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正文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李陆披上了一身竹青色祥云纹外袍后, 瞧见门里门外都有人守着, 站在酸枝木屏风后踌躇半天。

    最后决定还是同守夜几个宫人打声招呼再出去。

    那倚靠在门里偷偷打着瞌睡近身小太监, 听见细细脚步声接近, 惊得猛站了起身。

    瞧见是他, 顿时松了口气, 揉了揉眼睛, 讪笑道“殿下, 这都二更天了,您这是要出去”

    门外守夜宫人听见了这动静, 推开了门,也连忙劝道“殿下身子还没好, 怎大半夜还不好好歇着“

    李陆脸色还有些苍白, 捏拳掩嘴咳嗽了两声后,才低声道“本皇子兴许就是一连躺了几日, 都没好好活动舒展过, 今夜才会睡不着,倒不如独自在庭院里散散步, 回来也好睡个安稳觉。”

    当初伺候过他乳母早两年已经放出宫荣养了, 但这几个宫人也是自生下来就在身边伺候,加之他相貌随母, 五官生得精致,又白胖憨厚, 这些宫人一向都很疼爱他。

    如今见他眼下两抹青晕, 从小就胖身形也消瘦了许多, 怎么忍得下心拒绝他。

    一个年长些大宫女沉吟了片刻,开口道“那也不能让殿下自己一人出去,让小程子也跟着可好”

    小程子就是方才躲在门后打瞌睡小太监,年方十二、三岁,是大皇子贴身近侍。

    自去年大皇子六岁、小皇子五岁起,赵仙仙就下令不许再让宫女贴身伺候他们了,所以方福贵就给两位皇子都安排了小太监。

    分到北厢房小量子是个心细谨慎、稳重妥帖,而分来南厢房这边小程子,却是个爱躲懒又有些呆呆愣愣。

    李陆想了想这小程子最近表现,知道他不是什么聪明,也就应下了,让他跟着一起出去走走。

    夜色弥漫,月明如水,露华宫走廊上一盏盏精美绝伦宫灯都熄了大半,陷入万籁俱寂昏暗之中。

    他先是在庭院里有模有样地来回踱来踱去,等到小程子站在原地又打起瞌睡后,轻手轻脚地往东偏殿走去了。

    远远见着沈岚那屋门前守了好几个宫人,他也不敢贸然上前,只好又多兜了一圈,走到庭院另一头窗边。

    那扇琉璃窗外是一片花丛,栽满了孙兰最喜爱君子兰。

    只不过君子兰花期是冬春时节,如今已经入了仲夏,花丛里也只厚实光滑,直立似剑叶片了。

    李陆犹疑再三,还是抬脚踩进了花丛里,本想将耳朵贴在琉璃窗上听里面动静,又怕从里头能瞧见自己身影,只好半蹲在窗下沿处。

    忽闻窗内有一阵窸窸窣窣声音,似乎是沈岚起身走到窗边,不知是在嘀咕着什么。

    她说话声音越来越清晰,李陆心跳律动也莫名加快了,嘴里一阵发苦。

    沈岚用手指轻叩了叩琉璃窗,自言自语道“这里玻璃都还是琉璃,也就是铅钡玻璃,不是现代那种透明钠钙玻璃,原料不难找,似乎也是一条门路。”

    “但是控制不好温度,还是先算了”

    静默了须臾,又皱眉喃喃道“这个朝代已经开始吃辣椒了,但是做出来辣菜也没几样是好吃,看来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原身记忆里吃过麻辣火锅,只是骨头汤加辣椒做出来汤底,肯定比不上现代加了各种香料火锅底料。”

    接着她又开始琢磨起水煮鱼、麻婆豆腐、鱼香肉丝、宫保鸡丁等等这些如今还没有出现菜品做法来。

    她接受过十几年特工培训,厨艺也是必备技能。

    只是这些年来接任务里,鲜少有跟厨房沾边儿,她要重新回忆回忆才行。

    随后又冷哼了一声“那个皇后看上去是个胸大无脑花瓶,但手段也真是了得,这后宫里居然就只有她一个人,还把原先皇后给挤出宫,赐婚给个没用太医。”

