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八十六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李陆一脸错愕, 不懂自己母后为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呆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 抿着唇没说话。

    赵仙仙想起了前世, 钱太后就是在孙兰落水身亡那一年离世,她如今突然不好了,是不是意味着孙兰也

    也不知过了多久, 她阖上双目, 喟叹了一声道“既如此, 清云你便派人去一趟昭明宫, 与陛下禀告一声,看能不能让郡君送到慈安宫里养病罢。”

    清云面露狐疑,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应下了。

    李陆怅然若失地摸了摸系在腰间的瑞兽黄玉佩, 想起这玉佩的作用,一时有些不舍。

    若是这玉佩系在他身上,他兴许就能一直控制着今生这具身体了

    赵仙仙见两眼直呆呆地望着地面, 木头一般地站着, 便伸手拉他坐在自己身旁,强打起精神来, 笑道“陆儿可是还在想方才见沈岚时的事情能否与母后说一说”

    四周摆放着的冰盆都快要消融成水了, 可候着的宫人们都被赵仙仙打发出去了, 所以也没来得及更换,殿里渐渐开始闷热起来。

    李陆与她紧贴在一起坐着,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打鼓似的咚咚直跳。

    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羡慕着今生的自己。

    分明前世今生就是同一个人, 都是他,却又不是他。

    都不知究竟是前世只是一场梦境,抑或是今生才是他构想出来一场虚幻

    “母后,沈岚今日亲口承认了,前世是她与安南王室联合起来对付父皇,是她利用儿臣夺走皇位,也是她毒害了您。”

    赵仙仙听得心里五味杂陈,一双杏目渐渐氤氲起雾气,攥着软丝被的手不自觉地又收紧了些。

    犹豫了良久后,李陆终于狠下心来,将手腕上的佛珠和腰间的玉佩都解了下来,恭敬又郑重地双手递给了赵仙仙。

    垂下眸子,掩饰眼底的黯然,认真地说道“母后,兴许这玉佩能帮助安平郡君恢复,您唤人送去给她罢。”

    赵仙仙接过后就随手放在小几上,见他心情似乎不佳,以为他还在想着方才与沈岚的对话,便伸手将他揽进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哄道“陆儿别伤心,一切都过去了,今生咱们一家子都好好的”

    李陆想起前世自己对她的误解,对她的诸多伤害,整颗心再次被懊悔和愧疚充斥着,眼角悄悄滑落一颗泪,没有再言语。

    。。

    转眼就到了六月初五。

    赵仙仙用过早膳后,本想去花房逗一逗那只画眉鸟,但天儿实在是闷热得让人难受,索性她就窝在内殿里吹着风扇车,优哉游哉地看话本子。

    流云立在一旁在她捏着肩,温声笑道“娘娘,明日便是大皇子的生辰了,您可要给他办一办”

    “明日是六月初六今日已经是初五了”赵仙仙秀眉微蹙,愣了小一会儿,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自从沈岚晕厥过去后,孙兰的身子就送到慈安宫里养着了,一直没有醒来。

    而李陆次日睡醒后,又再次变回了今生的模样了,前世的那个李陆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半晌后,她才抿唇一笑,说道“虽说不是整岁,但也给小办一场,热闹热闹罢。”顺便也当作去去先前那段日子因沈岚闹出的晦气。

    另一边的清云正在换新的冰盆,听了这话也起了兴致,笑意盈盈道“那娘娘要请哪几家进宫来”

    “就如往常一样,请陈姐姐一家和沈家一家罢。”赵仙仙放下手里的话本子,把玩着戴在颈上的璎珞金项圈。

    顿了顿又道“再请上冯侍郎家的张夫人,她也是极疼爱几个孩子的,正好和从前一样,凑齐四个人一起打马吊牌。”

    这些年来,赵仙仙与陈嫃、杨氏、张氏这四个年龄相仿、又说得来的,经常聚在宫里打马吊消磨时间,只是这段时间烦心事颇多,都没怎么玩过了。

    清云和流云一听她这话,颇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纷纷掩唇偷笑起来。

    沉云却是一头雾水,眉头微皱,不知她们有什么好笑的。

    清云悄悄打量了一眼赵仙仙后,才神秘兮兮地跟她解释道“咱们娘娘打马吊就没赢过几回,次次输钱了就气得吃不下饭,让陛下一顿好哄。可偏偏就是爱找县主和两位夫人打,咱们陪她打时也不敢赢,她倒又觉得没趣了。”

