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赛马赌局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富你家前妻又在乌鸦嘴 第28章 赛马赌局
    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 黄老的态度还这么尖锐。

    她反而更觉得有希望。

    黄老越是尖酸,越是说明他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并未释然。她问过爸爸, 知道当初邀请黄老进入项目组, 黄老是不在乎收入就立刻同意了。在研发新品方面, 他和爸爸的某些观念不谋而合, 应该是给了爸爸很高的信任,最终却被辜负。

    现在对宝莉如此刻薄,还是当初的心结没有解开。

    姜黛心态太稳了,不仅没露出沮丧的痕迹,还真的骑马玩儿了两圈。

    临近正午,气温逐渐升高。

    白芝累了“黛黛,我们要不要撤啊, 实在是太晒了。”

    姜黛视力好,她虽然在很远处骑马,其实却一直盯着黄老的动向。

    白芝是属于戴了隐形眼镜也看不清远处那种,她以为姜黛这么放松, 估计是想到别的主意, 已经半放弃黄老这块难啃的老骨头了。

    姜黛拉着缰绳, “走,我也饿了, 咱们去吃个午餐。”

    白芝还以为姜黛要请她吃大餐, 结果姜黛带她走去了马场前面的休息区, 休息区有餐厅, 平常不到饭点,客人大多喝喝饮料咖啡,这会儿正好是饭店,热火朝天的,很多人都点了餐,还有各种大菜。

    白芝哭唧唧“咱们就在这儿吃,确定吗?”

    姜黛笑得高深莫测“当然,我点了剁椒鱼头和泡椒田鸡,我今天特别想吃辣。”

    白芝也喜欢吃辣,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马场的餐厅吃这些……

    “我的天爷啊,这里真的是马场吗?”

    姜黛被她弄得想笑。

    这里当然是马场,不过不是白芝她们会去的高端场所,是比较平民化的地方,其实各种设施都很齐全,大菜闻着味道也不错。

    白芝早餐就没怎么吃,骑马又消耗大,这会儿真的饿了,很快就大口吃鱼大口配饭,完美上演了真香的故事。

    “黛黛,这田鸡味道也太好了吧!尤其是这个酸萝卜,啊啊啊我死了。”

    “剁椒鱼头做得也太地道了吧,好想把大厨请回家,这么厉害的大厨留在这么不起眼的马场后厨,太屈就了吧。”

    姜黛无语地看着她“你吃鱼就别说话了,小心刺。”

    ……

    姜黛看起来是在认真吃饭,实则大半的心思都时刻准备着。

    很快她就证明自己赌赢了。

    黄老和几个学生坐一桌,吃饭吃得很安静,偶尔聊几句和学术有关的话题。

    过了没多久,大概有七八个男人走进餐厅,很显然是以中间一个中年男人为首,旁边的人都在恭维吹嘘。

    姜黛一眼就看见了张鹤。

    张鹤身上的骑马服少说也六位数打底,来到这么平民化的马场,目的何在,一点也不难猜。

    那位被簇拥的中年人,应该就是姓甄的教授了。

    姜黛和白芝坐在最角落,张鹤根本没往这个方向看。

    倒是白芝很快就发现姜黛一直用余光往那边瞟。

    她狐疑地看了一会儿,那一群人中稍微能入眼的也就是看起来年纪在三十五上下的那位了。

    白芝小朋友八卦的嗅觉一向敏锐“黛黛,你不会对那位穿黑色马甲的男士有兴趣吧?看起来年纪好像大了点,得比霍容深还大不少吧……你这口味怎么越来越重了。不过那位看起来品味还ok,骑马服是最流行的牌子。”

    姜黛白了她一眼,声线压低“那是张鹤。”

    白芝眼睛更亮了“原来你早就认识啊擦,还不快介绍我认识一下!”

    “……雅丽集团的创始人张鹤。”

    白芝愣了十几秒,黑下脸“草,原来是那个贱男!渣渣,长得也很恶心,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

    “……”

    甄老一行人出现之后,马场餐厅的氛围就变得有点微妙了。

    那些人看起来都是学者的模样,加上姜黛早就了解过甄老和黄老的宿怨,这两位都是中医大学的同事,曾经交集还很深,算得上挚友。

    只不过随着时代变了,人也变了,最终分道扬镳。

    黄老显然是醉心学术的那种,虽然也替商业公司做项目,但本质目的都是为了研发出实用的药物产品。

    他还用私人资金开过一个中医馆子,收费远低于普通的中医馆,本来就可以用医保,对普通人来说就很优惠,对于没有医保的边缘化病人,他甚至还自掏腰包贴补。

    这些都是能够上报的善事,只是黄老最不喜欢这些宣传,一直低调行事。

    没有宣传,没有政府扶持,他开的中医馆很快就被排挤出局。

    任何行业都有规则,中医馆也不例外,他定价低,很多药物基本上是成本价,又照顾穷人,这对本市乃至周边城市的中医馆都是很大打击。

    黄老被其他人联合排挤,再加上他有其他工作,精力有限,中医馆已经关门两三年了。

    而这位他的老朋友甄老,则完全是相反的人设。

    甄老年轻时也是很普通的老师,兢兢业业授课,也做学术研究。

    后来商业化越来越普及,他开始和各种医药机构合作,赚的是暴利,最近更是在某学术期刊上发表了论文,获了大奖。

    中医大学升他为荣誉院长,可谓是名利兼收。

    两桌分明就是邻桌,甄老那一桌起先却一直假装没看见黄老,过了很久,甄老突然起了头,语气意味深长“这不是老黄嘛,带学生来骑马啊?”

