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你什么时候跟他关系这么好了?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蓄意惹火 第224章 你什么时候跟他关系这么好了?
    舒半烟背部紧贴着门,被他的气息包裹得严丝合缝。

    此刻他在唇边,野性的荷尔蒙不断的刺激她的神经末梢。

    她没有说话。

    正过头吻住他,用行动表明自己的一切态度。

    一切的一切,在唤醒他的原始欲望。

    她咬他的唇,睁着眼看他欲气沉溺的眼神,目不转睛,看不够。

    “我要玩儿……”

    这么四个字点燃了一切,有些事儿,顺理成章。

    涌动的气息四散,美好的事情格外漫长。

    少女的心思如愿以偿,她拥有了他。

    ……

    漫漫长夜一过,室内气息未散,阳光漫过窗户。

    床上的人儿动了动,昨晚的画面历历在目。

    伤上加伤,她觉得自己快死了。

    但他却沉溺又自持,他丝毫没有顾及他自己的感受,野性的目光一直注视她的表情变化。

    他甚至可以随时停下,她想怎样就怎样。

    确实是让她玩儿,他是真的信守承诺了。

    一场云雨里,他不是那个主导者。

    舒半烟闭了闭眼,又睁开,旁边空荡荡。

    他昨晚应该没有留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她躺着笑了笑,也是吧,这回过后,不会再有联系。

    他们之间一切的一切,似乎在这个夜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舒半烟手臂抬起,横着遮盖住自己的眉眼,沉沉的吸了一口气。

    疯了疯了,玩儿也玩儿了,那么涟漪的湖面该恢复平静了。

    可它久久的震荡着,越要去抚平,就越难受得窒息。

    醒来过后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

    发现自己没有力气起来。

    放寒假了,沈盼早就回老家了,屋子里只有舒半烟一个人。

    最终她打了电话给温吟。

    温吟来的很快。

    屋子里面格外的整齐,陈寒峥有收拾好,但舒半烟挺狼狈。

    这么一想,他好像挺渣的。

    但渣得究竟是谁?应该谁也不是,这又不是单方面的。

    应该说他挺绝情的,他真是一点儿留恋没有。

    一进卧室,温吟就拿手在鼻边扇了扇,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个味儿……”

    她看向舒半烟:“姑奶奶,你这是……带男人回来过夜了?”

    “你拉我起来一下……”舒半烟嗓子哑得很,听上去有些病态的虚弱。

    陈寒峥昨天也说了,她受伤了,可她不听,就缠着。

    可这最后的苦果还是她自己承受。

    温吟:“啧,你真是的……”

    她把她拉起来:“脸怎么回事儿?”

    温吟还不知道基地搬走的事情,颜卿那边还没处理好,对于温吟就是先瞒着的,以免她担心。

    “他还打你?”温吟皱眉:“哪个渣男这么狠?我帮你揍他去。”

    “不用。”舒半烟摇头:“你扶我起身去洗漱一下。”

    “能说是谁吗?”温吟:“平时在学校里边也没看你交男朋友。”

    其实昨天陈寒峥从警局出逃,能猜到很多,但温吟需要确切的。

    “陈寒峥。”

    温吟挑了挑眉。

    “你俩玩儿挺野。”

    扶着她去洗漱,舒半烟说:“你出去等我吧。接下来我自己可以了。”

    温吟出去以后,舒半烟洗漱。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看着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怎么幻想了那么久的第一回,弄的这么难看,这么冷情。

    抽抽噎噎的,心理疼痛比生理疼痛疼一百倍,可这也是她自己选的。

    人总是这样,想得到更多。

    越是不可能属于自己,就越是想要。

    ……

    温吟看着舒半烟,对于她的感受,她表示,感同身受。

    知道她有多难受。

    她舔了舔唇瓣,原来事后姿态这么不好看的吗?这么狼狈的吗?

    那她岂不是很丑?

    傅叙那个臭男人还成天说她好看,怕是在睁眼说瞎话,说谎一点儿不脸红。

    转而傅叙就收到了自家女朋友发来的仨字:狗男人。

    狗男人看着这消息,满脸疑惑并不解,她说她去找朋友找闺蜜,自己也没惹她,转头就是一句骂。

    这特么……

    他回:“?”

    “你就狗男人。”

    傅叙:“行,舒半烟又跟你说我什么坏话了?”

