晚才到。虽然风尘仆仆,但是她脸色红扑扑的,格外的悸动。
    庄志希点头:“卖了,不搞了。”
    “我喜欢我喜欢。”
    铜来笑:“成啊,我领着给孩子们给大家好好表演表演,演得好大家要给压岁钱啊。”
    他又叫了一声:“郑姐姐,你妹妹来啦。”
    “噗,你可很是……”
    庄志希上前揽住李厨子,说:“行了李大叔,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同意了的,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其实没啥的。做家长的哪里拧得过孩子,只要疼爱孩子,就一定会同意孩子的想法。试一试都是好的,您说对吧?再说咱们往后再看啊,说不定很好呢。我这看着伟伟的面相就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我掐指一算,他就能干起来。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大家纷纷点头,自从他们大院儿招了贼,就连周大妈都去银行开户了,这个时候能相信的,只有银行了。这钱要是放在家里可不妥当。
    “去去去,才不是看脸,是我妹妹人好。”
    “买房子重要买铺子重要,看来这还得挣钱。”
    “对啊。”
    “是的是的。”
    “蓝大叔中午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几个大妈劝道:“这大过年的可不兴着哭,新年可是喜气洋洋的。”
    热热闹闹的一上午啊,虽然都是在忙活,但是一点也不累,就是开心,眼看到了晌午,赵桂花站在院子里叫:“孩子们啊,吃饭啦!”
    “官红你来这边。”
    “对,芝麻开花,节节高,日子啊,会更好!”
    “不用着急,下午再弄鱼,你给兔子剁一剁,等一下辣炒。”
    当哥哥的思远很快的给妹妹夹了一筷子,大块儿的红烧肉,小姑娘一下子都吃不掉,啃的一嘴油。外面的鞭炮声可是不停,庄志希:“等晚上我们也出去放鞭炮,我买了大礼花。”
    “芝麻开花节节高!”
    鞭炮震天响,大人孩子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她不过就是没有声张,也假装不知道罢了。
    他嘟囔,王大妈倒是实在:“我这不是觉得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好!”
    “都来都来,这孩子们吃,咱们也吃点,难道还都紧着他们?大家都吃可不够。”
    烟花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孩子们啊啊的叫了出来,一点也不怕冷,下午的时候,大家还在院子里堆了雪人呢。虽然北风呼啸,雪花飘飘,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大家的热情,一个个的,都哈着热气儿在外面窜来窜去。
    虎头:“妹妹,你刚才的样子好财迷啊。”
    赵桂花张罗:“中午坐在哪里现在就坐在哪里啊,慧芳你坐在你姐姐身边,大家都坐下。”
    李珍珍碎碎念:“杏儿他们家早就叫人吃饭啦,我们都着急了。”
    他哼了一声,说:“我是看着大家的份儿上,这就不跟你计较这个事儿了。”
    两个人都激动的掉眼泪,他们已经两年没见了!
    “切~”
    “来啦来啦!”
    李伟伟一愣,瞬间狂喜,疯狂拍马屁:“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一定不会辱没了您的名声,让您失望,我一定干好了,做大了。”
    女孩子点头,说:“对啊,我找郑慧旻,我是她妹妹,我叫郑慧芳。”
    “干杯!”
    团团:“对的呀。”
    老人家站起来,清清嗓子开了口:“老少爷们,这难得由我来起这个头儿,我也是高兴,虽然我是咱们这个大院儿年纪最大的,但是我自认为自己心态还年轻,所以新的一年,我也就会以年轻人的心态要求自己。”
    “饺子下锅啦~”
    所以王香秀真是一点也不想提这人,她轻轻咳嗽一声,说:“咱们的大鲅鱼放在哪儿了?”
