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148章发表,感谢订……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绿茶女王[快穿] 第148章 第148章发表,感谢订……
    两天后姜暮跟着舞团一起去了a市演出。

    走之前,她见了王秘书找的阿姨,把人定了下来,让她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把家里的卫生全面清洁一下,然后在她回来之前,将冰箱填满。

    具体要买的东西,姜暮写了个清单发给阿姨,她还嘱咐阿姨记得开□□,到时候找王秘书报销。

    她没有再联系付嵘,付嵘这几天也很忙,抽不出时间回来,等他忙完,姜暮已经去了a市。

    她和陈羽生发生关系之后,见面陈羽生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团里竟然还有人来问她,是不是得罪了陈羽生。

    说陈羽生看她的眼神恶狠狠的,像一匹冰狼。

    姜暮心想,可不就是一匹狼,不过是色中饿狼。

    她随口敷衍了几句,对方也就没问了,反正压根没人去想这两人私下有一腿。

    到了a市的第一晚,大家住在团里统一安排的星级酒店里,姜暮和陈羽生的房间不在一层,两人除了吃饭的时候见了一面,其余时间都在房间里休息。

    这两天大家都忙得很,又要排练又要熟悉舞台,还得彩排,确实没时间想别的,姜暮也一门心思投入在练舞上,只在晚上休息的时候和陈羽生聊几句。

    陈羽生难得正经,和她聊起了她跳舞的问题。

    他提出几个问题和解决办法,让姜暮明天试试按照他的办法去做。

    姜暮看他忽然这么正经,也很认真地跟他道谢。

    结果陈羽生又开始了。

    陈羽生谢谢光是说说的话,表现不出诚意,你可以采用别的方式。

    姜暮呵呵一笑,回复比如呢?你说说看,什么方式。

    陈羽生用我们都喜欢的方式。

    姜暮乐了。

    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好的,我请你大吃一顿。

    ……

    到了演出那天,下午大家都没吃太饱,姜暮在后台吃了点饼干和水果,就一直在反复练习几个动作,她试了陈羽生告诉她的方法,果然有些地方做起来更轻松了,而且并没有失去美感,反而更流畅。

    其他演员们也都在各自忙碌着,姜暮低头趴在杆上做抬腿热身,身后忽然来了一个人。

    她一回头,就看到陈羽生站在她身后低头看着她。

    姜暮娇媚一笑,“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前面和团长说话吗?”

    陈羽生“说完了,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你。”

    姜暮看了看四周,刚好她面前有一块屏风当着,其他人不走过来都看不到她这边,也不知道陈羽生是怎么找到她的。

    “看我做什么。”姜暮巧笑倩兮,笑起来嘴角有迷人的梨涡。

    陈羽生神色淡然,稍稍抬了抬眉,说“因为一直在想你。”

    姜暮故作惊讶的“哦”了一声,“你那么忙,还有时间想我,待会儿就要演出了,我的首席。”

    陈羽生俯身贴近她,“就是因为要演出了,所以想到你说的,演出完,晚上来找我的事情。”

    姜暮看着他,心想,谁能想到,团里这朵带刺的高岭之花,私底下竟然是这样。

    估计陈羽生这一面,只有她见过。

    想到这里,姜暮勾勾嘴角,心情倒是不错。

    她伸出双手,搂住陈羽生的脖子,像是半挂在他身上,柔柔地看着他。

    “晚上来找你,然后呢?”

