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小良药 第5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
    云韶和邬明轩不熟, 说出这话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已经和邬明轩挺熟的夏如茵听了,却觉得十分尴尬。她谢绝了云韶的好意“不必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云韶惊讶“谁啊?”
    虽然不能向云韶宣布她有相好, 但能退而求其次告诉她自己有喜欢的人了,也是很好的。夏如茵偷偷和云韶道“就是之前你见过的那位九爷。他是殿下的心腹第一人!”
    云韶恍然“哦”了一声“原来是他!”又若有所思道“说来他长得和太子哥哥好像, 太子哥哥若是没毁容, 也该是那副模样。原来你喜欢太子哥哥那样的。”
    夏如茵不自觉就将暗九替换成了太子, 再设想了下两人相好的画面, 便是一个哆嗦。和太子谈情说爱……这是不敬,是渎神!太子殿下就应该供起来放在金銮殿上!
    夏如茵连忙道“他身份特殊, 的确是像太子殿下的。”
    云韶便饶有兴趣问“那你们俩也是相好了?”
    夏如茵泄了气“不是。我身体不好,也没两年好活了。如果自私和他好一场,最后却要抛下他一人, 他岂不是很惨?所以, 算了吧。”
    云韶疑惑蹙着眉“可是, 他若是喜欢你,却连和你相好一场的机会都没有, 就被抛下了, 不是更惨?”
    夏如茵“……”
    竟然好有道理……所以这事的重点是, 九哥喜不喜欢她。夏如茵回忆着与九哥的相处, 试图找到些端倪, 心中却忽然冒出一句话“你怎么没点男女之防?”
    犹记几个月前,九哥与她乘船自莲心岛归来, 她不过是犯困躺在九哥身旁, 九哥便这般质问她。可前晚, 九哥却主动要求与她同床而眠。她自小被李瑾蓉教育, 的确是不看重男女之防的,那晚也只顾着开心甜蜜了,没有多想。可九哥却是知道这些的。那他前晚还提出那样的要求……会不会是因为喜欢上了她?
    夏如茵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心中涌上期冀,开始认真考虑和九哥相好的可能性“云韶,你说得对,我会尽快确认他的心意。若是他也喜欢我,”她红了脸,却是勇敢道“那我便向他表明心意吧!”
    她做了决定,刘嬷嬷和崔姑姑也正巧来了。她们带着夏如茵和其他侍女,去了行宫的大殿外等候,今夜的夜宴便在这里举行。
    酉时初,官员们便到齐了。夏如茵遥遥看见了夏尚书和李瑾蓉——大约是秋狩要携带家眷,夏尚书这才带上了本该禁足的嫡妻。夏尚书和官员寒暄着行过,没发现躲在人群中偷看的夏如茵,倒是李瑾蓉一眼便看了过来,朝夏如茵和善一笑。夏如茵怔了怔,回了一礼。
    出乎意料的,夏如茵还看见了夏亦瑶。她跟在李和循身旁,做已嫁妇人装束,两人之间隔着段距离,似乎还在闹矛盾。夏如茵心中惊讶这才几天,阿瑶竟然就嫁给了李和循?!依两人的身份,婚事本不该那么仓促,可想是金凤山那事闹得太大,李夏两家才会匆匆完婚。阿瑶那性子,这么憋屈出嫁,估计又要气疯了吧……
    然后到的是匈奴使团。二殿下陪着两个高鼻深目的年轻男人,后面跟着一堆叽里呱啦说着话的使臣。那两异族男子一人喜笑,与二殿下并肩,另一人总是板着脸,稍落后几步,想来便是此番前来的匈奴七王子与九王子。
    最后来的是贵妃皇子公主和皇亲国戚。淑贵妃气度雍容,被众星捧月围在中间。据说皇上与皇后少年夫妻、伉俪情深,皇后死后便中宫空悬,由二皇子的母妃淑贵妃代掌凤印。一众相谈甚欢的皇族中,一人带着冷冰冰的金色面具,与这夜宴热闹气氛格格不入,赫然是太子殿下。
    皇上倒是没出现。夏如茵以为这一群人中,太子的身份最尊贵,定是要坐主位。可出乎她意料的,坐上主位的是二殿下。她听见二殿下说,皇上今日奔波疲惫,由他代赐宴席,招待诸位。
    夏如茵心中疑惑。她虽不懂朝政,却也知道不管哪里都要讲尊卑,那为什么得到代替皇上赐宴殊荣的人是二皇子?皇上这不是摆明了不给太子殿下脸面?!如此盛大的晚宴,文武百官都在,更别提还有匈奴使团,这是闹得大宣和匈奴皆知了啊!
