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第二十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20章 第二十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原本还在悠闲叹茶的曹延云,接到下属的密报后,眉心顿时拧紧了三分,心底猛地一沉,当即便起身趋步往昭明宫议政殿走去,正巧赶上了皇帝正在与朝臣议事,他只好耐下心来站在殿前静候。

    待里头的群臣先后次序都离开后,他忙不迭地入内求见“微臣参见陛下,微臣有要事禀报”

    “免礼”皇帝望了一眼张德全,示意他和殿内的宫人都退下,才用低醇的声音问“可是查到什么了”

    张德全向来懂得察言观色,得了主子的这一个眼神后,立马领着人退到殿外了。

    曹延云背脊僵硬着,尽力稳住心底的慌张,语调沉重的禀告自己收到的情报。

    “回陛下的话,底下的人查到的情报中,微臣得知两位娘娘都是在前往清凉寺的途中出生的,在那之后没多久,贵妃娘娘就一直跟着赵家的姑母在乡下生活,期间一直没有离开过赵家村所以两位娘娘若是有可能被调换的话,大概只有刚出生那次有机会。”

    皇帝闻言,面上覆着一层凉凉的寒霜,剑眉紧紧蹙着,眸光意味不明,从嗓子里挤出带着锋芒的话“当时在场的人呢”

    “回陛下的话,当时在场的人,如今只剩下贵妃娘娘的母亲徐氏了”站在一边的曹延云眼眸接连闪烁了几下,嘴里一阵发苦,若非陛下特意嘱咐自己,不许惊动赵贵妃,他早就带人去捉拿徐氏到大理寺里审问了。

    “陛下,虽说这事没什么进展,但微臣顺藤摸瓜,又查到了另一件事。”他见皇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赶紧供手低头把另一桩事上报“沈大人的母亲孙氏,乃是前朝孙太师的嫡幼女,也就是晋阳长公主的嫡亲表姐。”

    其实孙氏的身世,曹延云在上次帮赵仙仙查沈家时,就已经查到了,只是秉持着多说多错的想法,没有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她。

    皇帝的神色一凛,眼底闪过轻微的诧色,忍着心底翻滚的情绪,暗想这事儿沈焕上回倒是没提,只含糊其辞说自己的母亲有幸见过淑懿皇后的真容,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关系。

    。

    转瞬间就迎来了农历二月,冬末初春之际,西京城的花草树木也渐渐添上了绿意。

    因着露华宫的地龙是阖宫上下烧的最旺的,倒春寒也影响不了赵仙仙穿新制的春装,一身齐胸霞彩千色梅花鲛纱裙,本就生的极美,即便挺着隆起的肚子也丝毫不减她的风姿,反倒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奴婢吴氏给贵妃娘娘请安”吴医女穿着从前专属女医的服饰,面色恭敬地低头福身请安。

    吴医女已经入宫大半个月了,因着赵仙仙担心她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会不自在,唤来了张德全的小徒儿方福贵,让他安排人去收拾收拾太医院早就撤掉的医女署,好让吴医女住进去。

    “吴医女快快请起”赵仙仙笑盈盈道,然后又亲切地拉去她的手,邀她进了最里头寝殿。

    待赵仙仙半解衣裙靠在金丝楠木软榻上时,吴医女板直着身子坐在榻前的矮凳上,伸出手来认真地摸着她五个月大的孕肚。

    因着月份还不到七个月,暂时还摸不出来胎位正不正,平日里吴医女只是像这样偶尔过来摸一摸孩子的胎动。

    “龙胎跳动得规律有力,十分健康,娘娘大可放心,平日里少食多餐,适量运动运动便可。”吴医女摸了许久,笑容可掬,语气温柔道。

    原本她心里想着是要入宫来伺候这位受皇帝专宠的贵妃娘娘,没想到这位有着仙姿佚貌的贵妃娘娘是这般平易近人,还特意安排自己住回从前的医女署,甚至让自己空闲无聊时可以去太医院翻阅医书。

    吴医女如今四十余岁,无儿无女的,见这位年岁都能当自己女儿的赵贵妃,待自己这般细致周到,也忍不住想多亲近她几分。

    “幸好有吴医女您在,不然本宫总是放心不下来。”赵仙仙整理好衣裙后,扬起小脸望着吴医女,巧笑倩兮软声道。

    现下吴医女就在身边,她对生产的恐惧也减轻了不少。前世那么艰难的情况,吴医女都依然妙手回春把孩子的胎位推正了,这一世自己不再头脑发昏,用母亲徐氏安排的那位不靠谱的产婆,又有救过自己的吴医女在身边,定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把陆儿生下来的。

    赵仙仙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波光潋滟的双眸里,笑意怎么都掩不住,只觉得重生以来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走。

    待吴医女告退后,御膳房的人就送来了几样新鲜出炉的点心,翠玉豆糕、双色马蹄糕、蟹粉酥,样样都色泽诱人。

    皇帝满怀心事,过来时一路上都肃穆着脸,进来露华宫内殿后,正好看到了她红艳艳的樱唇边,沾满酥饼碎渣的模样,面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当即就笑出了声来。

