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窝里横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瘦马 81、窝里横
    这几日天实在太热,太子这个不怎么贪凉的人也受不住,一回来就往合欢殿钻。

    谁让这合欢殿凉快呢?

    今日回来之后,太子先回了书房处理政务,如今内务府弄不到冰块,王全每日的冰是从御膳房的月供里面扣的。

    大部分还都送去给了合欢殿,书房里面没多少。

    太子靠在太师椅上,任由宫女们脱去了长靴。领口处紧扣着的纽扣拉开,这才舒缓了一声。

    “殿下,奴婢伺候您宽衣吧。”宫女跪在地上,作势要解开他的衣袍。太子拧着眉心的手放下,手背往外挥了挥:“出去。”

    宫女捧着靴子弯腰出门,撞上了回来的王全。

    书案后,太子一边静下来心,一边摊开手中的折子,王全猫着身子走进来,他头也没抬就道:“放这儿吧。”

    那肥呼呼的身子过了会儿都没动作。

    太子仰起头来瞧了他一眼,王全抓住脑袋,有几分尴尬,他手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没去合欢殿?”

    “去了呀。”王全一拍脑袋,着急的话都说不清:“这玉主子没给啊。”他知道是殿下这是在等着合欢殿送的小点心呢。

    可今日他去了合欢殿却是啥也没给他,冰块倒是收了。

    “殿下,您是不是惹了玉主子了。”连带着他也没有绿豆汤喝,王全下一句话还没开口,适当地闭了嘴。

    “胡说什么呢?”

    太子折子也看不进去了,又是热,又是烦。

    刚褪下去的靴子又招呼着宫女替他穿上,太子面上紧拧着:“孤才刚回来,哪有这个闲功夫?”靴子穿好后抬脚往王全肩膀上踹了一脚,大步往外走去。

    三分力道,踹着玩儿的,倒是不疼。

    王全拍了拍肩膀上的灰,笑呵呵地跟了上去。

    合欢殿中,太子还没进去,在门口就被小元给拦住了:“殿……殿殿……殿下……”小元子跪在地上,挡在了他面前。

    头一次这样的事,紧张的后背都在颤着。

    “主子说不见您,让……让您回去。”太子站在门口,板着脸,简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被挡在门口的滋味,他还当真是头一遭。

    王全吓得嘴都张大了,在太子身后挤眉弄眼的,恨不得一巴掌朝那臭小子脸上甩过去。

    吃了牛胆啊?殿下都敢拦。

    “滚一边去。”太子才没这好脾气,一脚从他身侧跨过去,才刚推开门,屋子里的人又开始闹了。

    “不让你进。”

    “闹什么!”太子三两步走上前,内殿中的水晶帘子微微晃荡,刚说话的人见他进来了,也没了胆。

    梗着脖子,眼神闪躲,不敢直视他。

    “说啊。”太子瞧见她怂样,就想笑,面上忍住了,拉长了脸故意吓她:“你倒是说说孤哪里得罪你了,今日不说个子丑寅卯来,看孤饶不饶你。”

    玉笙显然没理,大概是好脸面,嘴巴却依旧硬:“就是你!”

    太子心中觉得好笑,面上却不显出半分:“哦?说说。”他捧起手边的茶盏,合欢殿中透着一股清爽的凉,燥热的心都跟着安静许多。

    他也不坐,就这样半靠在她对面的那张黑檀木的浮云雕花桌上,手中捧着茶盏,带着笑意的眼神却牢牢盯着她。

    被他瞧一会儿,玉笙面上明显有些脸红,说话开始没了底气,眼神瞥向一侧的梨花木架子上:“喏,你瞧。”

    那上面花盆里的海棠花本好好的,如今半死不活。

    “谁弄的?”

    玉笙哼了一声:“某人来大闹我的合欢殿,喝了我的好茶,还打我的踏雪,弄死了我的花!”

    轻笑一声,太子道:“又是陆静姝?”

    玉笙撅着嘴,一张脸醋溜溜的:“嗯哼。”

    太子单手放下茶盏,大步走上前,弯腰在她额头上狠狠弹了弹:“她做的,你不去怪她,反倒是来怪罪孤?”

    玉笙死鸭子嘴硬:“她身份多大啊,地位又高,太子妃的妹妹,我惹她岂不是找死。”

    “哦?”太子眯了眯眼神,眸子开始变得凶险:“欺负不了别人就窝里横是吧?”

    玉指掐了掐她的脸,她这几日刚长得肉,被掐的通红。

    眼神闪躲着,也知道自己没理,被人拿捏在手里还不忘记放狠话:“总……总之,我就不准你喜欢她!”

    太子妃听了那句话后,一路上再也没说话,直到走到东宫门口了,忽然又停了下来。她冲着身侧的丁香道:“你去,派个人出宫去跟恒亲王传个话,就说他府上的人被请来承恩殿了。”

    丁香弯腰立马就往外小跑。

    咬了咬唇,太子妃又义无反顾地扭头往回。

    “这……”眼瞧着都将人送到门口了,忽然瞧见太子妃又原路回去。

    小太监在后面追,却见太子妃去的是淑贵妃宫中的方向。

    淑贵妃住着的承恩殿,是宫中最奢华的一处,刚进承恩殿的门就瞧见得雕梁画栋,处处贵气。这承恩殿是前朝皇贵妃娘娘住的,前朝皇帝与皇贵妃伉俪情深,自从有了皇贵妃之后就几乎没去过后宫,很是羡煞旁人。