    大家都在院子里好奇的看着郑慧芳,很多人都没见过郑慧芳的。但是郑慧芳也是认识好几个人的,她快走几步,拥住了出门站在门口的赵大妈,说:“赵大妈,我好想您。”
    庄志希:“他现在都什么年纪了,他就算是真的出来,估计也不小岁数了,能不能活到出来都不好说。”
    他说:“还真是。”
    蓝四海和庄老蔫儿两个人下棋,倒是也加入了话题,蓝四海说:“你卖了是对的,不然的哈,这要是被人知道你这边有这么多君子兰,有人上门抢劫就麻烦了。”
    也不知道放了多久,屋里再次传来叫声:“吃饭啦~”
    “新年快乐。”
    鞭炮声不断,一家接着一家,此起彼伏,这大过年的,越是响亮越是喜庆呢。各家的老爷们这个时候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鞭炮不停,噼里啪啦。
    “好~”
    李厨子:“咋的你也倒戈了……”
    “好。”
    周群刚才不小心说出来结果惹了麻烦,赶紧补救说:“我也觉得有道理,这个摆摊儿真是不错的,等年后我还想周末的时候也干一干呢。李大叔,你这是想,可得进步啊。”
    周大妈得意:“那是,这是我跟姜芦去菜市场买的,我们一眼就看中了,虽然贵了点,但是过年么,吃得好最重要。”
    “这老母鸡也肥。”周大妈也夸奖了老母鸡。
    李厨子:“哼。”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热闹的气氛延续到了下午,这一下午,一样的忙碌。冬天里天色黑的早,傍晚的功夫电视节目也不少,电视里正在播放去年的春晚,大家一边包饺子一边笑哈哈。
    小孩子们应了,嗖嗖的往家跑。
    庄志希:“所以啊,攒钱买个铺子,很重要的。”
    庄志希:“就刚才学的,突然就灵机一动,开启了天赋。”
    早知道,早知道就早点这么干了,哪至于等了这么久,他乐颠颠的小跑进门,说:“爷,我来干活儿!”
    郑慧旻跟在后头,笑眯眯的感叹:“我妹妹人缘儿比我好。”
    “那肯定的。”
    李伟伟立刻点头,说:“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随着这一句,各家各户的男同志赶紧都出来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
    “嗨,那可不,这不肥咋也不能买啊,等一下切一些做炸鸡,给孩子们下午做小零嘴儿。”
    李厨子:“小兔崽子!”
    李厨子也终于缓和下来,他眼看着孙子走过来,抬脚就是一下,李伟伟:“哎呦。”捂住了屁股。
    大家齐聚一堂,一个个都满脸喜庆,这一年啊,他们大院儿事情不少,但是不好的事情总是很少,好的事情总是很多,今年可比去年过的更舒畅,他们家家户户也都赚到了钱,过的十分不错。
    “那你可得提前表演一个,你都要学表演了,可不能含糊啊。”
    “当然能啊,晚上我们还要一起吃饺子,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呢。”
    庄志希:“那可不一样,有个铺子,没有风吹雨淋,那可少遭罪太多了。再说了,这铺子放在那里也是家产,到时候如果不干了租出去也是一笔钱。你钱存银行有多少利息?”
    小燕子:“我也要参加,我也是高中生,算是小孩子啊……”
    “快坐快坐……”
    李伟伟看了他爷跟小庄叔聊天,深深觉得,他爷明明看起来倔的像是一头牛,但是好像就很容易被小庄叔说服。看来啊,以后有事儿还是得找小庄叔。
    小燕子甩头:“我乐意!”
    不少人置办了房子,也不少人置办了家当,就连生活都更好了。
    郑慧芳:“大姐!”
    李厨子被他逗笑了,说:“你少来,你会个屁的相面。”
    这么一说,李厨子倒是觉得很有道理了。
    这样的日子,那可是美得很。
    “太好了,既然回来,可得一起好好过个年,走走走,冻坏了吧?快进屋。进屋慢慢介绍人,可不挨冻。”
    王自珍含笑拍了拍她的后背,郑慧芳激动的掉眼泪。
    大家互相碰了一下杯子,说:“干杯!”
