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十二颗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糖 第12章 十二颗
    景玉也没把克劳斯往其他身份上想。

    她又不傻。

    克劳斯让她去洗了个热水澡,等景玉出来时,家庭医生已经到了。

    身上的意面酱洗的干干净净,她虽然很勇猛地和对方打了起来,也有反击,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

    比如说脸颊上的疤痕,红色的一小道,有点点沁出血。

    景玉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

    没事,小问题。

    谁脸上还没受点伤呢?

    出去的时候,克劳斯与家庭医生用德语低声交谈,景玉心不在焉的,一半听一半不听,只知道克劳斯在问医生,有没有什么不会留疤的药膏。

    景玉真心实意地感觉克劳斯是大题小作。

    就这么一道伤口,能留什么疤?

    但克劳斯明显很重视。

    连带着景玉的食谱都被换掉了,就这么一点点小伤疤,他居然要求景玉忌口。

    不可思议。

    和其他德国人不同,克劳斯尊重景玉喝开水的习惯,而不是直接饮生水。

    在生理期的时候,他甚至还会盯着景玉,防止她偷吃冷饮。

    对于一个欧美国家成长的人而言,这些生活习惯都有些令人惊讶。

    景玉猜测,这些大概和克劳斯的母亲有关系。

    那个佣人也很少提起的、在中国生长的优雅女人。

    在食堂斗殴并不是件多么值得人夸赞的事情,景玉本来以为学校会对她做出处罚,也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但并没有。

    学校完全没有追究景玉的责任,甚至连批评都没有,就这么轻飘飘地带了过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风平浪静。

    当天有学生用手机录下视频,食堂中,景玉拿餐盘猛烈敲仝臻的头发,边敲边国骂。

    这些视频也没有流传到网络上,克劳斯聘请的律师彬彬有礼地“请”这些人都删除掉了。

    而作为视频中的另一位主角,仝臻并没有受到如景玉一般的待遇。

    他被以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指控,如今还在警局中关押着,垂头丧气地等待家人聘请律师来为他开脱,以及一笔昂贵的保释金。

    景玉下午没有课,克劳斯怜悯这只打架挂彩的兔子,允许她暂时偷懒一天,在家好好休息。

    景玉一觉醒来,已经到黄昏。

    她睡的迷迷糊糊,有些口渴,喝过水之后,才发现克劳斯并不在公寓中。

    她给克劳斯打去电话,他语调平静,只说柏林那边有事情需要他处理。

    景玉捏着手机,脚尖在白色长毛地毯上画了个圈,问“先生,您要去多久啊?”

    克劳斯“有什么事情吗?”

    景玉期期艾艾,最终还是说出来“嗯,如果您离开时间太久的话,我会很想念您。”

    “是想念欧元吧?”

    被克劳斯一针见血地指出,景玉还试图掩饰“哦,这倒不是,先生,您怎么能这样想我——”

    “薪酬不会变,会有人按时打给你,”克劳斯说,“在家里照顾好自己,别笨到在奶里游泳。”

    一听有钱拿,景玉温温柔柔“我这么大了,怎么会需要您操心呢?”

    结束通话后,景玉揉揉脸。

    她对着镜子照了好久,脸颊上的那道血痕其实并不怎么明显,现在已经凝固了,疤痕上面擦着一些药膏,药膏质地偏油,有点难抹开。

    医生说这是抑制疤痕增生的。

    镜子里面的景玉和之前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化。

    她请优秀的专业发型师为她的头发进行修剪,脸颊上有着健康的血色,腰围不知不觉增大了一厘米,穿着合体的衣服,手上因为工作而变硬的地方也渐渐地软化下去。

    这些都是温柔的克劳斯先生带给她的影响。

    克劳斯不在的这段时间,景玉一个人过的也很快乐。

    她将目前自己攒下来的钱重新做了规划,百分之五十放到活期账户中,签署了协议,能拿到33的利率,百分之三十三交给专业信托机构,这部分利率高,风险也高,剩下的一些,景玉买了些理财产品,最好的一个,年化利率能达到38

