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七十八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叫彩霞琉璃花房, 其实只是这花房有两扇巨大的圆窗,是仿了西洋教堂窗户的样式做出来的,镶上了色彩斑斓的琉璃。

    阳光透过琉璃窗照射进花房里, 就会映出彩色的光影,室内变得绚丽多彩, 恍若置身彩霞当中, 故起名叫彩霞琉璃花房。

    如今是仲夏,但花房里还是有不少需要精细养着的名贵花卉盆栽, 错落有致地摆放着, 仰头一看,上边儿还搭着层竹架子,藤蔓绕着架子生长, 绽放出无数朵粉蔷薇。

    花房正中心的空位摆着一张高高的小圆桌,一个精美的鸟笼就摆在这上头。

    一进来后, 赵仙仙就开始后悔了, 方才就应该像往常一样,权当作没看出他的意思来的。结果脑瓜子一抽风,居然就提议说要带他过来花房看画眉鸟了。

    就算与他有事要单独相谈,大可以直接将几个孩子打发出去, 怎么就带他出来了

    偏偏懊悔之余,心里又生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尤其是想起方才他跟自己两个儿子相处得那般融洽温馨

    赵仙仙眼皮轻跳,暗骂了自己两声后,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伸着食指轻点了点笼中的画眉鸟的头,而那画眉鸟也扑棱了几下翅膀,似乎是在回应她。

    陈达立在她身后五、六步远的距离,定定地望着她置身在花团锦簇中的背影,穿着这身高密色半臂和水红色裙和小公主那身是一模一样的。

    也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妻子晋阳长公主。

    若是她还在,也穿上这么一身同样的衣裙,跟着闺女、外孙女三代人并立在一起,定是美好得像幅画儿一样。

    赵仙仙用小镊子慢慢腾腾地给画眉鸟喂过食后,理了理裙摆就款款坐在的石凳上,凑到身旁的盆栽边儿,小心地拈着一朵豆绿牡丹闻了闻。

    悄悄侧目瞟了陈达一眼后,发现他正神思恍惚地呆站在那儿,才轻飘飘地问了句“大将军,可是有什么事要同本宫说的”

    陈达陡然回过神来,又在心里琢磨了一小会儿后,才温柔地笑望她,试探着问道“皇后娘娘,小公主如今年纪也大了些,我就寻思着,要不要再多找个略年长些的伴读来陪着她”

    听他这样说,赵仙仙倒有些出乎意料了,下意识就抬起眼看着他,狐疑地问“大将军何出此言”

    陈达不动声色地上前挪动来几步,站在离她稍近一点儿的位置,却也不敢真的太近,生怕会惹了她的厌。

    又轻叹了一声道“小公主生性活泼,伴读就该选个稳重些的,互补互补才好。今个儿我过来时,正巧遇到她那个姓孙的伴读了,竟打扮成小太监的模样,跟着采买的太监要出宫去,正好被我给撞破了才没出成宫。况且,她那样子瞧着也太轻浮了些,若是教坏了小公主可如何是好”

    赵仙仙心里不由得一紧,当即就松开了手里一直拈着的牡丹花,问道“她竟扮成小太监的模样了”

    听她竟接起自己的话头了,陈达眼底隐隐多了一丝笑意“对,若不是想起这几年都没有采选过宫人太监,我也差点看漏眼了。”

    顿了片刻后,又道“那孙兰的来历我也大概知道一些,若是娘娘觉得她们一家子可怜,就将她打发回慈安宫里住着就是了,也不必让她在公主身边当伴读。”

    提起慈安宫,赵仙仙骤然想起了前些日子清云提过钱太后病重,之后再也没提起过了,也不知好些了没

    她暗暗叹了口气,眉眼间染上一丝疲惫,望了望琉璃大圆窗,低声淡淡地说“孙兰这事,本宫会好好安排妥当的,就不劳大将军费心了。”

    传话的太监说,明达法师会在雨停之时亲自入宫来一趟,这其中定然有他的用意的,她这时候也不能节外生枝,打草惊蛇,不然反倒还害了孙兰就不好了。

    陈达被她这般冷声婉拒,心里也半点儿不恼,只怔怔地望着她失神,鼻子都有些发红的。

    如今外孙女生得这般俏皮可爱,也不知自己这个嫡亲闺女小时候,该是何等的粉雕玉琢,何等的憨态可掬

    可惜自己从没见过,而妻子晋阳长公主更是一直到离世,都没见过她一面。

    若不是当年徐氏那个可恶的毒妇调换了两个孩子,若是仙仙自小养在他们夫妻身边的话,定也是要娇生惯养、百般疼爱,连重话都不敢跟她说两句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瞧着她这么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都会设法去给她摘来。

