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第五十三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53章第五十三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皇帝抬头瞥了一眼, 罗汉床上的两个小人都穿着青色素绉缎小衫,乍一眼看他压根儿分不清谁是谁。

    这话他也不敢说出来, 怕扫了她的兴致,只好干笑着回答“仙仙说得对, 朕也觉得是。”

    赵仙仙得到了认同后,更觉得她长得眼熟了, 于是秀眉拧紧,绞尽脑汁地回忆, 可怎么都想不起来。

    没多久, 伺候小兰儿的乳母见差不多到她吃奶的时候了,就抱着她告退了, 于是内间里只剩下她们一家三口。

    皇帝见人都走了, 她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小模样,又心疼又觉得可爱极了,情不自禁地抱着她亲了好几口, 温柔地问“仙仙饿了没要不要唤人传些点心过来”

    平日里赵仙仙要吃五六顿的,今日起得晚, 现在都下午了, 她只吃了一顿,他担心她饿着肚子了自己都不知道。

    大皇子一见自己的父皇抱着亲自己的母后,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积木什么的都抛之脑后, 一溜烟儿自己翻身爬下了矮矮的罗汉床, 歪歪扭扭地朝她们走来。

    “陆儿能自己走了真棒快到母后这儿来”赵仙仙急忙推开那粘人的大个子, 眉飞色舞朝自己儿子喊道。

    这几日大皇子就开始学走路了,只是每每自己走个三四步就站不稳,若是让人扶着能走上许久。

    听见自己母后的鼓励,他也不哭了,微微撅着嘴,挥动着两只小胖爪子,一步一步地往她的方向走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是成人的两三步脚,他的小短腿走上一小步就得顿一顿的,费了不少时间。

    终于走到了赵仙仙的身前,他猛地一用力直接扑过来抱着赵仙仙的小腿,昂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一脸期盼地望着她。

    “陆儿能自己走这么远了,真厉害”赵仙仙宠溺亲昵地夸他,又用帕子轻柔地将他脸蛋上的泪痕擦干净。

    他似乎想让赵仙仙抱自己,张开双臂,口齿不清地喊着“母母”

    皇帝摸摸鼻子,有些看不过眼,便直接像抓小鸡一样将他捞了起来,不耐烦地说“撒什么娇,没见你母后身子重明日都要满周岁了,还这般不懂事。”

    被凶巴巴的父皇单手抱着,大皇子扁着嘴要哭不哭的模样,歪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赵仙仙。

    父子俩虽然看起来还是不太和谐,但到底比前世亲近了许多,前世他别说像这样抱着孩子了,连一眼都懒得看。

    赵仙仙欣慰极了,忍俊不禁道“陛下说什么胡话,陆儿还小呢,哪里知道那么多。”

    又上前去戳了几下自己儿子的胖脸蛋“陆儿不怕,你父皇是逗你玩儿呢,父皇跟母后一样都极疼爱你的。”

    皇帝嘴角不着痕迹地抽搐了几下,又僵硬地附和道“是啊,父皇逗你的。”

    赵仙仙想把孩子接过来自己抱着哄,可皇帝却单手抱着他往后一躲。

    “仙仙你身子重,别抱他了,免得惯坏了他。”随后又唤人送了点心过来,他一直惦记着赵仙仙今天没吃多少东西。

    随后一家三口都坐在黄花梨长椅上,大皇子坐在皇帝的腿上,赵仙仙坐在他身旁,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酸甜可口的梅子糕。

    想了想,又掰了一小块想喂给儿子,结果被皇帝一张口就给咬走了,咬走便也算了,偏偏还含着人家的娇嫩的指尖,用舌来回舔了几下。

    “陛下您怎么这样啊要吃直接拿便是了,抢陆儿的做什么”赵仙仙抽回手后,羞恼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明明傅粉未施,脸颊却带着绯红。

    连大皇子都抬着头眼含埋怨地望着他,奶声奶气、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话,似乎是在指责自己的父皇太过分了,连母后喂自己的都要抢。

    皇帝赶紧拿了块糕点堵住了大皇子的嘴,又趁赵仙仙不注意,狠狠瞪了这个胖儿子一眼,把大皇子吓得整个人都蔫了。

    他想抱香香软软的仙仙,根本不想抱着这个蠢儿子,若不是仙仙如今疼爱他,都想直接把他丢出去了。

    “对了陛下,前世陆儿抓周抓了什么啊臣妾都忘了”

    赵仙仙突然想起这桩事来,明日就是大皇子的周岁生辰了,抓周是必不可少的。

    连她都忘了,更别说向来就不关心儿子的皇帝了。

    他无奈笑道“明日不就知道他抓了什么了。”

