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中元节至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 第三百五十章 中元节至
    镇魔堂前厅,石坚、九叔坐着喝茶闲聊。
    石坚抓起桌上的几颗霹雳弹,一一把玩过后,满意地笑道:“师弟,还是老价格?”
    “老价格。”
    收起霹雳弹,石坚冲后院喊道:“小云,给林师弟拿一百两银子。”
    “等一下。”钟小云回道。
    九叔连忙道:“大师兄,不用给钱,我还欠着你好几年买安神香的钱呢。”
    石坚道:“行啦,我还不了解你吗?马上就到中元节了,你这地府银行阳间印钞大班不得加班加点给地府印钱啊,这可是一趣÷阁不小的开支。”
    九叔叹道:“不止印冥币,还要请戏班唱戏给鬼听。”
    石坚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好心道:“以后你卖给我的霹雳弹,一部分算在账里,一部分给银钱,你拿去花。”
    “多谢大师兄。”九叔感动道。
    “不过说真的,你这霹雳弹的产量不行啊,一年就做这么几颗,得提高产量才能赚大钱。”
    九叔无奈道:“大师兄,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做霹雳弹有两个难点,一是材料,二是制作不易。北茅山用鸡蛋做霹雳弹,我用火药来做,威力虽然变大了,但制作中容易炸,做成这几颗差点把我的义庄都炸塌了。”
    说到底就是穷呗。
    “不容易啊,小云,再多拿一百两。”
    钟小云抱着一箱银子走进前厅,听到这话,白了石坚一眼,笑骂道:“说话不能一次性说完啊,来来回回折腾,你不累我累啊!”
    九叔起身道:“师嫂,一百两够了,别拿了。”
    钟小云笑道:“我和你大师兄开玩笑的,也就几步路,你等着,我再去给你拿。”
    九叔尴尬地笑了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石坚招呼他坐下喝茶,忍不住吐槽道:“现在的年轻人不讲道德,吃不得苦,耐不住寂寞,近些年跑来岭南的茅山弟子,扎堆往凤海、循州、番禺三府挤,西边的端州愣是没几个愿意去,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是啊!”九叔附和道。
    他是受害者,鬼晓得灵界中人从不问津的任家镇一下子变成香饽饽,义庄开得好好的,忽然冒出个抢生意的愣头青,秋生、文才上门以德服人,聊着聊着发现对方竟然是茅山精字辈弟子,和秋生、文才同辈。
    九叔常年在外行道,一年就去次把茅山,探望师父,小住几天就回来了,后进师弟、师侄认识的不多。莫说他了,便是石坚也接待过很多前来拜码头的面生同门,有些人见都没见过。
    不一会儿,钟小云去而复返,九叔连连道谢,喝完茶,抱着银子准备告辞。
    石坚忽然想起什么,对九叔说道:“师弟,昨天县城咖啡厅的钱老板请我看风水,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了,你替我去吧。”
    九叔想了想,问道:“是和浩初一起去漂亮国留学的钱小姐的父亲?”
    “对,就是他。”
    “说起浩初,他出国有一段时间了,还好吗?”
    “好得很,乐不思蜀!”
    听出石坚话里的阴阳怪气,九叔没有多问,抱着银子走了。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钟小云叹道:“说起浩初那孩子,走了好长时间了,今年过年也不回来,就让人带了封信,我有点放心不下,要不我们去看看他吧?”
    “信上不是说了好好的吗?”
    “信上报喜不报忧,不亲眼看看,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啊?”
