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不要乱碰瓷 第27章 第 27 章
    全嘉英站在千机门山下, 仰头望着面前这道古朴厚重的大门,即便万年过去,依旧能从中看出当年的辉煌磅礴。

    整道门足高三丈, 石脊正骨上是白玉瓦,两侧鸱吻张嘴咬住正脊龙口, 身上插着剑, 中间牌匾上刻有‘千机门’三个大字,字字透锋。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上面失去灵气滋润, 隐隐透着灰败的气息。

    这是全嘉英第一次来千机门,以往只从其他人的笑谈中听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半个月前, 送去百青榜评选前一天,全嘉英临时决定再在刀身上再加了一种修补好的纹路。

    当时几位长老皆劝阻他不可乱加,一旦出现差错, 整件法器便会报废。若重新炼制法器, 只会错过这次百青榜评选。

    “失败了, 下个月再送选便是。”全嘉英想起叶素几个人对百青榜无所谓的态度,竟第一次未听长老们的建议。

    有几个长老不赞同地摇头“这怎么能一样?”

    “等到下个月, 到时候斩金宗又要嘲笑我们破元门无人。”

    全嘉英依旧坚持想要叠加纹路“若是送去评选,排名还在他们两人之后,只会更丢脸。”

    长老们还想说什么, 被掌门拦住了“你想要做什么, 就去做。”

    全深只是同意让全嘉英在刀身上叠刻新修补的纹路。

    万万没想到他儿子成功叠刻完纹路, 又想起自己父亲的话,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之情, 深刻思考几天过后, 大受鼓舞, 直接来了个离宗出走。

    至于破元门掌门如何发脾气又是另外一回事,此刻全嘉英站在千机门山下,年轻俊秀的脸上,有几分藏不住的新奇。

    一个穿玄色道袍的小弟子见大门外有人晃悠,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上下打量后道,“无音宗在隔壁小镇,不在这。”

    这些年总有想拜入无音宗的人认错了路,跑到他们千机门山下来,回回看不见牌额上那么大的三个字!

    小弟子觉得大门前的这个人多半也是找无音宗的。

    全嘉英见这个弟子穿着和叶素一样的道袍,便知道自己没有来错地方“我找叶素。”

    “大师姐?”小弟子闻言转过身,传讯给九玄峰上的叶素,然后又回头道,“你在这里等会,大师姐马上下来。”

    “多谢。”全嘉英拱手,微微弯腰道。

    站在大门前等了一会,全嘉英头顶上方骤然掠过几道影子,还带着破空剑啸声。

    全嘉英仰头,甚至有种错觉,他是在什么剑宗门口,而不是炼器宗派。

    半空中叶素打头,速度太快,直接飙出了千机门,

    夏耳追在叶素后面,拼命喊着“大师姐!冲!”

    只差双手摇旗呐喊,但不清楚的人见了,多半以为他在追杀谁。

    西玉速度慢一点,没飙出去,正好低头见到大门前的两人,想要完美落地。

    结果最后晃过来的明流沙方向控制不好,径直撞上前面悬停的西玉,两人在半空中撞得满怀,瞬间灵力四散,砸在地上。

    旁边小弟子嚯了一声,全嘉英甚至隐隐约约听见他说了句“梅开二度。”

    只是再转头看去,这小弟子脸上心痛之色溢于言表,快速上前扶起师兄师姐,关切问着有没有事。

    西玉站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并对明流沙的技术表示十分唾弃“到现在刹剑都不会刹!”

    明流沙把地上的剑捞起来“以后摔多了就会了,大师姐不也是这么摔过来?”

    “你怎么不说大师姐还载了我们三个人呢?”西玉切了一声,他御剑技术就是差!

    全嘉英听着他们对话,下意识想说炼器师一般不御剑,靠传送阵或者飞骑便可。

    还未说出口,便想起这几个人连几千灵石都凑不齐,更不用提买飞骑。

    “全道友怎么过来了?”叶素从山脚走了上来,隔着石阶远远问道。

    “你们之前说想要交流切磋。”等叶素走近,全嘉英看着她眼睛,认真道,“所以我过来了。”

    叶素委婉提醒“……我们这里不太适合切磋。”没有灵气,没有灵石,很难炼制法器。

    “不切磋也可以交流。“全嘉英道,“我有些问题想请教几位。”

    全嘉英铁了心要留下,叶素几人也无法拒绝。

    毕竟他们刚从破元门蹭完灵气和材料回来,虽然是光明正大用实力赢的,但多少有份人情在。

    “九玄峰上除了议事殿和掌门住所,只有五间弟子房。“叶素领着全嘉英往千机门内走,“你要想留在这,只能暂住山下。”

    “我不介意。”全嘉英视线落在千机门周围,炼器大宗该有的试炼场,这里也有,甚至比破元门还要大几倍,只不过宗门陈旧衰败,没有灵气滋养,连野草都稀少的可怜。

    他曾听说过千机门最巅峰时期,将炼器师各大榜皆屠了个遍,百青榜一拉出来,全是千机门人的名字,月月换榜,月月是旧人。

    那时候的百青榜几乎成了千机门炼器师排行榜,如今……

    “你们将法器送去评选了吗?”全嘉英来到这,还未来得及看自己排名,反倒先问起了叶素他们。

    “送了。”叶素走在他前面道。

    全嘉英听见她说送了,快速打开传讯玉碟,从公示区找到百青榜,他心跳得极快,却不是为了自己的排名,而是想看到雾杀花排在什么位置。

    结果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皆未找到叶素和雾杀花。

    夏耳见全嘉英脸色有异,以为他不满意自己的排名,便安慰道“只是一件法器的排名,以后你可以再炼制更好的。”

