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八十一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柳太傅扫了一眼满脸困惑的冯首辅, 倒也不隐瞒,笑着直言道“冯老弟恐怕怎么都想不到这执黑子的是谁, 是咱们二皇子殿下啊”

    冯首辅诧异了片刻, 随后挑眉淡笑道“二皇子殿下竟是他”

    柳太傅先哈哈大笑几声“冯老弟想不到罢这位二皇子不过是个年方六岁的稚子, 可弈棋之法比不少大人都要老练得多,愚兄与他对弈时真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眨, 生怕稍有不慎, 就猝不及防地就掉进他设的陷阱里了。”

    冯首辅端起小几上的茶盏,一口饮尽后, 面上又恢复成云淡风轻的样子“这倒是有意思。”

    他方才一闪而过的念头,霎时间就瓦解冰消了。

    若说是谁家的小公子, 他还能舍下老脸去请来,可偏偏却是个皇子。

    倘若他真去请了, 说不准就要落下个与小皇子结党营私的名头了, 这么些年来曾有意无意得罪过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弹劾他的机会。

    这时,柳太傅陡然止住了笑意,摇了摇头感叹道“唉, 若是大皇子与小皇子能结合起来便好了。小皇子虽更聪慧,可心里头的算计还是太多了些;大皇子虽课业处处不如他,光是秉性仁厚这一点就十分难得可贵了。”

    “柳兄快别说这等话了。”冯首辅深邃的眸子多了些复杂, 面色微凛,正色道“隔墙有耳,若是让人听了去, 还以为咱们要站队了。”

    柳太傅顿时有些讪讪的,下意识捋了捋已经蓄到胸前的胡须。

    倏忽间又想起自己方才来时的路上,还特意去酒肆买了一壶清酒,于是拎起酒壶,笑道“都忘了方才打的这壶酒了,酒肆家的说是新酿的玉液金波,口感比寻常的酒都要纯正些,你我难得相聚,不若小酌几杯罢”

    冯首辅稍作犹疑,一会子他还要回里屋陪着妻子,若是身上有酒气熏着她就不好了。

    只是他最近一直绷着心里的那根弦,早就想饮几杯松松气儿了,于是很快就爽快地答应了,吩咐下人去取酒具过来。

    两人缓步走到小院子里,围着石桌对坐,互斟对饮,相谈甚欢。

    。。

    露华宫内殿里,几处香炉都熏着薄荷香,又摆了不少冰盆,倒是清清凉凉,不同于外头的夏阳酷暑。

    赵仙仙被皇帝圈在怀里,耷拉着小脑袋不敢看他,整个人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仙仙眼睛一闭,决定要破罐子破摔了。

    但也不敢与他对视,用她软软糯糯的嗓音,含混其词说“臣妾几年前发现兰丫头左边眼角处有颗红泪痣,再联想到她的身世,就猜到她是沈岚了,只是当时见她与前世的性子完全不同,而且又与她有了感情,才斗胆瞒下陛下的。”

    皇帝静静地听着,捏着她柔嫩的小手把玩,也不作声。

    见他不说话,赵仙仙也有些心虚忐忑了。

    “后来,臣妾隐隐觉得她与前世的沈岚完全不是同一个人,所以才带着她到清凉寺去了。没想到明达法师这般厉害,直接就说兰丫头的魂魄不稳,容易被邪祟附体。”她越说声音越弱。

    顿了顿,又道“随后他给了一个瑞兽黄玉佩,让兰丫头时刻不要离身,用来稳住她的魂魄。前些天她无意间丢了那个玉佩,果不其然,沈岚这个邪祟就占用了她的身子了。”

    两人陷入沉默,谁也没再开口。

    半晌后,皇帝将下颔抵在她的发开了,那朕也不必再投鼠忌器了,之后沈岚便由朕来解决罢。”

    赵仙仙微怔,嘴上嗫嚅了几下,但也没说什么,乖乖巧巧地应下了他。只是娇艳的樱唇微微嘟起,表达心里略微的不满。

    皇帝看着她撅起的小嘴都能挂油壶了,无奈轻笑,附在她耳畔低喃“仙仙放心,朕不会让人伤及孙兰的性命的。”

    赵仙仙顿时心中一喜,转过身来主动环上了他的脖子,眨着一双波光潋滟的水杏眸子,认真地说“陛下一言九鼎,可不能骗臣妾,定要保住兰丫头的性命的。”