    郑慧芳也激动,她说:“我以为自己回不来了,当时时间挺紧张的,但是好在厂子提前完工,我就赶紧买车票了。我想着联系还耽误时间,写信的话更是来不及,不如直接回来。”
    现场很快的火热起来,大家也很快的伸出了筷子,今天中午这可全是硬菜,嘎嘎硬。
    “咻……砰~”
    蓝四海:“我一个老头儿都这么要求自己,大家也不能松懈,都得学习学习我,要年轻要健康要洒脱,这样啊,人才过的幸福,我来大院儿也十来年了,大家晓得的,明美是我外孙女儿。其实我开始是奔着她来的,当时机械厂要给我安排的更好一点,但是我想着在哪儿都是住,还是得住在小丫头这个大院儿,还能照看一下她,如果庄家欺负她,我就大耳瓜子折腾他们。但是还好,他们夫妻和睦,日子过得蒸蒸日上,我也希望啊,咱们大院儿每一家都跟明美他们小两口一样,和和睦睦。新的一年,大家依旧一切顺利,钱呢,是要大把大把的赚;身体呢,是要倍儿棒倍儿棒的养着,也希望小朋友们都健康快乐学习好。我们那一茬儿人啊,上学机会不多,你们可得珍惜现在的日子,我也就实话跟你们说,但凡是我有现在的条件,跟你们是同龄人,我现在早就出人头地成了科学家了。我这脑子,刚刚的。”
    她实在是不想跟这个人,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跟这个人再扯上关系,即便是死了也一样。
    “我是最得意赵忠祥,那气度那声音那大脸盘子,真是英俊。”周大妈眼睛里都冒星星了。
    “大礼花最好看了。”
    庄志希:“哪儿能啊,走走走,进家继续做饭。伟伟也来,你爷不会跟你计较的。李大爷啊,这过年咱们可不好打人骂人,多不吉利?”
    “饺子好啦!”
    “好嘞!”
    “他们能判多久啊?”
    “你们快进屋,郑慧旻你穿个袜子,这多冻脚……”
    他说:“我知道你哦姐姐,你是在广州的郑姐姐,买货都是你寄过来的。”
    蓝四海:“你都能吹自己,我咋不能吹?总之,大家新年新气象,芝麻开花节节高!”
    “这样最好了。”
    周大妈在一旁帮腔:“就是,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要搞一言堂?儿女孩子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你也得看他们自己的考虑。不能胡来啊。你要是搞一言堂,我可是要说你了,你这老家伙难道还没有我一个老太太有觉悟?再说,伟伟想要摆摊儿,我就没觉得有啥好不好。咱们谁不摆摊儿,我们一个月挣的钱够你一年挣得。你没干过,没有发言权。就别瞎哔哔出主意了,别以为自己老,就能独断独行。”
    庄志希:“嗐,我这不是卖了君子兰吗?正好买个铺子,以后倒是也不用风吹雨淋了。有个店铺方便很多的。”
    叶思甜:“我要吃红烧肉。”
    “我稀罕难忘今宵,去年就唱了,真是不错,不晓得今年还有没有。”
    “就是。”
    官红:“看出来了,大家都看脸啊,你妹妹真好看。”
    “举杯举杯!”
    庄志希笑:“别哼了,您哼这么多,过年可不好,咱乐呵点。”
    “噗!”
    郑慧旻拥着妹妹,说:“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你回来咋不提前说一声?”
    李厨子:“你倒是整天傻乐呵,对了,你的君子兰都卖了?”
    “没没没。”
    这个事儿庄志希知道的,他一直都没放下这个事儿呢,反正隔两天就去问问进展,毕竟,这几个人不多做几年牢,他都不解恨。这些人可是差点伤害他们家的孩子。
    大家吃吃喝喝起来,虽然平时条件已经很好了,但是像是过年这么多好吃好喝还是少见的,小孩子们一个个都下手。圆圆叽叽喳喳:“这个红烧鱼好吃。”
    天黑都不怎么看得清楚了。
    “大家都好,都好……”
    这时王大妈说:“快进屋,马上就要煮饺子啦!”
