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第五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56章第五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自八月末,皇帝将西京里的政务都安排妥当后, 就一直待在岐州陪着赵仙仙待产了。

    而同样在岐州这边候着的, 还有两个人, 分别是赵父与陈达。

    只不过,赵父是皇帝亲自让人接来的, 而陈达则是只身骑着马偷偷尾随过来的。

    这两人,一个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一个只能投宿在山下村子里的破旧不堪的小客栈中。

    天临山山脚的小村庄,村头几个妇人正讨论着这个来路不明的高大男子。

    “那个投宿的爷们儿虽年纪看起来不小,但长得怪俊的。”一个妇人边嗑着瓜子边说笑着。

    “是啊, 我家那位瞧着他浑身光鲜, 一看就是有家底的, 还特意跟他套过近乎。”另一旁酒肆的老板娘接过话头,“他吃酒时无意间透露出来, 说他的妻子早逝,膝下只有个姑娘。”

    “哎我家大丫如今二十了还没许人, 也不知他身家到底怎么样, 我们大丫虽长得不怎么样,可干活可是一把好手”

    一个满头珠花, 穿着大红衣裳的少妇, 突然不屑地冷哼了声“那爷们儿啊, 俊是俊, 长得也人高马大的, 只不过我瞧着, 他像是个有毛病的”

    “这是怎么回事快给我们几个说说呀”另外几个妇人追问道,她们闻到了八卦的气息,双眼猛地一亮。

    原来这少妇就是那陈达投宿的小客栈的老板娘,是个寡居的,也没个孩子,早些年丈夫学着人家抽旱烟,染上痨病没了。

    她们这小村子距天子离宫不远,又是山清水秀、凉爽宜人的,不少人在酷暑时分会过来游玩投宿。

    她如今还是天天穿红戴绿的,可见那小客栈还是有赚头的。

    平日里出手也大方,动不动就送人些不值钱小玩意儿。

    所以村里的妇人们虽有些瞧不上她这般泼辣多嘴的性子,却也愿意带着她一块闲聊。

    “我本想着,他一个鳏夫,我一个寡妇,两人处一处看看有没有缘分,若是没有也不强求。”她说着说着气头也上来了,“可他每回都当作看不到我似的,与他说话也不搭理半句,说不准就是个有毛病的。”

