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四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番外四
    次日清晨, 仙仙醒来后,才刚坐起身来,明雅明惠和清云纷纷上前来恭喜她。

    仙仙整个人云里雾里的,揉了揉眼睛后, 她用略微沙哑的嗓音问道“你们几个恭喜本宫什么呀”

    三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的, 都掩唇低笑不已。

    略大胆些的清云笑盈盈道“奴婢们是恭喜娘娘, 昨夜终于与陛下圆房了。”

    她们昨夜都听到主子哭着喊疼了, 那声音娇媚得都能拧出蜜来了, 她们几个在外头光听着都觉得心里酥酥麻麻的, 后来又唤了人准备热水、更换床铺, 定是成了事的。

    仙仙顿时羞红了脸,斜嗔她们几眼后, 瓮声瓮气道“有什么好恭喜的, 你们还不快扶本宫起来梳洗更衣。”

    她如今还疼着呢, 都有些站不起身来。

    当初那教人事的姑姑说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她却疼到了第二日早上。还有那混人李大山, 还骗她说在书上学了不疼的方法,在她身上瞎捣鼓了一番,害得她痒极了, 结果还是疼!

    三人闻言急忙上前去搀扶着她起身, 各司其职伺候着她梳洗更衣打扮。

    用早膳时,仙仙蓦地想起怀孕的妇人似乎都爱吃酸口的东西,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后, 就吩咐人去御膳房取些腌菜来配粥。

    明雅面露不解之色,询问道“娘娘不是自小就不爱吃酸的,怎么突然想吃腌菜了”

    仙仙的目光忽闪了一下,咬了咬下唇忍笑,才道“突然就想吃了,这般多嘴做什么,还不快去唤人拿来”

    “哎,奴婢这就去,娘娘稍等片刻。”明雅笑着应下,当即就出了饭厅,吩咐在外头候着的宫人去御膳房一趟。

    虽说昨夜皇帝亲口承诺过不会选秀纳妃,可日后的事谁说得准的,她还是要有个孩子稳妥一些。

    如今陈家族里年轻一辈的就没有能上台面的,她父亲陈达最近又渐渐开始放下兵权了,她若是没个孩子,终究还是没有保障。

    她的母亲晋阳长公主自小就教导她,男人的嘴都是信不得的,不管说得再好听,自己都要留一手准备。

    西京城上下都道晋阳长公主与镇国大将军是对伉俪情深的恩爱夫妻,可实际上是怎么样的,连她这个当女儿的都说不清,恩爱是恩爱,可她的母亲却也与教导她时说的话一样,一直都处处提防着她的父亲。

    这时,一个小宫女上前来同明惠说了些什么,明惠挑了挑眉,才迟疑地禀告道“娘娘,徐妈妈递了牌子,想进宫求见娘娘,您看”

    仙仙微怔,心底生了些抵触,并不太想见她,可到底是伺候她母亲多年的老人,且又是她的乳母,便让人去接来了。

    明雅端了几小碟腌菜上来,分别是青瓜、莲花白、笋片,都是用白醋、盐、白糖、蒜腌出来的。

    仙仙用筷子夹了一块笋片,闻起来没有想象中那般刺鼻,味道也出乎意料地不错,配着虾仁瑶柱粥来吃,倒也是开胃极了。

    待她慢条斯理地用完早膳后,外头的人就来传话,说是徐氏已经在正殿里候着了。

    徐氏今日打扮得光鲜亮丽、珠光宝气的,一袭紫色交领短袄,配着石榴红百蝶团花马面裙,又上了浓重的妆容,浑身戴满了金银首饰。

    仙仙从饭厅里出来正殿时,差点儿就没认出坐在下首那个花里胡哨的妇人,是她的乳母徐妈妈了。

    徐氏此次是为了正事来的,也愿意装一装样子,见她来了,便起身一板一眼地朝她福身行礼“奴婢徐氏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妈妈免礼,快坐罢。”仙仙亲自扶她起身后,才走上主位坐下,端起一盏消食的普洱红柑茶,不紧不慢地细细呷着。

