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八十三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承宁宫的地下密室里。

    提着一个白色灯笼的郭息站在门后,蓦地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一字一句地说“沈岚姑娘, 在下郭息, 之后的日子就由在下陪着你了。”

    沈岚抿唇沉默, 眼底现出一抹冷冽的杀意,凝视着他的眼神凌厉几分。

    那个大和尚知道她叫沈岚也就算了,怎么眼前这个叫郭息的男人怎么也知道了

    借着对方手里灯笼的光线,沈岚不着痕迹地四处打量着, 看能不能找个趁手的东西,用来当对付他的武器。

    原身的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弱小了,而且才七岁, 这些天她也没来得及锻炼一下, 赤手空拳肯定是打不过对方的。

    可这里就是专门收拾出来用来关押她的,怎么可能会留下给她反击的东西

    地下密室里十分幽暗, 以至于郭息这张半毁了的脸也阴鸷可怖了许多,莫名与前世组织里那位同样毁了容的大头目的样子渐渐重合起来。

    待他缓缓走近时, 沈岚脑海里蓦地想起了她在现代被组织用药物控制时,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意, 心里渐渐发慌, 一步一步往后退。

    可她不信邪,偏要抬起头来直视他那双幽深沉寂的眼睛,可他的眼底好似有个漩涡,好似要将人卷进去一样。

    沈岚顿时头痛欲裂,耳边一阵“嗡嗡”的声响, 不断有个奇怪的苍老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转着。

    “你这毒妇,杀了我的女儿外孙坐上了皇位,就以为没有后顾之忧了”

    。。

    翌日清晨,整座西京城都被一层浓重的雾气笼罩缭绕着,皇宫的殿宇楼阁大半都隐匿在云雾中。

    露华宫寝殿。

    赵仙仙醒来时脑袋昏昏沉沉的,坐起身来后,半眯着眼睛揉了揉眉心,嗓音还带着微微的沙哑,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陛下昨夜可是没回来过”

    流云上前来给她按摩头部,温声回道“娘娘,正好巳时一刻了,陛下昨夜没回来,听说是在议政殿彻夜商谈安南之事呢。”

    又关切地问“娘娘可是头疼了要不要宣太医”

    赵仙仙摇摇头“不必了,只是刚醒来头脑有些沉,扶本宫起来洗漱罢。”

    流云应了一声后就搀扶着她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这时沉云与清云也分别端了热水和取来要换的衣裙过来了,一起伺候着她梳洗。

    换上一件淡杏色如意云纹交领半臂,配着一袭湖蓝色方胜纹齐腰裙,虽然颜色偏素净,但她本就生得靡颜腻理,只衬得愈发娇憨俏丽了。

    一头披散垂下的墨黑绾成堕马髻,描眉画眼,傅粉薄施后,才往饭厅走去。

    早膳正好也已经刚备下了,赵仙仙便独自一人慢慢悠悠地用了起来。

    最后才吃的那一小盅雪梨燕窝是冰镇过的,并没有放糖,只有雪梨本身那股微酸的清甜,她吃着觉得不错,于是让人再上了一盅过来。

    可第二盅再端上来时,她却又感觉有些腻了,一口都吃不下,连炖盅的盖儿都没让人揭开。

    昨日一听说安南动乱,皇帝就急急忙忙就离开了,夜里又极少见地没回露华宫,赵仙仙一直没机会问他打算如何处置沈岚。

    再加上她总觉得前世沈岚与安南可能真的有些什么联系,心里更是忽上忽下的。

    琢磨了须臾后,她决定带上这盅没动过的冰镇雪梨燕窝,亲自过去昭明宫一趟。

    在议政殿里候着的张德全,听底下人传话说皇后正在过来后,看了眼正拧着眉头与几位重臣围着疆域图分析战况的皇帝,也不知该不该向他禀告。

    但一想到皇后在这位主儿心里的地位,就没多作犹豫了,走上前去小声禀告道“陛下,皇后娘娘正带着汤水过来看您了,您看要不要奴才先带娘娘到内殿里去”

    皇帝一听,原本脸上的寒意瞬间缓和了不少,眼底闪过轻微的惊喜之色“当真直接带皇后到御书房里,朕一会儿就过去。”

    又另外吩咐道“皇后怕热,记得让人在御书房里多摆些冰盆。”

    为了节省开支,昭明宫内外包括御书房都是不摆放冰盆的,所以他才特意补了这么一句。

    张德全连连点头“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再亲自去殿前接娘娘。”言罢,他就火急火燎地退下了。

    正巧这时赵仙仙刚下了轿辇,正要往里头走,就见张德全迎了上来。

    “奴才见过皇后娘娘。”张德全规规矩矩地行过礼后,笑道“陛下与几位大人还在议政殿里忙着,就吩咐奴才先带娘娘去御书房里,娘娘便随奴才过去罢。”

