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喜欢最重要(三更)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第1045章 喜欢最重要(三更)
    陆淮与凤眸微眯,就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进入了马房。
    看着的确很像时炀。
    “他来渡田马场,没有提前知会你?”陆淮与问道。
    沈璃摇头,也有些奇怪:
    “二哥为什么这么问?”
    虽说现在渡田马场是她负责,但赛马会的时候,前来观赛的人是非常多的,她不可能每一个都照顾到。
    何况,她和时炀之间的关系,也远没有到这个程度。
    陆淮与若有所思,笑了笑:
    “上次在博星拍卖会,他为你的那幅画举过一次牌,加上先前他也不止一次公开表示过,很欣赏你的画,我还以为——”
    “他是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我和他的确没什么往来。”沈璃道,“师父不喜欢他,之前师兄参加了他的一场饭局,就被师父念叨了许久。”
    还有一点:她也欣赏不来时炀。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时炀给她一种距离感。
    虽然时炀是业内出了名的脾性温和,人缘很好,受同行敬重,也受学生仰慕。
    但她和他不多的几次接触中,好像总有着一层看不见的隔膜横亘。
    这些话她没有明说,不过陆淮与对她何其了解,只一个眼神,便很快懂了。
    他了然颔首。
    沈璃握着缰绳,回头道:
    “二哥,师兄应该快到了,我们回去吧?”
    俞平川喜欢养马,也喜欢看赛马,更喜欢赌马。
    这赛马会,他早就惦念着要来了。
    按照之前的计划,他应该是今天下午抵港。
    “好。”
    陆淮与应了声,手腕一个用力,青风便转身往回走。
    到了场边,陆淮与率先下马,随后朝着沈璃伸出手。
    沈璃将自己的手放入他掌心,接着腰身一紧,被陆淮与半抱下马。
    随后,陆淮与一手牵着青风,一手握着沈璃的手,往马房走去。
    ……
    两人带着青风回去的时候,再次遇到时炀。
    他正站在一间马隔间前,打量着里面的马匹。
    驯马员站在旁侧,悉心为他介绍着:
    “时先生,这匹马血统纯正,而且在之前的几场比赛中表现都很好,很有冠军相,是今年的夺冠热门。”
    时炀耐心听他说完,笑了笑,又指向旁边隔间的一匹马:
    “这匹呢?”
    驯马员愣了下:
    “这一匹也不错,但比起您方才看的这匹,还是略微逊色些的。”
    为了更直观表达,他又添了一句:
    “这批五百八十万,而那匹是四百万。”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哪个更好了。
    然而时炀还是道:
    “那就这匹吧。”
    他选的是四百万那一匹。
    驯马员很是意外,来这里挑马的,当然都希望自己的马匹能赢。
    何况,时炀这样的身份,也不差这点钱,不至于为了省钱才选那个。
    “时先生,您确定吗?这匹马在之前的测试中,表现并不——”
    “这匹马很漂亮,合我眼缘。”
    时炀打断了他的话,不过大概因为他语气依旧温和客气,驯马员只是愣怔,并未觉得不舒服。
    他又仔细打量了那两匹马。
    都是价值数百万,被选入一区的马匹,虽然有差距,但肉眼看并不是特别明显。
    助理笑呵呵道:
    “是啊!白马珍贵,这一匹是更好看些。”
    驯马员这才明了:他推荐的那匹是棕马,而另一匹被时炀看上的是白马。
    普通人的确会更容易喜欢上那匹白马。
    他本来以为时炀在这方面应该挺懂的,没想到——
    但这毕竟是人家花钱买马,他一个驯马员,没资格置喙。
    于是,他当即笑着道:
    “是,马匹都是有灵性的,时先生既然一眼就看中了这匹,也证明您和它有缘分。”
    时炀笑着点了点头。
    “就这个吧。”
    驯马员没想到他这么干脆:
    “那……您不试骑一下吗?”
    这匹白马脾性算是比较温顺的,试骑没什么问题。
    时炀道:
    “不用。就选它了。”
    听他这么一说,驯马员也很是高兴:
    “好,那您请随我来。”
    后续的流程总是要走的。
    时炀应了声,刚转过身,就听到驯马员恭敬的声音:
    “阿璃小姐,陆二少。”
    时炀抬眸看去,正看到迎面走来的沈璃和陆淮与。
    时炀脸上露出笑意:
    “刚才看你们在骑马,就没有过去打扰。”
    沈璃扫了眼他挑的马匹:
    “时炀老师已经选好了?”
    时炀颔首。
    沈璃抬手一指:
    “那边还有一批新选来的,也都很不错,您可以多看看。”
    “多谢,不过不必了。”时炀微微笑着婉拒,“我已经挑好了,这东西——自己喜欢最重要。”
    沈璃莫名觉得他这话听着有点不太舒服。
    这东西……
    马匹是有灵性的,但他这个词听来,买一匹马,似乎和买一个花瓶、一个柜子之类,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感觉也是从她心头快速闪过,毕竟这是人家的事儿。
    她点点头:
    “您说的是。”
    考虑到还要去接俞平川,她道:
    “祝您这几天在港城玩儿的开心,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失陪了。”
    时炀表示理解,而且他也要去办买马的手续,就直接与他们二人道别。
    双方各自分开,朝着不同方向走去。
    ……
    俞平川这次依旧入住的渡田马场旁边的酒店。
    沈璃和陆淮与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在酒店房间翻看今年的赛马会流程表了。
    其实他来过不少次,对这些也都十分熟悉,但今年不一样:这次的赛马会是沈璃负责。
    不过才一年时间,沈璃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身为师兄,去年又是陪着沈璃一起来过,心情自然不同。
    门铃声响起,俞平川过去开门。
    看到沈璃,他当即笑起来:
    “阿璃来了?快进来!”
    “师兄,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些。”
    沈璃走在前面,陆淮与随后。
    俞平川摆摆手:
    “不晚不晚!你们这是刚从马场过来?”
    沈璃点头,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随口道:
    “遇到时炀老师,就聊了几句。”
    俞平川诧异:“时炀?他怎么来了?”
    沈璃看他如此反应有些奇怪:“他来挑马。”
    俞平川愣了下:
    “他对这些好像没什么兴趣啊,这次怎么突然来买马了?”
    ------题外话------
    又下了起来,停电了。
    今日三更,晚安。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