    自认回孩子后,他特意去过几趟赵仙仙从小住的赵家村,去她当年和赵姑母住的那个屋里待过。

    那小院子皇帝一直有让人看守着,所以也没别的村民私自占去,里里外外都还保存得十分完好。

    他一进那屋里,环视一周后,当即就泣不成声了。

    自己与晋阳长公主的嫡女,整个西京城再没有比她更尊贵的千金小姐了,竟就住在这连家里奴才住的地方都不如的破旧瓦房里,连张正经的床都没有,就是直接睡在土炕上。

    赵仙仙抿了抿唇,被他这怪异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见他也没别的话要说了,就从容不迫地站起身,越过他的身侧往门外走去。

    陈达飘游的思绪这才被拉了回来,也连忙跟上她的脚步,沿着长廊走回了正殿里。

    而这时候正殿里的气氛就有些僵了。

    小公主气鼓鼓地坐在右下首的位置,捧着一块绿豆饼小口小口地啃着。

    两个皇子则是坐在她对面左下首的位置,端着茶盏慢悠悠地品茗着,谁都不说话。

    小公主见赵仙仙终于回来了,一口就将手里剩的绿豆饼给吃了,然后冲上前去抱着赵仙仙,小身子使劲儿往她怀里拱。

    “臭玖儿,才吃过东西,还没擦手就跑来抱母后了”赵仙仙佯装一副极为嫌弃的模样,将她推开了。

    小公主又笑嘻嘻地抱着她的胳膊摇了摇“母后,绿豆饼是干的,又不粘手,您就别生气了。”

    她这般耍机灵,赵仙仙也是啼笑皆非了,于是又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跟在她身后的陈达,见着她们母女俩的感情这般好,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感叹的。

    而一直悄悄打量着自己母后的大皇子,这时也有些看不出她是个什么心情了。

    他挠了挠头,也走上前去,讨好地笑问“母后,不如让大将军今日留久些罢或是今夜跟儿臣一起睡,儿臣还想多听听大将军说行军打仗的故事呢”

    小皇子眉头微蹙,立马打断了他的话“皇兄,休要这般胡说。”

    大皇子顿时脸上有些讪讪的,还但是满怀希望地看着自己母后,圆溜溜的一双眼眸忽闪忽闪的。

    陈达听了大皇子的提议后,就极为兴奋地搓了搓衣袖,他自然是想留下来跟外孙们多多相处的。

    赵仙仙牵着小公主走到主位上坐下,端起小几上的茶盏,有一下没一下地转动着茶盖子,垂眸认真思量了一番。

    皇帝平日里对这几个孩子都不怎么上心的,甚至连话都不多跟她们说,她心里难免有些遗憾的,且他们兄弟俩这个年纪正好就是崇拜父辈人物的时候,难得他们都喜欢大将军,倒还不如顺了他们的意罢。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抬起眼,淡淡地笑道“既如此,劳烦大将军今日在西偏殿那边住下,给两个皇子讲讲故事了。”

    陈达顿时欣喜若狂,抬起头时正好又对上了赵仙仙的目光,更是笑得开怀极了,拱手道“是,谢皇后娘娘恩典”

    。。

    一直到了夜里,赵仙仙都还是感觉心里一阵五味杂陈的,也说不上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满怀心事地倚靠在软榻上,听着窗外连绵不绝的雨声,不知怎的突然就想饮酒了。

    沉吟了好一会儿后,她低声吩咐清云去取甜葡萄酒和那对夜光杯过来。

    葡萄酒是西域传进来大周的,那儿的昼夜温差大,种出来的葡萄饱满多汁,鲜甜可口,半点都不像当年她在赵家村山头里摘的那些又酸又小的野葡萄。

    所以酿出来的甜葡萄酒,口感也是顺滑香醇极了,回甘又不会呛人。

    她屏退了全部宫人,就这么自斟自饮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日与陈达在花房里独处过,她蓦地就想起了自己的生母晋阳长公主。

    前些年她就见过陈达送来的她的画像了,也或多或少从别人口中听说过她从前的事迹,但就是感觉陌生极了,怎么都想象不出来,自己的生母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而且她也从来不敢在陈嫃面前询问晋阳长公主的事情的,一来是担心会引起她的愧疚,二来更害怕自己心里会忍不住生出羡慕或是妒忌的情绪来

