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潸然泪下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第1585章 潸然泪下
    林帘抱着湛可可站在花瓶前,眉眼都是笑,湛可可更是满满的依赖。
    她们不知道包厢外站着人,更不知道那外面的人和她有着怎么样的关系。
    她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独守自己的一方净土。
    但此时,章明和李叔的视线都落在包厢门上。
    当侯淑愉和侯淑德停在包厢外时,他们便已经知道外面站了人。
    只是,不知道是谁而已。
    咔嚓。
    包厢门打开。
    正笑着的母女俩听见这声音,看过去。
    尤其是湛可可,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包厢门。
    而当包厢门打开,外面的人出现在视线里,湛可可立刻从林帘怀里挣着下来。
    林帘也看见了侯淑愉,她看小丫头这激动的模样,无奈。
    把小丫头放下来。
    湛可可一得到自由,立刻飞奔过去,“愉太奶奶!”
    小丫头很快就跑到侯淑愉面前,侯淑愉一瞬就呵呵笑起来。
    毫不相干的人突然就有了这么紧密的关联,她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变化的。
    但这变化并不影响她对湛可可的态度,甚至更喜欢,更疼爱。
    侯淑愉弯身摸湛可可的小脸,笑呵呵的,“小可可是不是一直在等愉太奶奶呀?”
    “嗯!可可老期待愉太奶奶来了!”
    还老期待了。
    这可把侯淑愉开心的,在湛可可小脸上亲了好几下。
    林帘走过来,看着两人,脸上满是笑。
    开心是会传染的。
    她现在就很开心,满心满眼的。
    而这一刻,站在包厢外的侯淑德就这么看着林帘,贪婪的,不敢置信的,害怕的,紧张的,一动不动的看着。
    大家都很开心,只有她,从看见林帘那一刻开始,她便没了反应。
    她的目光,意识,所有的感官都在林帘身上,她现在,除了那身躯壳,她的心早便到了林帘身上。
    无法回来了。
    不是没见过这孩子,她见过的。
    她见过的。
    那一年,老头子撑不住了,他终究要先走一步。
    她想挽留都挽留不了。
    她只能看着他日渐消瘦,然后离开她,再也不会回来。
    人终有一死,谁都逃不过,她早便看淡了生死,但当老头子要离开她时,她还是沉痛。
    因为,他还心愿未了。
    他还没找到钰文,他即便是死也不甘心。
    她到现在都还能记得,他抓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说,一定要找到钰文,一定要找到。
    她答应了。
    但她答应了他,他也无法安心离开。
    她知道的。
    所以那几年,她天天祈求上苍,给她们钰文的消息,即便她折寿,下辈子做牛做马,让她怎么样都可以。
    只要能得到钰文的消息,哪怕是一点,她即便付出她的命,她也愿意。
    可是啊,没有钰文的消息,从老头子得那病开始,到他临死前那一刻,她都在祈求。
    但都没有消息。
    一点都没有。
    她是怨的,很怨。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钰文,她们柳家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苦痛?
    她痛啊,恨啊,怨啊。
    在这样的时候,那孩子出现了。
    老头子抓着她的手,叫她老四。
    他说她是老四。
    当时她都惊了,而到那时,她才真的注意到那孩子。
    一个长的很清秀的女孩子,一眼就让人舒服,喜欢的好孩子。
    可当时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老头子身上,即便老头子叫她老四,她也没有多想。
    她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姑娘,怎么可能是老四?
    不可能的。
    也不会的。
    她们都当老头子魔怔了,当他是临走前的不甘心,抑或许,老四回了来,在她们不知道的地方来看他父亲了。
    没有人能想到,这年轻的,花朵一般的女孩子,她会是老四的孩子。
    谁能想到呢?
    所以,老天听见了她的祈求,它带着老四的孩子来看他父亲,送他最后一程。
    让他临死前,了了那一桩心愿。
    只是当时的她们都不知道而已。
    想及这些,侯淑德潸然泪下。
    老头子,你看,我来看咱们孙女了。
    兜兜转转,我终于找到她了。
    你看到了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