    “说不定明日抓的跟前世不一样呢”赵仙仙语气里多了些愧疚,觉得前世的自己真是过分极了。

    皇帝见她这般模样,心里像被密密麻麻地针刺着一样,看着这惹事的孩子就来气,索性直接把他丢在一旁,又往他手里塞了块糕点,让他自己坐着吃。

    “仙仙别多想了,前世自他出生起便是锦衣玉食地养着,半点苦头都没让他吃过。你心疼他,朕还心疼你为了生他受过的苦呢。”皇帝揽着她温声道,又爱怜地吻了吻她的发顶。

    “你难产昏迷不醒的时候,都不知道朕有多害怕”他声音多了一丝悲恸。

    赵仙仙亲亲他的脸,安抚他,又瓮声瓮气道“臣妾重生以来便总觉得,前世的自己真是愚笨到了极点,一直不知道陛下的心意,也没好好关注过陆儿。”

    皇帝只听了前半句,就跟被雷劈了似的,满脸难以置信“仙仙前世居然不知道朕的心意”

    他惩罚似的轻啃了一下她莹润小巧的耳朵“朕前世今生都一直守着你一人,疼你爱你,你还对朕心生怀疑”

    “谁让陛下一见着臣妾总是一副的模样。”赵仙仙羞赧不已,觉得有些难以启齿,“臣妾还以为您只是贪恋臣妾的容貌呢”

    他长得这副凶猛魁梧的模样,哪里想到其实是个疼爱自己到了极点的大傻子。

    前世她担心自己年老色衰后会失宠,还偷偷背着他寻了许多驻颜的法子。

    她那时还以为是自己容貌身段养得好,而且又处处讨好他,所以才得他专宠多年呢

    两人说话间,都没留意到静静坐在一边的孩子,脸色已经变了几变。

    方才一听到“前世”这个字眼,重生的李陆突然就又再次觉醒了,他们的对话越听越是心惊。

    所以这一世许多的不同,就是因为自己的父皇母妃都重生了

    。

    离宫与行宫不同,行宫是指天子出行巡视临时居住的宫殿,有时候天子临时居住在大臣家,那大臣的家也被称作行宫。

    离宫却是指在国都之外的永久性居住的宫殿。

    这岐州离宫是前朝文帝为了爱妻淑懿皇后,特意大肆修建出来的避暑胜地。

    只可惜一直到淑懿皇后离世,这里都没有竣工,最后反倒便宜了两人的嫡亲外孙女赵仙仙。

    在群山环绕的险峻之地,建起一座座耸立的宫殿,四边长廊环绕,亭台楼榭零星分布,参差交错。

    酷热难熬的三伏天里,这里也无半点闷湿蒸热,清爽宜人,连徐徐微风都带着凉意。

    离宫以北,千顷湖水波光粼粼,岸边的荷花开得正盛,碧盘滚珠、亭亭玉立,在风中摇曳生姿。

    陈嫃今日没有带着人,独自站在长堤上,投喂着湖里的鱼儿。

    她一袭藕粉色交领齐腰襦裙,纱质裙摆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着,给她清丽的面容多添了几分灵动。

    苏太医在远处默默地看着,见今天皇后等人并没有与她同行,心里有些蠢蠢欲动,却又不知该怎么上前去才显得不突兀。

    他因着是一向负责陈嫃的头疾的,所以也随同众人一起来了岐州。

    正当他走神之际,前方霍地传来一阵呼救声。

    原来是陈嫃喂鱼时,不经意踩在长堤边的青苔上,脚底一滑直接掉进了湖里。

    这堤边的湖水并不深,莫约只没过腰际,只是她有些猝不及防,反应迟了好几拍,下意识地不停挣扎呼救。

    苏太医回过神来就风驰电掣地跑到堤边,手疾眼快地一把将她拉了上来,因着用力过度,两人都直接一屁股摔坐在了堤上。

    陈嫃用力咳了几声,想将方才呛在喉咙的水咳出来。

    她的发髻已经完全浸湿散乱了,还有身上的纱裙都湿透了,紧贴在身上,隐隐约约地透着肉色。

    苏太医只略微看了一眼,心口的律动就猛地加快了,他赶紧偏过头去,又手忙脚乱地解下自己身上的外衫,披在她身上。

    “想不到堤边会有这么大片青苔,倒是让苏太医看了笑话了。”

    顿了顿又道“对了,多谢苏太医出手相救,不然本县主都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喘息未定,声音还有些发颤,伸着手用他的外衫将自己的身子裹紧。

    苏太医垂头不敢看他,局促不安道“当不得县主的一声谢,微臣微臣也只是凑巧到这边来了。”