    见她久久不语,仙仙便问道“不知妈妈进宫来,是为了何事”

    徐氏坐在左下首的位置上,大剌剌地上下打量着她,只见她那一袭轻薄的正红色广袖凤袍,上头的金丝凤纹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直接就刺到了她的心坎儿上了。

    若是当年她的闺女不是一生下来就没了气儿了,凭着她这皇后乳母的身份,说不准也能进宫来混个妃位嫔位当当。

    想起今日进宫的目的后,她眼珠子转了转,端起一副慈爱和善的面容道“就算没什么事,奴婢原也想要进宫来瞧一瞧娘娘的,说句冒犯的话,奴婢这么多年来心里一直是将娘娘当作亲生女儿看待的,便是离了府在庄子上待着,也是日日挂念着的。”

    仙仙眼帘垂下,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生硬地勾起一抹笑,道“妈妈待本宫的好,本宫也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徐氏又佯装伤心地叹息了一声“奴婢如今有大将军府的关照,日子过得也尚可,只是最近听说了个消息,奴婢是食不下咽、寝不安席啊”

    见坐在主位上的仙仙不接话,徐氏心里不悦,暗自啐了她几句,自顾自地拿起帕子擦没有泪水的眼睛,说道“娘娘是知道的,奴婢有个儿子从军了,名叫赵深,如今是个六品校尉,在嘉峪关那头守着,奴婢却听说陛下有意派他领兵前往沙洲,击退西羌。”

    “奴婢就这么一个儿子,还请娘娘看在奴婢伺候您与长公主多年的份儿上,让陛下将奴婢的儿子调回京城来罢。”

    如今西羌兵强马壮、来势汹汹,而大周却正值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此战的胜算是极小的。

    徐氏虽然与儿子多年未见,也不甚亲近,但下半辈子就指望着他来供养的,自然也想替他谋个好前程,若能调回来当京官就再好不过了。

    仙仙静默了好半晌,才悠悠地放下手里的茶盏,正色认真劝道“妈妈说话还是慎重一些为好,仔细被人听见了,说是您不识眼色,这些事哪里是本宫能干预的了的”

    “再说了,既然陛下有意派赵校尉出战,必是有把握的,妈妈该高兴才是,待此战得胜以后,赵校尉又能再晋升了,说不准连您都能得封诰命呢。”

    徐氏被她这连珠炮似的话一哽,本还想再说什么,但也了解她的性子,说到这等程度就是怎么都不会帮她了。

    她心里不舒坦了,也见不得她安宁,欲言又止地说道“娘娘说得有理,是奴婢想岔了,只是还有一事”

    仙仙猜不到她还想说什么,又被勾起了好奇心,便笑着问道“妈妈还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说出来给本宫听听”

    徐氏这才捂着心口,装作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奴婢一直忧心着,娘娘进宫也有一年了,怎么肚子还不见有动静若是实在没有,也该早些准备选秀才是,反正不管是谁生的,都得喊您一声母后的,您也别拈酸吃醋,长公主生前就一直教导着,让您要贤惠大度的。”

    仙仙面上的笑容瞬间凝结,注视了她须臾,淡声道“还真是劳烦妈妈替本宫费心了。本宫也是劝过陛下纳妃的,好繁衍子嗣的,只是陛下却说此生都不会选秀纳妃,本宫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徐氏气得身子颤了颤,又要再说什么话出来,就被仙仙截住了。

