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刻薄妹妹(完)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 321、刻薄妹妹(完)
    简母沉浸在即将嫁人在喜悦中, 没注意到和贺北海海神情,犹自絮絮叨叨“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也不讲那些虚头巴脑的, 聘礼嫁妆都免了吧,你直接选个良辰吉日, 找了迎亲队伍, 上门把我接过去也就是了……对了,你那几个孩子,还是找机会见见面的好,你说他们不介意, 我总觉得不安……”

    贺北海回神,听到这里,心下一动“你想得周到, 这样吧, 择日被入撞日, 就今天。”他侧头去吩咐身边得随从“你去告诉大公子,让他把所有的弟弟妹妹都带到悦来居,我要让他们见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吩咐这话时, 贺北海面色如常,但暗地里对着随从眨了眨眼。

    这随从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就像是贺北海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当即了然,应声退下。

    简母有些忐忑“会不会太急了?”

    “不急!”贺北海含笑宽慰“早晚都要见,你不用怕, 你是长辈,该怕的是他们才对。”

    听了这话,简母微微安心。转而说起了别的“我还没准备见面礼。”

    贺北海心里有事, 一时没接上话。

    简母笑容尴尬“你知道的,我如今手头紧张,这见面礼……”

    她声音加大,贺北海回神,道“我还当是何事!咱们很快就会成为一家人,不给见面礼也可。”眼见简母笑容敛起,他立即改口“我跟你开玩笑的,见面礼我早准备好了,一会就给你送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简母这才眉开眼笑。

    贺北海心里发苦,这门婚事已经没有了继续的必要。但是,若那边简双淑刚和母亲断绝关系,他这边就退亲,难免让人怀疑他是想算计陆朝晋……所以,婚事就算不成,也不能是他不答应!

    悦来居酒楼在京城中也不算小,贺北海带着简母一路到了三楼。

    在这期间,不少人偷瞧二人。

    简母有些羞涩“你在这熟人很多?”

    贺北海嗯了一声“我常来。”

    他早就想过,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坦荡荡把这事让外人知道。

    而底下大唐庄看到贺姥老爷带着一位妇人上楼,看那架势,不像是友人,似乎颇为暧昧,底下众人立即就低声议论开了 。

    “那位是谁?没听说贺老爷想再娶啊!上个月,贺老爷还为百花楼的香香姑娘一掷千金呢。”

    有那知道内情的人洋洋得意“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跟贺老爷站在一起的那位来头可不小……那可是陆将军的岳母……”

    众人恍然。

    “难怪贺老爷会坦荡与人同游,该是喜事将近了吧?”

    ……

    没多久,贺家大公子贺珐带着两个弟弟从外面进来,面色不太好,板着个脸,不像是来吃饭倒像是来要债的。

    众人瞬间来了精神,这一看就知里面有事。当即有那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客人也不着急走了,还让伙计上了点心茶水。

    三楼中,简母很是忐忑。

    贺北海也没心思安慰她,不过,但凡开口,语气和神情都很温柔,一点破绽不漏。

    贺珐一进门,看到屋中两人,冷着脸道“爹,你再娶的事,为何不提前跟我商量?”

    进门就质问,明显是不满这门婚事。

    简母面色微微一变。

    贺二公子面色也差不多“爹,你明明跟姑姑说过,会见那位表姨,我们兄弟几个一直都认为后娘是表姨,所以才不抵触,这位是谁?”

    贺三公子沉声道“我小时候在表姨家借住过两年,她对我就像亲娘一样,若您要再娶,我只认表姨,别的人……我才不会认!”

    话说到这种地步,已经彻底表明了他们对简母的不欢迎。

    简母面色难看,贺北海见状,拉住她的手,斥责道“不得无礼!这位是陆将军夫人的母亲,配你们父亲我绰绰有余,是我配不上她才对!”

    闻言,兄弟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对着简母行礼致歉。

    见状,简母面色缓和了些,勉强笑道“不着急,有话坐下说。”

    一行人坐下,贺珐纠结半晌,还是道“爹,我真以为你要娶的人是表姨。并且,我都跟孩子说了,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也已经去信,聘礼都下了,婚期就在八月。”

    简母“……”

    她一脸诧异“那我怎么办?”

    贺二公子站起身,深深一礼“简夫人,对不住了。”

    贺三公子别开脸“我们兄弟三人一致认定表姨是我们母亲,简夫人,还请你成全!是我们贺家对不住你……”

    简母心里愈发不安,看向身边的男人“你怎么说?”