    流云见她越说越离谱,便急忙挤眉弄眼地给她使眼色。

    赵仙仙细呷了一口冰镇的雪梨水后,悠悠启唇道“清云,你个坏丫头可是嫌那二两月钱太多了可要本宫让刘尚宫给你降一降”

    后宫的开支一裁再裁后,中宫皇后身边的贴身大宫女的月钱便是正好二两银子,也就是二千铜钱。

    在这大周里,五六两银子就够平民百姓三代六口之家购足一年的粮米了,一个月二两银钱其实也算不得少的。但放在西京城,尤其是这皇宫里头,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清云凑趣儿地笑道“我的好娘娘,奴婢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奴婢罢,原本的二两本就不够使的了。”

    “既不够使的,还不快闭上你这张爱饶舌的嘴”赵仙仙白里透粉的双腮气得鼓鼓的,瞪圆了眼望她。

    清云赶紧用双手捂紧了嘴唇,捣蒜似的不断点头。

    看她这般爱演,赵仙仙和流云禁不住笑出声来。

    就连向来讲究规矩的沉云,都抿着唇强忍着笑意。

    次日早晨,赵仙仙尚半梦半醒地任由流云清云给她梳妆打扮着,沉云就进来寝殿传话了,说是宴请的几家夫人、小姐公子们都已经在正殿里候着了。

    她又特别着重地说了句,冯家的两位夫人都来了。

    赵仙仙微怔,倏地睁开还有些迷朦的双目,眨了好几下才觉得视线不那么模糊。

    冯家的另一位夫人,可不就是冯首辅的夫人了她不是身体病弱,一向都不参加任何宴席的

    梳妆完毕后,她才款款缓步出来待客的正殿。

    一众人纷纷起身,齐整划一地朝着她福身行礼道“给皇后娘娘请安。”

    “都免礼罢。”赵仙仙视线顿在这位从未见过的冯首辅的夫人身上,又想起她体弱多病的传闻,便急忙上前亲自扶起了她。

    冯首辅的夫人秦氏眼底闪过一抹惊艳,原本只当儿媳妇说的是玩笑话,没想到世间竟真的有如天仙一般的人物。

    眼前立在上首的皇后,身穿一袭宝蓝色坦领半臂,露出弧度姣好的颈脖与精致秀美的锁骨,下系一条光彩夺目的十二破间裙,是藕粉色拼松绿色的,这样的配色极为挑人,穿在她身上却毫无违和感,反倒有种清新脱俗的味道。

    云鬓高高绾起,也没有簪什么发饰,只别了一朵碗口大的赵粉牡丹。

    五官生得极美,冰肌玉骨,全无半丝瑕疵,恐怕这人世间里没多少人能及的,面上只略施傅粉,轻点朱唇,却是明媚鲜妍,仙姿佚貌,比她头顶那朵盛放的牡丹还要娇俏三分。

    “娘娘,敢问这串佛珠您是从哪儿得来的”孙氏眼尖地瞧见了赵仙仙戴在手上的那串小叶紫檀佛珠,走上前去亲昵地握起她的手来看。

    赵仙仙微怔,当即就解下佛珠递到她手里,笑道“这是清凉寺的明达法师赠送的,本宫近日来偶尔会梦魇,戴上后就好多了,也就一直随身戴着,可是有什么不妥”

    自沈岚晕厥过去后,她一连几夜都梦到前世的种种,总会满头大汗地半夜惊醒,自从将这串小叶紫檀佛珠戴上后,心神都安宁了许多。

    “没有不妥,没有不妥。”孙氏接过佛珠后,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颇为激动地说“这是娘娘的外祖母,前朝的淑懿皇后当年时常戴在身上的佛珠啊,穗子上红玛瑙葫芦的纹路都是一模一样的如今竟因缘际会之下回到了娘娘的手中”

    随后她又红了眼眶,感叹道“淑懿皇后一生向佛,却万万没想到,在她仙逝以后,前朝的文帝和怀帝都沉迷于道家的炼丹之道,而且还”葬送了整个王朝。

    这时赵仙仙骤然想起先前皇帝同她说过的话,在大理寺的牢房里,关押着一群向前朝皇室贩卖五石散的假道士。

    但她也没说什么出来,只是拍了拍孙氏的手,软声安慰道“太太休要为往事伤神了,快坐下来喝杯茶,吃吃点心罢。”