    “本宫一会儿还要接见尚宫局的人,商议后宫的事务,若是妈妈没别的事了,不如就先回去了罢”言罢,她就吩咐清云送徐氏离开,自己起身由明雅明惠搀扶着往寝殿走去了。

    还呆坐在正殿里的徐氏脸色都绿了,最后还是清云开口请了好几回,她才起身出了露华宫。

    回头望着露华宫殿檐上闪烁着光亮的琉璃碧瓦,徐氏咬紧牙,眼里划过一抹诡谲的暗芒。

    仙仙回到寝殿后,换了身衣衫就爬上床继续睡回笼觉,昨夜闹得太晚,而且身上一阵酸酸麻麻的,她用过早膳后又与徐氏唇枪舌战了一番,如今也是困得眼皮子直打架了。

    她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的申时,才急忙传了尚宫局的人过来,听她们汇报最近宫里的用度开支等事务。

    到了深夜 ,皇帝才忙完政务,从昭明宫那头回来了。

    他梳洗过后就坐在床边,大手一伸,想要将靠坐在软枕上的翻看着账目的仙仙揽进自己的怀里。

    不料仙仙的反应比他还快些,丢开手上的账目后,一溜烟儿地缩进床的最里头去了。

    她紧紧地拉着被角挡住自己的身子,极为警惕地注视着皇帝,软声说道“陛下今夜不许再碰臣妾了,伤着孩子了怎么办”

    皇帝知道自己昨夜把人家弄疼了,今夜原也没打算再来,如今瞧着她这般提防着他,只觉得好笑,又暗叹着自己的仙仙实在是可爱极了。

    “仙仙哪来的孩子”他也不上前去抓她,就坐在床沿处,忍俊不禁地逗她。

    仙仙的脸上霎时就开始发烫了,一直蔓延到了颈下,好似一戳就要滴出汁水的蜜桃一样,整个人泛着一层粉红的柔和光泽。

    她撇开眼不敢看他,支支吾吾地说“昨昨夜陛下说将种子放进去就有宝宝了,如今可不就是放进去了说不准就是有了。”

    皇帝眸光微动,听着她这番话略显直白的话,就想起昨夜那阵让他神魂颠倒的滋味来了,身体内的热血流窜的速度骤然加快了许多。

    昨夜仙仙哭得梨花带雨,怯生生地望着他喊疼,他自己也把持不住,所以只是草草了事了,可到底两人是成了亲密无间的真正的夫妻了。

    顿了顿,仙仙又故意娇娇地说道“臣妾听说胎儿在三个月前都不稳,陛下之后这三个月不对,陛下之后的一年都别碰臣妾了。”

    皇帝顿时好似被雷劈了一般,随后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两声,才温声同她解释道“仙仙,昨夜才弄了一次,并不一定就怀上了。”

    仙仙呼吸一滞,抬起双眸望着他,眼含踟蹰道“可是臣妾自小就不喜食酸的,今日却将几碟子腌菜都吃了,说不定就是怀上了,怀孕的妇人大多都喜欢吃酸的。”

    见她满脸希冀,皇帝哪里忍得下心戳穿她,上前去将缩在最里头的仙仙拥进自己的怀抱里,低声哄道“那兴许就是怀上了,最近仙仙便日日让张太医过来把个平安脉罢,听说只要一个多月他就能诊断出来了。”

    “嗯,那陛下最近可不许再同臣妾敦敦伦了。”仙仙羞赧地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声音娇软甜糯,听得皇帝整颗心都要为她化了。

    皇帝俯首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笑道“好好好,朕最近都不碰仙仙了,仙仙那儿如今可是还是疼着抹药了没有”

    仙仙听他这般问,羞得面红耳赤的,极小声地应道“疼,没有抹药”

    皇帝小腹一紧,燥热在身上流窜着,但还是对她的爱怜占了上风,便强忍了下来。

    伸手就将床头小柜上的那罐子药膏取了下来,挖了一坨药膏在手上,探下去小心轻柔地给她均匀抹上。

    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袭来,仙仙紧闭双目,贝齿咬着下唇,才没有溢出吟哼的声响来