    “朕哪里敢骗仙仙”他笑说着,眉眼间自然而然地溢出了温柔与缱绻,又顺势揽紧了她几分,让她胸前绵软丰腴的雪团儿恰好贴在他火热厚实的胸膛上。

    赵仙仙正好穿着一袭藕荷色齐胸襦裙,被他这番动作一挤压,那道撩人心魄的沟壑更深了些。

    他的墨黑的眸子里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在她的胜雪玉肤、粉面桃腮上不断流连着。

    浑身的血液开始躁动,小腹一股热流窜过,恨不能将这一举一动都能让人意乱情迷的娇人儿直接揉进自己怀里,永远不分离才好。

    随即就俯首噙住她饱满红艳的樱唇,犹觉不够,又用牙齿轻轻咬了几下她软嫩的唇瓣儿,用舌尖撬开贝齿后,探进去攫着她粉嫩软滑的丁香小舌,不知餍足地汲取着她檀口里香甜的蜜液。

    赵仙仙被他一下又一下细吮的动作惹得身子微微发颤,整个人软得都要化成一滩水了,唇齿间情不自禁地溢出几声浅浅的娇吟与呓语

    “陛下,大事不好了”张德全没经通传突然就直接闯了进来内殿里。

    赵仙仙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手足无措地推开了皇帝,咬着下唇,急忙整理好身上发皱的衣裙。

    张德全站定后,拱着手气喘吁吁地禀告“陛下,方才来的急报说,安南起乱了如今已经杀入了咱们大周的广南一带”

    赵仙仙惊得浑身一僵,瞠目结舌,原本因动情而泛着潮红的双颊,霎时间就白了不少,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皇帝倒是比她镇定些许,但神色也凝重了几分,眉宇间透着几分凛冽。

    这几日他就已经收到密报,知道安南近来有异动,只是也没想到会这般打个措手不及。

    安南国一直是前朝高氏大齐的藩属国,自大齐改为如今的大周以后,安南国王室的狼子野心便开始蠢蠢欲动了,一直想摆脱藩属国的名头,甚至意图吞并大周在安南周边的疆土。

    前世安南动乱并没有这么早,大概还要再过十几年才起的事。

    当时朝中大将多数都在镇守西北,抵御西羌的入侵,根本没有合适的武将能带兵前往安南。

    最后经过多番权衡利弊,皇帝决定亲征安南。

    也是这一战,皇帝遭了暗算,最终命丧沙场。

    今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大周沿海开通港口海贸的影响,安南竟然提前了这么多年动乱。

    毕竟从前大周沿海地带大部分都是封锁起来的,只有极少数海商私下出海。

    而临海的安南国,就是大周与海外货贸最大的枢纽之一。

    如今大周自己也开放了不少港口,与安南国的货贸往来,自然也就少了许多。

    皇帝定下心神后,动作轻柔地拍了拍赵仙仙的肩膀,安慰道“仙仙不怕,朕先去昭明宫与朝臣商议此事,晚膳不必等朕了,好好吃知道吗”

    话一落下,他就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赵仙仙双手抱膝坐在软榻上,望着他阔步离开的背影,身子不自觉地微微颤着,整个人有些六神无主。

    分明是在三伏酷暑天里,她却感到一阵刺骨冰冷的风刮过,让她浑身发寒。

    前世他就是亲征安南时战死的,而沈岚给李陆下的毒,也是安南的番木鳖,会不会是她前世曾与安南有勾结

    原书里大多都是写沈岚如何结识众多官宦子弟,如何反击曾经欺压过她的人,直到沈岚一一铲除阻止她上位的人物,顺利登基称帝,而且彻底解决她这个曾经的恶婆婆后,全书就完了,许多事情都没细说。

    在她垂眸沉思时,清云突然领着原本正在养伤的流云走了过来。

    流云先是规规矩矩地朝着赵仙仙行了跪拜大礼“奴婢流云,给皇后娘娘请安。”

    听见这话,赵仙仙渐渐缓过神来,对前世的心惊胆战方才消散了些,深深叹了口气后,她才浅笑道“快免礼罢,怎的突然过来了不是正在养伤吗”

    “蒙娘娘的关照,奴婢如今已经大好了,可以回来伺候娘娘了。”言罢,流云才缓缓站起身来。

    她看出了赵仙仙的脸色有些不佳,就径自上前去,给她按摩按摩头部。

    因着流云是略懂医术的,所以按的穴位都很准确,力道也恰到好处,舒服极了,让赵仙仙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些。

