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第四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46章第四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酸枝木六扇曲屏风, 屏心是丝帛所制, 每一扇上头都彩绘了各式山水花鸟、飞禽走兽。

    偏殿寝间里仅有的几盏油灯与烛火,微弱的光透不进屏风来, 昏暗中僵持不下的一男一女, 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仙仙乖,朕是有苦衷的,回寝殿朕再慢慢与你说, 好不好”皇帝突然打破了僵局, 语气里满是诱哄的意味,“这大年初一的,别生闷气了。”

    他听到微微啜泣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整个心疼得像被刀绞一样。

    伸手想把她抱进怀里好好亲一亲, 又想到她方才挣开自己时的决绝,双手顿时僵硬地停在半空。

    他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低声哀求道“仙仙, 朕真的不骗你,回寝殿朕就告诉你原因, 嗯”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失去她了。

    在她面前, 他仿佛永远都是那个粗俗鄙陋、一无所有的小兵,明明就在她身边却不敢露面,担心自己凶悍的外表会吓着她, 只敢远远地偷看几眼。

    攒了许久的军饷, 全给她买了珠花和帕子, 也只敢偷偷摸摸地放在她家的门前,躲起来确认她捡到后才离开。

    这些远远不够,他喜欢的小姑娘得拥有世间最好的才行,于是他拼了命地在战场上厮杀,使尽浑身解数往上爬,成了镇国大将军手下最得力的副将。

    他在战场上搜刮来了不少战利品,堆金积玉、翡翠珠宝,通通都想捧到她面前,尽数给她。

    后来把她接进宫里,又为她将露华宫大修了一遍,碧瓦朱甍、雕梁画栋,全是用如流水般的银钱堆砌出来的,成了整座皇宫最为金碧辉煌的宫殿。

    也不顾自己刚称帝,尚未稳坐龙椅,就把原本拨给后宫内院的开支一再缩减。

    甚至还借口国库空虚,把陈嫃当时的封后大典给省略了,一群宫人内侍和一顶凤辇,就将人接进宫来。

    即便两人前世已经恩爱了一辈子,但只要面对赵仙仙,他还是将自己放在如尘埃一般卑微的地位上。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轻易牵动着他的心。

    赵仙仙强忍着泪水,双肩不自觉地微微耸动,努力控制住鼻子抽泣的声音。

    沉吟了半晌,她才颤颤地说“好,臣妾跟陛下回去,可陛下不许再骗臣妾了,不然”

    直到这辈子,她才决定要交心给眼前这个把自己捧在心尖上的男子。

    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背着自己打压自己想要保护的亲人,还让人隐瞒起来。

    这个大混蛋,明知道自己前世对哥哥的死耿耿于怀,却还做出这样的事来

    “仙仙乖,别往下说了,嗯”皇帝声音嘶哑,用衣袖帮她拭擦着脸上的泪痕,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坏了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

    随后赵仙仙就去把寝间耳房里的乳母叫起来,让她过来继续守着大皇子。

    皇帝将她挂在雕花大衣架上,那厚实的银狐毛滚边氅衣取了下来,温柔地帮她穿上。

    犹觉不够,又把衣柜里叠放整齐的厚棉被取出来,将赵仙仙整个人包裹在里面,再打横抱起她。

    赵仙仙有些猝不及防,唇齿间不由自主地溢出细弱的吟哼声。

    他自己身上只穿着单薄的中衣,抱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赵仙仙离开了偏殿,穿过刺骨寒风,大步流星地往正殿后方的寝殿走去。

    被放在紫檀木拔步床上后,赵仙仙挣扎着从卷着的被子钻出来,披散的青丝变得乱糟糟的。

    她倏地想起清云说起前朝趣闻时,提过从前的妃嫔都是光着身子再用被子卷起来,被内监抬着送到皇帝寝宫里,然后自己从卷着的被子里钻出来再侍寝。

    她回想了一下方才自己的动作,顿时羞赧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

    皇帝见她脸红耳热的,便以为是自己捂得太严实把她闷着了,又心疼又愧疚,急忙帮她解下氅衣来。

    “陛下方才不是说,回来寝殿就与臣妾坦白吗快说罢。”她有些忸怩作态。

    又迅速抬眼睨了他一眼,见他没发现自己方才的不妥,暗暗松了口气。

    皇帝实在不愿让她知道这些事情,只是这回若是再含糊过去,日后仙仙定还会因着赵深的事与自己争执。

    他也翻身上了床,试探着想将她抱进怀里,见她没有推开自己,还乖巧地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心里一阵狂喜,低下头来贪婪地在她白皙细嫩的脸上印下细细密密的吻。