    另外几人也不敢接话,心照不宣地对了几眼,暗道人家不搭理你,分明就是看不上你啊。

    而这被讨论着的陈达,如今正在小客栈里坐如针毡,不停地来回走动着。

    这几日他连酒都不吃了,伸长了脖子干等着。

    前些日子他得知皇帝接了赵父过来岐州,在大将军府里气得暴跳如雷。

    最后想了想,索性带了身换洗的衣衫和足够的银钱,只身骑着马就往岐州来了。

    原本他一到岐州就去了离宫里求见的,可皇帝担心赵仙仙见着他就想起前世的难堪,直接将他拒之门外了。

    他无计可施,只好在山下的小村庄里找地方住下来先,还嘱咐了好几次传话的宫人,若是有个什么事,就到这小客栈里传唤他。

    自从知道赵仙仙才是他与晋阳长公主的嫡亲闺女后,他就无数次悔恨,当初若是自己一直在妻子身边守着,也不会有换女这场闹剧。

    妻子也不会守着这么个秘密抑郁而终

    如今轮到那受了十几年苦头的闺女要生产了,他也没办法在她身边守着,若是再有个什么差错该怎么办

    他心里暗暗唾骂那皇帝,明明都已经有个大皇子了,怎么还贪心不足

    自己那可怜的闺女,自出生后就没享过福,怎么当了皇后也还要这般受苦受难的

    。

    赵仙仙发现不对劲后,皇帝就将她抱到了准备好的产房里,又急忙命人去传唤几个稳婆和吴医女。

    几个稳婆与吴医女都过来后,见皇帝大剌剌地坐在产床边守着也见怪不怪了,毕竟上回大皇子也是她们几个接生的。

    只不过他这么个凶煞的大个子杵在这儿,动不动就横眉扫视她们几下,总让她们不由自主地生出些骇怕与紧张。

    “娘娘别紧张,胎位是正常的,很快就能生下来了。”吴医女软语劝道。

    又让她靠在床上吃了碗面条,好一会儿有力气使劲儿。

    兴许因为是第二胎,赵仙仙这次生产得极顺利。从破了羊水后,阵痛了两三个时辰,宫口就全开了。

    之后莫约过了一个时辰,就顺利生下了个小公主出来。

    一个稳婆利落地剪了脐带后,将正在嗷嗷哭的小公主抱了起来,拿备好的绸布将她裹好。

    “恭喜陛下,恭喜娘娘”她本想说些喜庆的话,但仔细一瞧,见这小公主这般瘦弱,掂了掂估计只有四斤多一些,后背突然冒出一阵冷汗。

    皇后娘娘原先肚子那么大,本该生个七八斤的孩子才对啊,怎么会生个这么轻的出来

    吴医女也反应过来了,声音有些发颤“娘娘,您别昏睡过去了,可能还有一个在里面呢”

    她这么些日子里,明明一直都只摸到一个胎心,怎么会是双胞胎,除非里面那个

    赵仙仙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发丝全被汗浸湿了,粘在鬓边,身子疼得厉害,好像被生生被撕开了一样。

    她张了张嘴,话却说不出来,连呼吸都快没力气了,

    “仙仙,再忍一忍。”皇帝眉心紧锁着,满眼血丝,嘴唇发麻发颤,心里满是钝钝的痛,恨不得替她受了这遭罪。

    那已经生下来的小公主他也一眼没看,只顾着拿丝帕颤抖地擦拭她脸上的汗水与泪痕。

    吴医女摸到她肚子明显还有个孩子后,动作迅速地给她喂了参汤,诱导着她往下使劲儿。

    可赵仙仙疼得双眼发黑,半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在要昏迷的边际徘徊着。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一声声地喊着“母后母后”

    也不知是不是母子间生了感应,大皇子早上一醒来就不停地哭闹着要找赵仙仙,乳母们和陈嫃怎么哄都不肯。

    最后竟挣开了几人,一边嚎啕哭着,一边迈着小短腿跑来了瑶光殿。

    他周岁时已经能走上几步了,之后更是一天一个样儿,如今十五个月早就能跑会跳了。

    赵仙仙听着他的哭声,心里一阵难受,但也顿时有些了精神气儿。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她竭尽全力,才把肚子里剩余的孩子生了出来,放松下来后直接就昏迷不醒了。

    “仙仙仙仙”皇帝呼吸猛地一滞,整个人都有些不稳了,语气带着莫名的悲恸,手僵硬地顿在半空,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也不敢碰她。

    又转过头来失措地看着吴医女,紧张地说“快看皇后这是怎么了”

    吴医女被他的流露出来的悲痛惊着了,但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一一检查过赵仙仙的身子,才回话“陛下稍安勿躁,娘娘没事,只是一时脱力昏睡过去了。”

    一听这话,皇帝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才放了下来,嘴里喃喃自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半点儿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一次失去她,会怎么样

    另一旁,几个稳婆都忍不住唉声叹气,这只有两个巴掌大小的瘦弱男婴,怎么掂量都不足四斤,浑身又红又皱的,哭声细小无力,也不知养不养得活。

    赵仙仙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三日的清晨了,她刚想睁开眼就被光线刺的睁不开。

    原本伏在床沿小憩的皇帝,感觉到她有些动静,吓得赶紧醒了过来,又用衣袖掩住她的脸,好让她适应一下。

    等她彻底缓过来了,就看到皇帝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想来是他这几日都没收拾过自己了,衣衫发皱,胡子拉碴都长了不少。

    “仙仙你醒了”他惊喜万分,搀扶着她坐起来,又见她唇瓣干燥得脱皮了,赶紧倒了温茶喂她喝。

    赵仙仙喝了茶润喉后,直接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来回蹭来蹭,感受他心口的律动。

    因着昏睡了几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臣妾差点以为自己活不成了,这回有了小公主,真的再也不生了。”

    “好,等回了西京,朕就服用那个绝子药。”他温柔地帮她将垂下的发丝别在耳后。

    赵仙仙一愣,有些莫名其妙,软声问他“绝子药什么绝子药”

