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十三颗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糖 第13章 十三颗
    让克劳斯失控?

    这是件令景玉极为头痛的问题。

    他看上去毫无弱点,掌控全局。

    景玉清晰地认识到,她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成长,才能与他抗衡。

    景玉新一轮的成绩单发下来,和之前的比起来,有了显著的进步,这令克劳斯非常满意。

    但精益求精的克劳斯并不满足于此,他拿走她的试卷纸,饶有兴致地核对上面的数字。

    景玉含着一枚有着薄荷味道的糖果,将克劳斯的味道压下去。

    “作为一个中国女孩,你竟然会在这种计算上出错,”克劳斯指出景玉被扣分的那部分,示意她过来,“宝贝,你重新算一下?”

    景玉重新计算了一遍,告诉他新的数字。

    她不忘提醒克劳斯“先生,’中国人数学都很好’也是你的刻板印象喔,就像’中国人都会功夫’,这是十分不切实际的。”

    克劳斯不置可否“相较而言。”

    这个词用的没有丝毫错处。

    景玉真想夸一句他中文真好。

    景玉刚来的时候,的确发现了德国人不擅长“找零”操作。每次当景玉先机器一步准确说出自己需要找的零钱时,店员都会愣上那么几秒。

    作为成绩大幅度提升的奖励,在fgst ferien到来的时候,克劳斯决定带着景玉一同参加狩猎。

    在动身狩猎的前一晚,克劳斯还带着景玉去了朋友的生日派对。

    栾半雪虽然经常口嗨,但有一点,她说的没错。

    德国人很多都是大闷骚,表面上严禁冷漠,释放时狂野不羁,花样百出。

    嘻哈音乐、拉丁乐、浩室音乐,音乐声开的这样大,好像能将房子撑破,到处都是身着红色天鹅绒、热舞的女郎,玻璃纤维灯管犹如钢铁丛林,有着机械的、华丽的美,灯光有规律地乱摆,有几个跳钢管舞的女郎出场,闹了个小小的危机,其中一位身上的布条松散开,从脖颈往下哗哗啦啦地脱落,身侧西装男将自己外套脱下,替她罩上,手同时伸进去。

    整个房间是深红色的,白天还衣冠楚楚的人,步入其中,放松下来,都成了兽。

    夜色渐浓时,有人拉起手风琴,客人们挽着手臂尽情跳舞,唯独景玉坐在长毛绒皮质座椅上,百无聊赖地消磨着时间。

    这些客人的名字实在是太长太长了。

    景玉懒得记,也记不住。

    克劳斯不跳舞,虽然今天并不是他的生日,但人们都爱钱,爱慕权势,拥有财富和权利的他也是主角,被簇拥着搭讪、聊天。

    官方文件上,克劳斯的全名是 k j essen,但其实他还会被称为k von essen。

    von,源于瑞典和德国的贵族,克劳斯的家徽上有着猫头鹰,古老的家族相传到现在。

    虽然早已经废除贵族制度,也少有人会再使用“von”,但仍旧会有人这样恭敬地称呼他。

    以上都是景玉今天才发觉的小知识。

    桌上摆放着各种形状的玻璃器皿,这些调酒用具总能让景玉联想到化学实验课上用到的东西。

    她化学成绩很糟糕,这个联想绝对谈不上美妙,连带着调制好的酒也变得不美好,就好像喝一堆化学调制后的液体。

    景玉握着酒杯,脸颊贴到手背上,侧身看,看到那些年轻漂亮的女郎们,金色的、红色的、褐色的头发,像天空或者墨水的蓝眼睛,有一个女孩的眼睛干净到像是玻璃珠子,她们穿着漂亮的裙子,像朵鲜花作为今晚的点缀。

    再或者,兜售着自己的青春,贩卖一个好价格。

    然后呢?

    花期过后,继续落魄不堪,穷困潦倒。

    景玉转过脸,握住杯子,闷闷喝了一口。

    今天晚上,米娅也在。

    作为一名名声不菲的歌手,她唱了一首,很好听,众人都在为她鼓掌。

    景玉趴在自己胳膊上看,她不经常喝酒,刚才调酒师往她的啤酒里面加了伏加特,音乐声太大,她没有听清楚,稀里糊涂地喝了下去,现在有点累,胳膊上沾着桌子上的酒液,滴滴答答,凉凉的。

    调酒师将那些瓶瓶罐罐的饮料混在一起,冰块和细长腿的玻璃酒杯啪嗒撞击到一起,叮咚啪啦脆响,冒出大量的细密气泡。

    景玉刚伸手,克劳斯先她一步拿走杯子。

    “少喝点,”克劳斯坐在她旁边位置,摸了摸她额头,“脸这么红?”