    赵仙仙气得撅起的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娇嗔道“陛下快说呀莫不是只是为了哄骗臣妾回来,才”

    “自然不是”皇帝有些难以启齿“仙仙,你听了不要害怕,赵深他他对你起了坏心思。”

    “坏心思哥哥想害我”赵仙仙一头雾水,秀眉微微蹙起。

    皇帝想到赵深就来气,语气透露出隐怒“他胆大包天,竟敢觊觎你,还妄想从朕的身边夺走你。”

    “怎么会”赵仙仙瞠目结舌,又仰起头望他“会不会是陛下您弄错了他可是臣妾的哥哥啊”

    毕竟这位可是连亲生儿子的醋都吃的,会不会又是他乱吃干醋,误会了自己兄长

    “仙仙以为是朕乱吃醋”他哑然失笑,一边用手将她的一头青丝捋整齐,一边说“这样的事,朕还是分得清的,若只是吃干醋,朕何必将他打发走便是让他待在西京城里,你们一年里也见不着几回。”

    赵仙仙听了这话有些半信半疑,又问“那陛下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皇帝低声应她“仙仙上回不是接了他们进宫一起过中秋那时朕才发觉他看你的眼神就跟”他耳根子有些红了,“跟朕从前看你时一样的。”

    赵仙仙哪里知道他说的什么眼神,只不过听了他这话,心里也信了几分,蓦地鼻子有些泛酸。

    “哥哥从前待臣妾好极了,什么好吃的都留着给臣妾,自他投军后,臣妾就日日数着日子等他回来,一等就是八年、九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可没待几日他又走了”说着说着她便泣不成声了。

    皇帝心里一阵发苦,又揪着疼,大掌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哄道“好仙仙,不哭,朕疼你,不仅好吃的留给你,什么都给你。”

    她猛地止住了哭声,破涕为笑道“谁要陛下留好吃的了,臣妾自会让御膳房去做”

    “好好好,仙仙想吃什么都让御膳房去做。”皇帝见她笑了,才松了口气,急忙朝外头唤人送盆热水进来。

    又亲自绞干了在盆里浸着的帕子,温柔小心地拭擦她满是泪痕的的小脸。

    见她的双眼哭得肿成核桃一样,心疼得不行,愈发迁怒那惹是生非的赵深了。

    随后两人都侧躺着,赵仙仙整个人缩在皇帝的怀里,软声软气道“从前臣妾还在赵家村时,经常在家门前捡到些珠花帕子,应该就是哥哥托人送回来给臣妾的,虽然都是丑不拉几的,可臣妾想着也是他的心意,一直都有好好收着的。”

    皇帝脸色顿时不好看了,想不到她居然以为那些东西都是赵深送的,又听到她嫌丑,也不知道该不该承认好。

    他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哦丑不拉几的”

    “是呀,那些帕子都绣花花绿绿的,珠花坠子更是奇形怪状的,没一样是能戴出门的”赵仙仙如今想起来,都还是万分嫌弃。

    皇帝整个人陷入了纠结,静默了良久,才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目光有些忽闪“仙仙,其实那些都是朕送的。”

    “啊”赵仙仙惊讶一声,脸上讪讪的“怎么会”

    可她一想起这人前世和这辈子做过的傻事,这还真是他能办出来的事儿。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用力掐他精瘦的腰“那陛下怎么从来没同臣妾说过”

    皇帝下意识摸摸鼻子,有些窘迫,迟疑不决地说“怕仙仙觉得朕像个大傻子就不愿同朕好了。”

    赵仙仙一听,感受到这话里深藏的情意,眼眶又开始泛酸了,带着哽咽娇嗔道“陛下真坏,又想惹哭臣妾了”

