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废人一更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 第73章 废人一更
    拄着拐杖的族老罢,  冷冷望向隆科多,“佟佳一族仰仗皇恩,这一桩桩一件件,  不是我担待得起的。”

    “赫舍里氏,  你糊涂啊。”另一位族老叹了一声,失望地,“若是早早前往皇庄,  给那贱妾一杯毒酒,取得小爷的宽恕,便什么都没有。还想凑齐银两赎人,  白白浪费几个时辰,如今一切都晚了。隆科多脑子进了水,你和佟国维,  同样进了水不成?!”

    每每想到此,族老一气没喘来。太子爷,  四贝勒他,  就等着隆科多的表态,等着佟佳氏的表态,哪想等不着,  小爷已然回宫,  这才忍忍,  出手对付。

    “为了佟佳一族,为今之计,  唯有亲自进宫,向皇请罪。”另一位族老双目锐利,“若你依旧执『迷』不悟,老朽只好做主除族。舍你一人,  保全整个佟佳氏,如若佟国维此,定然是愿意的!”

    “——你是家族,仕途,还是李四那蠢『妇』?”

    族老的反问,不亚于晴天霹雳,劈得隆科多踉跄了一步,手里木匣差些拿不稳;佟夫人的面『色』惨白一片,她不住摇头,怎么会呢。

    皇阿哥,太子爷,甚至宫里娘娘接连难,却是剑指宗族,剑指整个佟佳氏,『逼』着他做出选择,连退路没有。

    他身为嫡支,却仰仗宗族,与德高望重的族老相抗,若隆科多被除名,一切都完了。佟夫人六神主,回过神来夺走儿子手中木匣,“你听见了?快快去往皇庄,快去!”

    “皇庄?晚了。”佟国维被儿媳赫舍里氏搀扶着,沉沉望着母子俩,从牙缝里迸出一句,“什么叫谋害嫡妻,隆科多,你给老夫解释。”

    小赫舍里氏默默流泪,烫得佟夫人僵直了身子,隆科多骤变了脸『色』。

    佟国维没有刨根问底的心思,只怒极而笑,“好,好。过了今晚,你我父子缘分已尽,现,当下,即刻同我进宫!”

    罢朝族老拱了拱手,颓然道:“是晚辈子方,这就领孽障前去请罪。”

    拍了拍小赫舍里氏的手,佟国维望向一动不动的隆科多,最后问了一遍:“你去还是不去。”

    佟夫人嘶声喊他:“老爷……”

    “你我夫妻几十载,落不到和离的地步。”佟国维淡淡道,“佟家有灭族之祸了,夫人怕摘不干净。”

    和离。

    这个词儿一出,佟夫人浑身失了力气,不置信跌坐地。

    隆科多见额娘如此,双目通红,心如痛绞,只想大笑出声,不仅几位族老,老爷子同样威胁他。

    皇长孙回了宫,皇长孙回了宫!凑齐银两济于,四儿已然没了生路。

    被众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张张嘴,终于出了声音:“……我去。”

    .

    时辰不早了。乾清宫允了请见,等父子俩跪大殿,暮『色』已然黑沉。

    殿前了烛火,照得皇的神情忽明忽暗。佟国维不敢直视圣颜,趴伏地,痛斥自己‘管不力’,隆科多‘宠妾灭妻’,佟夫人‘糊涂溺子’,有关李四儿的所所为,更不敢有丝毫夸大,到伤心处,眼眶通红,难以言语。

    “都是奴才失察,阖族却是毫不知情。”佟国维更咽道,“奴才恳请皇严惩孽障,严惩奴才!”

    对二子隆科多,佟国维心冷至极,就如方才所,“父子缘分已尽”,这话一出,便已不乎他的死活。

    他还是佟佳氏的族长,不能不顾家族,若能求得皇宽恕,贬低自己、吃苦头算什么!

    舜安颜与公主的婚定九月。嫡次子已经废了,嫡长孙决不能有失,他是个好孩子,如何能被糊涂的亲长牵连?

    有了皇的准话,太子爷才会下令收手,这是他唯一的希冀了。

    佟国维完,皇没有开。

    半晌,皇敲了敲御桌,终于打破窒息的寂静。

    他看向隆科多,不辨喜怒:“李四那贱妾,惹得皇额娘亲自处置,你知道?”

    隆科多猛地抬头,眼底光亮熄灭了。

    双手死死掐入掌心,即便知道爱妾难逃一死,听闻此话,还是有了万念俱灰之感。

    荒唐,太荒唐了。

    “奴才……替四儿认罪。”他重重磕了个头,“奴才,更为自己的糊涂认罪。”

    痛入骨髓,疯狂到顶,反倒平静下来。他一五一十诉自己的罪状,甚至承认纵容妾室、迫害嫡妻,他知道李四儿购买『药』方,知道购买庄子的用途。

    佟国维死死闭着眼,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畜生。

    隆科多罢,再次磕了个头,忽而道:“奴才有罪,奴才更为皇表哥担忧。”

    四儿没了,罪魁祸首别想好过。

    佟国维面『色』一僵,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太子爷和众位皇子瞒天过海,『逼』迫宫

    </p>

    中贵妃,把控佟佳一族,使得连坐重现,人心惶惶,未向皇请示,有悖皇仁恩。”隆科多双目炯炯,“今儿是佟佳氏,明儿便是纳喇氏,难免波及整个朝堂,故而,奴才更为皇担忧!”