    他讲中文的时候声音温和亲切,但讲起德语时,语调就比较低,冷,凶。

    对于德语并不是母语的人来讲,学习德语简直是一场噩梦。

    但景玉却觉着他讲德语时候的声音更自然。

    大概因为他毕竟是个德国人,接受德语教育。

    她说“我就喝了一杯。”

    克劳斯伸手拍拍她的脸,将趴在桌子上的她扶起来。

    今天出来玩,他破例允许景玉可以无拘无束地活动,也没有责备她随便喝酒这件事。

    景玉胳膊上沾了些酒和饮料的混合物,这些凉凉的液体,在被他扶起时,随着胳膊全都蹭到了克劳斯的衬衫上。

    克劳斯没有皱眉,他问调酒师,给她配了什么样的酒。

    景玉却在这时候趴在他耳朵旁“米娅唱歌的声音真好听,像百灵鸟。”

    她并不吝啬对米娅的赞美,作为一个歌手,米娅真的很棒。

    米娅的声音很动听,唱出的歌也令人愉悦。

    克劳斯说“你喝多了。”

    “没有,”景玉额头顶着他的臂膀,“您声音也很好听,像闪闪发光的金子。”

    克劳斯半搂着她,拿纸巾擦她胳膊上湿淋淋的酒。

    景玉问“您知道自己说哪些话时声音最好听吗?”

    “不知道。”

    “您说’给你钱’的时候,最好听了。”

    “……”

    克劳斯擦干净她的胳膊,拎着闻闻她胳膊上的味道,皱眉,让侍者拿来干净的湿纸巾,继续擦。

    他心平气和“那你知道自己说哪些话时声音最好听吗?”

    景玉兴致冲冲“哪些?”

    克劳斯“不说话的时候。”

    景玉“……”

    可惜克劳斯这一句话完全阻止不住准备犯浑的景玉,她凑到克劳斯身边,喋喋不休地给他讲故事。

    “先生,您知道我写的第一篇德语作文是什么吗?”

    “是那种命题作文,题目是《雨中的一件小事》。”

    “同学们都没什么准备,基本上都在写下雨天没有伞,朋友带着伞一起回家。”

    “然后我写的是,下雨天不小心把伞掉进河了,河里出来个神明,问我,你掉的是一把金伞呢,还是一把银伞?”

    “老师让我声情并茂地朗诵了整整三遍我的作文,三遍啊,我那时候德语好差,主格、宾格、与格和属格,都搞不清楚,全都混着来……”

    克劳斯被她逗笑了,示意她坐好,但景玉不听,仍旧紧紧地抱着他。

    景玉说“您知道吗先生,广州的老鼠特别能吃辣,我朋友准备给我寄泡椒鸡爪,可惜还没等寄过来,就被老鼠吃掉了。18包特别辣的泡椒鸡爪,被老鼠吃掉了10包。”

    克劳斯掌心贴在她额头上,试温度“还剩几包?”

    景玉“8啊。”

    克劳斯挪走手,下巴抵在她头顶上“很好,看来还没有喝醉。”

    一道闪闪发光的纤细身影坐在两人对面。

    克劳斯的视线从景玉身上挪走,微笑着与坐下来的米娅打招呼。

    米娅穿了件有很多金色流苏的裙子,就好像百老汇演出时的那种,亮闪闪。

    她将烟盒放在桌上,优雅地翘起二郎腿。

    “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提到我的名字,”米娅拿了一支烟,“有吗?”

    克劳斯说“景玉夸你声音好听——这里不能抽烟。”

    米娅将烟又放回烟盒,那支烟上还有她的口红印记。

    显然,米娅没想到景玉会赞美她,有些讶然地挑了挑故意修到细长的眉毛“哦?”

