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虐文女主只想炼丹[穿书] 97
    苏毓屡次身陷九死一生的险境,但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那人对他了如指掌,而他自己却隐藏在夜雾中,苏毓所能凭借的,便是他五岁前的模糊记忆、云中子的只言片语。

    他就像在下一局看不见的棋,棋枰被浓雾笼罩,但闻对手落子之声,却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正思忖着,耳边忽然响起传音咒的叮铃声,是云中子。

    “师兄找我何事?”他问道。

    云中子照例罗里吧嗦地寒暄了一通,又将船上的崽子们问候了一遍,这才道:“师兄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突然想起桩往事,关于那个人的……”

    苏毓眸『色』一暗。

    云中子接着道:“他被师父送进戒堂,出来时伤得很重,那晚我守在床边照看着,他大约是因为伤了神魂的缘故,半夜一直在说梦话,大部分都含糊不清,难以辨认,但我记得他好几次提到‘归墟’和‘天道’……”

    他顿了顿:“事后我去问师父,他也没说是何意,只是叹了一句‘天意’。”

    苏毓脸『色』微沉,不由想起死在七魔谷祭台下的顾英瑶。

    归墟的传说千百年来流传于修真界,据说将血亲献祭给归墟,便能获得归墟的力量,那是与一般灵气截然不同,凌驾于天道之上的神力。

    关于归墟的所在众说纷纭,有说在昆仑地脉之下,有说在西极死魂海下,但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在七魔谷。

    百年前正道大能联手攻打魔域,诛杀魔君,未必不是存了这个心思。

    不过七魔谷的祭台下他们早已探过,只是个深不见底的坑洞,感觉不到丝毫灵力。

    但那人既然提到归墟,又将他引入七魔谷,这传说恐怕不仅仅是无稽之谈。

    苏毓想了想道:“师兄,传承归藏易之后,能算到多远的事?当真可以窥见天机?”

    云中子沉『吟』片刻道:“师父曾经想过传道于我,遂与我透『露』过一些,能算出多少,算得多准,取决于各人的悟『性』。师父已经算得天资过人了,能推知三百年内三界盛衰,尚且自称管中窥豹,不敢妄图窥伺天机,若是像我这样资质平庸的,也就能算算一家一派一世兴亡。”

    顿了顿道:“但是那人……连师父都说他是千年一遇的奇才,不到三年便与师父比肩,叛出师门时据说已远超师父,如今到了什么境界便不得而知了。”

    苏毓沉默半晌,这才道:“我知道了,多谢师兄相告。”

    “小毓,”云中子欲言又止道,“此人心思缜密,凡事谋定而后动,他藏头『露』尾这么多年,突然现世绝不是意外,你别中了他的计。”

    苏毓道:“我明白。”

    云中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别的话师兄也不劝你了,小顶刚找回来,你多想想她。”

    苏毓心尖微微一颤:“我有分寸,师兄放心。”

    断了良久,他闭目凝神,『逼』迫自己忘记水镜中母亲的面容,冷静下来,试着将千头万绪理成一条明晰的线索。

    首先是这个小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小顶不知所踪的三年中,他脑海中时常有记忆闪现,但只是一些凌『乱』纷杂、支离破碎的片段,犹如管中窥豹,拼凑不出完整的真相。

    他看见小顶在他怀中死去,感到血从她背后的伤口不断流出来,但却不知道是谁杀了她,他们身处一片贫瘠荒芜的山谷中,大地焦黑,四处都是火焰和浓烟,可谷中只有他俩,并没有第三个人。

    他记得夷山炼金,铸成丹炉,也记得枯守千万年后第一次探知器灵时的狂喜。

    他还记得雷电巨响中小世界在指尖诞生,接着他便脱离原身坠入其中。

    他创造了这个世界,在这里却只是个普通修士,没有凌驾于天道之上的力量,连这世界背后的真相和规则也不清楚。

    听说丁一化作墨迹消失在书中时,他隐约猜到这本书便是小世界的本源。

    那么那人知道多少?

    苏毓捏了捏眉心,将那人三百多年的经历从头到尾理了一遍。

    从得到归藏易的传承开始,紧接着他便滥用预见之能滥杀无辜,不服惩戒而叛出师门,销声匿迹几十年,在龙『吟』山中渡雷劫失败,残魂再入轮回,转世成凡人,娶妻生子,杀尽亲族妻族证道,再入道途……

    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唯一令人费解的地方便是放了年幼独子一条生路。

    可此人能预知将来,如若这一切都是他窥得天机之后一手安排的呢?

    苏毓蓦地想起一件事。

    那个石头成精的弟子陆仁,当真是龙『吟』山中的路边石?