    待赵仙仙走上主位端坐好后,众人也回到原位坐下。

    陈嫃方才听得“明达法师”四个字后,就渐渐有些神思恍惚了。

    她回忆起晋阳长公主临终前托付给自己的话,便有提过这位明达法师。

    她当时说过,若是遇上什么要紧的大事,务必要去清凉寺寻找一位佛号明达的法师。

    甚至为了让她牢记着,还将她身边的两个贴身侍女分别改名为“明惠”、“明雅”。

    冯佑光的妻子张氏含笑望着赵仙仙,询问道“皇后娘娘,怎么今日的小寿星,还有几个小的都还不过来”

    这话才刚落下,小公主就牵着孙兰风风火火地小跑进来了,大皇子和小皇子跟在两人身后,不徐不疾地跨过门槛进入正殿。

    小公主一个箭步就冲上主位,抱着赵仙仙的胳膊蹭了蹭,歪着小脑袋娇声道“母后您看,这是谁来了”

    孙兰则是规规矩矩地朝赵仙仙福身行了个礼“兰儿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赵仙仙惊得张大了嘴,急忙用手掩住才算没有太过失态。

    小公主见自己母后震惊地都忘了让孙兰起身了,便直接笑嘻嘻地抬手道“兰姐姐快免礼罢”

    孙兰这才站起身来,望着赵仙仙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虽说已经七岁整了,可孙兰的乳牙还没开始换,两颗门牙比其他牙要略微大一些,笑起来时只露出两颗门牙,像个小兔子一样,添了几丝与她性子不符的俏皮可爱。

    赵仙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招手让孙兰也上前来,又捏着她的双臂上下打量了几番,这才确认她真的是孙兰,而非沈岚。

    两个人虽说用的都是这具身体,可处处都是不同的,一眼就能看出完全是两个人。

    她握紧了孙兰的手,眉眼间漾出笑意,欣慰地说道“兰丫头消瘦了许多,之后要好好补一补才行。“

    小公主唇角露出与赵仙仙一模一样的梨涡,浅笑道“今日儿臣一觉醒来,就见兰姐姐坐在床边等着了,她说昨夜就已经醒了,心里惦记着今日是皇兄的生辰,所以早早地就回来露华宫里了。”

    底下一众人都是按着品阶的次序来坐的。

    左下首第一个位置是冯首辅的夫人秦氏坐着,身旁的是她的儿媳妇张氏,紧接着的是杨氏和沈岑沈蕊两姐妹。

    右下首第一个位置原本是静乐县主陈嫃坐着,两位皇子进来后,她便退下一个位置,让他们兄弟俩坐下。

    然后陈嫃身旁坐着她的婆婆苏母,再接着便是沈焕的母亲孙氏和老小沈岩。

    秦氏正魂不守舍地凝视着坐在正对面,身着一袭绛紫色蟒袍的小皇子,似乎透过他在看着什么人。

    三十年前,她那可怜的孩子被人贩子抢走时,才刚满周岁,可模样却与眼前这位二皇子殿下是极为相似的,都是剑眉凤目,直鼻权腮,就好像是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随后,她又不着痕迹地望了一眼上首的赵仙仙,发现她却是柳叶弯眉,杏核大眼,鹅蛋圆脸,不禁心生疑惑。

    这对母子,竟毫无相像之处

    而一直被她注视着的小皇子,倒是全然没将她的目光放在心上,反倒是双唇微微抿着,眼帘低垂,让人瞧不出情绪。

    但又时不时不动声色地瞟一眼坐在斜对面的沈蕊。

    忆起那块没送出的红宝石西洋小圆镜,他的心里便好似被块巨石压着一样,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闷感。

    到了巳时三刻,接近午时了。

    赵仙仙一手揽着小公主,一手抱着孙兰,和颜悦色地同流云沉云吩咐道“今日人多,也就不过去饭厅里用膳了,直接将席面抬过来正殿罢。”

    她又拍了拍两个小丫头的肩膀,笑道“快下去同你们的小姐妹一起玩儿罢。”