    太子殿下漠然坐在那,也看不清表情,夏如茵替太子殿下不平。可是现状不会因为她的不平而改变丝毫,宴席还是就这么开场了,夏如茵忧郁叹了口气。
    酒过三巡,殿内又传来了声音。夏如茵看去,原来是邬明修站起了身。他手中举着酒盏,声音朗朗“诸位,明修驻守边关三年,眼看边关百姓从颠沛流离,到如今丰衣足食,心中甚慰。当年若非太子殿下亲征,与匈奴签订下停战协议,也没有边关这数年的安定。明修每每思及太子殿下,便十分感激。愿替边关百姓们敬太子殿下一杯,恭祝殿下安康。”
    此话出口,夏如茵心中一喜,殿上众人却是心思各异。邬明修在二皇子风头正盛的当口,偏偏提起太子殿下无可抹灭的功绩,明显是为太子殿下长脸,灭二皇子威风!
    殿中过半官员便跟着举杯。肖弘脸色不好看,李大学士和夏尚书等人迟疑着要不要跟随,却见那匈奴的七王子哈哈笑着也举起了杯,用生硬的汉话道“邬将军说得对。虽然那年领兵打战的人是我,但是我不喜欢打战。我也要感谢太子殿下给我们匈奴带来了数年的和平!”
    这话说得……好像主动侵略的人不是他们。可匈奴人都配合了,便是肖弘也不好再拖延,所有人便都举起了杯,敬了太子殿下。肖乾依旧是冷漠的,却也举起了杯,遥遥回了众人一礼。
    夏如茵看得惊叹,才发现邬明修原来不止会腻腻歪歪,还会办正事——她觉得他这番举动,一定是故意回敬二殿下的。便是因此,她多看了邬明修几眼,却发现他面上带着浅笑,执筷轻缓滑过碗沿。而坐在远处的云韶面色泛红,也回了他一个“暗号”。
    夏如茵“……”
    狗粮来的猝不及防……夏如茵又酸了。
    宴席持续到戌时中才散场。夏如茵跟着刘嬷嬷崔姑姑回去住处,路上与云韶撞个正着。夏如茵便行去了云韶身旁“云韶,邬将军很厉害哦。”
    云韶也欢喜着“他和他父亲去求见皇上了。他说晚些来告诉我消息,希望一切顺利。”
    夏如茵“哇”了一声“那太好了!”
    两人并排朝住处行,拐角处却行来了一群人,为首之人正是今夜代皇上赐宴的二殿下肖弘。一众人纷纷行礼“见过二殿下。”
    夏如茵发觉云韶绷紧了身体,声音带颤“云韶见过二皇兄。”
    肖弘扫视一圈,发现都是些奴婢,便皮笑肉不笑一扯嘴角“行啊,云韶现下可是出息了。”
    云韶低垂着头,根本不敢看他“云韶不知二皇兄何意。”
    肖弘忽然便冷了脸,抬手朝她挥去“不要脸!你还没出嫁呢,就敢和外男卿卿我我?!自小学的礼仪规矩,学到狗肚子里了吗?!”
    云韶被他一巴掌打中侧脸和后脑,整个人便朝旁栽去!丫鬟们一阵惊呼,冲上去扶起她,夏如茵也混在一起跟上。肖弘阴鸷道“你贵为公主,却不知羞耻,做出这种出格之举,简直令我皇室蒙羞!看在你没有母妃的份上,皇兄便帮忙管教下你,你知不知错?”