    贺北海一脸为难“淑娘,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顿了顿,不待简母开口,他已经自顾自道“我都这把年纪了,孩子的想法也得考虑。”

    此话一出,简母也明白了他的决定,伤心的同时,又满心不甘,眼泪不知不觉已流了满脸“我为了你,跟我女儿签了切结书,你真要这么对我?”

    贺家父子四人面色不变,心里却都想着要是没有切结书,他们也用不着做这番戏了。

    三兄弟表示了歉意,转身离开。

    屋中只剩下两人。

    “抱歉!”贺北海眼神温柔“淑娘,我已经过了任性的年纪,我对你的心是真的,娶不到你,我也不会再娶别人,因为我的心,已经被你占满了。”

    他站起身,很是不舍,伸手帮她抚平额角的发“淑娘,保重!”

    语罢,转身就走。

    简母开口喊人,却见那人头也不回。她一脸茫然,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成了这样?

    等到简母在屋中整理好了心情下楼时,听到大堂中众人议论纷纷,都在说贺家三兄弟阻拦父亲再娶的事。

    “为何不答应?这门婚事,明明就是贺家占便宜,不是谁都可以做陆将军的岳父的?”

    此话一出,立刻就被边上的人拉了一把“小点声!”

    简母只觉得脸上发烧,也不敢再听众人的议论,脚下急匆匆出门。

    站在大街上,简母却只觉天大地大无自己的容身之处。

    她来的时候是坐的贺家的马车,现在贺家人已经离开,马车也早已不在。好半晌,她回神时,只觉脸上冰凉,伸手一摸,满手是泪。

    她对贺北海本就没有多少真心,会嫁给他不过是贪图他对自己的好,贪图嫁入贺家后的富贵。此时得眼泪与其说是伤心,不如说是对未来的恐惧。

    因为她心里清楚,凭着小女儿对自己的冷淡,有了那份切结书之后,之前那个她无比嫌弃的小院子不会再对她敞开。

    无论开不开门,她也只有那处可去,掏出之前贺北海送给她的小玩意,找了一架马车回院子。

    院子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楼空。

    简母蹲在院子外,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刚才女儿那般决绝,她心里恼怒之余,暗自下定决心,此生都不再靠女儿!可到了这会儿,不靠女儿……她今晚就得露宿街头。

    苏允嫣拿到了切结书,并没有派人跟着简母。

    就算没仔细查,她也知道贺家提亲的目的并不单纯,也只有简母才会相信贺老爷的鬼话。

    所以,得知简母失魂落魄来将军府外找她,苏允嫣并不意外。

    “不许放她进来!”

    简母如今无处可去,离开将军府之后,她就只能饿肚子。来之前,她已经设想过女儿不会让她进门,此时也不失望,老实坐在石狮子旁等着。

    打上一直耗!

    她想得好,越是富贵的人,越好面子。很快,许多人就会知道,女儿身为一品诰命夫人却不管亲娘的死活!

    简母要的,不是女儿心软,而是女婿舍不得女儿名声有损,或者说,他自己名声有损。毕竟,岳母不得进门,也好说不好听。

    苏允嫣被她这无赖得行径给气笑了,亲自出门到了她面前。

    看到女儿,简母一脸淡然“贺家婚事不成,或许你说的是对,他们就是像通过我沾你的光。发现占不着便宜,就把我扫地出门。”

    苏允抱臂,靠在石狮子上,冷笑道“你都没进过门,何来的扫地出门?”

    简母也不生气“你尽管奚落我!如今我走投无路,只能找你收留。当然了,有切结书在,你不管我完全说得过去,但是,我身上身无分文,为了活下去大抵会不择手段。”她抬眼,冷然道“或许……那些男人应该愿意花银子尝一尝陆将军岳母的滋味……”

    苏允嫣“……”

    她都有些心疼简双淑了,简直倒了八辈子霉才遇上这么个亲娘。

    简母本就不择手段,苏允嫣毫不怀疑她真会这么做。

    简母见她沉默,反而笑了“你若是要名声呢,就把我接进去,听清楚,是进将军府,而不是去外城那个小院。”

    苏允嫣颔首“走吧!”

    这么容易?

    简母有些怀疑,但她目的本就在此,提醒道“我到这儿来的事,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也看到我身康体健,若我出了事,你别想逃脱干系!”

    一边说,一边进门“我已经半天没吃饭,赶紧给我备饭茶,对了,我还要喝酒,就是悦来居的梨花白,我最喜欢那个味道。”

    苏允嫣摆摆手“去买!”