    温吟:“一句没说,但你们男人都狗。”

    “只要会喘气儿的都是渣男。你们男人挂墙上才老实。”

    傅叙觉得自己挺冤枉,人在公司坐,锅从天上来。

    一快奔三的人了,从不沾花惹草,也没风流情债,找了个小女朋友成天不是挨骂就是挨揍。

    关键他还挺乐在其中。

    无奈的笑了笑回:“那我现在去变个性还来得及吗?”

    温吟被他一句话逗笑了。

    “你要断子绝孙啊?”

    男人挑眉:“你乐意给我生?”

    “想的挺美的你。”

    傅叙:“别闹哥哥,年纪大不惊吓,你乖一点儿。”

    “我现在是挺不老实的,你在身边,就想对你动手动脚——”

    这时,门上一阵敲门声。

    傅叙放下手机,脸上表情瞬间清冷,嗓音清润:“进。”

    公司里的他,多半严肃清冷。

    外面的人进来,一身黑色,带着鸭舌帽,身子修长高大,带着一身风尘,手里拿着一文件袋,随意慵懒的把文件袋往他办公桌上一扔。

    男人嗓音漫不经心的:“你要的资料。”

    扔完人往沙发一坐,慵懒闲适,只是鸭舌帽压的低低的,看不清他的脸色和表情。

    傅叙压住那叠资料,并没有打开看,目光静静的看向他:“一辈子不打算跟舒半烟联系了?”

    陈寒峥头没有抬,摆弄着手里的手机:“没有那个必要。”

    “可她觉得你是渣男,狗男人。”

    “嗯?”陈寒峥抬起头,红润的薄唇勾起浅薄的笑意:“骂的好。”

    他看向傅叙:“她跟你骂我?”

    “她跟我家小朋友。”傅叙:“我跟你说过,做男人有点担当,别给男人丢人。”

    这下挺好,全世界男人一起骂了。

    陈寒峥又是笑,他活在肆意杀伐的世界,最不将就感情的世界里,于他而言,信誉至上,对人说话做事儿,无非是言行一致。

    他不了解都市男女的恋爱,更不会体会少女的懵懂心思。

    “挺难弄懂。”陈寒峥敛下眉眼:“不将就她,她不高兴,将就了,她也不高兴。”

    “可她要什么我给什么了。”

    傅叙沉默了半晌。

    淡淡的翻开桌面的资料:“看着像是你给她,实际上你也只是给你自己一份安心。”

    傅叙说话,一针见血。

    男人的说话艺术高超,抬眼又笑了笑:“不过人活在世上,就是给自己一份安心,承担责任也不过是让自己安一份心而已。”

    “世上事情没有两全,你也不必拘泥于她怎么骂你,她花样年华,感情受伤挺正常,未来日子长,你只是她记忆长河里的一个细小浮萍,不值一提。”

    陈寒峥薄唇动了动,慵懒的嗓音染了几分冷:“忘了最好,我没有想过要让她记得我。”

    “嗯。”傅叙转了转手里的钢笔:“你有没有想过,你给错了东西,女孩儿是言不由衷的。”

    陈寒峥顿了顿,抬眼看他:“比如?”

    傅叙轻笑:“比如,她要的只是一份简单的感情?”

    陈寒峥轻呵一声,讥诮嘲弄:“我没有这种东西。”

    “我的感情也一文不值。”

    谁承受他的感情,谁承受无尽灾难,他是危险人物。

    傅叙挑了挑眉,笑得挺意味深长。

    “我曾经也以为我没有这个东西。”

    他钢笔在桌面敲了敲,发出闷闷的响声,嗓音清润温缓,不疾不徐的:“男人么,只要你想要,任何东西都可以握在股掌之中。”

    陈寒峥抬眼:“对于你来说是这样,我跟你不一样。”

    “我要是成天坐在办公室运筹帷幄,我也行。”

    可他现在刀光剑影,没法安稳。

    未来很长的日子里,都是如此。

    “嗯……”傅叙淡淡的:“你还年轻。”

    谁不是踏着黄土白骨走过来的。

    陈寒峥听得笑了。

    “说的好像你比我大很多似的。”

    也就大那么个三四岁而已。

    “走吧。”傅叙看他:“别在我这儿待太久,我不想处理不必要的麻烦。”

    陈寒峥站起来:“你这是用完就扔。”

