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娇娘春闺 035
    傍晚赵宴平回来了。

    阿娇小心翼翼地看着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哪敢跟孙子去对峙, 万一孙子恼羞成怒真的赶跑了阿娇,阿娇再去外面一传,祖孙俩的脸面还要不要?

    为了银子、面子, 赵老太太选择装!孙子跟她装, 她也跟孙子装,反正她与阿娇联手对付孙子, 不信就斗不过这头倔驴!

    忍是忍住了,可赵老太太还是生气,以前赵宴平回来,她围着孙子观察打量嘘寒问暖, 今日, 赵老太太都没怎么看孙子,对阿娇反而加倍地好, 仿佛阿娇才是赵家的姑娘, 赵宴平只是个入赘上门的女婿。

    赵宴平察觉到了怪异,早上老太太明显是不满阿娇, 到了傍晚怎么反过来了?

    赵老太太不提原因, 赵宴平也只当家中一切太平, 晚上睡下后, 他才在床隔这一头问阿娇“今日家中出了何事?老太太似乎对我颇有怨言。”

    阿娇的小心肝都快虚透了, 官爷断案如神, 她能成功糊弄过去吗?

    心跳加速, 阿娇小声道“官爷, 如果,如果我为了讨老太太的喜欢, 老太太责怪我的时候我故意把错推到你头上,官爷会生气吗?”

    赵宴平突然明白了。

    早上老太太来听门, 以为阿娇勾着他胡闹,所以老太太教训了阿娇,阿娇则幽怨地看他。以老太太的脾气,等他走后,老太太肯定又训斥阿娇了,阿娇一着急,便把错推到他头上,编了些他强迫她的谎言。

    赵宴平不生气,她夹在他与老太太中间也不容易,能与老太太和睦相处最重要。

    “不会,你随机应变,不用担心我这边。”赵宴平鼓励她道。

    阿娇窃喜,咬着唇道“这可是官爷说的,哪天老太太训你了,官爷可不能赖账。”

    赵宴平嗯了声。

    安静了片刻,赵宴平又道“白日我去庆河街上走了一趟,看到三家店面出让,两家大的价钱太高,不用考虑,小的那家原来是卖针线活儿的,其实算不上铺子,只是挨着店主家的墙在外面搭了一张棚子,正好临着街道。店主年纪大了,做不了针线,才想将棚子卖出去,希望找个干净的买主,不要做吃食油烟多的那种。”

    阿娇喜道“那咱们租了正合适,官爷打听价钱了吗?”

    赵宴平道“这种棚子不好卖,她家条件又多,一年给一两银子的租钱便可。”

    阿娇一听,恨不得马上就爬起来,去找人家把租赁文书签了。

    “官爷,你月底才接沈樱姑娘过来,万一这九天里棚子被别人租了怎么办?”

    阿娇着急地问。

    赵宴平道“放心,我与他们家有些交情,他们答应给我留到十月初,在那之前不会卖给别人。你也别急,明早先去看看,就在平安桥北面的路口,看过再决定要不要买。”

    阿娇心里火热火热的,想了想,发愁道“我若出门,该用什么借口对老太太说呢?”

    赵宴平都替她想好了,塞了一块儿碎银过来“你明早先晾晒大人送你的绸缎,老太太定会眼馋,那时你便提议带老太太去河边绸缎铺子看看,扯匹缎子给老太太做过年穿的新衣,你们一路走过去,也能看到那个棚子。”

    阿娇佩服地道“官爷你真厉害,什么都被你算到了。”

    赵宴平只叮嘱她一件事“算上这两银子,你已经以你的名义给老太太花了四两银子,等老太太打听你嫁妆还剩多少时,你就说还剩六两,别让老太太知道你舅舅、太太分别给了你十两,太太那边还好,让老太太知道你舅舅偷偷给你钱了,她难免会去挑衅你舅母,徒惹是非。”

    阿娇听了,小手捂住胸口,一阵阵地后怕,幸好官爷心细如发,不然事情传到舅母口中,少不得又是一场鸡飞狗跳。

    “我记住了,官爷也要时常提醒我,我脑子没你好用,怕忘了。”阿娇认真地道。

    赵宴平不会忘的,他不喜口角,也不喜老太太四处惹事。

    翌日天气晴朗,阿娇如官爷提点的那样,先把东屋、西屋都在用的被褥拿出去晾晒,再把官爷的书也一一拿出去晒,最后将装绸缎的箱笼整个搬到院子里,将那光鲜亮丽的绸缎一匹一匹的摆在阳光下。

    赵老太太本来在屋里坐着,听翠娘大惊小怪地嚷嚷“漂亮”、“好滑”之类的,赵老太太疑惑地走了出来。

    看到那一匹匹随风轻摇的绸缎,都是少女新妇喜欢的鲜艳颜色,赵老太太两只眼睛里都装满了羡慕与贪婪。

    虽然她现在是个黄脸老婆子,可赵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做梦都想拥有一条绸缎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得让村里所有汉子都被她迷死。现在她是穿不了这种鲜艳料子了,可这些绸缎还能卖钱啊,换成银子,至少几十两。

