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第五十八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58章第五十八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深夜, 万籁俱寂,偶尔只有一阵夜风刮过落叶的沙沙声响, 上弦月挂半空,月弯如眉, 有种说不出的安详宁静。

    瑶光殿的耳房里,清云与流云略微收拾收拾过后,准备就要休憩了。

    平日里只要皇帝在的话,都不需要她们俩守夜的, 只让外头的宫人守着, 而且耳房距寝室也近,唤一声她们就听到了。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娘娘这般疏远大将军啊”流云在床上躺平后,用极小的声道问着。

    还没等到回话,又接着说“大将军一开始也不知道娘娘才是他的女儿啊”

    她是赵仙仙怀上大皇子以后,陈嫃才安排过来的, 有不少事都不太清楚。

    而清云却是赵仙仙进宫后,就一直在身边伺候着的, 比她多知道些内情。

    “我倒是觉得娘娘不该亲近他。”清云想起来就是一阵忿忿不平, 努力压低了声线道“你是来得晚不知道, 当初陛下刚接娘娘进宫时, 轿辇还没进宫门, 就被那大将军给拦下了, 他当着娘娘的面, 说一大堆让人难堪的话。”

    流云自是不知道这桩事的, 一听就满眼诧色,追问道“大将军那时都说了什么”

    清云冷哼了一声,才道“左不过都是些骂娘娘不要脸的话,还说陛下被美色冲昏头脑。”

    她微微顿了一下,有些懊悔道“我那时也是个傻的,跟别人一样,以为娘娘是主动爬床勾引的陛下,心里还暗暗觉得大将军说得好。后来相处久了才知道,娘娘哪里是这样的人,分明是陛下自己强行纳了娘娘。”

    流云想起陈达那副英俊威武的模样,忍不住替他惋惜,低喃道“可大将军那时以为县主才是自己的女儿,向着她也是常理啊。”

    镇国大将军当年四处平乱叛军,在朝野和民间的声望极高,又是个出了名淡泊名利的,卸下官职后就跑到南山隐居了,一直到得知赵仙仙才是自己闺女,才重新回了西京。

    如今不少人都等着看她们父女解开心结呢。

    “说到底还不是要看娘娘怎么想的,咱们说再多也没用。”清云说完就打了个哈欠,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地睨她“你莫不是看上了大将军不然怎么这般替他着想”

    “你胡吣什么”流云气急败坏,掐着她的胳膊,用气音斥她“我不过是替娘娘想,怎么到你嘴里成了这般了,我倒还想问,你跟那方公公是怎么回事呢”

    清云被她戳中命门,立马噤了声,摸摸自己被掐过的地方,也不敢呼痛,拉好被子一副要睡的模样。

    流云叹了口气,劝道“你莫不是真的动了心罢虽说宫里也还有对食的,可你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日后定不会差的,况且我瞧着人家分明只当你是个”娘娘身边的人脉来处着。

    后面那句话,流云也没说出口,不忍伤了她的心。

    那方福贵能在皇宫众多的内监里脱颖而出,成了大总管张德全唯一的徒弟,怎么可能是个没手段的

    清云默不作声,眼眶都红了,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

    寝室里的氛围,与耳房的沉闷尴尬截然不同。

    今日好不容易赵仙仙出了月子,虽说两人还不能真的做什么,但总比之前不能乱碰乱摸强多了。

    秋夜寒凉,但寝室里放了好几个炭盆,而且皇帝又是个浑身灼热的,赵仙仙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便是再怕冷也没半点不适的。

    “臣妾今日一早就让人备水,终于好好洗了一回了,陛下闻闻臣妾是不是比前些日子香了”她睁着亮晶晶的杏眼望他,问得认真。

    皇帝在她发顶闻了闻,又俯首在她颈脖间嗅了嗅“仙仙香极了,前些日子也香。”

    他将脸贴在她娇嫩的脸蛋上轻轻地来回摩挲着,时不时亲一亲她的耳朵。

    他粗糙的大掌往下探去,脸色一僵,低声问“仙仙又喂小公主了”

    “嗯”赵仙仙有些心虚,耷拉着脑袋道“玖儿实在是太招人疼了,臣妾就是想亲自喂她。”

    又撅起嘴不满地说“玖儿就是个小丫头,陛下何必连她都计较”

    “什么计较不计较的,朕不过是担心她把你弄疼了。”他装作满不在乎,却不知道这话里的酸意都能冲天了。

    赵仙仙好整以暇地望他,又伸着小脚来回抚弄他结实的小腿,一下轻一下重的,勾得他浑身一阵酥酥麻麻的。

    “原先臣妾还以为陆儿是个男孩儿,陛下才不喜欢的。怎么玖儿是个女孩儿,长得也像臣妾,陛下还是不喜欢”

    因着她方才的几番动作,袜子松了许多,露出一截赛雪般白皙的脚腕来。

    皇帝本就被她弄得神魂颠倒,再瞧着这么晃眼的玉白,喉咙不自觉地上下滚动了几下。

    “男孩女孩有什么不同朕心爱的只有仙仙一人。”

