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贱民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 第71章 贱民
    弘晏的眼神微微飘忽, 给予鼓励夸赞“不错,很干净。”

    农事官一听,打鸡血似的激昂起来, 只觉干劲更足了!

    听着起此彼伏的猪叫,五爷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长那么大, 从未见过这般场面, 此时面颊微颤,只觉入夏暖风冷飕飕的, 不知不觉并了并腿——

    太子嘴角抽搐了一下, 皇上实在没眼看。

    此时此刻, 若他再不出声,皇庄便不再是皇庄,而是辣眼睛的劁猪场。

    这就是乖孙所说的“大事”??

    真是好大的事。

    皇上站在原地, 不怒自威地叫了声“老五, 元宝。”

    五爷僵硬扭头, 弘晏转过身来, 见到他尊敬的汗玛法,还有亲爱的阿玛, 暗自感叹一声,突击视察果然来了。

    众人皆是大震, 农事官又惊又喜, 又很是后悔, 他们怎能在皇上面前露出这般手艺?

    来不及多想, 他们放下手中的活儿齐齐下拜“奴才(下臣)参见皇上, 参见太子爷!”

    “免礼。”这话, 皇上说了很多年, 可头一次说得这么违心。

    让人小心挪开猪崽, 镇定地露出一抹笑,弘晏没有想着解释,而是左看右看,左寻右寻。忽然间,瞥见东躲西藏的熟悉人影,弘晏惊呼一声“十四叔?”

    很好,如他所料那般,救场的来了。

    ……

    霎那间,十四阿哥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五爷终于得到机会喘息,抹了抹额间冷汗,一时间又是感谢,又是困惑,十四弟怎么出现在这里。

    皇上眉头一皱,太子若有所思,但毋庸置疑,方才入眼的那一幕,随着十四的出现,印象变得模糊,凉意慢慢消去……

    这般想着,太子重新拾起矜贵的气质。见实在躲不过了,十四只好现出身形,面色涨得通红,猪叫的心理阴影牢牢盘踞,脑中反复循环着一句话这就是自己主动要帮的忙。

    这就是劁猪。

    五哥受得住,他受不住!

    “汗阿玛,二哥,五哥。”短短几分钟时间,十四又是不安又是惊吓,最后失了冷静,有些语无伦次地道,“今儿不用读书,便想着帮、帮帮侄儿,如今却是发现我浅薄了。”

    同时生出点点恼怒,他被弘晏愚弄了!

    但他无法说出口,让皇上主持公道,谁叫侄儿再三拒绝,自个却主动要求。如今,十四阿哥只想逃离这个庄子,离得远远的,等养猪这事过去,另想办法谋得出路。

    他堂堂一个皇阿哥,怎能与猪为伍?!

    “浅薄”这个词说得妙,可十四那点小心思,放在皇上面前实在不够看。

    于是劁猪的事就此翻了篇。别说皇上了,太子,五爷,甚至跟在皇上身边、平日耳濡目染的大总管,谁人看不出来?

    十四爷年仅十岁,不仅浮躁,心眼实在太多了些。

    皇上甚是失望,目光沉沉地瞧着他,听闻元宝养猪,就退缩了?

    劁猪更是长膘必经的过程,若连这也看不得,这也吃不得苦,反倒好高骛远,心怀算计,叫他如何放心培养这个儿子,不如回炉重造来得好。

    十岁了,不小了。再过几年便能娶亲,皇上实在不愿看见一株歪苗的长成,坏了齐齐整整的一亩地,连带着蹦跶不起的老大再生心思!

    头一个念头,便是交给老四看管。只一瞬间,皇上否了这个念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四又是一副硬性子,焉知十四会不会恨上同胞兄长?

    思虑再三,皇上恢复温和之态,微微一笑,“你有帮忙的心,甚好,只这儿有老五,实在用不着别人。”说罢沉吟道,“朕交予你一个差事,如何?”

    十四愣住了。

    他的双眼骤然一亮,废了好大劲儿,才压住从心底上涌、源源不断的惊喜,恭恭敬敬地拱手,“汗阿玛,儿子斗胆一问,是何差事?”

    “京郊大营。”皇上平静地放了一颗惊雷,“你既擅长骑射,不若与将士一道起居,前去锻炼几年,回宫读书也不迟。”

    十四阿哥死死掐住手臂,呼吸重了一瞬,几乎要喜极而晕。

    京郊大营驻扎的皆是精锐,这是大哥征战准噶尔,立功之后班师回朝,削尖脑袋也没去成的地方!

    若能与将领同吃同住,如此一来,户部算什么?几年积攒下来的军中人脉,连老四都要央求于他。长大之后,长大之后……

    听闻此话,五爷不可置信,太子眉心一动,弘晏淡然不已。

    浅浅遗憾浮上心头,他要有好些日子,见不到十四叔了。

    留给十四足够的反应时间,皇上沉声补充“从底层士卒做起,不得透露皇阿哥的身份。爬到哪一步,都是你的本事,若有违令,不得回宫。”

    “……”十四的喜意僵住了。

    许是觉得语气太过严厉,皇上顿了顿,慈和道“不愿去往京郊大营,还有西北大营,江南大营,朕都由你。”

    西北大营,江南大营,与京城相距千里,同放逐有什么区别?!