    黄老默不作声。

    另一人笑道“老黄坐过来一起吃呗,咱们人多,菜也多,你这些学生也够穷酸的,请教授吃饭就点这么几个菜啊。”

    黄老有个学生沉不住气了,沉声道“李教授慎言,是老师请我们吃饭。”

    甄老语气更不善了,明摆着讥讽“唉,都奔七十的人了,还在带研究生,老黄啊,我说这些话你总是不爱听。现在带研究生啊,都是让研究生给自己打工,白干活,你倒好,成养儿子了,倒贴啊。”

    黄老脸色很僵,但始终一言不发,姜黛猜得出这样类似的老同事讥讽,肯定日子不短了。

    学生却没那么冷静,一副快要发作的样子。

    但是被黄老无声摁下了。

    姜黛愈发肯定,那一桌除了张鹤,应该都是黄老中医大学的同事。

    因为他们都是中医大学的教授或老师,学生们还没有毕业,如果得罪了这些人,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不利影响,看得出黄老对学生们不错,学生们也是很敬重他的。

    至于张鹤……八成是来给甄老送钱的。

    甄老如今在中药圈子里名声大噪,几乎被誉为全国最牛的中药专家。

    如果张鹤收买他,让他发声证明雅丽的产品是与他合作研发的,那么大量消费者,乃至各方媒体,大概都会站在雅丽那边了。

    黄老的沉默只换来对方变本加厉的羞辱。

    “老黄啊,你返聘工资一个月也就六七千,在燕京这种地方,六七千连个房租都付不起啊。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要不干脆来我公司上班吧,我给你开两万块钱。”

    “是啊黄教授,你不会还不知道吧,甄院长自己开了个医药公司,准备过两年就上市呢,就算你年纪大了,做不了什么辛苦的研究,大不了看管药房嘛,归置归置药材,数数你总会数吧?”

    姜黛怒从心起,一股火快从胃里烧到喉咙口了。

    她今天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宝莉,她的目的是拉拢黄老,包括调查黄老的对头甄老,都是按计划行事。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是真的怒了。

    她固然社会经验不多,却完全能够想象出黄老这样人,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每一步走得有多艰难,一定是举步维艰,步步被嘲。

    他是固执,是古板,但这个社会总要有这样的角色,如果连黄老都沦为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底线的商人,那些看不起病吃不起中药的危重病人,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姜黛站起来大步走过去,抚掌笑了起来“真精彩啊,甄校长是吧,不亏为燕京中医第一人,名不虚传啊。”

    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一群男人中间,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连甄教授都多看了她几眼“你是……?”

    唯独张鹤变了脸色,眸光晦暗。

    姜黛笑得明艳动人“看了您这副嘴脸,我才明白近年来中医研究为何止步不前了。您改行当商人,为名为利,这本来无可厚非。可是这世上有一种商人是肮脏的——为了自己的利益践踏品格高洁之人,这是商界的渣滓。”

    餐厅的气氛顿时凝固,甄教授这一桌七八个男人也都面面相觑。

    最近甄老刚获奖,前来送好处求帮忙的人太多了,他们下意识就以为这个漂亮的女孩肯定也是类似的目的。

    姜黛继续“黄老开中医馆救治过的危重病人,至少有五六十位,是,我知道像他这样道德标准过高的人,在当今社会已经被视为异类了。可是大部分人的人都要脸,知道即便自己做不到,也不该嘲讽。

    你们这群老东西,都是不要脸皮的龌龊货色,把贱格当习惯,把下作当本分。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觉得自己恶心才对,你们闻不到自己身上的铜臭味吗?”

    姜黛话音刚落,这桌的男人纷纷皱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旋即捂住了鼻子。

    真的冒起了一股铜臭味,不,是比铜臭难闻很多的气味。

    甄老的脸色非常难看,但是这毕竟是公共场合,他又摸不透姜黛到底什么身份,万一是记者暗访就完了,多说多错,他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安全。

    他周围其他同事也被骂懵了。

    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试过被这么一个看起来大学生年纪的丫头劈头盖脸一顿骂。

    只是姜黛的气质看得出非富即贵,连甄老都不敢出声,他们也不敢妄动。

    唯独张鹤认识姜黛,而且立刻就猜出姜黛的目的。

    他站起来,逼近姜黛“姜小姐这是何必呢,为了讨好黄老,不惜得罪中药圈子所有厉害的教授,你们宝莉终究是靠中药化妆品发家的,这样得不偿失吧。”

    姜黛皱了皱鼻子,面无表情“你离我远一点,熏得慌。”

    张鹤当众没脸,态度也更恶劣了些“你何苦呢,好好的名门阔太不当,非要接手一个迟早要凉的破企业。为了讨好一个老头子,打扮得这么好看,我实话实说,你穿骑马装是真美,不过你有没有想过……黄老多大年纪了,他还行不行啊?”