    赵桂花:“蓝大爷,你是咱们大院儿岁数最大的,您来起个头儿?”
    赵桂花:“走走走。”
    庄志希:“肯定很重的,他们算是情况十分恶劣。”
    现在的日子是很好的新生活,孩子们都改好了,她也在努力,摆摊儿攒了点钱。以后日子长着呢,她得好好的。王香秀很快的打起精神,说:“我去处理一下鱼吧,咱们晚上不是要包鱼肉饺子?”
    “虎头小燕子银来铜来。你们这都算是小孩子,过去。”
    王香秀真真儿舒了一口气,毕竟他们家可是被盯上了,如果他们没几天放回来,她可真是要害怕了。那个老蔡恨透了她,估计是想报仇的。
    赵桂花也站了起来,当仁不让:“来,我赵桂花今天就提个头儿,辞旧迎新,我们老庄家全家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王大妈:“老伴儿你就别发火了,行了,既然他都辞职了,就让他练摊儿吧。”
    “来啦!”
    转头又拥住周大妈,挨个的抱住不撒手,最后是王自珍,她叫:“姐,谢谢你。”
    “对呀对呀。”
    大家这下子都笑了出来。
    “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们姐妹今天聊一宿。”
    “那多来一点……”
    他举手保证:“我一定好好干。”
    还有那个奇葩姜保红,明明他们就没有什么来往,但是这人偏生因为嫉妒就紧盯着他们家不放,这还跟人一起来抢劫,真是叔能忍,婶都不能忍了。
    团团:“我什么都知道。”
    她说:“出不来最好。”
    “这倒也是。”王香秀想到了自己的婆婆,虽然她从来没有说,但其实王香秀是知道苟兰香去世的消息的,这人不在了,总是要通知家属,王香秀怎么可能不知道。
    庄志希噗嗤一声笑出来,说:“外公,您这还吹嘘自己啊。”
    团团到处乱跑,扑通,一下子在门口撞到一个人,他后退几步,大声说:“姐姐对不起。”
    “不是要炸小酥肉?”
    “这么说也对,不过这买铺子开销太大了,外面也一样卖……”
    李厨子这下子终于没再说什么,倒是杨立新羡慕的看了儿子一眼,上前拍拍这个小子的肩膀,说:“你比爸有魄力。”
    两姐妹飞快的奔向彼此,抱在了一起,以前整天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对方不顺眼,但是现在他们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两姐妹的感情又好了许多许多。
    李伟伟嘿嘿嘿,他挠挠头,原本在他看来,这个事儿被揭穿了一定会狂风暴雨,挨打一顿的,但是倒是没想到,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大家竟然真的能给他爷劝住,真是没想到啊。
    庄志希领着小孩子们在外面点烟花。
    小孩子们一个个拍着胸脯答应,丝毫不怯场,大家都笑了出来。
    他说:“这个案子不算复杂,明年上半年应该会判的。姜保红申请了三次精神坚定,都判定她不是疯子。她倒是想去精神病院躲避牢狱之灾,不过法律是公正的,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李厨子不自然的说:“你给我好好干!别糊弄街坊,做吃食,要干净;做生意,要实在。”
    “春节联欢晚会是八点才开始,你们小朋友要不提前给我们表演个节目?”
    “来啦。”
    “铜来,你是今年高考吧?”
    团团:“郑慧旻姐姐,郑姐姐,你妹妹来找你啦……”
    “一起举杯呗。”
    “小心鱼刺哈。”
    “那你是说我落后?”
    大家哄笑出来。
    “哇哦。”
    “噗!”
    “咱们本本分分过日子,辛辛苦苦挣钱,可不能便宜这些不劳而获的。”
    老爷们小孩子一个个钻进屋子,此时正是新闻联播,大领导正在走访各个单位,给劳动人民拜年,全国各地,都是一片喜庆祥和。
    这种垃圾,就该坐牢。
    他歪着头问:“姐姐,你找人吗?”