    “这个身体还是太小了,才七岁,又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要是已经十一二岁,还能想办法出宫。”

    躲在窗外下方李陆眉头紧锁着,顿时觉得前世记忆越来越清晰了,窗里头这个才是前世那个沈岚才对

    前世他自小就是宫人太监伺候着长大了,耳边听到话全是拐了几个弯儿。

    可沈岚就不一样,虽然总是一副冷若冰霜模样,可说话都是直来直往,半点不爱掩饰。跟宫里人、甚至是大多数闺阁千金都不一样。

    他重生以后就察觉到了原先那个孙兰与前世沈岚不同了。

    但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连眼角红泪痣位置都没有任何差别,他也就只以为是自己母妃故意将她养成了温顺性子。

    如今想来,会不会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不然就算是性情大变,也不该一下子跟换了个人似

    李陆越想越心生笃定,沈岚与之前那个安平郡君孙兰并非同一个人,落水可能就是一个契机。

    还有她方才口中“这个朝代”和“现代”,莫非是说她并非这时期人

    也不知道自己前世死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她又是怎么顺利自立为帝。

    她前世一直不喜与自己亲近,原来,从始至终她都只打算利用自己

    微凉夏风吹得他脑子格外清明,想得越清楚明白,李陆越能感受到一阵万箭穿心般痛楚。

    那年秋天,他与几个官宦子弟相约骑马到西京南郊秦山狩猎,还没入深山里就遇上了一头极其罕见成年秦山虎。

    几个年方十几岁又血气方刚男孩,身边也没个侍从,就想学着戏里打虎英雄,欲要联合起来对付这百兽之王了。

    结果那秦山虎正饥肠辘辘,一张开血盆大口,就将他们身下骑几匹马都给咬杀了。

    几个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或多或少都受了伤,趁着秦山虎解决那几匹马空隙间,连滚带爬地往四周逃了。

    秦山虎没几下就将马吞入腹中,环视一周后,又朝着李陆逃跑方向,快如闪电地扑去。

    李陆那时都以为自己要命丧虎口了。

    就在秦山虎与李陆只有十步不到距离时,一个红衣男装飒爽身影突然冒了出来,一箭对准了虎心腹处,直接将那头凶猛强壮秦山虎射杀了。

    巨大虎尸倒下时,周边都猛地一震,原本在枝头上摇摇欲坠枯黄叶子都“沙沙”一声,纷纷落下。

    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沈岚,漫天黄叶飘落,站在他眼前,一个红衣男装打扮冷艳女子。

    入夜前,沈岚就干脆利落地处理了那具虎尸。

    “你吃不吃不吃我就去找几个野果过来。”她将烤好肉递到李陆眼前,声音冷冷清清。

    李陆愣了一下,就伸手接了过来,咬了两口后觉得味道太过怪异,就又放下了。

    沈岚迅速又不失体面地吃饱后,又半蹲下来,面无表情地让他把衣服解开,要帮他处理伤口。

    见他呆呆地没有动作,沈岚心里不耐烦,就取出自己身上随身携带金创药递了给他。

    可李陆被虎爪刮破伤口在后背,把药给他也上不了,最后还是沈岚帮他处理了伤口。

    那几道伤口极深,她上药动作也不轻,李陆疼着直冒冷汗,可偏偏心跳却不断加快

    自从嫡母陈嫃去世,外祖母徐氏又病倒床榻后,李陆就再没有被这样关心对待过了。

    夕阳渐渐西下,天边红霞似火,李陆悄悄用余光打量了几下她。

    传言都说内阁首辅沈焕庶女,是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乖戾女子,想不到不仅与传闻完全不同,而且还是个面冷心热善良女子