    五爷大吃一惊,随即恍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向来对兄弟敦厚,放在往日,定会生出不忍,从而为十四阿哥求情,可今儿,五爷沉默了。

    侄儿养猪,自有爷来帮忙,不需要你。

    自征讨准噶尔之后,大清久无战事,京郊大营,更是安全不过的去处。为磨十四弟的性子,汗阿玛可算用心良苦,思及此,五爷叹息道“十四弟,还不谢恩?”

    时辰渐渐流逝,日头渐渐高照。

    热闹的长街人声鼎沸,这儿聚集着京城最为繁华的商铺。一位长相美艳,珠光宝气,却稍显艳俗的妇人从药铺婀娜而出,手里提着几副配好的药方,眼底暗藏欣喜。

    主子欣喜,伺候的人同样欣喜。贴身婢女恭贺道“有了爷的首肯,夫人总算可以了却一桩心事,光明正大入府了!”

    美艳妇人瞧着二十四五的模样,拎起药包瞧了瞧,轻声说“只为入府,却是远远不够。你说,这里头的剂量,够不够那贱人瘫痪在床?”

    提起这个,婢女绿儿显然不敢随意置喙。李四儿也不在意,笑着说“只等买下庄子……”

    一座安置赫舍里氏,相邻那座,安置自个买来的戏班子。让那贱人天天听戏,也算便宜了她!

    主仆几个缓步而行,忽然间,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寻了来,“夫人,夫人!”

    “什么事?”

    “您要小的时刻注意的庄子,被人买了去……”

    李四儿皱起眉“什么?”随即不虞地摆摆手,“罢了,买周围的几座。”

    “周围的几座,也都被人买了去,连带地皮一起。”小厮摇摇头,欲哭无泪,“他们连夜搬空家当,小的急得找了几圈,连个人影都瞧不见,更别说问出买主的身份了!”

    李四儿脸色挂了下来,死死盯着他“除了皇庄,玉泉山多的是庄子,全被人买了去?!”

    小厮战战兢兢地点头。

    李四儿气笑了。

    玉泉山上的庄子,距府邸近且景色好,远胜其余地段,是她早就瞧上的,苦于没有银子罢了。昨儿爷递给她一沓银票,乃是爷额娘补贴的嫁妆;爷还说了,要给赫舍里氏一个去处,顺便安置她喜欢的戏班子,闲暇时分可以前往松快,一举三得。

    前日庄子还在,今儿就全没了,李四儿如何也不敢相信,心间像是滴血一般。

    京城排得上号的勋贵重臣,或是宗室王爷,手下庄子无数,用不着一买一大片,他们图什么?

    买下庄子的,想也不会是多么尊贵的人家,早知便报佟二爷的名号,早早预定下来,她倒要看看,谁还敢同佟家争抢?!

    朝思暮想许久,最后却是一场空,李四儿思来想去咽不下这口气,沉着脸道“若爷下了衙,你去回禀,让他查查背后买家。绿儿,随我去玉泉山瞧瞧……”

    她就不信了。庄子买了,地皮买了,还能没个人影?

    玉泉山皇庄。

    临行之前,太子趁皇上叮嘱五爷的时机,把弘晏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问“十四的事,是不是你算好的?”

    弘晏无辜望去“阿玛,我什么都不知道。”

    太子“……”

    太子呵呵一笑,孤信了你的邪!

    送走失魂落魄的十四叔,继而送别汗玛法与阿玛,弘晏一边鼓励农事官劁猪,一边开始饲料配置试验,并且手把手教导五爷。

    看在猪崽十分配合的情面上,弘晏欣慰不已,眼见它们吃不下了,留了五爷看家,准备带四小只出门遛个弯。

    唯独衣裳得换一身,否则被猪崽拱了,得浪费多少银两。

    特意换上朴素的灰衣,弘晏心情极好,挥退管事跟随的请求。这一片都是他的,况且有小灰在,没有谁敢来冲撞。

    ……

    马车骨碌碌停下,李四儿踩着小厮的脊背下了车辕。

    这儿坐落着她看中的庄子,四周却是寂静无人。李四儿面沉如水,左右张望了一番,忽而眼神一凝,远处走来一个小小身影,穿着灰扑扑的衣裳,正拎着藤条赶猪。

    赶猪?!

    李四儿不可思议,提起裙摆慢慢上前,这一带都是富贵人家,哪来的穷孩子。

    “这儿的主人,是你阿玛?”远远传来一道骄横女声,弘晏扭头望去,不认识。

    平静转过头,弘晏继续遛弯,试图多多了解猪崽的心声,一边听一边想,若它们能和鸡鸭鹅牛跨种族交流……

    回头试试,许有奇效。

    李四儿本就有着火气,如今倒好,连一个放猪娃都能忽视她!

    她气得整张脸扭曲起来,加快步伐靠近弘晏,冷笑着道“不过一介贱民,本夫人同你说话,耳朵聋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穿嫡皇孙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穿嫡皇孙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穿嫡皇孙日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