    他心里一咯噔,也突然反应过来了,方才嘴一快就把这话说了出来,顿时懊悔极了。

    “朕说的是避子药,仙仙你听错了。”他摸摸鼻子,眼神多了几分虚浮。

    好在赵仙仙只顾着自己身上难受了,也没怎么在意他的神色,就这么轻易被他糊弄了过去。

    “对了陛下,后来生的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呀”她一生下来就昏睡过去了,后来这几天也不怎么清醒,只知道第一个是个小公主。

    皇帝被她蹭得心里软成一片,俯首柔情地吻了吻她的脸颊,压低了声音道“后来生的是个小皇子,就是有些瘦小,只比朕的巴掌大一些,跟个小老鼠似的。”

    她也顾不上身上难受了,抬眼嗔他“陛下怎么说话的,臣妾千辛万苦生的孩子是小老鼠,那臣妾是什么”

    “仙仙是朕的心肝宝贝。”他本想用脸蹭她的脸,但又想起自己几日都没收拾过了,生怕自己满脸的胡茬会伤着她娇嫩的肌肤,只好抓起她的软滑的小手来把玩。

    赵仙仙回捏他的大掌,也不知道这个据说在战场上能以一敌百的煞神,怎么在自己面前像条大狗一样,黏人得要命。

    随后乳母们将两个孩子抱来了,而在最前面带路的,居然是跺着小短腿的大皇子。

    他今天穿着一身银白色五爪蟒纹小袍子,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威风凛凛的样子了。

    “母后母后”他双眼猛地一亮。

    见自己这睡了好几天的母后终于醒了,他高兴得不得了,跟个小炮筒一样冲了上来,幸好被皇帝眼疾手快,一手把他拦住了,不然就直接撞到赵仙仙身上了。

    他撅着小嘴,圆溜溜的大眼睛噙着泪珠子,委屈巴巴望着赵仙仙。

    “陆儿乖。”赵仙仙强忍下身上的痛意,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软声笑问“是陆儿带着弟弟妹妹过来的”

    大皇子也听懂了她的话,咿咿呀呀地说了一堆不知道什么话,又用小胖手指着身后两个乳母怀里抱着的襁褓。

    “娘娘,奴婢抱着的是小公主,旁边的是小皇子。”两位乳母也识趣,赶紧抱着孩子上前来给她看。

    赵仙仙这回终于有了心心念念的小公主,自是欣喜万分。

    前世她背地里偷偷寻医问药、求神拜佛的,可不就是想再要个可爱贴心的小棉袄

    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怎么都移不开,满心都是欢喜,又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下小公主的脸蛋。

    如今才刚出生第三日,长得瘦弱,眼睛也没睁开,还看不出模样怎么样呢。

    但小公主长得白白嫩嫩的,睫毛浓密纤长,光看着就让人心生喜爱。

    又过了许久,她才想起自己还生了个小皇子出来,也让抱着他的乳母上前来给她瞧瞧。

    真是怪不得皇帝说小皇子跟个小老鼠似的,真的极瘦小,出生三天了还是皱巴巴的,身子看起来还没她的小臂长。

    她有些心疼,鼻子酸酸的,声音也多了些哽咽“太医可有说什么小皇子这般可如何是好”

    “仙仙别担心,太医说他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身子骨太瘦弱了,平日里得精细些养着。”皇帝温声道,又轻轻拍她的后背。

    流云突然上前来禀告道“娘娘,国丈大人来了,您见是不见”

    赵仙仙又是一怔,睁着双水灵灵的杏眼,迷迷糊糊地望着皇帝。

    “是朕派人去接岳父大人过来的,仙仙前些天不是还念叨着,说小厨房做的甜酒酿,不如你阿爹做的好”皇帝低声解释道。

    赵仙仙眼眸起了些雾气,就这么望着他,苍白的唇翕动了几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不过是自己随口说的话,他居然都这么放在心里

    “还不快请国丈进来。”皇帝扬声吩咐道。

    又被她这直勾勾的目光撩得耳根子都红了,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也没把持住,直接就低头亲了一口她。