    “仙仙别哭,都是朕不好。”他有些局促不安,“朕真的以后什么都不瞒你,你不喜欢那些丑玩意儿就都丢了,朕再让司制局给你做许多许多好看的首饰,好不好”

    “才不丢呢,臣妾要戴着,让大家都知道,这是陛下好多年前送给臣妾的。”她凝睇着他,微微嘟着粉唇哼哼道。

    然后又主动吻了一下他的唇,用纤细柔软的小手在他的薄厚适中的唇上来回抚摸。

    又晃着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像极了方才大皇子在她怀里睡觉时的可爱模样。

    “仙仙,不要撩拨朕了。”皇帝墨黑的瞳孔变得浑浊,手上把玩着她油亮顺滑的发丝。

    许久后他都没得到回应,低头一瞧,才发现怀里自己心爱的小姑娘,早已经酣然入梦了,有些啼笑皆非。

    。

    正月十五上元节,自从皇帝前些天说了要带赵仙仙微服出宫游花灯会后,她就翘首盼着这一天到来。

    用午膳时,她想起自己与皇帝今夜都在宫外,没人陪着儿子过元宵,便唤御膳房做了份没有馅儿的蒸小汤圆,给他捏着玩儿。

    如今大皇子已经满六个月了,会自己抓着磨牙的小饼糕来吃,还会咿咿哦哦地吐出不少话来。

    乳母抱着午睡醒来的大皇子过来饭厅,他原本还睡眼惺忪的,一见着自己的母后,顿时双眼一亮,不停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像是在催促赵仙仙快抱自己呢。

    赵仙仙坐在膳桌前没起身,接过了孩子,就将这敦实的胖娃娃放在自己腿上坐着,教他玩桌上这木碟里码放整齐的蒸汤圆。

    因为已经放了好一会儿了,没有汤水的小汤圆早就凉了,用来捏着玩刚刚好。

    大皇子学着自己母后,伸出小胖爪子抓了一颗汤圆来捏了捏,感受到软软弹弹的触感,就咯咯地笑个不停。

    然后两个小胖手同时抓起几颗汤圆来捏,觉得好玩极了,还神气十足地转过头来看看自己的母后。

    赵仙仙心里一软,揉了揉他长了浓密头发的头顶,想逗逗他,笑道“陆儿,这是可以吃的,你试试。”

    大皇子这时也隐约听得懂人话了,尤其是关于“吃”这个字的,就把手里握着的汤圆往嘴里塞,又立刻吐了出来,小胖脸皱巴巴地望着赵仙仙,想告诉她这不好吃。

    赵仙仙开怀大笑,当然不好吃了,这汤圆没馅儿也没汤,就光用糯米搓成的,放在蒸炉里蒸熟,特意准备来给他玩儿的。

    再说了,他才六月个大,吃糯米的话肠胃克化不了,就没打算让他吃的。

    大皇子见自己母后笑得开心,气呼呼地撅起小嘴,把手里剩下的汤圆往她嘴里塞。

    赵仙仙想不到自己儿子如今都会作弄人了,抿紧双唇不让他得逞,还不停地转头躲他,母子两人就这样斗智斗勇了许久。

    一直到了申时过半,她才把孩子交回给乳母,打算梳洗一下再换身衣衫,准备出宫去。

    大皇子方才玩得太开心,一时之间离开了自己亲亲母后的怀抱,要哭不哭的,委屈巴巴地望着赵仙仙。

    赵仙仙在他的小胖脸蛋上左右都亲了亲,软声哄道“母后和父皇出宫,回来时给你带个小花灯,好不好”

    他哪里听得懂这些话,只知道自己母后不继续跟自己玩儿了,扁着小嘴伤心极了。

    “娘娘放心罢,奴婢几人定能看好大皇子的。”乳母笑道,随后就把孩子包严实,抱回偏殿去了。

    正巧这时清云亲自去绣房取回了特意赶制的衣裙,并服侍她穿上了。

    一袭交领的月华裙,用的是普通的棉缎所制,面料看起来并不华贵。可在一裥之中,有五种色彩相拼,就似皎洁的月儿发出的晕耀光华,裙幅有十幅,每一个褶各用一色,被风拂动便如月华一般耀目。