    气氛莫名变得奇怪,又带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能不能请苏太医扶本县主起身腿似乎有些发麻,感觉难以动弹”陈嫃低声道。

    苏太医一听,急急忙忙伸手将她搀扶起来,又关切地询问“县主可还有哪儿不舒服微臣去让人过来接您可好”

    陈嫃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略微有些不自在,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

    “没有别的不适了,能不能劳烦苏太医送本县主回披香殿去”她努力稳住语调,怕泄露出自己的情绪。

    “自然可以。”他红着脸,挠挠头应下了。

    两人慢慢吞吞踱回了陈嫃所居的披香殿,到了殿前,陈嫃的双腿已经彻底缓过来了,便不再需要他搀扶着。

    “县主,微臣斗胆,想问一件事。”他双拳紧握着,竭力让自己显得漫不经心。

    陈嫃困惑不解,问道“有什么事苏太医尽管问罢。”

    他想问她是不是已经决定与贺将军相好了。

    但是张了张嘴,怎么都问不出口。

    片刻后他又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暗唾骂自己,她方才落过水,可不能多吹风,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他有些手足无措“无事了无事了,县主快进殿里换身衣衫罢若是着凉了就不好了,微臣就先告退了。”

    然后他就脚底生风、头也不回地跑了,留下陈嫃站在原地,默默叹息了一声。

    。

    第二日中午,直接就在大皇子住的朝晖殿正厅里办周岁宴。

    说是周岁宴,但也不过是几个人围着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然后再让他抓周。

    前世李陆的周岁宴,是那时身为皇后的陈嫃亲自操持办的,还宴请了文武大臣及其家眷参加,办的盛大异常。

    如今在这岐州离宫里,就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再加上陈嫃几个人,倒是寒碜了不少。

    赵仙仙穿着一袭珍珠粉的齐胸襦裙,裙头绣着牡丹百蝶纹样,两团柔软高高鼓起,把裙身撑起来不少,倒是把那六个月的孕肚遮了些。

    又只梳了个单螺髻,斜插着几支羊脂玉发簪固定着,连耳饰都没戴,整个人清清爽爽的,乍一眼看还以为年方及笄的妙龄少女。

    说来也怪,她这接连怀的两胎都是顺顺利利的,半点害喜孕吐都没,连脸色都是红润透亮的,不见丝毫憔悴。

    用过午膳后,乳母直接将大皇子放在红木长桌上,让他自己抓周。

    长桌放着印章、笔、算盘、金元宝、书籍、调羹、匕首

    他今日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小衫,坐在长桌上呆呆地不动,随后又歪着小脑袋,满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母后和陈姨。

    “陆儿,你喜欢哪个就拿呀”赵仙仙笑盈盈道,见他小模样可爱极了,又忍不住上前去揉揉他小脑袋。

    陈嫃也笑道“陆儿快拿罢你母后都替你暗暗着急了”

    大皇子圆溜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看了看桌上的一堆东西,半天没有动作。

    皇帝倒是对他要抓什么不感兴趣,只不过他见赵仙仙兴致高涨,也不由自主地心生畅快。

    又过了不知多久,大皇子在印章和匕首之间犹豫不定,似乎两样都想要似的。

    。

    而另一头,赵仙仙住的瑶光殿,几个宫女正在小偏门这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其中一个宫女突然说“妙桐姐姐,你是咱们离宫里长得最好的,这回又分到瑶光殿里伺候,说不定哪天就一步登天了呢。”

    “就是啊,连咱们这位皇后娘娘一开始不也是先头那位的婢女,如今她有着身孕不方便侍寝,定会找人来固宠的,到时妙桐姐姐若是封了妃,跟着回了西京,可别忘了把我们这些人带上啊。”另一个宫女满脸讨好道。

    那个叫妙桐的宫女,脸上装得淡定从容,心里早就被奉承得乐开了花。

    她是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流云清云打下手的,可以随意出入瑶光殿。

    她想起昨日晌午时,在外间偷听到的一阵阵暧昧声响,觉得皇帝连对着皇后这么个大着肚子的孕妇都能动情,估计也是憋得狠了。

    虽说自己容貌远不及仙姿玉貌的皇后,可她如今有着身孕,哪里及得上自己这样年轻俊俏的

    说不定只要稍稍一主动,就能博得圣宠了

    她下颔微微抬着,更有些瞧不上这几个粗使宫女了,但还是端着一副谦虚温婉的模样“我也不指望能封妃什么的,只希望能替娘娘分忧,若是有机会能跟着回西京,我自然不会忘了姐妹几个的好。”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