    这些活期账户和理财产品,景玉都是在附近的埃森银行完成的。

    工作人员温和地接待了她,认真听她的需求,还为她做着详细的理财产品推荐。

    对方完全不知道景玉的身份,更不知道景玉包里面,放着埃森唯一继承者的附属卡。

    克劳斯·约格·埃森。

    景玉阅读各类详细的合同,在右下角签上自己名字。

    埃森银行的标志就在她签字栏的下方,亲密地紧贴在一起。

    景玉盯着被墨水划去一个角的标志。

    这一点墨水印记好像是一个黑色的小蚂蚁,正在努力地吞吃着埃森的标记。

    她合上笔,合上这份协议。

    洁白的纸张有着脆脆响声,工作人员微笑着收下,祝她下午愉快。

    可惜景玉的下午并没有特别愉快。

    今天是周末,她国内好友栾半雪约好了飞慕尼黑玩,顺道看看景玉。

    栾半雪是景玉从穿开裆裤就一起的玩伴,当初景玉外公家落难,栾半雪父亲也没少出力,只可惜杯水车薪,况且那时候栾家自己也困难,最终没能挽回。

    但这份恩情,景玉还是牢记着的。

    后来,栾半雪父亲头脑灵活,不单做专供出口的家具生意了,还打起殡葬生意的主意,从棺材到人工全都包圆,近几年是赚的盆满钵溢。

    景玉到达约定地点时,栾半雪还在和父亲打电话。

    她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从小学习双语。

    现在父亲专做日本的生意,日语也不错。

    景玉走进树木繁茂的啤酒花园中,一眼就看到白色座椅上的女孩。

    长风衣里配有着樱花图案的旗袍,像个精致的娃娃。

    精致娃娃·栾半雪正在和她父亲讲电话,一口流利的东北大碴子和日语无缝切换“……呆胶布,天天就知道呆胶布,瞅你那个损色,哦哆桑你少喝点,知道不?喝那么多埋汰人不?”

    余光瞥见景玉,栾半雪匆匆讲电话“不搁这儿和你唠了,你净和我扯犊子,おやすみなさい。”

    她站起来,在景玉打招呼前,激动地来了个熊抱。

    好友许久未见,虽然景玉点了肝泥糕、obatzda和radi这种具备巴伐利亚风格的混搭和特色食品,但栾半雪丝毫没有品尝的兴致,只激动地拉着景玉的手,追问她那位“克劳斯先生”。

    景玉并没有说出克劳斯的具体身份。

    栾半雪虽然大大咧咧,但也知道边界感,只感叹一句“淦,这种好事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

    “真他妈值了啊我的大牡丹宝贝,”栾半雪羡慕地说,“能谈恋爱,有好身材好相貌的男人睡,还能赚钱,这真是一举多得啊。”

    不远处有一座漂亮的、极具古典风情的中国宝塔,桌子上蒙着漂亮的淡奶油色桌布,银质餐具闪闪发亮,有一支乐队正在宝塔上面演出,和电影《布鲁斯兄弟》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栾半雪神秘兮兮地问景玉“咳咳,问个可能有点冒犯点的事,你们俩……能和谐吗?我一同学之前和一德国人交往过,身经百战还都搞出血来了,听说德国人闷骚,在这方面比较下流,真的假的?”

    景玉实话实说“目前看来是和谐的。”

    真枪实弹后和不和谐就不清楚了。

    栾半雪被由卡蒙博尔干酪、洋葱和香菜制造出的食品产生浓厚的兴趣,不再追问。

    景玉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侍应生恭敬地送来啤酒。

    她喝了一口。

    与性比起来,克劳斯反而对另一种相处方式感兴趣。

    caregivers。

    他喜爱、并享受与她的这种带规则的相处方式和亲密。

    杯子刚刚放到桌子上,旁边桌子上有阵不大不小的骚乱,好像是有人打翻杯子,正在找侍应生过来打扫收拾。

    景玉转脸看,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米娅。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景玉。

    她仍旧和先前景玉见到的一样,像只优雅骄傲的孔雀。

    天气寒冷,她白色的连衣裙外搭配着浅色的皮草。

    四目相对,米娅走过来,客气地与景玉打招呼“好久不见。”

    景玉说“好久不见。”

    景玉很记仇。

    毕竟当初是米娅的投诉让她丢掉工作。

    米娅环顾四周“克劳斯呢?他没有陪他可爱的小宠物过来散步吗?”

    她声音可真好听,可惜这话也是真的不讨人喜欢。

    景玉客气地说“您的男友不是也没陪您吗?”

    米娅笑了下,她被景玉戳中痛楚,哑口无言,侧过来脸,看向旁边——

    侍应生人手不够,还在收拾着旁边的桌子。

    米娅微微抬起下巴“你不去帮忙吗?毕竟你做这个做习惯了。”

    言语间,隐约带着些对景玉曾经工作的鄙夷。

    景玉没有和她说话,她叫来侍应生,礼貌地询问“您好,请问能将这位奇怪的女士请走吗?她从坐下来后就在说一些让人倒胃口的话。”

    米娅没想到景玉表现的这样直白,脸上终于有了丝恼怒的神情,皱着眉,拂袖而去。

    米娅刚站起来,栾半雪客气地询问侍应生“可以把那位女士坐过的椅子搬走吗?抱歉,她身上的味道让我没办法安心品尝美食……谢谢。”

    米娅肯定听到了。

    她走路都停了一下。

    景玉衷心地向好友送上最亲切的祝福“希望你以后英语做完形填空,文章和题目都印在同一页。”

    栾半雪贴心回应“祝愿你以后求极限做洛必达法则一次就行。”

    栾半雪来慕尼黑是初步考察,她申请了学校中的交换生,但要等夏天时候再过来,景玉陪她玩了几天,才依依不舍地送走好友。

    临走前,栾半雪没有忘记问出最好奇的那个问题“你怎么确认你的先生不会伤害你?”