    兴许她们这对母女都是与血脉亲人没什么缘分的。

    晋阳长公主出生没多久,她的生母淑懿皇后就离世了;而赵仙仙一出生就被调换了,也一样从没见过自己的生母。

    她倒是也算好些了,自小就有赵姑母与赵父的疼爱,事事不用操心,没过几年又有皇帝的宠爱,如今还有几个可爱的孩子在身边。

    而晋阳长公主,自懂事起就要面对只顾着沉迷丹药的父兄

    皇帝冒着细雨回来时,已经是亥时一刻了,他担心自己身上的湿气会让赵仙仙不舒服,径自就先进了浴间,迅速地梳洗一遍后才回到内殿里。

    才一掀开门帘,就见内殿里只有衣衫单薄的赵仙仙一人。

    她歪歪地倚在软榻上,纤纤玉手举着一个夜光杯,娇艳的俏脸微微酡红着,如水杏般的双眸弥漫着雾气,披散的长发又平添了妩媚慵懒,让他的目光怎么都挪动不开。

    如今她年纪渐长,愈发美得动人心魄了,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骨朵儿,渐渐开始盛放,展现她的鲜艳明媚、万千姿态,由内而外散发出她的妖娆与风韵。

    “仙仙,你真美。”皇帝走上前去在她身旁坐下,低低地笑了几声,深邃墨黑的眸子里满是毫不掩饰的痴恋与赞叹。

    赵仙仙歪着脑袋,眉心极快地皱了一下,樱唇微微嘟着,有些呆愣地望着他的脸。

    “陛下一直都说喜欢我,到底喜欢我什么是喜欢我的模样,还是身段儿”她的话语里满是不解和困惑,又朝皇帝眨了眨眼睛,本就含着水光的眸子更是氤氲起来了。

    她是真的有些醉了,都直接就自称为“我”了。

    “朕喜欢仙仙,因为仙仙和其他人不一样。”皇帝分明滴酒未沾,却似乎比她还要醉些,双眼浑浊得都不像样儿了,声音也变得沙哑“仙仙是世间最好的。”

    赵仙仙听了这回答却不太满意,直接将手里一直举着的夜光杯往他嘴边怼,想要灌他酒来惩罚他。

    可杯中的葡萄酒方才已经被她喝完了,里头是空的,她灌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皇帝只觉得她醉酒后这副呆呆的模样可爱极了,整颗心都要为她化成一滩水了。

    伸出带着厚茧的大掌来握着她柔嫩的小手,手把手地帮她拿起小几上的酒壶,再重新往夜光杯倒满酒。

    随后皇帝心中一动,抓着她的小手喂自己饮了这杯酒后,也不着急咽下,而是俯首对准她红艳艳的樱唇吻上,将口中的甜葡萄酒渡到她的檀口中,又一下轻一下重地嘬她的唇瓣儿,发出一阵阵“咂咂”的水声来。

    赵仙仙方才就已经有几分醉意了,如今更是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了,只能柔若无骨般倚靠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没过多久,她的对襟绫裙就已经变得松松垮垮的,滑腻白皙的香肩外露,玉雪可爱的两团也大片大片的袒露了出来,连嫣红处都若隐若现的。

    偏生她还浑然不觉,一味地沉浸在一开始的问题里,又用自己甜糯娇柔的嗓音,委屈巴巴地说“陛下都不肯说为什么喜欢臣妾前世您走时,臣妾还不怎么显老呢,若是今生真的到了人老珠黄的地步,陛下是不是就会同意纳妃了”

    皇帝一听她这话,就紧张得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了,急切地握着她的手道“仙仙怎么会这么想朕担心你会嫌弃朕这个丑陋不堪的乡野莽夫都来不及。”

    将她垂落的几根发丝别到耳后,一边痴痴端详着她满脸红霞的娇媚面容,一边低喃着“仙仙、仙仙”

    当初他第一次见赵仙仙时,也不过十一十二岁,却已经在世间摸爬滚打了许久。

    一见到这个比年画上的娃娃还要精致可爱的白胖小丫头,就喜欢得移不开眼。

    心心念念着要娶她回家当小媳妇,但其实心思也是极单纯质朴的,就是想要跟她一直呆在一块儿,把她捧在心尖上疼爱,让她随随便便就能吃上想吃的东西,戴最好最漂亮的首饰。

    后来赵深说自己的妹子至少要嫁给个将军才行时,他都设想好了,日后若是自己没机会与她一起,就到她嫁的人家里当个护院侍卫都好,只要能远远地看一看她就行了。

    赵仙仙听到“丑陋不堪”这几个字,当即就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的,又直接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用指腹在他的脸上描摹了几番。