    这话一出,寂静变为一片死寂。

    佟国维摇摇欲坠,恨不能晕过去才好。

    完了,全完了,佟家完了。

    太子爷与诸位阿哥倒『逼』佟家,倒『逼』隆科多认罪,是他心照不宣的,却不能摆明面。

    离间天家父子,暗指太子拉拢兄弟、觊觎皇位,隆科多有八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就算成功又如何?

    佟国维想皇,不是这样的,您别听信这畜生的话!因着太过惊惧,身躯剧烈颤,话语卡嗓子眼,怎么出不来。

    隆科多一笑,眼底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意,当即想抬眼,看看皇神『色』如何,是否生了忌惮?

    下一瞬,他的笑容凝固了。

    屏风后头,走出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八爷温文尔雅,朝他微微一笑,“佟二爷此话差矣。”

    “汗阿玛明察秋毫,怎会不知?”

    八爷温声,“早动手的时候,二哥四哥抽不出身,九弟更是忙碌,我便当仁不让,前来向汗阿玛请示。”

    最后感慨一声,“哪想刚刚罢,佟二爷到了!这真是不出的缘分。”

    ……

    佟国维绝处逢生,隆科多的笑不见了。

    缘分?缘分!

    谁与你的缘分?八贝勒刚刚成亲,拥有三日休沐,怎会出现这里?!

    聚集满腔心血的雷霆一击,轻飘飘打棉花,怎一个怒字了得。隆科多眼前一黑,心脏剧痛,嘴角溢出鲜红。

    皇瞥了胤禩一眼,像是默认了,这一个两个的,心眼多得很。

    衬得朕毫用武之地,只有处理逆臣,清理门户了。

    对那句‘表哥’充耳不闻,皇寒声道:“隆科多对太子不敬,对皇家不忠,拖下去,拖到慎刑司,他与李四儿,只能活一个。”

    又朝佟国维道:“朕做主,去除族谱,着隆科多与赫舍里氏和离。至于牢里的刑罚,朕请来舅母来观,舅舅觉得如何?”

    隆科多心如死灰,蓦然怔住了。

    四儿没死?

    那他出那席话,是为了什么?!

    “……”佟国维浑浑噩噩地道,“奴才遵旨。”

    .

    刑部有牢狱,皇宫有内牢。

    太后因着往年经历,最见不得贱妾越过嫡妻,此时被宜妃搀扶着,站慎刑司外,朝佟夫人摆手道:“进去观刑罢。李四儿本就该死,由隆科多亲自行刑,算求仁得仁,你得受住。”

    两人只能活一个,这是皇的旨意。常人看来,皇堪称仁慈,疑饶了隆科多一条命,因为李四儿必死疑。

    泪流满面的佟夫人看来,不是这样的。儿子喜欢李四儿,犹如疯魔一般,指不定……

    想到此,她悚然一惊,来不及害怕即将生的一切,火急火燎往里奔去。

    隆科多与李四儿,两人关一间牢里。终于意识到弘晏皇长孙的身份,李四儿害怕了,缩角落绝望不已,忽然间见到了爷,眼睛暴亮,哭嚎道:“爷!爷救救我!”

    隆科多心都碎了。

    死死抱住李四儿,望着她破相的面容,不仅没有嫌弃,嘴里还不住安抚,听得慎刑司大太监站外头,似笑非笑:“佟二爷,停停。皇有令,半个时辰之后,若牢中人身亡,便赐一人一杯毒酒,苦命鸳鸯一道走吧。”

    罢,朝高处指了指,“墙挂着鞭棍,您自取就是。”

    隆科多僵住了,李四儿僵住了。

    不到片刻,佟夫人扑了过来,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隆科多,你气死额娘吗?还不掐死那贱人?!”

    霎那间,李四儿明白了一切。

    她如坠冰窖,不住摇着头,泪眼婆娑地抬眼:“爷,你杀了我?”

    隆科多心如刀绞,低声道:“……爷怎么舍得。”

    牢外,佟夫人不住催促,大太监笑眯眯地道:“太后赏了奴才一块西洋怀表,奴才这就给二爷计时。”

    .

    被恐惧攫取住心神,另一边是生的希望。

    李四儿目光闪烁起来,半晌呢喃一声:“爷,您把铁棍给妾,妾自行了断。您不能有,您为我好好照顾孩子。”

    隆科多鼻尖一酸,一句“爷替你死”憋心头,佟夫人凄厉的嗓音传来:“隆科多,你想想额娘,想想额娘啊……”

    不知过了多久,他机械地起身,机械地取下铁棍,递到李四儿手中。

    李四儿凄凄一笑,闭了闭眼,狠狠往隆科多腿砸去!

    咔擦一声,骨碎的声音响起,隆科多闷

    </p>

    哼一声,下意识掐住李四儿的脖子,两人双双倒了地。

    “贱人,贱人!你敢!”佟夫人尖声摇头,双目直,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李四儿憋得面目青紫,手中铁棍拼了命地砸,隆科多死死掐着她,血肉横飞间,双腿没了知觉。

    这是太医都救不回来的伤。

    他废了。

    李四儿嗬嗬几声,渐渐没了呼吸,依然不忘最后一击——

    铁棍砸隆科多的双腿之间,看得佟夫人白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穿嫡皇孙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穿嫡皇孙日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