    云韶被扶着坐起,眼眶含泪,半响方道“我和邬将军两情相悦,虽有私会,却并无出格之举。且邬大学士已经去向父皇提请赐婚了。”
    肖弘冷笑出声“提请赐婚?你身为公主,婚事岂能任性?我已经向父皇提请,让你嫁给那匈奴的七王子和亲,也履行下你身为公主的本分,为大宣出一份力。想来,晚些你便会收到消息了。”
    云韶愕然瞪大了眼“不!不可能!”她慌张道“父皇不会这么待我的……”
    肖弘躬身凑近“这不是好事吗?”他压低声道“待你嫁去了匈奴,想什么时候去看看你那驻守边关的邬将军,不是很方便?”
    他哈哈大笑,带着人离开,云韶眼眶中的泪水再管不住,颗颗掉落下来。丫鬟们连忙扶着她,将她送回了房中。夏如茵不放心,和崔姑姑说了声,也过去陪着。
    云韶哭得眼睛都红了,夏如茵努力想要安慰“你先别伤心,邬将军不是还没回来么,可能二殿下只是吓唬你。”
    云韶用力摇头“他肯定是真劝了父皇将我嫁去匈奴和亲,他做得出的!”她的泪水扑簌簌落下“茵茵,你不知道,旁人更怕太子哥哥,我却更怕二皇兄。太子哥哥对待谁都一视同仁,我只要不惹他,他就不管我。可二皇兄却是欺软怕硬,看我不得圣宠,就时常欺负我。我在宫中时便处处躲着他……”
    夏如茵只能抱住了她。房门忽然被推开,小丫鬟惊喜唤道“公主!邬将军来了!”
    邬明修大步跨入房中,云韶跌跌撞撞站起,抓住了他的衣襟“父皇怎么说?”
    邬明修便见到云韶脸上红了一大片。他的脸色极其难看“……你别怕,我会想办法。”
    云韶连退两步,难以置信“父皇真要将我嫁去匈奴和亲?!”
    邬明修张口,却说不出话,云韶便懂了。她细细抽噎了一声,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一时间,众人乱成了一团。御医被找来为云韶看诊,而后又离开。房中再度安静,云韶躺在床上昏睡着,看上去又很可怜了。邬明修坐在床边沉默,夏如茵也不知还能做些什么,却感觉有人站在了她身旁。
    夏如茵偏头看去,便见到了一日未见的暗九。她难过道“九哥,云韶她……”
    肖乾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无事,九哥会处理。”
    邬明修也发现了肖乾的到来,行到茶几旁坐下。肖乾便坐去了茶几另一侧。邬明修压着声音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下作,自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就为了报复我,设计将云韶嫁去和亲!便是云韶不是他亲生妹妹,拿个小姑娘当棋子,毫无顾忌毁了她一生,他还是个男人吗?!他还动手打她!”