    这淑贵妃自打住进来,与陛下倒也十分恩爱,只可惜,如今还是闹了矛盾。

    宫人带着陆静好往里面走,承恩殿最是注重规矩,从入院门开始再到里面,路上偶遇几个宫人,规矩的脚步声几乎都听不见。

    陆静好站在廊檐下面等着,头顶上金黄色的琉璃瓦闪耀着夺目的光。

    带路的宫女走到主殿禀告,淑贵妃正手举着个团扇斜躺在软塌上,她面前站着不少的人,正是各个府中的千金小姐。

    选秀的时候,她被恒王气得没去,今日想趁着恒亲王出京,一举给先斩后奏了,选上些女人送到他府上去。

    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不成婚,朝中不少人都在看笑话。

    听了宫女的话面色一动,柳叶眉微微往上扬了扬:“你说太子妃来了?”太子妃是皇后的亲侄女儿,平日里碍着这层身份上,基本不与她承恩殿往来。

    琢磨了一会儿,淑贵妃的团扇扇了扇,温声细语道:“让人进来吧。”

    太子妃顺着宫女带路又走了进去,才刚靠近门口,正殿之中就传来一阵凉气。陆静好的面色有几分难看起来,这淑贵妃明面上下令后宫不得用冰,自个儿的宫殿倒是用了。

    倒是丝毫不避讳。

    掐了掐手,陆静好静下心,到了内殿之中立马屈膝行礼

    :“臣妾叩见淑贵妃娘娘。”淑贵妃坐在软塌上,身着一身简单的湖蓝色的纱裙,头上只微微挽了个簪打扮得极为素净。

    与殿内中的奢华格格不入的是,她整个人温柔如水,分明四十多岁的人了,面上还嫩的如同个小姑娘一样,半点都瞧不出传闻中的骄纵之气。

    陆静好许久没见过这位淑贵妃了,这几年皇后深居宫中,淑贵妃也不怎么出来。陛下虽然也去旁的妃子那儿,但都是新鲜劲儿,最后还是回到承恩殿。

    从入宫到现在快三十年,淑贵妃一步一步从才人之位往上爬,直到坐稳了贵妃之位。

    “过来坐吧。”淑贵妃捧起茶盏喝了一口:“太子妃怎么有空来本宫的承恩殿了?”

    宫女们端来绣墩,茶盏与果盘一同送上来,陆静好的目光往下看了眼,洛长安坐在轮椅上,排在最后一个。

    “妾身刚从正阳宫出来,瞧见了洛小姐。”陆静好倒是没说谎,与聪明人说谎,简直是求着别人看笑话:“之前邀着来过东宫一趟,有些交际便想着跟过来瞧瞧。”

    “哦?”

    淑贵妃眉眼一扬,眼神这才看向最下面。恒亲王回京,从他的马车里出来个女子,据说还十分地宠爱。

    她当初想着不过是个妾室,念及这女子在西北侍候多年不易,还赏赐了不少东西下去,央着陛下都还给了赏。

    可哪曾知晓,恒亲王居然不肯成婚,只为了这么个女子?淑贵妃从进屋开始,眼神就没放在洛长安身上过,如今顺势倒是瞧了仔细。

    “上前来,本宫瞧个清楚。”

    往日里伺候她的四个嬷嬷被留在了外面,洛长安放在轮椅上的手指有一瞬间的白,她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自己的身上,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握紧扶手推着轮椅走上前。

    嘎吱嘎吱的车轮响在大殿之中响起,洛长安本就没有血色的面上有些惨白。这种无形之被注视的压力,逼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儿。

    瞧着她行动不便,淑贵妃任由她推着轮椅没说话。

    目光落在洛长安的脸上,眉心下意识地拧了拧,闪过一丝失望。

    “多大了?”

    不少目光都落在她的膝盖上,洛长安缩着身子尽量让自己回答的坦荡:“十五。”

    淑贵妃捧起茶盏,有一搭没一搭地撇着浮沫,碧螺春的香味在室内传来,十五?这才多大,也太嫩了些。

    面上没表露出来,又恢复了温和。

    “什么时候跟着殿下的?”

    这话一落下来了,那看向她身上的目光越发地刺目。皇后多年不受陛下恩宠,连累了太子一族也被压制。

    就拿这次供冰一次来说,后宫之中基本是淑贵妃说的算。恒亲王手中掌握着兵权,未免不是下一任太子。

    想入恒亲王府的世家小姐们几乎挤破了头脑,自然也听说过这位洛家小姐的名号。

    深吸一口气,洛长安仰起头,清秀的脸上眉目淡淡的,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惊讶住了:“九岁。”

    她九岁便跟着恒亲王,在西北的六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两人朝夕相处相互扶持,这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大殿之中不知是谁抽出了一口凉气。

    就连淑贵妃的面上也开始变得难看起来,茶盖啪的一声落回了杯子上,再看向洛长安的眼神开始变得复杂。

    洛长安仰起脸,刚刚还忐忑的眸子如今一阵平静,由她们打量。

    陆静好感受到了洛长安神色的变化,喝了一口茶笑着摇摇头。总算是知道她为何敢只身入宫了,这六年便是她的底气。

    垂下眼帘,她也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陆静好朝着太子妃告退。她刚出了承恩殿的门,便瞧见恒亲王着一身劲装朝这匆匆赶来。

    “多谢。”丁香派了人出宫,去了恒亲王府报信,撞上他刚赶回府,二话不说马都没下就赶了过来。

    陆静好温和的笑了笑,头往里面扬了扬:“人完好无损,快去吧。”玄色的长袍从她面前滑过,扬起一阵清风眨眼就没了踪迹。

    陆静好眼神闪了闪,过了一会儿才叹出一口气。

    “走吧。”汉白玉的青石台阶上,她扶着丁香的手一步一步往下走。w,请牢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瘦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瘦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瘦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