    景玉说“你很适合唱歌。”

    米娅的男友吉姆也在这时候坐下来,他父亲曾是联邦议院的议员,母亲做生意,颇为出色。

    吉姆只听到后面这几句,笑着聊天,顺着夸赞米娅。

    吉姆是名钢琴家,加入了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下周日会在hilhar 举办演出。

    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吉姆的这场演出上,他兴致勃勃地提到,交响乐团中有一个人会拉二胡。

    米娅不懂二胡是什么,吉姆努力地给她解释。

    “二蛋淫|欲,”吉姆努力地发出中文的音节,“就是那个《二蛋淫|欲》,很优秀。”

    景玉迟钝两秒,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二泉映月》。

    她说“我们中国的乐器都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米娅轻轻笑了一声,这个笑声一点儿也不礼貌。

    她说“这也算音乐?”

    米娅仰起脖子,像高傲的孔雀“音乐是高雅神圣的,不是随便拿木棍划两下就叫音乐。”

    景玉蹭地一下坐起来。

    她认为自己需要支楞一下了。

    克劳斯微笑看她。

    景玉客客气气地问她“请问在你心中,什么样的乐器,才能算音乐?”

    米娅看她。

    “虽然我并非专业的音乐生,没有办法与你来论证乐器的具体发展史和运用,”景玉坐的端正,她乌黑的眼睛和头发有着绸缎一样的光泽,“我们国家最早的竹质排箫,距离今日已经有了2400多年的历史;而第一个十三管石排箫,距今2500多年;目前我们发现最早的禽骨排箫,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

    “你认为音乐是什么?”景玉问,“是必须要穿着华服、站在漂亮的大厅中才能演奏的吗?不,米娅小姐,我认为音乐是发自内心的,它可以拿来修身养性,也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

    米娅笑“一根木头拉两根弦,也算发自内心吗?”

    她语气中满满都是轻蔑“中国人和我讲音乐?”

    景玉发自内心地想把她的头夹在二胡那两根弦之间拉一拉。

    说不定能把她脑袋里的水拉出来汇聚成一个蓝色多瑙河。

    “只要能真实表达感情的都叫音乐,通俗易通的民乐更能深入人心。音乐没有高低贵贱,只有文化环境差异和狗眼看人低,”景玉面无表情地说,“这么说吧,米娅小姐,你现在去我们山村找个插秧的老大爷,用你那高贵的嗓子唱到哑,老大爷也听不懂你想表达什么。”

    景玉抬眼看她“但是,只要二胡一拉,老大爷就知道种族歧视的人骨灰盒要炸成烟花了。”

    这话说的太复杂,米娅小姐想了一下,气愤地指着她“……中国佬!”

    “米娅,”坐在景玉旁边的克劳斯出声,绿色的眼睛沉静,“你对我母亲的国家有什么不满吗?”

    吉姆急促出声“米娅!”

    米娅那些歧视性的言论立刻噎在她珍贵的喉咙中。

    克劳斯的母亲也有着一半的中国血统。

    米娅说“抱歉,克劳斯先生,我——”

    克劳斯没有继续与她交谈。

    他微笑询问一脸尴尬的吉姆“你的父亲应该不会喜欢有种族歧视的家庭成员吧?”

    吉姆欲言又止。

    冷静的半分钟过去。

    “是的,”吉姆回答,“他不会喜欢。”

    慕尼黑是爵士乐的天堂。

    景玉跟随克劳斯离开派对的时候,才九点钟。

    这个时间点,很多音乐会和现场表演才刚刚开始。

    景玉一直被克劳斯纠正和教育坐姿,但这个晚上,她喝了酒,又刚刚和米娅吵了个不算特别漂亮的架,用很凶的语言、以及克劳斯的帮助来捍卫自己国家的文化。

    她有点累了,刚开始还依靠在克劳斯肩膀,慢慢地往下滑了滑,头枕在克劳斯的腿上。

    景玉睁着眼睛看着车顶,看着这昂贵漂亮的定制内饰。

    她有点点想家了。

    高浓度的伏特加让皮肤发热,景玉与克劳斯在自己卧室中拥吻,明天就要离开,行李箱还没有收拾好,但景玉沉浸在贴贴的快乐中,不想再去动脑子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克劳斯的手压在她腰上,另一只手贴着背。