    到了御书房里后,流云将手里端着的雪梨燕窝放在桌上,也就退到门外,和其他宫人一起候着。

    里头各个角落都放了冰盆,散发着幽幽的凉气,让刚晒过火辣辣日头的赵仙仙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她闲着没事,就在四处看了看,但也知道这儿的东西大多都是政要文书,不敢乱碰。

    走到书桌旁时,不经意间瞧见书桌上放了一卷半展着的画像,从展露的部分来看,这似乎是画了一个女子。

    她骤然呼吸一滞,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眼底的光也微微黯淡了一些。

    虽然一直都清楚他对她的心意,可是在他平日办公的地方见到这么一幅莫名其妙的画像,心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指甲渐渐深陷入掌心,思忖纠结了好半晌,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画卷。

    画中女子精致艳丽的面容渐渐清晰,映入眼帘。

    赵仙仙顿时羞赧得面红耳赤的,亏她方才还感觉心里不舒坦,埋怨他在这儿搁个乱七八糟的画像在这儿呢,感情这画里的人便是她自己。

    画中的她,披着一袭大红色的斗篷,立在一棵盛放的绿梅树前,抱着一枝绿萼梅浅笑着。

    若是没记错的话,这画的应该是她怀第一胎之前,和皇帝微服出宫到梅园里游玩的模样。

    当初赵仙仙刚入宫时,怕他怕得厉害,别说是与他敦伦了,便是一根头发丝儿都不让他碰的。

    后来也是他费尽心思哄了一年多,才没那么怕他,勉强与他亲近了些。

    而画里的梅园之行,可以说是两人之间的一个转折点了。

    因为那日的夜里,两人才头一回同床共寝,之后没过多久就怀上大皇子了。

    不得不说,绘这幅画的画师确实是画功了得,将她的神态动作都描绘得活灵活现,五官秀美无瑕,连她自己瞧着都觉得喜欢。

    尤其是那一双如水杏般的眼眸,水光潋滟,流盼多情,十几岁小姑娘眼角眉梢间的娇俏,都能从画里透出来了。

    她暗暗笑了起来,莫不是他平日连处理政事,都要时不时看看她的画像

    虽说心里这般取笑着他,却又觉得甜滋滋的,好似浸在蜜糖里一样。

    皇帝进来御书房时,便见她站在书桌前,面上溢满了笑意,一张俏脸潮红着,艳若桃李,明媚得不可方物。

    他阔步走上前去,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俯首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轻声问“仙仙怎么过来了”

    赵仙仙见他眼下的青晕极为显眼,又想起今早流云说他彻夜都在与朝臣商议,顿时有些心疼了,踮起脚来极快地啄了一下他的嘴角。

    可做完这动作之后,她又觉得青天白日的,自己就这般太不矜持了,便撇过头去不看他,羞得薄红都蔓延到颈脖下了。

    皇帝被她吻得脑袋一懵,耳根子霎时间都涨红了。

    再看她这副娇滴滴、怯生生的小模样,心头都被丝丝缕缕的甜蜜溢满了。

    揽着她一起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双手捧着她的脸蛋,缠绵而温柔地吻了上去,仔仔细细地品尝着她软嫩细滑的唇瓣儿,辗转摩挲着。

    赵仙仙嗅着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龙涎香混着檀木香的气味,心里被不知名的感觉填得满满的,便扭着身子在他怀里蹭了蹭。

    皇帝顿时感觉到腹部的热流开始翻涌,但还是努力克制了下来,极轻地拍了拍她丰盈得恰到好处的娇臀,压低了声音哄道“仙仙别撩拨朕了,朕一会儿还有事务要处理,今晚回去再给你好不好”

    赵仙仙一听这话,就跟个炸了毛的猫儿一样,瞪圆了眼嗔他,娇声怒道“臣妾才没有撩拨陛下呢。”

    皇帝满含宠溺地望着她,低声笑道“嗯,仙仙没有撩拨朕,是朕撩拨仙仙了。”

    “你”赵仙仙听了他这样的话,捏起拳头挥了挥,作势就要捶他,粉腮气得鼓鼓的,倒显得煞是可爱。

    但到底只是做做样子,她哼哼了两声后,就又岔开了话题,冲他眨了眨眼,妩媚中带着俏皮,浅笑着小声问“陛下怎么放了幅臣妾的画像在书桌上呀”

    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可皇帝却感觉自己好似被闪电劈了一下,浑身都僵住了,心里一阵发虚。