    景玉想了想“大概因为他有钱?”

    栾半雪惊奇“不是因为脸?”

    “好吧,也有一点点,”景玉顿了顿,“但是,你清醒点啊,半雪。人都会老的,好看也会变得不好看,但克劳斯的钱是稳定的,只有钱不会变啊。”

    栾半雪大大松了口气,颇为欣慰“你能这么想可真是太好了。”

    她贴心地与好友拥抱“别迷恋他。”

    景玉郑重声明“不会。”

    景玉自我判定,认为自己是个乐观主义者。

    她和克劳斯是纯洁的金钱关系,他就是雇主,她是雇员。

    所以,米娅那些讽刺的话语伤害不到她分毫。

    只要能拿到足够的钱,景玉就能够做到心无旁骛。

    在两个月后,克劳斯才从柏林回来。

    他给景玉带了份可爱的礼物——

    一条昂贵的钻石项链,光华璀璨,沉甸甸,中间镶嵌着一枚十二克拉的全美方钻。

    当克劳斯亲手为景玉戴上这条项链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脖子都要不受控制地微微弯了些。

    就好像戴上一副沉重的镣铐。

    克劳斯将她肩膀上的黑发拨到后面,后退两步,称赞“和你的肌肤很配。”

    景玉说实话“我的颈椎可能不这样想。”

    克劳斯大笑起来,他问“喜欢吗?”

    景玉在心中估算了下这条项链的价值,诚恳点头“非常喜欢。”

    她摸了摸这项链上的钻石,光芒刺的眼睛痛。

    一想想拍卖需要缴纳的税,景玉的心也要痛了。

    她补充一句“先生,您下次再送我东西的话,要不要考虑下现金或者转帐?这样昂贵的东西,我折现不太方便——”

    克劳斯原本正在解领带,听到这句话,转身看她,绿色的眼睛中微微眯起来“折现?”

    景玉有些为难地戳了戳钻石项链“它好重,就像一个项圈。”

    领带在手里绕了一圈,克劳斯走过来,阻止她试图取下项链的手,看到她细嫩白皙的脖颈,后颈上、发际线向下两公分的位置,有一粒小小的、米粒大小的红痣。

    克劳斯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要她背对着坐在自己怀中。

    景玉浓黑色的头发被重新拨到前面,克劳斯手里握着领带,和她的头发。

    他低头,亲吻后颈上这粒小红痣。

    景玉怕痒,刚想躲,两只手腕就被他紧紧攥住,动弹不得。

    克劳斯手掌宽大,轻而易举地将她两只手腕握在一起。

    沉甸甸的钻石项链坠的她脖颈疼,克劳斯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景玉闻到他身上迷人的苦艾香水味道。

    克劳斯问“你想要得到一个刻有我名字的项链吗?”

    他用了德语,声音低沉。

    景玉不假思索“我要纯金的。”

    克劳斯笑了一声,轻轻嗅着她脖颈的香气“贪财的龙宝宝,是准备把你的山洞全部填满珠宝、然后趴在上面睡觉吗?”

    这样说着,他抚摸着她的唇。

    景玉品尝到先生手指的味道。

    事实上,她已经很久没有和克劳斯亲密过。

    克劳斯教她品尝到伊甸园的甜蜜苹果,就像蛇,引诱夏娃和亚当,克劳斯也在引诱她。

    两个月的空窗期,如今的先生看起来如此迷人。

    他漂亮的金色卷发、绿色眼睛,苦艾香。

    整洁的衬衫,温热的胸腹肌,结实的臂膀,笑起来的好听声音。

    景玉不遮掩自己对他的渴求。

    舌尖绕着他的手指舔了一下,景玉的牙齿咬住他手指虎口位置,唇瓣贴上去,吸吮着手指根部。

    克劳斯贴近她。

    景玉感受到他的温暖胸膛,正紧贴着她的背部。

    克劳斯抽离被她咬住的手。

    他低头,金色卷发与她黑色的头发依靠在一起“龙宝宝还想要什么?”

    景玉问“克劳斯先生会来龙的领地吗?”

    她嗓子发干,明显感觉到克劳斯呼吸有明显的变化。

    克劳斯的右手下移,从她的下巴移到脖颈处,景玉仰起脖子,感受到克劳斯大手掐在她脖颈上,掌心温热,并没有用力。

    他压的更低,咬上景玉的耳垂。

    景玉吃痛,吸了一口冷气。

    而克劳斯灼热的呼吸也在此刻离开她的脖颈。

    景玉茫然与他对视。

    克劳斯的手指压着她的唇,深深压出一个痕迹,然后,缓慢地描摹着她唇的形状。

    被他触碰过的下巴、耳侧、包括刚才的脖颈,漾起酥麻,犹如苏打水里的密密麻麻、互相撞击的小气泡。

    “宝贝,我不是你拿来垫肚子的珠宝,”克劳斯微笑着告诉她,“我需要你发自内心地想得到我。”

    “或者,让我失控,闯入龙的领地,让我彻底属于龙。”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