    她的眼神像是在传达暧昧的信息,陈羽生立刻想到了一些刺激的事情。

    他搂住姜暮的腰,将她往上一提,”然后你应该可以感受到我的热情。“

    姜暮低头看了眼。

    嗯,是感受到了。

    她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骂了句“色狼。”

    陈羽生想了想,反驳道“这不是男人最正常的反应吗?说明你在我眼里是非常有魅力的。”

    姜暮低头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听了听他的心跳,“不对,这只能说明你定力不够。”

    陈羽生说“我的定力在你面前早已经荡然无存,我以为你知道的,我完全为你疯狂。”

    姜暮的脸红了红,“哪有你说的那样夸张。”

    陈羽生“是不是这么夸张,晚上你就会知道,我会用行动证明。”

    他说完,低头咬住了姜暮的嘴唇。

    姜暮的心跳漏了半拍,她被他的灼热的眼神烫得心如同火烧一般。

    陈羽生的吻带着清新的薄荷糖的气息,姜暮和他接吻的时候,嘴巴也是冰凉凉的。

    但是很快就随着身体热了起来。

    陈羽生不满足于一个浅浅的吻,他脑子里已经想到了很多个画面,对于晚上的到来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这时候身后又传来嬉笑声和脚步声。

    有人走过来了,姜暮和陈羽生当下做出了反应,两人同时转身背对着对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冷淡漠然。

    几个女舞者看到他们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屏风后面还站着两个人。

    姜暮继续压腿,姿态优雅,神色淡淡的,好像不受外界影响,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陈羽生靠在栏杆上,一句话不说,就那样站着就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气息,叫人不好意思和他说话,怕打扰到他想事情。

    女舞者们原本还说说笑笑,一时间都不好意思说话了

    陈羽生轻轻皱眉,像是不满被打扰到,转身之际,手指给姜暮比了个比心的手势,然后离开了。

    姜暮心里骂了一句,闷骚,脸上却不动声色。

    ……

    付希俨在姜暮的朋友圈看到姜暮发的巡演宣传,才想到那张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的门票。

    他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才在抽屉的一本书下看到门票。

    原来她就是这个舞团的演员。

    付希俨不禁感觉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可能这就是缘分。

    他拿着票准时来到了剧院,庆幸自己没有把票丢掉或者送人,这可是前排座位,说不定待会儿可以看到那个人。

    虽然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会不会刚好今天没上场,但是付希俨还是抱着希望。

    这一场表演是舞团新排的剧目,叫做《倾城绝色》,去年排了一年,姜暮虽然不是主演,但是她的戏份也不少,有一段三人舞,由她和另外一个独立舞者加上首席舞者一起演绎、

    她的服装确实比首席的服装逊色不少,但是好在她的姿色加了分,看着有些朴素的衣服,她一穿上,就格外美艳动人。

    她一出场,台下许多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

    特别是离得近的坐席,其实是能看到台上舞蹈演员的脸的,姜暮画着精致的浓妆,如同绝色的妖妃,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

    付希俨见到姜暮的时候神色变得有些奇怪。

    他对自己亲生母亲的长相只停留在照片和视频里,所以他见到的都是母亲年轻时候的模样。

    台上这个女人的眉眼和他母亲太像了,他只是看一眼,就觉得眼熟。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整场演出,他一直都关注着姜暮。

    直到表演结束,付希俨还想着待会儿能不能去看看那个演员叫什么名字。

    付希俨和付嵘的父子关系非常恶劣,但是他却很渴望母爱,也许是因为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而付嵘一直对他漠不关心。