    随后的近两个月里,皇帝再次恢复了原先“水深火热”的日子,而且开过荤后似乎比从前更加难以忍耐了,只能好言好语地哄着她用手帮一帮他,能纾解一些也好。

    仙仙虽然每回都是又羞又恼地拒绝了他,但他这么个凶悍魁梧的汉子,在人前是个杀伐决断的冷面阎罗,却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地求着,她心里也不由自主地生出得意之情。

    所以到最后都是如了他的意,任由他抓着自己的小手胡来。

    这日午后,张太医照例过来露华宫把平安脉。

    张太医坐在一旁的圆凳上,屏息凝神地诊着脉,双目微阖,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手下的脉象。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都一直默不作声的,仙仙不由得秀眉微微一蹙,与身旁的清云对视了一眼。

    张太医倏地站起身来,笑着朝仙仙拱手道贺“恭喜皇后娘娘,娘娘的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十有就是喜脉啊!”

    仙仙惊得瞪大了眼,整个人都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张太医,您说的可是真的不是开本宫玩笑的”

    张太医捋了捋自己最近才蓄起的胡须,笑眯眯道“微臣哪里敢开这样的玩笑,娘娘如今已经有两个月了,别人兴许还拿不准,微臣却是能摸得出来的,分明就是滑脉啊。”

    “明雅,你去库房取些金叶子来,赏给张太医。”仙仙顿时喜上眉梢,又急忙吩咐人去昭明宫传这喜讯,顺便让人去一趟大将军府,将这消息传给她父亲陈达。

    清云笑道“娘娘不必让人去大将军府了,奴婢听说大将军如今就在御书房里,同陛下商议着政务呢,只需派个人到昭明宫那头传话便可。”

    仙仙一听,当即就想亲自过去昭明宫一趟了,可她头一回妊娠,心里紧张极了,根本不敢乱动腾,也就歇了这心思,只让人过去传话。

    而昭明宫御书房这一头,皇帝和陈达正为着收复瓜州、沙州之事争执不下。

    陈达不同意皇帝贸然派兵出征,他认为当下先将嘉峪关牢牢守住了,待大周内部彻底安稳下来之后,再一举出兵,收复两州。

    翁婿二人剑拔弩张之时,张德全领着一个从露华宫过来的小太监进来了。

    那小太监低眉顺眼地弯腰拱手道“奴才是露华宫的严孝忠,给陛下请安,给大将军请安。”

    皇帝和陈达听见“露华宫”三个字,面色都稍缓和了些,皇帝剑眉微皱,询问道“可是皇后派你过来的露华宫发生了什么事”

    严孝忠年纪尚小,不敢直视这两个气势凛然的男子,垂首拘谨地说道“回陛下的话,皇后娘娘诊出了喜脉,便吩咐奴才过来传话。”

    御书房里的气氛瞬间冰冷到了极点,完全没有他意料中的喜气洋洋,严孝忠手心里悄悄捏了一把汗,抬眼试探着望了张德全一眼。

    张德全急忙识趣地接话,眉开眼笑道“哎哟,奴才恭喜陛下,恭喜大将军了!”

    对坐在茶桌前的翁婿两人都同时僵住了。

    陈达眉头紧锁,眼中燃起一阵怒火,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戾气。

    这该死的混球李大山,他的乖女还这般年幼,分明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居然就被他这小畜生害得怀上身孕了,早知道他就该将仙仙留到二三十岁才是的,都是他考虑不周

    陈达越想越是恼怒,恶狠狠地瞪了皇帝好几眼,起身甩袖就出了御书房要往露华宫走去。

    他可不管什么外男不能随意进后宫,反正那是他的嫡亲闺女。

    而皇帝晃过神来后,也起身跟上了陈达的脚步,一起大步流星地往露华宫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平行时空的番外写完啦~

    接下来就是几个孩子长大后的番外和陈姐姐的番外啦oo新网址:  :,网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