    一直缄默的黄老站了出来,厉声厉色“张鹤,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你说这种话,姜小姐是可以报警的。”

    姜黛给了黄老一个安抚的眼神,转头还冲张鹤笑了笑“张董,你这是看不起女人啊?我看你穿得也挺漂亮,骑马服一看就是新买的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甄老……他对男人感兴趣吗?”

    张鹤果然脸色发青,怎么都没想到姜黛嘴皮子这么利索。

    他嗤了一声,佯装不恼“行啊姜黛,反应很快嘛。你这么厉害,敢不敢跟我赛马一场?赢了的话,我收回刚才的话,当着大家的面给你道歉。”

    黄老想阻拦。

    黄老的学生也站起来劝

    “姜小姐,算了,别跟这种人置气。”

    “是啊姜小姐,没必要,大中午的气温太高,小心中暑。”

    姜黛却气定神闲“好啊,我正好今天还没尽兴,就陪你玩一局,输了的话,你不用跟我道歉,只要从马上摔下来摔骨折我就很满意了。”

    ……

    黄老这边的人对姜黛都有改观,想拦她,但是又实在不熟,没辙。

    白芝追上去,在选马的地方咬姜黛耳朵“你悠着点,那张鹤一看就是个小人,他万一算计你怎么办。”

    姜黛掐了下闺蜜的脸蛋“芝芝乖,打把伞再出来,别晒黑了。”

    驯马员选了两匹马“这两匹都是烈马,跑得很猛,但是危险系数也高一些,一般不建议女士骑,力气不够的话容易脱缰。”

    姜黛走上前摸了摸马头。

    她骑马是有经验的,看得出这匹马确实性格暴烈,甚至可能前不久被教训过,有点受惊,有点愤怒。

    姜黛开始给马喂食“不要紧,我就要这匹。”

    那边的张鹤已经上了马开始找感觉了。

    他上了马海拔高,愈发自负“姜小姐,不是我看不起女人,你还是选一匹温和的吧,万一拽不住缰绳摔了,脸着地……啧啧,你可是靠脸吃饭的。”

    姜黛面无波澜“张董靠第三条腿吃饭都不怕摔坏,我怕啥?”

    白芝不敢走,一直劝姜黛。

    姜黛虽然会骑马,但是她曾经被烈马摔过,之后就很怕烈马。

    “黛黛,咱们干嘛要跟他比啊,黄老明显已经对你有好感了,没必要这么拼。”

    “我不是为了黄老,而是想看张鹤摔断腿。”

    白芝正喋喋不休,眼前一晃,瞪大了眼睛,嘴巴都长得能塞下一枚鸡蛋“霍……霍先生,你怎么来了?!”

    姜黛正在跟烈马建立友谊,忙着喂食和说话,突然见到霍容深。

    她心里也骂了声草,这狗前夫真是会挑时间,专门耽误事儿。

    霍容深二话不说拧住她手腕“别胡闹,你明知道自己什么情况,这事能赌气吗?为了赌气豁出命,你觉得值得吗?!”

    姜黛看着张鹤都已经到预备地点了,她有点心急,大力甩开他的手。

    “别烦我,躲远点。”

    ……

    比赛开始,张鹤起步就非常猛,甩出姜黛一大截。

    姜黛不紧不慢,逐渐加速,越来越猛,跟烈马的配合似乎也愈发有默契。

    把驯马师都看呆了。

    “牛啊这姑娘,这匹马是我们这里最烈的了,除了我们几个老驯马师,谁都驾驭不了。”

    吃瓜群众眼看着姜黛超过张鹤,有人喊“张鹤,你也太弱了,连小姑娘都不如!”

    张鹤怒急攻心,狠狠甩了冲刺中的马三鞭子。

    烈马长鸣一声,突然前蹄失控,翻倒在地,张鹤被甩了出去,发出一声哀嚎——

    姜黛赢得漂亮,冲过终点,下了马之后还揉了揉马脑袋,唇角是掩不住的笑意“真乖啊,你叫阿白是不是?等我有空再来找你玩。”

    白芝看着马场乱成一团,有人打了120,要把摔断腿动弹不得的张鹤送走。

    马场有急救人员,想先给他看看伤。

    张鹤却不让人碰,人家刚摸他一下,他就嗷嗷叫。

    白芝笑得肚子疼“黛黛,你的嘴有毒,他太惨了,叫得像是被那啥了一样,蛤蛤蛤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富你家前妻又在乌鸦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富你家前妻又在乌鸦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富你家前妻又在乌鸦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