    他跟着外公长大,从小从外公那里听说了很多与自己母亲有关的事情,所以在他心里,他母亲是个很好的人,如果没有去世,一定会关心呵护他到他成人。

    观众们都退场了,付希俨还舍不得离开,他等了很久,终于看到姜暮出来。

    但是她身边有一群人,付希俨远远看着姜暮他们没好意思走过去。

    姜暮也注意到了付希俨,毕竟他的长相的确惹眼。

    好几个女舞者都在往他那边看,姜暮还听见别人窃窃私语问是不是谁的男朋友。

    舞团里的年轻女孩很多,有些二十岁出头的,都谈了男朋友。

    但是谁也没见过这个男生,只是觉得长得太帅了,又站在这里等,说不定就是谁的男朋友。

    姜暮本来也没多想,只是因为对方是个颜值极高的帅哥就多看了一眼,可是她看过去之后和付希俨的目光对上,四目相对了几秒,姜暮有种对方在盯着自己看的感觉。

    她从来不会自作多情,如果她觉得对方在看自己,那他一定是在看自己。

    姜暮想了想,忽然觉得这个男孩的长得很像付嵘。

    姜暮瞪大眼睛,难不成这就是付嵘的儿子。

    她又仔细看了几眼,发现他的眉眼和自己……不,不对,应该是和付嵘的初恋白月光相似。

    一旦觉得这个人像之后,就会越看越像。

    可是姜暮没有机会上前去验证自己的猜想。

    她和舞团其他人一起回了酒店。

    而且她还答应了陈羽生要去找他。

    陈羽生一回到酒店就去洗澡换衣服了,姜暮也是,跳舞出了一身汗,除了洗个澡休息,她脑子里就没别的事。

    想到还要和陈羽生出去吃东西,姜暮就有些犯懒。

    她泡了个泡泡浴,意识就模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电话铃声吵醒,一看时间原来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她刚才睡着了。

    电话是陈羽生打来的,问她待会儿去哪。

    姜暮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困倦“我困了,刚刚在浴缸里睡着了。”

    陈羽生笑了一声,“你这是不想出去了,要放我鸽子。”

    姜暮“我太累了嘛。”

    陈羽生“行吧,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姜暮“我不想吃了。”

    陈羽生“可我想吃。”

    姜暮“那你去吃嘛。”

    陈羽生“我想吃的是你。”

    姜暮“……你干嘛总是这样说。”

    陈羽生“因为很久没吃了。”

    姜暮扶额“你脑子里全是这些事,就没有别的吗?”

    陈羽生“你说错了,我脑子里很多事,只是这件事暂时占据了全部。”

    姜暮“您可真会说,行吧,你来吧,我要吃馄饨,还要吃草莓,你去买。”

    陈羽生“没有别的想吃的吗?”

    姜暮“这些就够了。”

    陈羽生“那我不去买了。”

    姜暮愣了下,“为什么?你嫌我吃太少吗?”

    陈羽生“不是,你都不想吃我,这样是不公平的。”

    姜暮“我……”

    陈羽生“因为我对你的渴望程度远远高过于你,所以,你也要表现出来你对我的兴趣,这样才好。”

    姜暮你倒是还骄傲上了,这是让我跟你学习呢。

    姜暮笑着说“那你别来了,正好我好好睡一觉。”

    陈羽生“……”

    半个小时后后,姜暮的房门被敲响。

    打开门就看到陈羽生站在门口。

    “您好,您点的外卖。”陈羽生手上提着好几个袋子,可以看到袋子里有她要吃的草莓和馄饨,还有一些别的。

    姜暮笑吟吟地看着他,双手环胸,懒懒靠着门边,轻声说“我没点外卖,你送错了吧。”

    陈羽生“您点了,您亲口说的。”

    姜暮撒手道“我可不记得了。”

    陈羽生“那也给您吃。”

    姜暮“这样啊,那我也没钱给。”

    陈羽生“那样更好。”

    姜暮笑得更欢了,“怎么的?”

    陈羽生“没有钱,您用可以用别的来换。”

    姜暮打了他一拳,骂了一声,“不要脸。”

    陈羽生挑眉往里走,姜暮往外看了眼,然后关上了门。

    ……

    这一晚,姜暮又是一夜没睡好。

    后半夜她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好像陈羽生把她抱去了浴室,给她擦澡。

    她浑身软绵绵的趴在陈羽生怀里,意识已经模糊了,隐约记得陈羽生每擦到一个地方,都要仔细把玩检查一番。

    特别是他还喜欢说一些有的没的叫人面红耳赤的话。

    姜暮眯着眼睛,困得不行,骂他”你别说了,好吵哦。“

    陈羽生“你不喜欢听吗?”