    两人身高差距太大,接吻时,他必须要低头,景玉搂着他脖子,搭在他衣领上,左手一半按住他衬衫衣领,一半贴着身体,拇指触碰到他脖颈上的青筋。

    景玉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脉动,呼吸,流淌的血液。

    景玉的头发已经散了,身上还有酒的味道,克劳斯明显并不介意这点,在景玉踮脚踮到累的时候,甚至还自动弯腰俯身,好配合她。

    景玉的手已经彻底地搂住他脖颈,衬衫衣领被她手掌心的温度压的滚烫,克劳斯挺直的鼻子压着她脸颊,他唇上有着好闻的味道,柔软,下颌上一粒漏网的胡茬扎的她有些发痒。

    左手已经滑落到背部,只剩右手还固执地攀住脖颈,景玉要被他亲吻到窒息了,这种像是陷入蝴蝶群中的迷幻窒息感让她心脏泛起近乎喷出易拉罐的可乐,满是不可思议却又炸裂的爽。

    她后退,重重跌落在床上,克劳斯手肘撑着床铺,低头看她。

    景玉看到他漂亮的绿色眼睛。

    克劳斯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晚安。”

    他看上去像是要离开,景玉一把拽住他的领带,拽的他再度俯身。

    克劳斯单手撑着,低头看她“还有话想对我说?”

    景玉手缠着领带“您知道吗?我以前有个梦想,想当上亿万富翁,和我妈妈一样。”

    克劳斯讶然“你的母亲是亿万富翁?真优秀。”

    “哦不,”景玉说,“我妈妈的梦想也是当上亿万富翁。”

    这个老掉牙的笑话却成功地让克劳斯笑起来,他宽容地拍了拍景玉的小脑袋“我相信你。”

    但景玉并没有松手。

    她坦白“现在看来,近三年,我的确实现不了这个梦想。”

    克劳斯承认“三年时间,对一个现在还需要读书的女大学生而言,的确有些难度。”

    “所以,我换了个目标,”景玉的腿搭在他背上,脚后跟蹭了下,仰着脖颈,目不转瞬地看他,“克劳斯先生,我想我现在或许可以上亿万富翁。”

    从下车后,两人始终用中文交谈。

    对于熟悉中文的克劳斯先生而言,区别’当上’和’上’这两个用法并不难。

    景玉贴近他,她问“慷慨大方的克劳斯愿不愿意帮助实现我的小小梦想?”

    克劳斯手指插入景玉发间,自后脑勺抓住她的头发,微微往下拽,强迫景玉仰脸看他。

    “甜心,你现在喝了酒,”克劳斯微笑着说,“男人并不应当去占一位醉酒后淑女的便宜。”

    景玉认为他说的有些道理。

    醉酒后的人,的确不能视作性同意。

    电影和小说中的什么酒后乱性,全是假的。

    真正喝醉酒后的人不会失去理智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借酒做什么事情的人,纯粹都是在耍流氓。

    酒精不会让一个人变坏,但会放大原本的劣根性。

    喝了酒后的克劳斯仍旧保持理智。

    “你现在不清醒,”克劳斯礼貌地拒绝,“虽然我现在的确很石更,但可以等你醒来。”

    “晚安,我的贪财小龙。”

    景玉松开领带“晚安,克劳斯先生。”