    赵仙仙被他那连珠般的笑声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变得红扑扑的,赶忙拿起手边的丝帕擦了擦嘴,又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瞪了皇帝一下。

    “仙仙别气了,朕不是笑话你,是见着你,心情大好,才笑出声来的。”皇帝双眼的笑意仍然洋溢着,但脸上刻意强忍着笑,假装正色道。

    “哼,臣妾才不信呢”她又用水灵灵的双眼上下打量了皇帝一番,嘟起小嘴,秀眉微微皱着,佯装十分伤心的模样,悲切幽怨地说“陛下总是爱欺负臣妾”

    皇帝当即呼吸一滞,心底浮现一层惊慌,轻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急切地道“不是仙仙,朕错了,朕真的不是笑话你”

    “哈哈哈哈陛下被臣妾骗了吧”赵仙仙见他上了当,就忍不住眯着眼笑出声来。

    。

    镇国大将军府主院的厢房内,陈达努力定了定神,扶着墙站起身来后,只吩咐底下人把厢房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就脚步虚浮地走回了书房。

    回到书房,他疾步走到书桌前,又拿起方才暗卫递来的的情报信,因着管家方才突然求见,还有最底下的两页没有查看完。

    他一目几行地迅速完后,陈达方才那如死灰一般的脸色,须臾间一下子变了,紧紧锁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双眼泛起了光,嘴角制不住地向上扬起。

    那个特意去南山寻自己的孙氏,自己当时也让人去查了,想不到她居然真的是前朝孙太师的女儿是自己妻子晋阳长公主的嫡亲表姐她是见过自己的岳母淑懿皇后的真容的,莫非正如她所说的,赵贵妃才是自己的女儿,这样说,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还活着

    陈达内心不由自主地兴奋雀跃起来,恨不得现下就入宫去见赵仙仙,告诉她自己的才是她的父亲,告诉她以后有自己护着,自己定会恢复原该属于她的皇后之位

    可到底没有什么行动,一来是担心自己突然进宫就往露华宫走,会引起皇帝的忌惮。二来是自己从前可没有给过赵仙仙什么好脸色,若是自己急匆匆就入宫告诉她真相,她恐怕难以接受

    陈达一时间又愁眉苦脸的,心里一阵痛意涌上来,眼眶泛着红,若是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仙仙才是自己的女儿便好了

    。

    慈安宫内殿的耳房,原本是钱太后的贴身宫女住着,方便夜里随时伺候钱太后的。但之前宫人们觉得待在慈安宫里没有出路,又瞧不上这位前朝的太后,纷纷各自找了门路、想方设法地把自己调到别的宫里,如今虽说拨了新的宫人来,但耳房仍然让孙荣霆住着。

    夜已深,孙荣霆服侍着钱太后入寝后,慢步轻声走回了内殿另一侧自己住着的的耳房。

    然后仓皇失措地在里头翻找了好一会儿,才翻出藏在衣橱最底下的小木匣子,因为许久没拿出来过透气,表面都捂得有点发霉了。

    他深吸一口气后,才动作轻柔地打开了匣子,这一打开便瞧见匣子里头放了许多金瓜子。

    想来这定然是孙太师担忧自己年幼的小孙子留在西京会吃苦,特意留下给他的。但幸运的是,他遇上了一对待自己如亲子的养父母,所以这些金瓜子也从来没有花用过。

    他挨个将金瓜子都取出来,整齐地码放在木桌上后,就发现最底下,还有一张莫约半个小臂宽的、早已泛黄的熟宣纸,纸边都已经皱巴巴的了。

    孙荣霆生怕怕毁坏了这脆弱的画卷,小心翼翼地打开来,里面画着一个如天女般耀眼夺目的美人,灿若春华、皎如秋月,画上已经有点褪色,但仍旧能看得出,画上的佳人与前些日子见过的贵妃娘娘十分相似。

    画卷的右上方写着几个小字,吾妹意浓,难道画中这女子的闺名叫意浓是她的兄长或者姐姐为她作的画

    孙荣霆一时之间脑子一团乱糟糟,苦思冥想也不明白,祖父为什么当年要放这么一副画在这个木匣子里

    难道这是祖父亲笔所作画中的人是祖父的妹妹祖父似乎只有一个嫡亲的妹妹,那便是赫赫有名的淑懿皇后啊为什么会与贵妃娘娘长的如此相似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赵仙仙星星眼蟹粉酥真的好好吃

    皇帝垂涎欲滴仙仙吃点心的样子真可爱,想亲

    亲爹提着刀来混蛋别欺负我女儿小心我把你从皇位上拉下来

    一如既往地感谢各位留言的小伙伴o

    感谢每天给我投地雷的锦鲤小王子^3^

    感谢给我灌溉了营养液的蔓蔓青萝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