    姜暮“不喜欢,我想睡觉。”

    “那你乖一点,我给你擦干净你再睡。”

    姜暮发出低低的唔声,然后靠在他身上。

    可是过了好半天,他还在擦,姜暮皱着眉,问“怎么还没好?”

    陈羽生露出为难的神色,“我也没办法,我一直擦,可是还是很湿。”

    姜暮的眼睛瞪大,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你在擦哪里?”

    陈羽生认真回答“就是那里。”

    姜暮捂着脸“不用擦了。”

    陈羽生不相信,“可是不擦干净你睡不好的。”

    姜暮“睡得好。”

    陈羽生“真的吗?湿漉漉的你不难受吗?”

    姜暮的瞌睡都被他说没了。

    她做了个深呼吸,”你出去,我自己来。“

    “那怎么行,你刚才明明说自己不行了,和我求饶来着,现在又有力气了吗?”

    姜暮”……“

    我输了。

    彻底输了。

    ……

    陈羽生到凌晨三四点才悄悄从姜暮的房间离开,姜暮这才安安心心地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一早她醒来才发现昨晚付希俨给她发了几条消息。

    两人加了微信之后,这几天一直有断断续续在聊天。

    姜暮比较忙,回的不算勤,付希俨也不常找她,因为两人并不熟悉,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付希俨这次倒是找到了合适的话题,说他去看了舞剧《倾城绝色》,还发了几张现场拍的照片给她看。

    姜暮想到昨晚见到的那个男生,这时候已经能确定他就是付希俨了。

    她勾唇一笑,立刻回复不好意思,昨晚回来太累了洗漱完就睡了。

    你觉得好看吗?

    付希俨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床上躺着,今天是周末,他没课,但是下午要去街舞协会。

    他昨晚没等到姜暮的消息就猜姜暮是太累了,这时候见她回复,便积极地和她聊了起来。

    他也想问问姜暮认不认识那个和自己母亲长得很像的女生。

    付希俨我觉得很好看,很精彩。

    姜暮是吗,其实我也在台上,可能你有看到我。

    付希俨真的吗?

    姜暮从相册里翻出一张自己穿着表演服的背影照片发了过去。

    姜暮这个是我。

    付希俨看到照片,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昨晚那个和自己母亲很像的女舞者穿的服装。

    他当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竟然是她。

    付希俨还记得那个女生的样子。

    虽然和他母亲眉眼有些像,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女生比他的母亲要漂亮,他母亲的气质和长相都比较婉约,但是这个女生却生得娇艳绝色,就如那个舞剧的名字一样。

    是当真的倾城绝色。

    昨晚他把他拍的照片发给朋友看,他朋友一眼就盯上了她,说这女的贼好看。

    他将姜暮的声音和脸蛋结合在一起,不免心情有些激动。

    ……

    姜暮请了两天假,她留在了a市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前往下一个城市。

    她打算先去见一见付希俨,然后再去c市进行下一场演出。

    但她去付希俨学校后,拍了几张风景照,特意发了个带定位的朋友圈,仅他可见。

    发完朋友圈,姜暮就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坐着等。

    没过一会儿,付希俨就评论了她。

    付希俨没想到姜暮会来自己的学校,这也太巧了,他没有怀疑什么,真的以为姜暮是过来找人的,可是他并不知道,姜暮找的这个人就是他。

    他评论说自己就在a大,问姜暮现在在哪里。

    姜暮私聊告诉他自己就在校门口的咖啡厅坐着,已经找到她要找的人,办完事准备离开了。

    付希俨看到这句话,就立刻爬起床换衣服,一边给姜暮发消息一边穿鞋。

    付希俨我刚好在这附近,你待会儿有事吗?

    姜暮没什么事,你要过来吗?