    “可你确实没什么用。”傅叙看着他:“你这一份资料,我自己也可以查得到。”

    陈寒峥双手插兜,笑得漫不经心的:“傅总,我要是知道南远岛的位置,我就单枪匹马一锅端了。”

    傅叙在查南远岛,涉及新商圈的开发和大厦建成,很多东西都还在跑备案。

    毕竟和岑继尧合作,他想拉他下水,他总得提前为自己铺好后路。

    “岑继尧我会继续跟,有消息会和你说。”陈寒峥压了压帽子:“不过你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

    浑身是胆,明明高坐名堂,却敢以身犯险。

    不怕自己再染了一身脏。

    “巨大的利益和巨大的风险是并存的不是吗?”

    想要获取巨大成就或利益,就要承担巨大的风险。

    陈寒峥笑了笑,转身走了。

    傅叙说的不错。

    风险和利益,的确是并存的,在没有筹码的时候去赌,输赢是一半一半的。

    一不小心赌输了,将会一无所有。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是人都会输,社会上很多成功人士,我们不过是无数失败人中赌赢了的。

    好像遍地都是创业成功的人,可殊不知,赌输了的人没有资格说话。

    谁愿意听弱者呻吟呢?

    有些时候没有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总觉得到处都是成功人士,他能站在大众的面前,他当然是成功人士,可失败的,远超成功的。

    ……

    当天晚上。

    温吟陪完舒半烟,就回家了。

    傅叙把陈寒峥调查的资料给了温吟。

    他解释说:“不是我要插手你的事情,也不是我要管你的事情,我知道你跟他是敌对关系,我跟他在合作,这一些资料也是我需要查的。”

    他站在温吟身后,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肩:“资源共享,你应该不生气吧?”

    他捏的格外的温柔,也很舒服。

    温吟眉眼舒展,垂眸看资料。

    “这些我都不知道。”温吟回头看他:“颜卿他们也查不到,这个资料你从哪里来的?”

    高级的情报局也会陷入危险之中,为了情报会去很多场合。

    但有一些场合确实是他们没有办法去参与的。

    例如陈寒峥能去的场合,那腥风血雨的黑暗里。

    他在的地方,一片污脏,能在的,都是像他一样的高手,而这世上的高手,是寥寥无几的。

    “陈寒峥给的资料。”

    温吟愣了愣,“你什么时候跟他关系这么好了?”

    “岑继尧不是他的上家吗?怎么能给你这些资料。”温吟狐疑的眯了眯眼:“你……你跟他之间不会是有些不正经的交易吧?”

    众所周知,陈寒峥是冷情的人,没有多少人是跟他能够有交情的。

    他是独立存在的杀手,是孑然一身的薄情人。

    这种身份,沾上半点感情都会让他丢了命。

    傅叙再是有通天谈判的本事,怎么能拿的下陈寒峥给他这些资料?

    “嘶……”傅叙眯了眯眼,双手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脖颈,嗓音低磁:“在你眼里我这么浪呢?”

    温吟:“不然呢?”

    “真没有。”傅叙:“浪劲儿都用你身上了。”

    “可能陈寒峥是看我长得比较帅?”

    温吟轻哼一声:“你能要点儿老脸么?”

    她明白傅叙有手段,但很难想象他的手段能让陈寒峥给他查资料。

    “陈寒峥是好人吗?”

    傅叙:“可能。”

    “他喜欢女人吗?”

    傅叙舔唇:“我怎么知道?”

    舒半烟今天哭的很惨,心情很低迷,但下午和晚上的时候好像恢复了,但温吟知道肯定没有,她是装的。

    “你是男人。”温吟抓了抓他的大手,问他:“你们男人是不是不喜欢的也能睡?不管长什么样儿。”

    “……”傅叙:“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那你回答我的问题。”

    傅叙有些好笑:“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怎么知道别的男人的心思?人心隔肚皮,不分男人女人。”

    温吟:“……”

    她心想这真是一个老狐狸。

    “陈寒峥究竟是怎样的人?”

    傅叙叹气绕过沙发坐她旁边,双手捧起她的小脸:“温小吟,你确定要当着你男人的面去了解另外一个男人吗?你对他挺感兴趣啊?”

    ------题外话------

    求票票票票,只要你主动,我们不仅可能有故事,还可能会有孩子,投投投投投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蓄意惹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蓄意惹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蓄意惹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