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天诛二更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 第72章 天诛二更
    李四儿声音尖锐,  充斥着怒火与轻蔑,突兀打破山岭的寂静。

    小厮欲言又止,总觉夫人太些;婢女却没有阻拦的意思,  冷眼着灰扑扑的“放猪娃”,  在旁劝说道:“夫人息怒,夫人息怒!气坏身子,心疼的还不爷?”

    听闻这话,  猪崽气打响鼻。弘晏停下步伐,拧眉望去,忽而叫一声:“小灰。”

    话音落下,  小灰骤然出现在李四儿面前,凭借雷霆千钧势,重重扇出一掌——

    用巴掌形容或许不太合适,  因为李四儿整人都被掀飞。

    她在半空停滞一瞬,“砰”地一声掉下来,  趴在地上人事不省,  连句呻.『吟』都没有发出。衣裙与泥土混一『色』,金钗珠环洒一地,哪还有来时光鲜亮丽的模样?

    怕连牢里的犯人都不如。

    这一切发生太快太快,  除弘晏,  谁都没有反应来。

    等尘埃落定,  小厮吓呆,婢女恍惚回神,  简直唬肝胆俱裂,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夫人,夫人!”

    怎会这样,世上怎有如此藐视王的恶人?

    这般荒唐事,  竟在光天化日下,在她的面前发生。

    绿儿顾不小灰,也顾不下达命令的弘晏。下山可以即刻报官,眼下最重要的夫人,若夫人有好歹,二爷还不扒她的皮?!

    她狂奔上前,用力抱住陷坑中的主子,一边抹眼泪,一边恶狠狠地朝小厮道:“还不来帮忙!”

    小厮哆哆嗦嗦走上前,不敢多弘晏一眼,两人齐心协力,终于将李四儿翻身。

    定睛一,绿儿恨不能昏去才好。因为姿势原因,李四儿的一张脸,已然不样子——

    形容狼狈至极,头发散『乱』如鸡窝,妆容与泥土混在一处,面颊嵌许多碎石,额头正流着血。

    绿儿眼前一黑,双手颤抖起来,完,破相。

    她的荣辱都系在夫人身上,要二爷迁怒,哪还有命活?

    理智抛到九霄云外,绿儿一边掐李四儿的人中,一边扭头,朝弘晏主仆尖声道:“有没有天理?这儿京城,你们敢动佟二爷的夫人,等着瞧!”

    弘晏微笑着这一幕,闻言眉梢一动,佟二爷,隆科多?

    继而出声问:“她赫舍里氏?”

    绿儿见他半愧疚也没有,更没有害怕的情绪,当即觉不妙,又惊又怒地反驳:“我们夫人姓李——”

    弘晏当即懂,好巧不巧,他碰见隆科多的真爱,这位真爱还喊他贱民。

    这可真撞上门的缘分。

    微笑消失无影无踪,他平静吩咐:“李四儿不敬皇家,妄图造反。连婢女一块绑,带走!”

    在绿儿不可置信的眼神下,小灰肃然应。

    不到片刻,四处空旷无声,只剩小厮一人。他茫然跌坐在地,半晌,连滚带爬地跑上马车,“驾——”

    .

    弘晏出门遛弯的时候,皇庄来一位“不速客”。

    “四哥。”五爷迎上前,笑有些心虚,“今儿下衙这早?”

    一边问,一边在心里大呼完蛋,谁不知道四哥乃弘晏的头一知己,四哥可在乎这头衔!

    知己的事,九弟曾他抱怨。五爷隐约听一耳朵,还抱着热闹的心态,可现在时移世易,他被的热闹。

    五爷双脚打颤,四哥,弟弟绝对没有你相争的想。

    瞧他怂样,四爷一阵无言,不不说,微微松一口气。就如他所料,兄弟俩岁相近,从小一块读书,胤禛解胤祺的『性』子,远比老八老九威胁小。

    ……

    弘晏久不见人,四爷顿生疑『惑』,向太子一打听,不仅知皇庄种种,还知道十四的事。怒意尚未消散,接着沉默下来,四爷心道,这样也好。

    皇上的儿子,谁都不孬种。若十四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只有欣慰的份儿,吃苦又何妨?

    “今儿事少,我便提早来瞧瞧。”回神,四爷和缓面『色』,千言万语汇一句,“好好干。”

    五爷堪称受宠若惊,恍惚间,领着四爷参观畜棚。

    四爷听他介绍,面上没有鄙夷,甚至带着些许欣赏。特别两位农事官,四爷毫不掩饰自己的赏识,朝廷就需要这样的实干人才。参观一圈,他不住颔首,忽然想起什,“元宝呢?”