    “……”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人,这些都是我们大院儿的人,我们一起过年的,可好了。”
    “对了,姜保红他们怎么样了?”
    铜来点头:“对。”
    郑慧芳惊讶的看着他,随即说:“你好聪明哦。”
    煎炒烹炸的声音在几个屋里都传了出来,大家都忙碌着,但是却又带着喜悦的笑容,赵桂花:“咱们今年买的这个虾真好,你看看,一看就特别的新鲜。”
    “哎,孩子们都来炕上坐。”
    就如同苏盼弟想的那样,王香秀是恨不能把苏大妈挫骨扬灰的,即便是当年她也知道自己可能也有不少的错,但是人总是更容易原谅自己,而且怨恨别人也会让自己更好过。
    郑慧芳重重的嗯了一声,说:“好!”
    “你小子倒是有见识。”
    “新年发大财啊!”
    赵桂花:“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知道啦。”
    “大家都坐下,找地儿坐下,挤一挤啊。”
    不过当然了,赵大妈周大妈他们也少不了,他们说的也好有道理啊。
    大家挤挤巴巴,分了几桌,终于都坐下。
    她笑眯眯的问:“这里是四十四号院儿吧?”
    郑慧旻正在进家里包饺子听到这个声音,楞了一下,随即鞋子都顾不得穿,咚咚咚的跑出来,激动的眼睛通红:“慧芳!!!”
    他说:“现在外面风太大了,这君子兰啊,留着怪吓人的,不如清了。”
    碎碎念,郑慧旻感觉到被关心,脸色也红扑扑的,说:“我知道啦!”
    女孩子穿着大衣,提着手提袋,她揉揉团团的头,说:“没关系的。”
    小孩们眼睛一下子都亮了,嚷嚷:“对啊对啊。”
    大家彼此说着喜庆的话,一个个举着酒杯,而随着他们的动作,时钟的指针也指向了八点。一阵热烈欢腾欢天喜地的开场舞奏起,主持人依次出场:“各位观众,全国的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一九八四年春节联欢晚会,现在开始!新的一年,我们祝大家阖家团圆,祝大家幸福如意……”
    她好喜欢这样的氛围啊,自从来大院儿租房子,虽然开始是因为苏金来,但是她现在可是喜欢这种热闹的环境,还有蒸蒸日上的生活状态呢。
    她终于回来了。
    “谁说不是呢。”
    “哎呀,这没想到人到老了,日子倒是过得好了。今晚在你家看彩电,这春节联欢晚会,不晓得有谁呢?我就稀罕那长歌跳舞,真是跟在话匣子听不一样。”
    大家立刻鼓掌,蓝四海笑着坐下来,不过很快的,他又站起来:“还差一句啊,也感谢今天的主厨儿李厨子还有小杨,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啊。”
    大院儿的人可不少,大家都聚集在一起,挤挤巴巴的,但是这大冷的天儿,天气十分的火热,一个个也都十分的高兴,挤一点不要紧,就人多才热闹,大家都凑在一起才热闹呢。
    叶思甜问:“我们晚上也能来一起看烟花吗?”
    大家齐刷刷的看着蓝四海,蓝四海:“你们不常关注这些消息不知道,我时常看报纸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因为抢夺君子兰,还真是发生了不少恶性的案件。价值千金,自然是财帛动人心,前几天还有一个,弟弟为了抢夺哥哥家里的极品君子兰,直接带着一伙人上门,害了哥哥全家,被邻居发现报警当场抓获。还有……这些事儿真是不少,所以卖了也好。钱花了就更好,总归也不能有人给你买的铺子扛肩上就跑。但是留着花留着钱,那就不安全。”
    蓝四海笑着起身,这个时候可不正话反说挤兑人了,他这几年也和气了不少呢。
    这吉祥话儿啊,不要钱的冒。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