    最后李陆整颗心都沦陷,真情尽付,为了她不惜与生母反目,不惜得罪众多势力根深蒂固世家与商贾,只为帮她开路。

    可她却只把他当一块可有可无垫脚石,甚至当初虎口救人也可能只是一场精心设计戏码

    李陆体内憋着一股浓重郁气,忍不住想要咳出来,他只好又捂紧了嘴,强忍下喉咙里腥甜痒意,小心翼翼地挪动着离开了。

    一直走到几十步外地方,他才弯下腰猛地一阵咳嗽出来。

    小程子方才醒过神来后,见没了他踪迹就吓得直跺脚了,但又怕会挨骂,不敢回去禀告那几位姑姑,只好自己四处找他。

    如今好不容易在东偏殿后遍儿小院里找到人了,却看见他躬着身子拼命咳嗽模样,急忙上前去拍拍他后背,帮他顺顺气。

    低头一瞧,好家伙,又咳出血来了小程子吓得顿时双腿打起颤来。

    “殿下怎么跑远了,让奴才一通好找”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心想这回罚是逃不过去了。

    李陆又竭尽全力咳了几声出来,才借着小程子手臂上力站稳站直,本打算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血丝,又怕留下痕迹,只好用指腹略微擦了擦。

    “方才在想事情,走着走着就到这儿来了放心,我不会让几个姑姑知道。”他面上没了半点血色,语气颇为无力地说。

    小程子一想到他咳出血,心里乱糟糟,也不知该应答他什么才好,于是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地往西偏殿走。

    月光洒落庭中,清辉就像一片沉寂空潭似,夜风也止住了,四周都悄无声息。

    李陆嘴角勾起一抹诡异又僵硬弧度,偏偏双眼涣散无神,好似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可把正搀着他小程子给吓坏了,还以为他是被惊散了魂,或是染了什么夜游症,嘴唇抿得紧紧,不敢发出半点儿声来,生怕他会像戏文里一样走火入魔了。

    李陆又突兀地嗤笑了几声,心里暗忖着,沈岚她到底有没有心,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如今重活一世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不过若是前世之事真如母妃先前所说那般,那他今生定不会让她再如愿以偿,拼了命也要一报杀母之仇、夺位之恨。

    回到西偏殿南厢房躺好后,他又是彻夜无眠,暗暗想着明日就要过去求见自己母妃,再重新问清楚前世细节才行。

    。。

    翌日清晨,趁着日头还不是很毒,赵仙仙就让人提着鸟笼一起到庭院里晒晒太阳。

    这两年孩子们开始去上书房启蒙后,她日日闲暇无事,于是就养了只画眉鸟,时不时逗一逗。

    能送到她这儿来,自然都是最好,养这一只画眉鸟不仅羽色鲜亮润泽,叫声也是十分洪亮,歌声悠扬婉转,动听十分,光听着就心情顺畅。

    精美鸟笼摆放在石桌上,赵仙仙也坐在一旁,亲自将小瓷罐里鸟食用夹子夹起来,丢进鸟笼里。

    “清云,流云那丫头近日好些了没”赵仙仙见沉云没跟着出来,就悄悄低声问清云,一双杏眸熠熠生辉。

    她实在不大喜欢沉云,虽说她如今已经收敛了许多,不像从前那般事事挑剔,可总是板着一张脸,弄得她浑身不自在。

    早知道还不如提拔个小宫女上来,顶替了流云位置近身伺候呢。

    如今她也没犯什么事,而且都已经把人调回来了,也不好突然再撵走。

    最要紧是,沉云是如今帮她管事刘尚宫亲侄女,便是不看僧面,也要看看佛面。

    前些日子她应下让沉云回来,其实说到底也不过是想给刘尚宫卖个好。

    若是流云身子恢复了,自然可以说是用惯了流云,借口不让她继续近身伺候了。

    清云一听她这话,就明白了她小心思,抿嘴忍笑道“回娘娘话,多亏了娘娘让人去太医院取了伤药,如今流云已经好多了,兴许再过些日子就能回来当差了。”

    顿了顿她又问“娘娘除了上个月末迎夏仪式去了趟南郊,今年都没怎么出宫游玩呢,可是没什么兴致了”

    “也不是没兴致了,只是该玩地儿都玩过了,又不能出西京城去”