    “小娘子快给自己做几身衣裳吧,你穿着肯定好看。”翠娘怂恿阿娇道,家里有个天仙似的美人,翠娘干起活儿来都更有动力了,干得好小娘子会夸她,不像老太太,就知道处处挑她的错。

    阿娇看向堂屋门口的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哼道“想做就做,看我做什么,我一早就催你快做几身。”

    阿娇摸着一匹莲红色的缎子,轻声道“我是觉得,老太太都没穿绸缎衣裳,我自己穿不合规矩。”

    赵老太太刚要说话,阿娇突然想到什么,快步走到赵老太太身边,笑着道“这样好了,我陪您去绸缎铺子看看,挑一匹好料子给您做过年的新衣,再给官爷也扯一匹,到时候咱们一家人都穿得光光鲜鲜地过年,多喜庆。”

    赵老太太喉头一滚,把口水咽了下去,她已经猜到了阿娇的意思,但还是故意哭穷道“你想的美,官爷挣钱养家不容易,纳你过门把积蓄都花了,哪还有银子买绸缎?”

    阿娇不好意思地道“是我让官爷破费了,那银子我留着也没地方花,正好买料子孝敬您。”

    赵老太太心中大喜。

    拿出去的聘礼再抢回来,这种事赵老太太想做,没脸做。聘礼一直捏在阿娇手里,与她没有半点关系,现在阿娇主动拿出来,虽然买绸缎浪费了些,好歹是花在她与孙子头上了。

    “好吧,难为你一片孝心,那咱们就去街上走一趟。”赵老太太看阿娇是真的有几分喜欢了,旁的不说,这孩子知道感恩,够孝顺。

    “我也去。”翠娘讨好地看着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心情好,准了,出门之前,赵老太太指着院子里的绸缎吩咐郭兴“给我看紧了,丢了一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郭兴连忙保证绝不会把东西看丢了。

    赵老太太料他也不敢,一手让阿娇扶着,如大户人家的老太太般出发了。

    她这出场确实也有牌面,这条街坊里都是普通百姓人家,买丫鬟的没几户,养小妾的更少,只有赵老太太,孙子有出息得知县器重,家里还有丫鬟、小厮使唤,如今又多了一个懂得讨她欢心的小妾,谁不羡慕?

    庆河就是阿娇之前来洗衣裳的庆河,这边风景好,水路便利,虽然不是县城的主街,但河岸两侧也开了不少铺子,乃本县值得一逛的街道之一,尤其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因着风景好,庆河两岸比县城主街都要热闹。

    河岸上有七座桥,每座桥的桥洞上方都题了桥名,阿娇一边扶着赵老太太,一边留意石桥与两岸的铺子,经过第三座桥时,终于让阿娇看到了官爷所说的棚子。

    那棚子比阿娇想象的更好,面朝街道,上面盖了棚子,后面挨着墙,左边与那户人家的门楼侧墙挨着,右边做成了门,门上还搭了草席帘子,遮风挡雨。临街这面便是木板搭成的柜面了,摆胭脂绰绰有余,阿娇甚至也可以做些针线一起卖。

    “老太太,那个棚子是做什么的?”阿娇故意好奇地问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见了,解释道“那家的老太太年轻时女红好,后来她男人死了,为了养家,她便搭了这个棚子卖针线。前几天我还看到她,眼睛不行了,做不动了,儿媳妇又笨,说是要把棚子转手。”

    阿娇“原来是这样,还是您命好,一手将官爷拉扯得这么有出息,老了享福就成。”

    赵老太太轻轻“呸”一声“好什么好,人家跟我差不多岁数,小孙子都会摸鱼了,我孙媳妇还没影。”

    正说着,那家门打开了,三个孩童前后跑了出来,哥哥十岁左右,妹妹七八岁,最小的弟弟看似也有五岁了,兄弟俩长得壮实,妹妹眉清目秀,开开心心地跑去玩了。

    赵老太太看那三个孩子的眼神,比她看阿娇的绸缎还要眼馋。

    阿娇也很羡慕,如果可以,她也想给官爷生个孩子。

    可阿娇还记得那碗绝嗣汤的滋味儿,更记得喝完绝嗣汤后,腹如刀绞、生不如死的痛苦。

    视线一转,又落到了那个棚子铺面上。

    阿娇心中燃起了一把火。

    孩子注定没有了,她一定要开好这个铺子,赚钱给自己养老!

    赵老太太还是节俭的,想买绸缎,太贵的又舍不得,只给自己挑了一匹二钱银子的缎子。因为阿娇主动要给孙子买,赵老太太狠狠宰了阿娇一笔,给孙子挑了一匹足足一两的深色缎子,孙子面冷,穿深色更有气势。

    赵老太太疼孙子,阿娇也疼官爷,别说官爷提前给了她一两银子,即使官爷不给,她也舍得自己掏钱打扮官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娇娘春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娇娘春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娘春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