    他是在雷劫中开启灵智的,如何知道前事?只能是听那人说的。

    劫雷中蕴藏着大量灵力,但能将普通顽石劈出灵智,也着实匪夷所思,陆仁对此深信不疑,自然也是听信了那人的话。

    那块石头或许是那人带去的,根本不是普通石头。

    渡劫失败、再入轮回、投胎转世……从头到尾都在那人的算计中。

    为什么?

    苏毓站起身,推门走出舱房,来到甲板上。

    铅云低垂,月亮从浓云的缝隙中『露』出小半张脸,仿佛不怀好意地窥伺人间。

    一切都不是偶然,没有一件事是意外,兜兜转转,绕那么大一个圈子,都是那人算计好的,包括娶他母亲,包括生下他……

    一个浪头向着案边礁石打来,声若雷震,水花如碎珠溅雪。

    为了生下他。

    苏毓心中豁然开朗。

    当初那人要杀他易如反掌,放他走自不是出于舐犊之情。

    “你是应天命而生之人。”他把沾着母亲鲜血的弯刀塞进他手中时如是说。

    应天命而生,世外之人,归墟,血亲献祭,他隐隐猜到那人想做什么了,但仍然有许多疑团未曾解开。

    他为什么要把母亲做成傀儡人?为什么没有立刻将她做成傀儡人,而是先把她封存在玄冰棺中?另一块雌兽慧心石在哪里?

    还有他自己身上也有许多不能索解之事。他的半条灵脉来自父亲,而她母亲是个凡人,那么剩下半条灵脉只能来自别的地方。

    这半条灵脉不能直接从天地间汲取灵气,却能汲取河图石的灵力,河图石又来自哪里?

    苏毓靠在阑干上,望着黯淡月光下起起伏伏的海浪,过了许久才转过身往回走。

    回到院中,他见小顶舱房的窗户仍然暗着,微微蹙眉,便即捏诀传音给她,柔声道:“时候不早了。”

    耳畔立即传来她轻快的声音:“我和碧茶聊几句,一会儿就回来。”

    小件事。”

    沈碧茶靠在窗边磕瓜子:“你说。”

    小顶皱了皱眉:“我觉得我师父最近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

    “我觉得他对我太好了。”

    沈碧茶:“……”

    她把手里一小把瓜子扔回盘子里,拍拍手:“我说萧顶,酸死我你有钱赚还是怎么的?”

    小顶忙摆手:“不是不是。”

    她一骨碌坐起来,手肘搁在软软的隐囊上,托着腮,拧着秀眉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觉得不对劲……我师父这个人以前脾气特别差,『毛』病特别多,看什么都不顺眼,说不上三句话就不耐烦,虽然也对我挺好,但是嘴上不肯吃亏。”

    她顿了顿道:“可他最近像换了个人,说话都顺着我,要什么给什么,对了,他都不叫我傻子了。”

    沈碧茶抬手推了推她的脑袋:“你说你,对你好还不行?叫你傻子就满意了?那我叫你,傻子傻子傻子。”

    “也不是不好,我是挺开心的……”小,“他现在的样子就像……再不对我好就来不及了一样。”

    沈碧茶一听这话,神情严肃了些:“你别『乱』想吧,你失踪三年,好不容易找回来,失而复得宝贝一点也是应该的,再说那个啥,不是刚吃到嘴嘛,正是如胶似漆、蜜里调油的时候,男人嘛,新鲜劲过去就又是那副死样子了,放心吧。”

    小顶还是神『色』凝重,眉宇间尽是不安:“……我总觉得他有事瞒着我。”

    沈碧茶挨到她身边坐下:“你怎么不去问他?你平常不是有什么都直说的吗?”

    小不上来,我觉得直接去问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

    沈碧茶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嗯……那就得用点别的手段了……”

    小顶眼睛一亮:“碧茶,你有什么办法?”

    沈碧茶挠挠手肘:“男人嘛,平常口风再紧,一到那种时候,脑袋一热,什么都往外说……你懂的吧?”

    小顶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时候?”

    沈碧茶在她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双修,双修啊傻子!”

    小顶:“……”这恐怕不行。

    “还有别的法子吗?”她闪烁其词,“我师父那个……定力好,嘴挺紧的……”

    沈碧茶眼中精光闪闪:“嘴紧啊,那得下点猛『药』,你试试严刑拷打,小巴掌扇扇,小鞭子抽抽……你知道的……”

    小顶:“?我哪里打得过师父……”

    沈碧茶怒其不争地瞪了她一眼,忧郁地给自己贴了一张水膜,再说下去她怕是见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小顶还没来得及细问,师父的传音咒又来了,声音软得像春溪水:“想吃什么宵夜?”

    看吧看吧,又来了。

    “不用,我在碧茶这里吃过了,马上就回来。”

    小一边从席子上爬起来,严刑拷打是不行的,但让师父晕头转向的法子,她倒有几个。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虐文女主只想炼丹[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虐文女主只想炼丹[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虐文女主只想炼丹[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