    知道元宝大侄子的『乳』名,五爷忙道:“带着猪崽遛弯去,一会儿回来……”

    “五叔。”说话间,弘晏的声音传来,“四叔也在?”

    四爷转头去,就要『露』出一抹笑,忽而目光一凝。

    瞧见小灰脚边的人,还两灰头土脸的女人,晕倒在地,人事不省。四爷皱起眉心,沉声问:“她们谁?”

    难不刺客?

    五爷样严肃面『

    </p>

    色』。就听弘晏原原本本叙说一遍,“本隆科多岳父的人,他的妾室。极受宠爱,在外自称夫人……”

    空气骤然变寂静。

    五爷一向万事不沾,如今忍不住骂:“隆科多失心疯?!没教养的玩意儿,贱妾死不足惜!”

    听到‘贱民’两字,四爷手指一紧,最后怒极而笑,“好啊,好大的胆子。窝藏反贼,隆科多怕也活腻!”

    弘晏安抚两位叔叔:“四叔五叔别着急,审问审问就知道。”

    一盆冰寒刺骨的井水浇下,李四儿悠悠转醒。

    尚未来及尖叫,小灰幽灵似的出现,居高临下着她,“何故出现在玉泉山?致人虚弱的『药』包,为何用?”

    ……

    皇庄没有刑具,小灰也用不着刑具。

    步步『逼』问,层层施压,李四儿差些疯魔。

    小灰挡在跟前,用上重重技巧,渐渐的,她的目光从清变涣散。

    不一放猪娃,一穷崽子,竟敢让她落入这样的境地……

    不,她不会走眼的。等爷领兵前来救她,这些目无王的贱民,全下大狱!!

    可一盆接一盆的冷水,让李四儿渐渐打起寒颤,再也放不厥词。

    她也不多有骨气的人,被隆科多宠久,哪还受住苦?脸上痛楚阵阵传来,她哭喊求救,全都无济于事,又有‘治脸大夫’在旁吊着,她喃喃着“爷快救我”,不到片刻,小灰掏干净她的供词。

    五爷大开眼界,厌恶恨不能拿脚踹她,四爷彻底凝重面『色』。

    不反贼,不细作,单单一歹毒张狂的蠢『妇』。

    区区贱妾,竟与谋划着残害嫡妻,购庄一事,更隆科多默许的!

    真囊括天底下所有的荒唐事。

    “若我回宫禀报,汗阿玛赐她一死,反倒便宜她,更便宜隆科多。”四爷缓缓道,“怎着,也要等到隆科多出面,他的做,佟国维的做。”

    胤禛如今的岁,爱憎分,顾虑极少。

    孝懿皇后抚养她,不佟佳一族。脸面归脸面,情分归情分,可一旦扯到天理,扯到律,扯到更为亲近的元宝,这情分,算不上什。

    五爷指指李四儿,有些不敢相信:“隆科多不糊涂人,他会出面?脑子坏不?!”

    四爷说:“没有隆科多的纵容,她不敢如此。你且吧。”

    弘晏听他们左一言右一语,商量清楚透彻,自己反倒局外人,感动地眨眨眼,『露』出一对小梨涡。

    五叔经改造,绝对的好男人,他没错人。

    放长线钓隆科多,与他想的不谋而合,四叔不愧他的好知己!

    .

    隆科多回府,发现爱妾不在。

    这里的‘府’,不佟家大宅,他安置李四儿的宅院。雕梁画栋,造价不菲,也佟佳氏先祖打拼下来的产业,自佟国维夫人,也就隆科多的额娘掌家以后,做主他。

    四儿心情不愉,出去走走也好。隆科多微微摇头,也有些不悦,他们好的庄子,如何就被人买走?

    连带着地皮一起。

    今儿在宫门例行巡视,恰逢下人来报,说玉泉山的庄子另有买家,夫人请爷探查一番。隆科多对李四儿无有不依,连忙叫人去查,这时辰,也应水落石出。

    隆科多作为銮仪卫统领,又有佟佳氏的人脉,手下的消息网,不普通朝臣可比。与他料想的一样,不到半柱香时间,就有人前来回禀,“爷,查出来。”

    来人语气晦涩,“玉泉山的庄子地皮,……皇上赐长孙的。”

    隆科多心下一凛,这他没料到的。

    联想到皇长孙近日的行踪,确往京郊边去,隆科多不禁皱眉,长叹一口气,四儿的愿望,怕要落空。

    没玉泉山,还有其它庄子,总能有入眼的。

    这般想着,忽然间,一眼熟的下人连滚带爬跑来,“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还没来及训斥,隆科多心里一悸,这不跟随四儿的小厮吗?

    小厮喘一口气,惊惧道:“夫人,夫人去一趟玉泉山,被绑走!”