    半个时辰后,饭菜上桌,简母看着面前射香味俱全的一大桌菜,还有放在手边的酒,心里畅快无比,早知道这么简单就能过上好日子,她也不折腾了。

    苏允嫣挥退了下人,抬手帮她倒酒。

    简母又提醒了一遍“我若死了,肯定有人会报官,到得那时,你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还会去跟你姐姐做伴。”

    “你要是怕死,就别喝啊!”苏允嫣拎着酒壶,作势倒酒。

    简母不认为女儿敢冒这么大的险杀自己,越是过的好的人,越怕失去。再说,她还是亲娘,只是要吃穿住行而已,女儿犯不着杀自己。

    几杯酒下肚,简母没发觉身上有不对劲,愈发放开了吃。

    酒过三巡,简母脸上已经泛起不自然的潮红,有些微醺。女儿的伺候也让她飘飘然,这可是一品诰命夫人都伺候,这天底下还没几个人能享受呢。

    苏允嫣坐在旁边“有件事困扰我许久,你能帮我解惑吗?”

    简母一挥手“你说!”

    苏允嫣语气随意“当初你给我爹熬药,真没发现药有问题吗?”

    枯枝败叶和正经药材之间的区别可不是一点半点,尤其那药简母还熬过一副,说她看不出来,也得有人信!

    简母这会儿心情不错,女儿的乖巧让她自觉已经拿捏住了女儿,闻言冷笑“没看出来如何?看出来了又如何?难道你还能不养我老?”

    “这么说,你看出来了!”苏允嫣一脸怒气“你竟然故意拿那些没用的汤水喂给爹?”

    不知何时,简母发现女儿变了,变得淡然,仿佛什么事都不过心,此时看到女儿一脸怒气,颇为纳罕,她就想看女儿恼怒怨恨却又拿自己没办法的模样,笑道“那又如何?你爹一条性命换取孙家的感激,很划算啊!若不是你,你姐姐是孙家少夫人,我也会过得好!怎么,难道你想报仇?”

    她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我是你亲娘,你就得养我的老!”

    “那可不一定。”一瞬间,苏允嫣脸上的怒容尽去,侧头看向正堂后面的里间“陈大人,您可听明白了?”

    当简母看到从里间传出来,身着官服的大人时,吓得魂飞魄散,微醺的酒意立刻就散了,想到自己方才的那些,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急忙忙解释“我刚才胡说的!”

    “酒后吐真言!”苏允嫣不止一次的试探简母,可她太会做戏,在苏允嫣戳穿简双贤时,她还震惊恼怒伤心,种种情绪装得跟真的一样。

    如今在这飘飘然之际,总算是亲口承认,苏允嫣又怎会放过?

    苏允嫣转身,对着陈大人一礼“大人,当时我们住的那个山洞外,因为灾民遍地,枯枝败叶都没多的,用以充作药材,除非是瞎子,否则都肯定看得出来!我母亲她是默认了我姐姐换药,才将计就计将要熬给我父亲喝,致其病重不治。”

    陈大人面色复杂,挥挥手,让人带走了不停解释的简母。

    时隔几个月,简双贤杀父一案重新被提上公堂重审。

    简双贤贪图孙家富贵换药,罪证确凿,罪名已定下,无须更改。乔氏故意引诱,罪名也不可改。就是简母,她发现女儿换药之后没阻止,反而还顺着女儿的意思直接熬了枯枝败叶灌给病人,与简双贤同罪,也是四十年。

    简双贤震惊无比,她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此时见简母怕受刑直接认罪,好半晌反应不过来。

    “你为何不阻止我?”

    人一辈子没有几个四十年,牢中潮湿,正常人根本活不了那么久,简双贤落到如今地步,午夜梦回时,早已后悔的无以复加,偶尔会想着,若是换药之时赵婆子阻止她,或者被二妹发现,又或者母亲熬药的时候发现药材不对……父亲没死,她就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简母刚被判了四十年,她今年已经四十,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大牢,看着远处的天空,道“大概是……鬼迷了心窍吧!”

    她也是偶然发现了女儿对孙家母子的在意,仔细观察之下,发现这对母子出身富贵,从他们的言谈中不难发现他二人出身官宦之家,逃荒一路上太难,简母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反正……逃荒路上生病的人,很少有治得好的。

    简父生病,是他运道不好。既然早晚都要死,那用他一条性命换母女三人的前程,有何不可?

    乔氏也恨“最毒妇人心!你竟然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男人死……”

    她当然也恨简母的不阻止,若是当时闹了出来,儿子如何不好说,反正她是不可能入大牢的。现如今,那对父子早已经离开京城赴任,有谁记得她?