    其实皇帝生得一点儿都不丑,剑眉凤目、鼻若悬胆的,只是他多年在战场上,晒得一张古铜色的脸,且身量比寻常男子高大雄壮许多,配着周身凶煞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他的脸。

    所以世人对他的印象,大多都觉得他是个丑陋可怕的黑壮莽夫。

    她越想越觉得好笑,发出一阵跟铃铛声同样清脆悦耳的笑声来。

    又突然用双手捧着他的脸,凑上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又一口,也不带什么旖旎的意味,倒有些像她以前亲几个孩子时的模样。

    皇帝也是爱极了她这副粘人的模样,恨不得时间就永远定格在这一刻才好了。

    两人之间向来都是他主动的,但凡赵仙仙略主动一些,就定是她为了别的什么事了。

    而此刻她整个人都醉得迷迷糊糊的,却这般毫无目的地主动粘着他,与他浓情蜜意着。

    须臾后,赵仙仙用自己额头紧贴着皇帝的额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子,两人近得呼吸都交融了。

    她又好似有些羞赧,极小声地嘀咕了句“仙仙也喜欢陛下的。”

    皇帝登时感觉自己像触电了一样,浑身颤了一下,整颗心都酥酥麻麻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怀疑这是在梦境里。

    前世今生,赵仙仙都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的。

    虽然这只是她无意识的醉话,但是皇帝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她醉后吐真言

    皇帝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了,连同耳朵和脖子根都泛起红了,心中的狂喜难以言喻,脸上洋溢的笑意无法掩藏,仿佛整个人都浸泡在赵仙仙为他量身打造的蜜糖罐子里了。

    赵仙仙又缩在他怀里来回蹭了蹭,脸蛋贴着他硬邦邦的胸膛,一副似乎极为依赖他的模样,双手环着他精瘦的腰。

    温香软玉在怀,见她这般乖巧柔媚,又娇弱得惹人怜惜,皇帝的喉咙莫名感到一阵痒意,上下滚动了几下,热血在四肢百骸中迅速流窜着。

    赵仙仙不会喝酒,平日里也鲜少会饮酒,方才那几杯几乎算不上酒的甜葡萄酒,就轻易让她醉倒了。

    在他怀里又扭动了几下,终于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合上迷朦的醉眼,混混沌沌地昏睡了过去。

    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几下,莫名滑下两颗晶莹的泪珠子来,殷红水润的唇瓣一张一翕,低声呢喃着“阿娘阿娘”

    皇帝正要解她小衣的动作一滞,方才的花花心思也霎时收了起来,一阵痛意迅速撅住了他的心头,极快地蔓延开来。

    也不知道,她喊的“阿娘”到底是从前被她这么叫唤的徐氏,还是她的生母晋阳长公主。

    皇帝深深叹了口气,就动作轻柔地打横抱起怀中醉醺醺的赵仙仙,阔步走回了最里头的寝殿里,然后才将慢悠悠地将她平放在拔步床上。

    自己坐在床沿痴痴地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静默了良久后,他才轻手轻脚地翻身上了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就一起沉沉地入睡了。

    。。

    次日早晨,云消雾散,雨后初霁。

    陈达亲自送了小公主和两个皇子去上书房后,也没着急出宫,还想着再去敲打敲打沈岚,免得她起了什么坏心思。

    还没走回去,他就远远望见宫道上有一个身穿灰白色袈裟的僧人,跟着个领路的宫人往露华宫的方向走去。

    因为离得远,陈达还没看清那僧人的相貌,只隐约见是个清瘦颀长的中年和尚,心里却莫名生了些熟悉的感觉。

    而上书房里,今日天气晴朗,又有雨后的清新,柳太傅的心情也是顺畅极了,也不继续讲四书五经,直接就取出两副围棋出来,让她们几人互相对弈。

    因着孙兰没在,人数凑不齐,他也就亲自下场,跟棋艺更佳的小皇子对弈了几场。

    没过多久,小公主就轻轻松松地赢了大皇子了。

    而另一旁,小皇子与柳太傅在棋盘上愈演愈烈,一度陷入僵局中。

    柳太傅一只手执着还未落下的白棋,另一只手捋了捋染上霜白胡须,目光忽然落在对面小皇子的脸上,突然眉头一皱。

    平日里没仔细留意过,今日怎么突然觉得,下棋时的小皇子,格外地像一个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rona 4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