    .

    佟府。

    佟国维倏然起身,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

    李四儿斥骂‘贱民’的孩子,极大可能微服的皇长孙。佟国维眼前一黑,只觉天塌一般,差些没有气晕去。

    “趁天『色』还早,小爷尚未回宫……”他颤颤站起身来,“隆科多,随我去往皇庄,灌蠢『妇』一杯毒酒,就算舍脸面,也要争小爷的宽恕!”

    若皇上知,一切都晚。

    隆科多心急如焚,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口辩驳:“阿玛,不可。”

    “当务急便救出四儿,至于皇长孙的宽恕,儿子这就去拿银票地契。”

    </p>

    说着转身,就要去往书房。

    佟国维不可思议地着他,暴喝道:“逆子,都什时候,还念着你的四儿?不敬皇家,妄图造反,此乃小爷亲口所言。李四儿必死无疑,若她不死,佟佳氏必受牵连,这诛九族的大罪!”

    佟夫人站在一旁,心急如焚。她也知道“贱民”的严重『性』,何况皇长孙夸大言语,就『逼』着李四儿去死。

    尽管她怜惜孙女,只能如老爷所说般,没有第二种选择!

    闻言,隆科多的面『色』,瞬间变阴沉。

    “不知者不罪,四儿骄纵有错,可错不至死。阿玛为官多,怎就变如此冷血?”

    红着眼向佟夫人,他直直跪下去:“额娘,四儿生您的亲孙女,儿子如何也离不开她。十万两不够,就二十万两,小爷尽管拿儿子出气,儿子什也不求,只求四儿的一条命!”

    佟夫人被他说落下泪来。

    深吸一口气,她期期艾艾道:“老爷,隆科多说的,也不错。李四儿蠢『妇』,就算脱层皮也好,什鞭刑棍刑,该她受着!只要小爷出完气,她留一条命……”回佟府,总能医治回来。

    隆科多攥紧掌心,终没有开口,双眼一闭,像默认。

    ……

    佟国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

    他用样不可思议的目光瞧向夫人,半晌摆手道:“你们待在府中,我去。”继而吩咐管家:“去拿朝服顶戴,并一壶毒酒,备好马车,即刻出行!”

    隆科多猛然抬头,跪姿摇摇欲坠,哑声央求道:“阿玛,额娘。”

    说罢骤然起身,狠狠往墙角撞去,“既如此,儿子也跟着一起!”

    即将撞上的时候,隆科多放慢速度。终于,佟夫人死死抱住他,流着泪对佟国维道:“老爷,你要『逼』死我儿吗?”

    随即厉声吩咐管家:“不许去!开库房,我的嫁妆拿出来,还有寝卧博古架上的木匣,里头藏着几万两。”

    一边老爷,一边夫人,管家左右为难,场面一时陷入僵持。因夫人掌家多,积威甚重,陪嫁他的妻子……

    半晌,隆科多阴鸷地盯着他:“还不去?”

    管家吓一跳,缩起脖子连连应,不敢再老爷。

    佟国维捂住心口,踉跄一下,只觉头晕目眩,忙被佟夫人搀扶到房里。

    .

    凑齐二十万两,用一时辰。

    佟夫人长出一口气,望着银票满心疼,库房的银子还国库,如今家里剩的,只有这些。

    可想到儿子,终咬牙合上木匣。

    隆科多接木匣,跪在地上磕头,急切道:“备车!”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声通报,佟佳氏一众族老齐齐踏入正厅。

    来者皆上纪,白发苍苍,在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辈,在他们面前,就连佟国维也要自称小子。

    隆科多大吃一惊,不等他们见礼,一位族老发话:“就在方才,大理寺接到十六张诉状,都我佟佳氏的小辈。罪状鸡『毛』蒜皮,不值一提,譬如下衙寻欢,譬如宠妾度,可你知不知晓——”

    他颤声说:“状者四贝勒。些小辈,少不审讯一遭。”

    另一位族老慢慢道:“家族名下的商铺,不论嫡支还旁支,忽然间没生意,老朽心急万分,可就在来时,九阿哥递话说,他出的手。”

    “贵妃甚少动用孝懿皇后的人,就在方才,贵妃往宫外传话。”第三位族老盯着隆科多,“太子妃让人收回族中命『妇』的牌子,今后拒绝接见;宜妃去往承乾宫拜访,话里话外都宫权的归属,可即便协理权,贵妃也不能丢。”

    最后一位族老,差些拄不住拐杖,“太子爷遣人来报,儿早朝,他将亲自弹劾佟佳氏管束不力,佟国维教子无方,隆科多窝藏逆贼,谋害嫡妻……只待天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穿嫡皇孙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穿嫡皇孙日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