    赵父知道赵仙仙想吃他做的甜酒酿,这几日都一大早起来待在小厨房里,随时备着,好让她一醒来就能吃上。

    一听说她醒了,就火急火燎地端着碗热气腾腾的甜酒酿过来看她。

    “草民给陛下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赵父热切地望着床榻上的赵仙仙,手里还端着个青花瓷碗,只略略躬身行了个礼。

    皇帝知道她在意赵父,也赶紧让他起身,亲自接过他手里的甜酒酿,一勺一勺吹凉些,再喂给怀里的赵仙仙吃。

    她最后一次吃赵父做的甜酒酿,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哪里是真的记得味道好不好。

    而且刚醒过来,嘴里一阵涩涩的,也吃不出味道来。

    但莫名的,就是觉得好吃极了,甜到了心里头,是自小就疼爱她的阿爹的味道。

    赵父见她吃得欢快,心里又是一阵熨帖,低头看了看乳母怀里的小公主,笑得开怀极了。

    也不知他想起来什么,突然感叹道“当初你阿她刚抱娘娘回家时,娘娘就是这般模样的,瘦弱的很,但就是这般白嫩可爱的。”

    当时晋阳长公主怀胎时忧思过度,又是早产,所以生下来的赵仙仙也是瘦瘦小小的。

    “对了,不知道小公主和小皇子起名了没”赵父想起这一茬,便兴致勃勃地问。

    赵仙仙吃了东西下肚,也有了些气力,笑道“小公主的名儿原先就定好了的,随着她哥哥名字的起法,九月生的,所以叫玖儿,就是没想到还有个小皇子,名字也不太好办了。”

    皇帝见她吃饱了,就将手里的碗放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笑道“这还不简单,九月初三生的,小公主叫李玖,小皇子叫李叁便是了。”

    他这话一落话,整个寝室顿时一阵鸦雀无声。

    其余人都抿着唇强忍着笑,只有大皇子还眼巴巴盯着赵仙仙方才吃剩的那碗甜酒酿。

    随后,吴医女过来要给赵仙仙检查身子,赵父就急忙告退了,乳母们也识相地抱着几个孩子离开了。

    皇帝倒是想留着,但赵仙仙嫌弃他这么副不修边幅的模样,赶他快些去把自己收拾收拾,不然身上味儿都要熏着她了。

    “好好好,朕这就去好好洗一洗。”他也怕极了赵仙仙的嫌弃,脚底生风就往另一头的浴间跑去了。

    吴医女肃着脸,仔细替她上下检查过后,才松了口气道“幸好娘娘的身子恢复得不错,不然奴婢真是罪该万死了,当初竟一直没发现是双胎。”

    顿了顿又道“兴许是小公主把小皇子挡得严严实实的,当初真是一点儿都摸不出。难怪在肚子里时不爱动,原来是太挤了,不好动。”

    清云越想方才的情形,越觉得好笑“吴医女,您是不知道,方才陛下给小皇子起名儿,说是初三出生的,所以就叫李叁。”

    吴医女愣了好一会儿,才笑道“怎么几个孩子的名字放在一起,倒像小皇子才是老大了。人家沈家三个孩子,岑、蕊、岩,分别是小山、小花、小石头,娘娘这仨,直接就是一串儿数字。”

    赵仙仙轻叹了口气,也是啼笑皆非。

    。

    又过了些日子,小公主和小皇子都长开了些,赵仙仙身子也恢复了许多。

    她想了想,又让人去把小兰儿也抱过来,好让几个孩子一起热闹热闹。

    小公主一看就知道相貌随了赵仙仙,水灵灵的杏眼,弯弯的细眉,与婴儿时的大皇子足足有八成像,又比他更秀气些。

    小皇子虽然瘦弱些,但五官像是用皇帝的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剑眉凤眼,天生带着几分锐利。

    大皇子趴在床沿,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还是喜欢长得像母后的妹妹多一些,又想起母后平日里总是亲自己,也学着亲了亲妹妹的小脸蛋。

    而小兰儿被一个面容清俊的小太监抱来了,一段时间不见,又长大了许多,一双眼珠子转来转去的,机灵得很。

    她见到床上躺着两个比自己还小的奶娃娃,好奇极了,歪着小脑袋望那小太监,奶声奶气地喊着“爹爹”

    靠坐在贵妃榻上的赵仙仙秀眉微微蹙起,抬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太监。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