    这次的狩猎地点是屈夫霍伊泽山脉,这个并不是很高的低缓山脉,被茂密的森林植被覆盖,人口稀少,公共交通也并不发达,但有着宽阔平坦的自行车道和公路。

    德国人酷爱骑行,不过在未来的一周,都不会有骑行爱好者想要骑自行车过来旅行。

    狩猎季要到了。

    德国实行的是生态狩猎,数量过多的鹿群会严重影响森林的生长,破坏农场、植被。而在绝大部分欧洲国家中,森林权是高于鹿权的。

    每一年,在鹿群影响到植被覆盖率时,政府相关部门都会计算出鹿群的繁衍数量,再定下一个需要射杀的数量,邀请猎人过来狩猎,捕杀固定数量的红鹿。

    这项运动听起来有些野蛮、血腥。

    克劳斯拥有着合法的持枪证,狩猎证,他有一柄保养极好的枪支,还有头枣红色的、漂亮的马,以及训练有素的猎犬和猎鹰。

    景玉没有骑过马,她也并不想跟着克劳斯去射杀红鹿。

    他们住在半木结构的房子中,内部全是木质结构,酒窖里藏着36种葡萄酒,还有当地特色的羔羊肉片配菜豆、土豆馅饼和腌渍牛肉。

    景玉只有一个想法。

    德国果真是美食荒漠。

    她对这些特色美食的兴趣远远不如这房子的温泉浴池高,当克劳斯和他的同伴去狩猎红鹿的时候,景玉在温泉浴池中一边敷着面膜泡澡,一边听着新闻和广播剧。

    这里不会有人打扰她。

    外面的人都知道,里面住着的,是尊贵的克劳斯先生唯一女伴。

    等到天色已经黑透,克劳斯才骑马回来。

    他猎杀了两头红鹿和一只野猪,收获颇丰。

    两头红鹿都是壮年,角很漂亮,子弹从它们的头颅穿过,一枪毙命。

    干净利索的手法。

    克劳斯穿着深绿色的猎人装,棕色的皮靴,这种穿在其他人身上会灰扑扑的衣服,到了他身上却有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凌厉美感。

    漂亮的金色卷发都在帽子下面,这让他看上去有种与平时不同的不可亲近感,好像高悬的月亮。

    “过来,”克劳斯邀请景玉来看自己的战利品,“这对角漂亮吗?你想不想拿它做装饰品?”

    景玉闻到了鹿血的味道,这让她有些反胃,想吐。

    “不,先生,”景玉说,“我不喜欢这个。”

    克劳斯侧脸看她,慢慢地摘下黑色的手套。

    景玉不喜欢这样血淋淋的场景,她知道这是为了保护生态的合法狩猎,她并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也没有什么同情心。

    她充分理解并支持这项为了生态平衡的狩猎运动,也知道克劳斯做的事情有助于当地的森林植被。

    但是,但是。

    她看不了这种血腥的场面,她都没有亲手杀过鱼。

    克劳斯应该理解不了她这种奇怪的念头,景玉想。

    她避开克劳斯的视线,当克劳斯走过来拥抱她的时候,她感觉克劳斯身上也有着浓郁的鹿血味道。

    晚餐有一道红鹿肉,是克劳斯亲手猎杀到的,景玉只勉强吃了一小块。

    在德国中,考取猎人执照的百分之七十都是女性,女性的优秀专注力和理性,让她们能够更好地胜任这项工作。

    参与这场围猎的也有很多英姿飒爽的女性,有个叫做丽萨的女性猎人,和景玉聊的很开,还给景玉看她的号角。

    狩猎结束后,丽萨会负责吹响号角。

    只是景玉还想着那两头红鹿,这导致她没办法进食。

    克劳斯吃的很多,他今天消耗了很多体能,需要鹿肉来补充。

    晚上,景玉做了噩梦,出了一身冷汗。

    当她尖叫着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克劳斯正守在床边。

    他穿着黑色衬衫,没有系领带,将景玉拥抱住,耐心地问“甜心,你梦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景玉搂着他的胳膊,“我很害怕。”

    她想不起来梦里究竟是什么,好像是浓密的雾,她一个人在浓雾弥漫的森林中走,找不清楚方向,没有南北。

    “你已经安全了,别害怕,”克劳斯轻拍她的背部,问,“想看看沉睡的森林吗?”

    景玉茫然抬头看他。

    “现在吗?”她确认,“现在去?”

    克劳斯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克劳斯开着他的黑色库里南载着景玉沿着车道进入丛林深处,周遭黑漆漆的一片,虽然景玉知道这里并没有狼,却还是有些忐忑。

    夜晚沉睡的森林就像是古老的神明,景玉透过窗和车灯,能看到静谧的森林,趴在车窗上,隔着玻璃,繁星万千,星河璀璨,丛林寂静,隐约能听到动物的声音,这是在城市中看不到的明亮星空。

    只属于野外、丛林、河流,这古老的大自然。

    克劳斯将车子停在道路旁边。

    他进入了后排,打开车内的灯光。

    当景玉看到克劳斯取出随身配枪的时候,吓得叫了一声,手搭在车门上,摸索着开门的地方。

    “别怕,”克劳斯轻松将枪递到她手中,“我不会伤害你。”