    这人天生就是个冷情狠戾的,杀人就跟捏死个蚂蚁一样,手底下沾的人命数都数不清,连对骨肉血脉都生不出任何感情来。

    唯独将所有的柔情都尽数交付给怀里这个小娇气包,仿佛他生来这世间就是为了要疼她爱她的。

    他直接褪下了她的银白色软缎袜子,抓着她小巧可爱的脚,轻轻揉捏着,沙哑着声音道“先前刚生完的时候,脚还有些肿,如今好多了。”

    言罢,还低下来头,用牙齿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又将耳垂含住,抬腰蹭了她几下“仙仙总是趁朕动不了你的时候撩拨人。前世就是这样,每回月事时就格外地磨人,是不是故意想欺负朕,嗯”

    赵仙仙被他越说越脸红,她哪里是想欺负他,不过是前世担心他趁着自己不方便时,起了兴致就去宠幸了旁人罢了。

    那时她也没对他动过情,只是担心自己失宠后,会被新得宠的人糟践。

    再则就是,他若是碰了别人,又来碰自己,心里会膈应得慌。

    况且她也不是撩起火就不管的人,哪回不是动手甚至帮他灭了火的

    她星眸微嗔,睨了他一眼,忍不住想挣扎着起来,却被他揽紧得动弹不得。

    皇帝俯首吻住她娇艳欲滴的唇瓣儿,吮嘴咂舌吃了个痛快,舌尖肆意在她的檀口中舔舐、搅动。

    她又羞又急,一开始还推几下他,最后被他吞咽津液的力道弄得有些七荤八素的,也只能软软绵绵地贴在他身上,任他抓着自己柔若无骨的小手为所欲为。

    最后皇帝见她实在没了力气,娇颜酡红,才不情不愿地松开她,拿备好的湿帕帮她将小手擦干净了。

    大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着她“朕听底下人说,大将军通过陈氏传话给你了”

    说起这事,赵仙仙顿时有些没精打采的“嗯,他说想见一见臣妾,臣妾也觉得一直拖着也不是回事,所以就允了。”

    皇帝温柔地用手整理她方才蹭乱的发丝“上回张德全来禀告,就是他想见你的事,当时还差点害得朕被仙仙误会了。”

    “谁让陛下瞒着,直说是他,臣妾也不会怎么样。”赵仙仙笑着掐他的鼻子。

    若是朝臣们瞧着她这般胆大如捋虎须的动作,说不定都要替她捏把汗了。

    “明日朕陪着你见他罢”他担心她见着陈达就心里难受,前世若不是他,自己的仙仙怎么会日日胆战心惊的

    前世赵仙仙独自一人在宫里,又与大皇子不亲近,皇帝处理政务时,除了清云她也没个说话解闷儿的人,所以曾养过一只浑身纯白的长毛临清狮子猫。

    那猫还是个极其难得的鸳鸯眼,双眼一边蓝一边黄,圆而大,炯炯有神。姿态犹如狮子一般威风凛凛的,但是性子却温顺听话,极黏赵仙仙。

    陈嫃因病离世后,陈达找不到明确的证据来证明是赵仙仙害的,皇帝又护得紧,怎么都动不了她。

    再次对峙时,一气之下,当着她的面将那狮子猫给掐死了,视如敝屣般随手就丢在了地上,把赵仙仙气得当场昏了过去。

    得亏了那狮子猫养得不久,赵仙仙也没生出特别浓厚的感情来,但从那之后,她再也没养过什么小动物了,一提到“大将军”这三个字都要后怕一阵。

    “不必了,陛下在的话,臣妾指不定没开口就先委屈哭了。”她悻悻地说。

    皇帝亲昵地吻她的眼睑,将她那几根挡住她眼睛的发丝拨开,“好好好,若他再敢吓仙仙,朕就让他隐居一辈子,别再出来了。”

    “嗯。”赵仙仙娇笑着应他,将脸埋进他宽厚的胸膛。

    。

    第二日的天儿也不怎么好,满是乌云密布,阴风阵阵,像是老天爷随时就要泼盆大雨出来一样。

    这天气总是让人昏昏欲睡,若不是昨日应下了要接见陈达,赵仙仙都想一觉睡到晌午再起了。

    “娘娘,今日您要换哪一身衣裳”流云搀扶着她起身,笑盈盈问。

    赵仙仙心想,今日得打扮得端庄些才行,前世大将军在外头还唾骂过自己是个轻浮的小娼妇,可不能再让他看低了。

    换上一袭海棠红织金直领大袖上袄,下穿着宝蓝色祥云纹蜀锦马面裙,梳着堕马髻,戴上了一整套缕金点翠头面,披上用东珠织的云肩。

    东珠与寻常的珍珠不同,硕大饱满、圆润晶莹,能散发出五彩光泽,戴在身上光彩熠熠,尽显高贵奢华,是难得的珍品,一串都尚且难得,更何况织成这么一身云肩。

    她对着镜子转了几下,觉得这身打扮满意极了,可又莫名地生了些紧张出来。

    不管前世今生,她最怕见的人就是镇国大将军了,每回都是一阵冷嘲热讽的,要么就是用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瞪她。