    石坚乐道:“那小子在信上说的都是真的,小日子别提多逍遥了。你去看他,说不定他还不高兴呢,怨你搅了他的兴致。这个号快废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在浩博、映秋身上,实在想得荒,我们再练个号。”
    钟小云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再生啊。”
    “找你的敏儿去。”钟小云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不放心地叮嘱道:“浩初那边,你看着点,别让他吃亏了。”
    “晓得。”
    “哦,对了,早上柔柔被人请去捉鬼了,明天回来。”
    “知道了。”
    钟小云走后,石坚施展飞隐遁法去往鹰嘴崖养尸洞,继续闭关清修。
    他对未来的修炼之路有着清晰的规划,雷法为主,五行同修,辅以寒霙秘典。过去几月里,他都在潜心领悟雷法,尝试修炼五雷罡煞,准备先将雷箓推至圆满。
    冰晶灵果结在果树上,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不必急着服用,到了他这等境界,灵果灵药固然重要,道法领悟亦不可或缺。
    像白柔柔,服用冰晶灵果以后,灵力修为已至阴神境巅峰,本可凝结法箓成就宗师,偏偏水法领悟不够,再吃十枚冰晶灵果也无法一下子突破到法箓境。
    相同的道理,石坚想突破到法箓境后期,雷法领悟至关重要,目前还欠点火候。
    根据石坚的经验和其守道长的传授,茅山雷法、五行法修炼至圆满,须领悟出至少三种玄秘。玄秘大致分为雷元法体、五行元力法体,遁法,雷法,阴阳几种。
    石坚在雷法上天赋过人,阴神境时便修成雷元法体,与司空玄羽一战领会天雷威势,雷遁已有所得,阴阳之道过于深奥尚无头绪,闪电奔雷拳也未衍生出上清神雷,距离圆满之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五行法,火行法受灯神馈赠,已接近凝法箓的程度,再加深领悟,补足灵力便可以尝试凝结法箓了。木樁大法是石坚一直修炼起来的,虽被火行法后来居上,但基础牢固。土行法借地尸之便,金行法得水晶珠元气,功力比较高,水行法最差,都还没到凝法箓的程度。
    寒霙秘典很邪门,一炼就停不下来,寒霙之气每时每刻都在增长,哪怕回到马祥坪也是如此。石坚不敢多修炼,至少修为没突破以前,尽量保持原状。
    灵屋按部就班地提升着,已经炼进去两座天尸阴阳转灵大阵。丘处南给的炼丹诀,石坚也准备开炉炼丹。
    每天时间安排得妥妥当当。
    一趣÷阁难书两家事。
    且说九叔从镇魔堂出来,径直回了马祥坪义庄。风知道九叔师徒回来,主动把义庄让给他们住,自己则去县城栖身。
    风雨雷电四师兄弟,雷缺财,开武馆,武馆的主人却不是他,而是不会武功的唐珊珊。电无子,和小玲结婚至今,也没生个一儿半女。风雨鳏居,这辈子都得打光棍,好在不缺财,风开义庄比九叔赚钱,几年的积蓄相当丰厚,很久前县城里买了座小宅子。
    走进义庄大门,九叔看到秋生、文才趴在桌上睡大觉,过去一人一巴掌糊在他们后脑勺上。
    “嗳哟,谁打我?”秋生疼得跳起来,满脸怒气,瞧见九叔,脸色一滞,喊道:“师父,你回来了?”
    “让你们印冥币,你们睡大觉?”
    文才嘀咕道:“纸墨用完了。”
    “那去买啊。”
    秋生、文才看着九叔不说话,九叔没好气道:“看什么,没钱不会找我要吗?”
    “师父,你有钱吗?”
    刚从石坚那搞来二百两银子,九叔财大气粗,冷笑一声,把抱着的箱子哐当扔在桌上,吩咐道:“拿去买纸墨,多买点,今年冥币多印点,用不完明年用。”
    秋生、文才打开箱子,二十锭十两白银整整齐齐地放在里面,秋生怪叫道:“哇噻,这么多银子,师父,你发财了?”
    文才欢喜道:“今晚不用挨饿了。”
    九叔呵斥道:“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饿到你了?”
    文才连忙赔笑道:“师父从没让我饿过肚子,我是说今晚可以吃顿好的了。”
    九叔道:“去买纸墨的时候买只鸡回来。”
    文才失望道:“又是鸡啊!”
    九叔瞪眼,文才笑道:“鸡,鸡!”
    “还不快去。”
    秋生飞快地抓起一锭银子,文才也想拿,被九叔抱走了,只得追上秋生,商量分赃。
    下午,九叔带着秋生、文才去钱老爷开的咖啡厅看风水,之前长了见识,这次师徒三人都没出洋相。事后钱老爷看在石坚的面上,付了十块大洋。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几天过去,中元节到了。
    有石浩博、石映秋、宓宓、小僵尸帮忙,地府要的冥币老早就印出来了,不过九叔并未清闲下来,他得给冥币通知单题名盖章,烧掉后才能在地府流通。
    印钞大班,金贵着呢!
    “经由特许主印人,签名为证,以此辨伪,如有伪造,即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阳间受命承印人林凤娇……”
    数好四十九张冥币样本的秋生猛地扑过来,九叔遮盖不及,被秋生发现了大秘密,只听他大惊小怪道:“师父,原来你的真名叫林凤娇啊?阿娇,阿娇,真好听!”
    九叔作势欲打,骂道:“阿娇阿娇好听是不是,我警告你,要是有大师兄之外的人知道这个名字,我唯你是问。”
    “大师伯早就知道?”秋生好奇道。
    “他什么都知道。”九叔把通知单递给秋生,“连上你手里的冥币,一起拿去烧了。”
    “是,阿娇……”
    “信不信我把你也烧给地府?”九叔瞪了秋生一眼,随口问道:“文才呢,一晚上没见过了。”
    “他去镇魔堂叫映秋、浩博、宓宓他们到戏院看戏。”
    九叔脸色微变,“看什么戏啊,今晚的戏是唱给鬼听的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