    “为什么?”全嘉英抬头问。

    “啊?”夏耳愣住了。

    全嘉英走快几步追上前,紧紧盯着前面的叶素背影问“为什么不送雾杀花去评选?若灵石不够,我可以借你。”

    叶素低头无声笑了笑道“自然有我们自己的考量。”

    全嘉英紧握玉碟,他对超过斩金宗那两人排名的在乎,甚至不如叶素的排名,偏偏她没有将雾杀花送选。

    “对了,全兄,有件事想打听一下。”叶素回头问他,“上了百青榜后,一般多久能接到炼制法器的邀请单?”

    “每月百青榜换榜日都有修士盯着,榜单一出,便会有各种人发来邀请单,”全嘉英看了一眼千机门挂在末尾的两个名字,“你们排名太低,邀请单不会太多。”

    “能有便行。”这次叶素只是想蹚蹚水。

    全嘉英始终想让叶素将雾杀花送去评选,他特意当着几个人面点开传讯玉碟,让他们见到自己收到了多少邀请单。

    这才不到一个时辰,各类邀请单如雪花般飞来。

    “排名高的炼器师才受欢迎。”全嘉英看着叶素道,“你将雾杀花送去评选,以后便不用愁炼器的事,还能赚到灵石。”

    “这事不急。”叶素扯开了话题,“全兄的那把刀后面又改动了?”

    “加了一道雷纹。”全嘉英想起西玉那把刀上的风纹,又开始对西玉推销,“你那把刀上的风纹修复比我好,如果送去评选……”

    “打住!”西玉立刻双手交叉拒绝道,“你和百青榜背后有勾当?非要别人花钱去评选?”

    全嘉英“……”

    “其实。”夏耳从后面赶上来,开始例行一吹,“真要论修复纹路,还得看我们大师姐,西玉也是大师姐教的,半年前都没看过稀有纹路。”

    “当真?”全嘉英有点怀疑,他没见过叶素使用稀有纹路。

    夏耳凑近压低声音道“大师姐为人低调,炼器随意,哪个都擅长。”

    全嘉英眼中疑惑未散“你们……有材料炼器?”不是他不信,而是叶素两千中品灵石都没办法凑齐,哪里来的材料?

    夏耳直起身,觉得他不上道“我是说理论,大师姐学得特别快。况且等以后我们千机门壮大,有了足够的材料,赚到大量灵石,大师姐就能炼出各种法器,到时候拳打破元门,脚踩斩金宗!”

    全嘉英“……”

    “别吹了。”叶素的声音远远传来,“赶紧上来。”

    夏耳立马快步追了上去“大师姐,要不要告诉师父,有客人来了千机门?”

    “我待会去说一声,你们带着全道友四处逛逛。”叶素的声音随着风飘下来。

    全嘉英垂眼将传讯玉碟收了起来,忽略宗门传来的各种讯息。

    ……

    叶素去找掌门师父了,全嘉英则被带着去了他们的住所参观。

    “原本第一间是大师姐住的地方,最近新来了小师弟,就让他住了。”夏耳在旁边介绍道。

    “那叶素住哪?”全嘉英不解,在破元门不可能会让师姐把住所都让出来。

    “后、山、洞、穴。”明流沙慢吞吞道。

    全嘉英皱眉,无法理解“新师弟派头未免太大,你们师父……有失偏颇。”

    “你不懂。”西玉丢出一句。

    说到底是自家宗门的私事,全嘉英不便再多言,转而道“我前不久修复了一道雷纹,或许你们能给一些建议。“

    “先看看。”西玉坐在院中石桌前,“等我们看完,待会可以让大师姐改一改。”

    全嘉英也跟着坐过去,拿出自己画好的雷纹递给他们三人。

    纹路繁复,更不用说缺失的稀有纹,有时候盯久了,甚至会头晕眼花。

    四个人围着桌子而坐,写写画画了半天,西玉才最先推完缺失的那块纹路,等夏耳和明流沙画完,他们又开始激烈争吵。

    全嘉英抬头看着站起来争得面红耳赤的三人,内心复杂至极,千机门的人……怎么这样?

    “大师姐回来了!”夏耳眼尖,指着院门口的叶素,“让大师姐看看我们谁是对的。”

    叶素对这种场景司空见惯,慢慢走过来问“什么东西?”

    “四师弟非说他的雷纹推得最完整,分明好几处不符合原纹路走向。”明流沙抢先道,这时候他语速快得很。

    坐在石凳上的全嘉英甚至觉得明流沙可以去修快嘴禅,必定能名震修真界。

    “拿来我看看。”叶素伸手要了他们桌上推衍出来的雷纹,顺便接了全嘉英递过来的纸。

    她拿着几张画满了纹路的纸,站在桌前,还未坐下。

    这时候,最外间的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

    叶素下意识扭头看去,小师弟换了件鸦青色长袍,有些凌乱的乌发随意披在身后,显而易见被他们吵醒了。即便眉心微皱,一张脸也好看的惊心动魄。

    他站在门内朝他们这边望过来,目光扫过叶素,再掠过明流沙三人,最后落在院中唯一坐着的人身上,略带几分嫌意“你是易玄?”

    ——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不要乱碰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不要乱碰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要乱碰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