    偏偏他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先前她还打算放开一边不管,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处着就是了,可没想到他这般执着,还跟着跑到岐州来了。

    若是不说清楚,他恐怕还是会一直纠缠着。

    给陈达带路的宫人,听了赵仙仙的吩咐,先把他带到几个孩子住的朝晖殿去了。

    正好三个孩子都醒着,排成一列地躺在罗汉床上。

    一岁多的大皇子躺在弟弟妹妹中间,左摸摸右戳戳的,享受着当哥哥的自豪。

    他瞧着自己的几个嫡亲外孙,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掩不住,整颗心像泡在蜜水里一样。

    也不敢碰两个看起来就极脆弱的小家伙,只摸摸大皇子的小脑袋,温柔道“大皇子,我是你的外祖父啊”

    一岁半的大皇子气冲冲地坐起身来,鼓着小胖脸,口齿不清地朝他喊“不是歪足孚不是”

    别看他还小,心里头清楚得很,还记得赵仙仙先前教过他,赵父是他的外祖父。

    陈达一怔,想不到闺女不认自己,连外孙这个小人儿都这般,眼底薄薄的悲凉不自觉地浮漫出来。

    他压下心底的苦涩,强颜欢笑问道“大皇子,这两个娃娃哪一个是小公主,哪一个是小皇子”

    大皇子有些钻牛角尖了,觉得他骗了自己,也不搭理他了,自顾自地趴在罗汉床上,用自己的小胖手轻轻戳着妹妹的小手。

    乳母们怕他控制不好力道,会弄疼了两个小的,平日里只准他摸弟弟妹妹的手。

    他也听话,就天天戳着弟弟妹妹肉嘟嘟的小手,也能玩个半天。

    陈达挠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讨得这个大外孙的亲近了。

    伸长了脖子瞧躺在床上的两个娃娃,襁褓都是嫩黄色的,辨别不出谁是谁。

    左边那个瘦弱许多,但五官跟皇帝像倒模出来的一样,尤其是那对上斜着的锐利凤眼,一看就是知道是亲生的。

    右边那个白白胖胖的,像个瓷娃娃一样,五官精致许多,明明才一个多月大,都能看出小鼻梁挺翘的弧度了,眼睛又大又圆,水灵灵的,与赵仙仙还有大皇子极为肖像。

    “右边这个是小公主罢”他试探着问一旁守着的几个乳母。

    其中一个乳母笑道“回大将军话,这个白胖些的就是小公主,长得像极了皇后娘娘呢,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日后可不得了。”

    他定定地望着小公主,心里软成一片,鼻子发酸,悲叹自己的妻子去的早,不仅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活着,也见不着这般可爱的小外孙女儿

    又逗留了好一会儿,瑶光殿那头才又派了宫人过来,带着他过去。

    正厅主座上的赵仙仙,正端着个汝瓷茶杯细呷着,仿佛没看到他来一样。

    陈达呼吸一滞,她越是这般不动声色,越是猜不透她心底作何想法。

    “草民给皇后娘娘请安。”他索性跪下,朝她行了个大礼。

    赵仙仙施施然放下杯盏,淡淡瞥了他一样,声调暗藏了些哽咽“大将军免礼罢,赐座。”

    “谢娘娘恩典”陈达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她方才都让自己去见几个孩子了,说不准心里已经原谅自己了

    她敛下眸子,攥紧衣袖,狠了狠心,直接将想好的说辞,通通说了出来“本宫思量了许久,大将军终归是几个孩子的嫡亲外祖父,若是大将军挂念他们,日后可以多见见。”

    她深吸了口气,喉咙有些说不出话来,顿了顿,带着哭腔道“只是本宫与大将军之间的关系就算了罢。”

    陈达被这话震得瞠目结舌,他刚刚才升起的希望,瞬间就被扑灭了。

    “仙仙当初都是阿爹不好,你想阿爹怎么做,才能消消气,原谅阿爹”他嘴唇有些发颤,一下子就红了眼眶,满脸都是无措与迷茫。

    当初他对陈嫃亲近不起来,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常年在外征战,相处得太少才会那般。

    可对着这个真正血脉相连的亲闺女,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赵仙仙听他学着赵父自称阿爹,心里有些不好受,于是撇开头,不想让他瞧见自己的失态“大将军可不是本宫的阿爹,休要这般说话了。”

    他傻站着,眼底尽是悲恸与震惊的神色。

    “本宫言尽于此,大将军若是没什么事,便退下罢”

    赵仙仙怕自己与他待久了会控制不住情绪,径自就带着流云与清云离开了正厅,往朝晖殿去了。

    恰巧路上遇到了被乳母牵着的小兰儿,电光石火间想起了什么。

    她蹲下身来,急切地伸手捧着小兰儿的脸蛋,仔仔细细地瞧着。

    看到她左眼的眼角处,生了颗几乎看不到的红色泪痣,心里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小兰儿,会不会就是自己重生以来费尽心思找的沈岚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