    三人都后悔,都互相怨恨,在牢中刚好隔壁住着,整日咒骂不休。

    乔氏三年后出来,并没有在京城多留,直接出了城门,往乔家父子赴任的珙县而且去。

    而简家母女,余下的几十年中都在暗无天日的牢中互相咒骂怨恨。

    乔氏出了京城,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她都咬牙挺过来了,她心里想得好,就算夫君不理她,儿子总是要管她的,因为儿子的命,是她用诰命夫人和三年的牢狱之灾换来的!

    彼时的孙家父子俩正在珙县苦苦挣扎,民风太过彪悍,尤其在旱灾,过去的第二年后,朝廷发下了新的粮种,百姓比起以前多收了三成粮食,各家都吃得饱,走在街上更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整日处理这些,孙大人都焦头烂额。后来,还是在好心人得指点下,娶了当地镖头的女儿,那女儿长的五大三粗,很是壮实,打架并不输谁,遇上那喜欢打架的,她就把人狠命揍一顿,非得把人打服了才算完。因此 ,打架斗殴才少了许多。

    孙大人公务上清闲了,但在家中得日子却并不好过,那女子不只是喜欢对外人动手,在家里也动辄打骂,打孙生礼就算了,毕竟名义上她是母亲,管教孩子也说得过去,可对着他……也毫不留情。

    之前孙大人的那些妾室都被她全部打发走了。

    而孙夫人,就是这个时候赶到的。

    孙生礼倒是想管母亲,可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三天两头挨打,哪里顾得上?

    孙大人的新夫人本就是个不能容人的,偏偏有孙生礼在,又不能把乔氏赶走,于是,火气愈发大,她火气大,孙家一家三口的日子愈发不好过。

    孙大人日子过得水生火热,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辖下的百姓好管许多。

    但是,很快事情就急转直下。

    因为朝中的人不知怎的发现了珙县的现状,派来了钦差大臣严查,然后就抓住了以石姓为首的一群为所欲为的混混。

    很不巧的,那位领头的石姓人,就是孙大人的岳父。

    和贼匪头子结亲,孙大人很快就被罢免了官职,发配回原籍。

    一群混混全部抓入大牢,又派了武将去镇守,没过几年,珙县就和别的县城一般平和,很少再有一言不合动手的事。

    孙大人没了官职,却摆脱不了夫人。因为孙夫人是个姑娘家,除了爱动手,从来也没参与那些坏事,所以,事情水落石出,牵连了周边几个镇上许多人,却愣是没把她给牵连进去。

    二人成亲了,孙大人只能带着她回乡,一直到许多年后,一家人身上的伤都从未好过。

    最后,孙大人夫妻还没能熬过石氏,率先去了。

    乔氏离开京城时,苏允嫣还让人暗中跟着,然后就发现了珙县的事,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动作。

    她一直留守京城,十多年后,除陆朝晋外的另一位辅政大臣早已逝去,朝堂上由陆朝晋一手掌控。

    眼看新帝长成,百官本以为陆朝晋与新帝之间会有一番博弈,却不曾想,就是新帝十六岁生辰当日,他竟然当众辞官归隐。

    众百官“……”当真是猝不其防。

    他们都已纠结许久,新帝成年,势必要收回权柄,朝堂上肯定会不太平,他们是帮着陆朝晋呢听他的话呢,还是回归正统帮着皇帝,没想到就这?

    害人白白纠结一场!

    陆朝晋那是说走就走,无论新帝如何挽留,辞官的第二天,他就带着夫人一起离开了京城,游历天下。

    新帝感念他对朝廷的付出,追出百里开外,再三挽留无果,只得封他为护国侯。其妻子简氏双淑找出了许多新作物,让月国百姓填饱肚子,也封超一品国夫人。并且发出皇榜,宣扬二人对月国的贡献。

    二人四处转悠,遇上不平事,也会管上一管,一开始还能知道他们的去处,后来,再找不到二人的踪迹。

    许多年后,各地都还有关于他们帮人申冤的传说。

    作者有话要说小故事完结,这本快穿还有最后一个故事就完结了,下一本无缝连接开《炮灰原配的人生》,戳专栏可见,大家要是感兴趣,记得去戳,悠然在此谢谢大家支持~

    一定要记得去收哦~悠然会努力给大家写出更好看得故事来,谢谢大家~感谢在20201120 22:09:33~20201121 22:14: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d11 20瓶;尉晋天下 5瓶;家有二哈的天晴、小柠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牢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