    赵仙仙说着说着,突然一下愣住了,定定地望着笼里画眉鸟。

    那个心狠手辣、冷心冷肺沈岚,如今就在皇宫里待着,甚至就在不远东偏殿里,她每每想起来都要提心吊胆一阵,还不如将她送出西京周边郊野庄子去养病,让人好生看守着

    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极,正要开口吩咐清云去准备准备。

    但蓦地又想起她身体是孙兰,若是她趁机逃跑了,或者不小心遇上什么意外了,那可如何是好

    她伸出手指点了点画眉鸟脑袋,另一只手托着腮,呆坐不言,心里满是举棋不定。

    柔和晨光透过树叶缝隙,零零散散地洒落在她雪肌玉肤上,双颊白嫩又透着一阵红润,随着她细小动作,别在耳垂红宝石耳坠子微微晃动着,本就如画般明艳姿容,更显得灵动娇俏了。

    这时,一个宫人行色匆匆地走了过来,抬眼时留意到赵仙仙正坐着走着神儿,也不敢上前打扰,只好附在清云耳边说了几句话。

    清云思索了片刻,斗胆上前两步,缓缓开口试探着问“娘娘,大皇子求见,已经在正殿候着了,您可要去见一见”

    赵仙仙秀眉微微一挑后,浑身都僵了一下,抿着唇并不接话。

    自那日夜里,母子俩把话说开后,她都没再去看望过他了。

    一来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重生长子;二来,则是担心自己一见着他,就忍不住想起今生那个乖巧伶俐、懂事和善陆儿

    半晌过后,她突然轻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提着鸟笼往回走,又状似随意地问“传话宫人可有说,大皇子是因着什么事儿过来”

    清云笑道“回娘娘话,传话婢子说,是大皇子有许多事情想请教一下娘娘。但奴婢估摸着,是娘娘最近都没去看望看望,大皇子心里想念您了才是真。”

    赵仙仙闻言,一不小心就踩在了自己牙白工字褶裙裙摆上,整个人往前趔趄了一下,手上提着鸟笼都直直地摔在地上,笼中画眉鸟惊得双翼不断扑打着,发出尖锐叫声来。

    清云手疾眼快地上前扶住她,大惊失色道“娘娘没事吧都怪这鸟儿,害得娘娘都差点摔了”

    “无事无事,你也是真,本宫自己不小心,跟这画眉鸟有什么干系”赵仙仙被她这诙谐话给哄笑了。

    前世也是这般,不论赵仙仙做了什么蠢事,清云立马就会帮她找好借口了,反正错就是不在她身上。

    待她们主仆二人有说有笑地回到正殿时,李陆已经坐在里头静候了许久,连茶都续过好几杯了。

    “儿臣给母母后请安。”他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茶盏,缓缓站起身朝着赵仙仙弯腰拱手行礼。

    赵仙仙连忙上前去扶起他,苦笑道“这些虚礼就不必了,你身子还没养好,怎突然过来了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不过几日未见,赵仙仙也没想到他会消瘦成这样了,而且脸色苍白发青,站都有些站不稳,心底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李陆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前些日子他都没有仔细打量过今生自己母妃模样。

    如今她芳龄莫约二十四、五了,看上去还好似一个十几岁小姑娘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是三个孩子娘了。

    便是前世他再不喜这个生母也不得不承认,这世间里别说是有能与她姿容相媲美人了,便是能有她几分姝色,恐怕都难以寻觅。

    自己与小公主虽都像极了她,可细细看着,五官里还是有几分她们父皇影子,到底还是不如她生得这般处处精致无瑕。

    赵仙仙被他这奇怪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于是挥手让殿内候着宫人全都退了下去,又款款走上主位坐了下来。

    “陆儿有什么事便只说罢。”她朝着下首李陆浅笑盈盈,看上去十分亲近和蔼,可偏偏又与他隔了好几步距离。

    李陆也看出了她不动声色躲避,心里头忍不住生出一丝酸楚来。

    于是他也不打算模仿今生李陆了,颇为生疏地朝她拱手道“儿臣过来,是想仔细询问一下前世一些事项,还望母后能为儿臣解答。”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