    这不是猎人打猎时使用的手动拉栓步|枪,而是一把漂亮的、银色的小手|枪,防身用的。

    景玉第一次触碰到手|枪,愣了几秒,才握在手中,仔细看。

    “七年前,我考取了猎人执照,”克劳斯坦言,“我喜欢追逐和猎杀猎物的感觉。”

    景玉的指尖停留在枪管上。

    “当然,我也有必须要遵守的准则,不能射杀幼年动物,不射杀怀孕或者哺乳期的动物,不会射杀动物头领,”克劳斯说,“射击必须精准,一枪毙命——倘若没有打到要害,受伤的猎物有可能逃离,因为伤口感染或者无法捕猎而死亡。”

    景玉说“我不是你猎人学校的学生。”

    克劳斯露出一个宽容的笑“当然,你是我的龙宝宝。”

    景玉身体瘦小,她轻而易举地挪到克劳斯的座椅旁,骑在腿上,面对面,手中的银质枪精准抵在他的胸膛上。

    只隔一层黑色衬衫。

    全程,克劳斯始终纵容地看着她,没有流露出丝毫惊讶。

    哪怕当枪口抵到他心脏处时,他的呼吸也没有乱。

    景玉盯着他的绿色眼睛“先生,您不怕我开枪吗?”

    “你为什么开枪?”克劳斯微微偏脸,金色卷发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神明,“杀了我,以后谁付给你这么多钱?”

    景玉“……”

    他说的好有道理。

    “况且,”克劳斯从她手中将枪拿走,把玩了两下,笑着说,“你都没有上膛,还想怎么发射子弹?用你可爱的意念吗?”

    克劳斯耐心地将枪随手拨弄几下,景玉听到细微的、机械碰撞的声音。

    他教着景玉“下次拿枪威胁人之前,记得先装子弹、上膛,拔保险栓。”

    景玉一句明白没有说出口。

    因为枪管拨开裙子,贴着腿,威胁意味满满。

    这银质的金属质感明显,冰凉。

    克劳斯温热的手掌精准无误地掐住她的后颈,要坐在他腿上的景玉保持着与他对视的姿态。

    “看我,”克劳斯问,“这才是威胁人的正确姿势,学会了吗?”

    景玉说“大概会了。”

    只是她的心脏完全不能冷静下来。

    豪无生命的机械触感让她打了个寒噤,而更令她恐惧的是它所代表的死亡含义。

    但凡有个不小心。

    但凡擦枪走火。

    克劳斯的大拇指摩挲着她后颈处那一粒痣“schie? und tot!,一击必死。甜心,这是猎人的猎杀准则。”

    景玉想说他刚刚已经提到过了,但巨大的恐惧让她没有办法开口。

    她甚至不能动,担心下一刻机械的失控。

    景玉并不希望成为意外枪击新闻中的女主角。

    克劳斯压着她的脖颈,他亲吻着景玉的唇。

    恐惧和危险让景玉感觉这个吻格外漫长,心脏剧烈跳动,几乎要不能呼吸了。

    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克劳斯唇的味道,肾上腺素急速飙升。

    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在严格保持警惕,留意着外界动静。

    在景玉下一句“先生”即将出口的时候,克劳斯笑了,终于不再逗弄她。

    “我没有装子弹,”克劳斯说,“别怕。”

    景玉瞬间重新回到天堂。

    正当她认真思考该如何趁机向克劳斯索要1000欧以上的精神损失费时,金属却贴着皮肤更用力了。

    “不过,”克劳斯凝视着她的脸,“你这时候的表情很可口,我很喜欢。”

    景玉“什么?”

    冰凉的机械贴靠,嵯峨绿的皮质座椅上,克劳斯绿色的眼睛犹如森林中的野兽,正盯着他的猎物。

    但他仍旧在笑,柔和地问景玉“还记得那天你喝醉酒后给我讲的故事吗?你没有告诉我故事的结局。那次作文中,你丢的是把金伞,还是银伞?”

    景玉想起来了。

    银质冷感更近,景玉脊背挺直,心跳如擂鼓。

    克劳斯抚摸着她的黑色头发,耐心询问“坐在我面前的这位贪财小龙,请问你需要的是把金枪,还是把银枪呢?”

    不等她开口,克劳斯起身,在她耳侧低声问“还是,需要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