    付希俨忽然紧张起来。

    他想了想,还是回复道我可以过来,我就在旁边。

    如果这次不见的话,可能以后都没机会了吧。

    毕竟两人不再同一个城市。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他对姜暮充满了兴趣。

    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可能是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又不管他的缘故,付希俨非常早熟,所以他一点也不喜欢同龄的女生。

    觉得她们太幼稚,而且他一个声控,眼光又高,这些年,追他的不少,但他从没看上过任何一个,这次,遇到姜暮,他说实话挺心动的。

    符合他对心仪异性的一切想象。

    姜暮见鱼儿上钩,没忙着回复。

    她端起手边的水喝了一口,然后从包里拿出粉饼,补了个妆,抹了一点点口红。

    镜子里的她和平时有很大区别。

    妆容整体妩媚娇嫩,干净的眼妆显得眼睛纯欲又无辜,腮红是杏粉色,透着清纯和活泼,叫人一眼就心动。

    付希俨看到她的时候在咖啡厅门口站了将近一分钟都没动。

    付希俨对着橱窗检查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穿着打扮,和他平时差不多,他心里倒是没什么底气,但不想让姜暮久等,他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待会儿不要露怯。

    姜暮坐的位置正对着门口,他一走进去,姜暮就看到他了。

    但她没有抬头,神色懒懒的,就算看到付希俨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直到付希俨走到她面前和她说话,她才用正眼去看付希俨。

    她的目光落在付希俨身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是你吗?”

    付希俨的心揪紧了,几秒后,才开口,“我是付希俨,你坐很久了吗?”

    姜暮缓缓摇头,“没呀,这里的咖啡挺好喝的,你之前来过吗?”

    付希俨不太喜欢喝咖啡,他摇头,“不常来。”

    姜暮抿唇笑道“这样啊,你坐吧,那你喝点什么好呢?”

    姜暮的态度很有亲和感,但是明显她占据着主导权。

    付希俨不排斥这样,反而因为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而觉得兴奋紧张。

    “我看一下。”

    姜暮说“要不然我猜一下你喜欢喝什么?”

    付希俨眼睛一亮,“好啊。”

    姜暮抬眼看向前台上方的菜单。

    她双手托腮,嘴唇微微弯着,眼神优雅又温柔。

    “给你点一杯伏见桃山奶茶好吗?”

    付希俨哪里会说不好,这时候,随便姜暮要给他点什么,他都愿意。

    他听着姜暮的声音,像是在给耳朵做一个超级豪华的sa,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好。”付希俨克制着让自己不要表现得太明显。

    姜暮点点头,“那就这个。”

    她伸手招来服务员,帮付希俨点了奶茶,然后侧目看向他,“还要吃小吃吗?”

    她温柔得像个姐姐,付希俨的脸慢慢红了。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心跳变得很快。

    姜暮眯着眼看他,心想,儿子倒是比老子要可爱多了。

    付嵘那个狗,怎么生出这么可爱的儿子的。

    此刻的付嵘刚回到s市的别墅,一进门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他还以为是姜暮在家。

    他喊了两声姜暮,没人回应,等他走过去,厨房里出来的却是一个年近半百的阿姨。

    阿姨穿着围裙,手上拿着抹布,尴尬地看着他。

    “先生……我是姜小姐请来的阿姨,你是付先生吧。”

    付嵘想起这件事,脸色阴沉地点了个头,刚想说话,忽然打了个喷嚏。

    场面更加尴尬了。

    姜暮和付希俨在咖啡厅待了一会儿,付希俨问姜暮什么时候离开a市,姜暮说可能是明天,但她也许会多待一天。

    付希俨立刻邀请姜暮去看他街舞协会的演出。

    明天晚上他们在学校的操场上有一场演出,他想请姜暮去看。

    不管是跳芭蕾还是街舞,都是舞者,他想让姜暮也看看他跳舞的样子,毕竟他昨天看到姜暮的舞蹈了。

    姜暮故作迟疑地说“那好吧,我也挺想看的,那我把车票改签的话,这两天我就没事做了,你是不是要陪我?”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  ,请牢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绿茶女王[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绿茶女王[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绿茶女王[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