    嘴角紧绷着,小心翼翼地打量她面上的神色,见她没有半点厌恶嫌弃他的意思,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背地里做过的痴事,向来都是瞒着赵仙仙的,生怕她知道了他的不正常后,会对他生了嫌弃的心思。

    他试探着将坐在身旁的娇人儿搂进自己怀里,须臾后,才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朕实在是想仙仙想得紧,又不能时时刻刻都见着你,所以才”

    “日日朝夕相处,有什么好想的”赵仙仙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耳朵,挑眉望他,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皇帝轻笑了一声,眸色柔和了许多,也不作答,低头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然后就这么抱着她,批阅起整齐摞放在书桌上的奏折。

    “陛下,昨日您都没来得及说要怎么处置沈岚就走了,您倒是说说呀”赵仙仙的脸还贴着他的胸膛,仰着脑袋望他。

    “承宁宫里有个地下密室,朕让人把她关押在里面了。”言罢拍了拍她的肩膀,再具体的他也没打算细说了。

    顿了顿,他突然有些迟疑地问“仙仙,方才朕过来前,大将军让朕问一问你,明日可愿意上城门给他送行”

    “什么意思”赵仙仙睁大了眼,水灵灵的眸子里满是诧异“是大将军带兵出征安南他不是早就卸职了”

    皇帝点了点头道“嗯,明日一早他就领着驻京营的精兵南下,且现下朝中可用之人太少了,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赵仙仙突然心里一片凌乱,脑子里满是前世皇帝亲征安南后发生的事。

    那时候他战死的消息才刚传回西京,李陆在沈岚的挑唆下直接就宣布向安南投降了,且割地议和。

    而她这个曾经百般刁难过沈岚的恶婆婆,没了依仗后,也被那时的当上皇后的沈岚下令软禁在露华宫里。

    今生安南起事的时间提前了十几年,带兵出征的人,却从她的丈夫变成了她的生父了。

    静默了许久,赵仙仙缓过神来后,鼻子有些酸酸的,佯装漫不经心地说“如今正值暑夏,听闻南边的瘴气重,陛下让随行的军医多备些藿香丸罢。”

    皇帝批奏折的动作微微一滞,剑眉轻挑,突然感觉有些看不懂她的心思了,只低低地“嗯”了一声。

    眼看着快到午膳时分了,赵仙仙担心他只顾着忙,索性就陪着他用过后才离开。

    回到露华宫后,就见本该在午睡的大皇子,独自一人在正殿里坐着,双目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仙仙走上去,揉了揉他的小脑瓜,笑问“陆儿怎么还不回去午睡可是有什么事要同母后说”

    李陆背脊猛地一僵,心跳莫名加速,始终有些不习惯生母这般亲热的举动。

    他略为拘谨地站起身来,朝着她拱手躬身行礼“儿臣李陆,给母后请安。”

    赵仙仙顿时屏住了呼吸,反应迟了好几拍,伸手搀扶着他起身后,嘴唇动了动,却欲言又止。

    李陆正穿着今生大皇子最喜欢的那一身银白色五爪蟒袍,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一个乖巧憨厚、懂事谦让;另一个眉宇间有股掩藏不住的戾气。

    他想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沉吟片刻后,神色凝重了几分“敢问母后,不知那块瑞兽黄玉佩还在不在您这儿可否借给儿臣一用”

    赵仙仙茫然抬首,颇为不解地望着他,但还是吩咐清云去取来,随后又挥手屏退了殿内所有宫人。

    她这才放松了些,眼里噙了一丝笑意,握着他的手关切地问道“陆儿你这是又觉醒了你和今生的这个你是会轮流出现的吗”

    李陆感到受宠若惊,同时又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垂首低声回道“嗯,似乎是这样的”

    看着她这般毫无芥蒂地对自己,心里涌上一抹暖意,但又觉得惭愧万分。

    他另一只手拿起那块瑞兽黄玉佩,打量了好一会儿,突然启唇道“母后,儿臣方才从从皇妹口中得知,沈岚如今已经搬去承宁宫了,不知您有何打算”

    说起“皇妹”二字时,他微微顿了顿,前世他自小就是孤孤单单地长大,实在有些不习惯今生自己还有对龙凤胎弟弟妹妹。

    赵仙仙略微叹了口气“你沉睡的这些天里,你父皇也知道了她是沈岚了,如今将她关押在承宁宫的地下密室里。”

    李陆愣了一下,随后猛地站起身来,拱手道“母后,儿臣想去承宁宫会一会她。”眼底复杂的暗芒一闪而过,作揖的拳头握紧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小公主我严重怀疑我哥哥是个精分,动不动就变来变去的

    仙仙不许乱说有些心虚

    小陆陆挠挠头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大陆陆笑而不语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停车坐爱枫林晚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