    听了她这话,小公主就眉飞色舞地拉着孙兰下了主位,同沈家姐妹俩挤在一块儿坐着了。

    没多久席面就端上来了,众人有说有笑地开始用起午膳来。

    赵仙仙感觉腹中有了七分饱后,就放下了筷子,剥了一颗挂绿荔枝来吃。

    这是昨日才从南边儿进贡上来的珍稀品种,沿途一路上都用冰柜子保存,但路途遥远,来到西京后还是损坏了不少,只剩如今席上的这一碟子。

    原先她只尝过妃子笑,倒是第一次吃挂绿。

    这挂绿荔枝正合了其名,外壳红中带绿,四分微绿六分红,每颗荔枝都环绕有一圈绿线,果肉莹白剔透,清甜爽口,唇齿留香。

    赵仙仙吃着不错,又亲自剥了一颗喂给今日的小寿星,笑盈盈道“今日是陆儿的七岁生辰,你可有什么想要的,母后看能不能满足满足你。”

    大皇子嘴里含着一颗荔枝,双眼却顿时发亮,吐出果核后,他兴致勃勃地说道“母后,儿臣想跟沈家表哥杨帆一样,跟着商队到海外去,见识见识外头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这”赵仙仙啼笑皆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陈嫃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故意板着脸正色道“你呀,还是长大些再考虑罢,便是你父皇母后都答应了,你陈姨我都不同意的。”

    陈嫃的婆婆苏母见气氛陷入尴尬,便急忙拿出了一个油纸包,里头是她最近做的猪油米花糖,方才都差点儿给忘了。

    “皇后娘娘,臣妇记挂着您儿时喜欢吃鼎丰祥点心铺里的猪油米花糖,可是鼎丰祥如今已经不开了,臣妇便琢磨着做法,做了这些出来给您尝尝味道。”

    “有劳太太费心了”赵仙仙笑道,又拿起湿帕子擦了擦手,方才剥过荔枝,手上粘糊糊的。

    撤了席面后,几个孩子又提议要去庭院里荡秋千,苏母和孙氏、杨氏都折腾不动了,就留在正殿里没跟着出去。

    秦氏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小皇子身上,也就拉着儿媳妇一起跟着出来了。

    一路上,她拉了拉儿媳妇张氏的衣袖,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二皇子殿下与皇后娘娘还有大皇子、公主都不相像”

    张氏笑道“小皇子的相貌随了陛下,所以才与娘娘不像,您是不知道,小皇子与陛下那才是真的像到了极点。”

    秦氏闻言惊讶得眼睛都直了,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挪地往前走,整个人陷入沉思中。

    也不知她是想到了什么,眼眶里竟噙着一丝泪花。

    回过神来后,她又下意识抬起眼来,来来回回地仔细瞧着前方正在玩耍的几个孩子,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是真的

    四个小丫头兴高采烈地并排挤坐在秋千上,时不时抱怨着推得太轻了,而大皇子一人站在后面费力地推着她们,热得汗流浃背的。

    小皇子则是悠闲地站在另一旁,绷着一张脸,可眉眼间却洋溢着明显的笑意。

    赵仙仙与陈嫃一起坐在石桌前,她捻起块猪油米花糖来咬了一口。

    前世加上今生,她已经几十年没吃这东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与儿时吃的味道一样。

    只是蓦地就想起前阵子做的一个梦来。

    梦中她独自坐在赵家村村头老榕树的秋千上,一手拿着猪油米花糖,一手拿着麦芽饴糖,一脸满足地眯着眼笑。

    而老榕树的另一头,还藏着一个看不清脸的高壮大男孩,一直伸长了脖子偷偷看她荡秋千的背影。

    正当她想要跳下秋千去,看清楚那个偷看自己的大男孩是谁时,猝不及防地就被清云从梦中唤醒了。

    如今仔细想想,那个大男孩,除了皇帝以外还能是谁

    她抬眼朝着正东面的昭明宫望去,眼里的笑意根本就掩藏不住。

    也不知那个大傻子如今是不是在忙里偷闲地拿出她的画像来看

    这时,陈嫃突然挽着她的手臂,莞尔笑道“仙仙,让几个孩子自己玩罢,咱们进去打马吊牌”

    正文完,番外待续。

    作者有话要说  之后番外会写几个孩子长大后的故事、陈嫃苏太医的小日常、以及仙仙没有被调换的平行时空onno

    暂定就是这几个,之后可能还会补充hhhh

    还是跟平时一样,晚上九点更新,特殊情况会在文案和评论区请假的

    再次感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呀

    爱你们o请牢记:玫瑰网,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