    她双目微阖起来享受,又柔声嘱咐道“到底身子骨儿才最是要紧的,若是你还有哪儿不舒服,可不要逞强,知道吗”

    流云听见主子这般关心自己,心头也是一暖,笑道“谢娘娘关心,奴婢自是省得的。但凡有个什么不舒服,保准立马就躲开一边儿休息去。”

    立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沉云,则是面露尴尬,垂首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生怕流云一回来,她就又被打发出去正殿里当差了。

    虽说都是大宫女的名头,领的月钱也分毫无差,可这是不是近身伺候着的,差的可就远了。

    像清云、流云这两个贴身服侍皇后的大宫女,在外头谁敢不老老实实地唤一声姑姑

    她与流云倒是没生过什么龃龉,甚至在她养伤这几日,她们三个人都是一同睡在耳房里的,相处得也是融洽和睦。

    可此时见着她这般费心思讨好主子,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清云方才去茶房端新茶具回来,将东西放在小几上后,她突然询问道“娘娘,慈安宫今个儿递了话过来,说那边的娘娘最近身子一直不大好,想请安平郡君回去瞧一瞧,您看”

    赵仙仙静默了片刻,略微抿抿唇,才道“你让人过去不,清云你亲自过去回话罢,说兰丫头最近课业繁重,实在是走不开,过些天儿便会让她回去住几日的。”

    清云有些不明所以,明明安平郡君如今都不肯去上书房了,日日在承宁宫和御膳房之间跑来跑去的,怎么就说成是课业繁重了

    紧接着,赵仙仙又叮嘱道“可千万别说漏嘴了,知道吗还有,不许在钱太后面前提兰丫头落过水。顺便帮本宫瞧瞧,钱太后如今身子状况怎么样了。”

    清云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连声应下了她的吩咐,告退后就亲自跑了一趟,过去慈安宫里传话。

    皇帝回到昭明宫议政殿后,吩咐张德全迅速召集所有政要大臣前来,商议如何解决安南之乱。

    亲卫首领曹延云突然上前来报“陛下,安平郡君似乎通过一个姓王的御厨,跟宫外的望江楼搭上了线,正在安排如何让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宫,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安排”

    望江楼便是赵仙仙与皇帝从前出宫去过几回的那家酒楼,生意极为红火,能在西京城里屹立数十年,也离不开它背后的多方势力的支持。

    前世沈岚与望江楼可是竞争敌对的关系,自她搭上李陆这条线后,第一个开刀的就是望江楼。

    她今生反倒是搭上了望江楼,要借着望江楼的势力出宫去。

    “哦”皇帝嗤笑了一声,眼底闪过一抹诡谲莫测的精光“吩咐底下人不必再束手束脚的了,直接将她打晕关进承宁宫的地下室里。”

    说来也是巧,沈岚当初特意选了离御膳房极近的承宁宫里,正好就有一个地下室,是前朝皇室修来避祸用的,如今用来禁锢她倒是极好。

    曹延云心里一咯噔,但面上还是一片平静“是,微臣这就去办。”言罢就要退下。

    “等等。”皇帝用手指轻叩着楠木书桌,目光定在笔架上,用着讳莫如深的语气说“让郭息过去守着她,陪她说说话,顺便诱导她将脑子里知道的菜谱都尽数写出来。”

    就连这等时候,皇帝都没忘赵仙仙前世爱吃沈岚研究出来的菜品,特意多吩咐了这句有些滑稽的话。

    郭息此人是天子亲卫中最擅控心术的。催眠一类倒是其次,他最拿手的却是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将人折磨得生不如死,精神彻底崩溃。

    既然赵仙仙喜欢原本的孙兰,那他也不好让人对她动刑。

    可前世的杀妻之仇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化了只能从心神上好好折磨她一番,之后再找高人来将她打个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原女主前世的记忆也准备要触发出来了

    小剧场

    皇帝关键时刻,朕还记得要留下菜谱,仙仙快夸朕

    仙仙正兴致勃勃地跟陈嫃、小公主还有孙兰一起吃着钵钵鸡

    大皇子拍拍皇帝的肩膀父皇别难过,你还有我和弟弟

    皇帝和小皇子纷纷表示丑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眸善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