    皇帝过来时,正好见着她站在西洋镜前左右摆弄着,忍不住一笑“仙仙今日真好看。”

    赵仙仙转过身来,浅笑道“天都快黑了,陛下快去换身衣衫罢”

    “好,朕这就去。”他宠溺地应着,取了衣衫就到屏风后换好。

    两人又乘着去年花朝节出宫时准备的马车出宫,这一回赵仙仙没怀着身孕,马车走得也快,莫约两刻钟就到了元宵灯会。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街市两旁都张灯结彩的,小贩们不停地吆喝着,车如流水、马如游龙,好不热闹。

    两人下了马车后,担心人多会走散了,双手一直紧紧握着。

    赵仙仙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调侃道“这宫外的空气,都与宫里的不同呢。”

    皇帝心里猛地一紧,以为她不想住在宫里了,急忙附和道“是啊,日后朕经常带仙仙出宫来玩儿。”

    “陛相公快看哪儿有猜灯谜的”赵仙仙兴高采烈道“我出来时还答应了陆儿给他带小花灯呢,咱们去看看罢”

    皇帝被她那一声甜甜的“相公”惹得像整颗心都浸泡在蜜糖里一样,自然她说什么是什么了,牵着她缓步走到猜灯谜的摊位前。

    赵仙仙站在这挂满琳琅满目的花灯的摊位前,左看看右看看,一眼就瞧中了那个做成小老虎样儿的灯笼。

    自己的陆儿是属虎的,给他带个小老虎灯笼正好。

    “老板,这灯笼能卖吗我想要那个小老虎灯笼。”她手指着挂在高一些位置的灯笼问道。

    那摊主被眼前这个小娘子的如仙子般的相貌惊艳了,略略有些失神,随后又摇了摇头,笑道“今个儿上元夜,全部灯笼都不直接卖,一文钱能猜一次灯谜,猜中了才能把灯笼带走。”

    “既如此,那咱们便玩一玩罢”赵仙仙笑道,又望着身旁的皇帝,眼眸里像含着星子,亮晶晶的。

    皇帝一笑,直接取了两锭银元宝出来,放在那桌面上,朝着身旁的赵仙仙温柔地说“好,咱们一起玩。”

    那摊主一瞧,心想这真是个大方的主儿啊,猜个灯谜都直接丢两锭银元宝出来,一锭银元宝便是一千文钱啊平日里也有些大方的顾客,也不过是直接给碎银罢了。

    他谄媚笑道“郎君真是保养得宜,闺女儿都这般大了,两人站在一起倒像是兄妹一般呢”

    皇帝一听,脸色顿时不好了,心想自己虽长得威猛高大,但也不过比仙仙年长六、七岁,这摊主莫不是眼瞎了

    赵仙仙怕他气头上来,把人家的摊都给掀了,急忙解释道“老板你看岔眼了,这是我的夫君,咱们孩子都有了。”

    那摊主知道自己马屁拍到马蹄儿上了,又见眼前这男子的气势慑人得很,赶紧连声道不是“抱歉抱歉,是小的眼神儿不好,冒犯了二位”

    接着又讨好地说“郎君与夫人颇为相配,一看就知道是对琴瑟调和的恩爱伉俪。”

    皇帝听了他这话,心气才顺了一些,自己伸手将挂在高处的小老虎灯笼取下来,把挂在灯笼底部写着灯谜的纸条给赵仙仙看。

    “此身常想向天游。打一五言诗。”赵仙仙把灯谜一字一字地念了出来,顿时脑子一片空白,然后朝着身旁的皇帝问“相公,你知道这谜底吗”

    这两人虽都识字,皇帝也翻阅过不少史书来学习为帝策略,可这诗词歌赋是样样不通的。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冗长的安静,连那摊主都有些暗暗着急了。

    这男子长得凶神恶煞的,都没行人走近他的摊位来光顾了。

    待他准备直接把这小老虎灯笼送给两人时,后面传来一阵有些冷清的女声“谜底应该是意欲凌风翔。”

    赵仙仙听见着声音,愣了一下,睇了一眼皇帝后,才转过身去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