    邬明修深深呼吸,片刻方道“可是我没料到,皇上竟会同意他的提议。”
    肖乾嘲弄道“为何没料到?到底是今时非同往日,眼看太子势力一天天壮大,皇上也坐不住了啊。他都能暗中帮忙杀太子了,其他事情,难免也要不择手段些。”
    邬明修握紧了拳“我不能让云韶去和亲……她活不下去的!便是不嫁给我都行……”他似乎是做出了决定“这事你不必管,出了什么问题,我一人承担。皇上会同意了和亲,不准便是想看到你犯错。”
    肖乾一声嗤笑“他是想看到你犯错。毕竟你掌握了边关兵力,对付了你,太子便少了助力。你若是鲁莽行事,便正中了他下怀。”
    他站起身“此事你不必管,我会处理好。”又偏头与邬明修对望“和亲和亲,总得双方都有意。”
    邬明修身形一僵,而后了悟,叹气道了句“……多谢。”
    肖乾便带着夏如茵离开。夏如茵听两人你来我去说了一堆,大致明白了这事仍有转圜,而转圜的余地便在于匈奴。九哥想让匈奴那边拒绝和亲。
    这听起来也太难了些,但九哥说能处理好,夏如茵便相信他会处理好,她不担心了。倒是她今日的决定……如果九哥也对她有意,她便向他表白,这件事似乎比较重要。
    夏如茵想起云韶以为自己要去和亲时的悲痛,忽然就觉得太子殿下说得很对。人生在世,的确是要珍惜眼前人。结果她想珍惜眼前人了,九哥却又有事要忙。匈奴那边,殿下似乎叫上了他一起去。夏如茵目送他离开,搬了张小凳坐在屋门口,等九哥回来。可她等到亥时,九哥还没回来。夏如茵眼皮都撑不开了,坐着都开始犯困,被兰青强行推回了屋里。
    夏如茵只得先休息。一早起来,九哥又不在,有的只是穿着骑装英姿勃发的太子殿下,和一众准备出发的侍卫侍女。他们来到猎场,侍卫们跟着太子殿下进了猎场,侍女们留在外围。
    外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帐篷,里面堆着吃食和用品,也可以用来休息。一间稍大的帐篷是太子殿下的,其余小帐篷分给了侍卫和侍女。夏如茵和几名侍女分到了一间小帐篷,就在太子殿下的大帐篷隔壁。
    狩猎足足进行了一个上午,中午时分,夏如茵才再次见到了九哥。周围乱糟糟的,肖乾揉了揉夏如茵的发“闷坏了吗?走,九哥带你去吃东西。”
    帐篷不远处,已经有人升起了篝火,将今日的猎物剥皮洗净,准备烤肉。夏如茵自是吃不得烤肉的,肖乾便找了个僻静地,让人给她煮锅肉汤。约莫是怕夏如茵看到觉得血腥,肉是已经处理过的,看不出原形。火堆上架着铁锅,锅中的水缓慢冒着泡泡,胖厨师守在锅子边,将肉切成小块。
    夏如茵不在意吃什么,她在意的是,她终于有时间和九哥相处,可以开始她的确认了。夏如茵将肖乾拖远了些,鼓起勇气开口道“九哥,昨天云韶和我说,邬将军手下好多人都想找媳妇。我便想着,不如让邬将军帮我介绍个合适的嫁了……你觉得可好?”
    肖乾算来,这两天好容易才偷空与夏如茵相处这么一会,正身心放松愉悦之际,就听到了这句话。肖乾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脸色立时沉了。可恼怒虽盛,他的头脑却还清明。
    肖乾冷静想,没事,小问题。他可以先伪装成不在意,问出夏如茵有没有看上哪个男人,如果有,那就找个名目把那混蛋发配十万八千里。然后他再去找邬明修算账,他不管好自己相好,结果差点害他没了相好!解决了旁的人,他再来好好对付夏如茵,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可这些想法都还不及落实,肖乾脑中便先闪过一个念头等等。夏如茵不是喜欢他吗?又怎么会突然说要找其他男人?
    肖乾打量夏如茵,便对上了女子紧张注视他的双眸,心中忽然明了!
    ——她在试探他!看看他这小相好,现下学坏了!竟然来试探九哥喜不喜欢她!
    她为什么要试探这个?自然是因为向他表白,她需要勇气。这完全可以理解,也必须支持啊!
    肖乾心情大好,克制着不要笑出来。他将那个不动声色谋算的自己扔到一边,一瞬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要嫁给其他男人!”
    他拔剑,朝着一旁矮树,发泄狠狠两剑挥下!然后他摆出了个目呲尽裂的表情“不行!我不同意!”
    夏如茵被这夸张表演吓得连退两步!肖乾收敛了,又露出了伤痛神色“茵茵,你怎能嫁给旁人……”
    夏如茵虽然觉得九哥的反应有些太过,但她得到的信息已经足够九哥一定也是喜欢她的!夏如茵心头浮起欢喜,埋头扑入肖乾怀中,紧紧抱住了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小良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小良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小良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