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番外结局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被怪兽饲养 第112章 番外结局
    那时的陆碌尚且还是个少年。

    他有着少年的纤长身形, 和漂亮的、骨节分明的手指。

    鼓棒在手指间一个漂亮的回旋, 不知道能勾住多少同样年轻且炙热的视线。

    乔朵在人群中,仰头看着舞台上的少年。

    他的动作依旧慢吞吞的,但在音乐响起的瞬间, 少年的手臂随乐声扬起,在鼓上轻快地落下。

    哒哒的鼓点每一下都精准无比地踩在了拍子上, 音乐急促的时候他的动作也快了起来,和往常缓慢的样子截然不同——

    他的动作充满了力量。

    陆碌的目光依旧平静无波。

    越是这样, 就越是让人觉得他好他妈的酷。

    酷得谁也不放在眼里。

    中二少女最喜欢这种酷。

    乔朵的眼睛里倒映着灯光闪耀的舞台,和舞台中央的那个少年。

    少年的视线扫过全场,在某一个音符重重落下的瞬间——和她的目光对上。

    他们看着彼此。

    震天的音乐声在耳边环绕, 乔朵觉得自己的耳蜗都被乐声震得发麻。

    胸腔也跟着颤动, 连带着心里也有了酥麻的感觉。

    她朝着陆碌笑了一下。

    星鼓真的好帅啊。

    乔朵有点儿变心,她想加入星鼓社了。

    这天的活动结束之后,乔朵不再怀揣着挑战者的心情,而是认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星鼓初学者。

    她想找陆碌做她的老师,教她玩儿鼓。

    陆碌没什么异议。

    他在演奏的时候非常炫酷, 动作姿势都足够唬人。

    演出结束以后, 又变成了那种慢吞吞的样子。

    其他队员都习惯了他这幅样子,跟他道别以后就带着自己的乐器离开。

    只留下陆碌一个人,一边缓慢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低声地哼着今天演奏的歌曲——一只脚还漫不经心地在地上点着, 给自己打拍子。

    乔朵站在他的身边, 好奇地问他:“你不觉得失落吗?”

    陆碌愣了下, 像是刚刚察觉到自己身边还站着个人,缓慢地:“啊……”

    乔朵:“…………”

    后台已经没有人了。

    观众来不了这里,工作人员早就陆续退场。

    维持秩序的人也都守在出口的地方。

    乔朵是陆碌带来的,所以有特权,可以走到后台来。

    一路上都不会有人拦着她。

    她可能是没找到出口,走错了吧。

    陆碌缓慢地想清楚这件事,眼皮垂下,漆黑的眼睛被遮挡住一半,显得有点儿丧。

    “我觉得……还好。”陆碌回答道,“为什么……要……这么问?”

    “刚刚太嗨了嘛。”乔朵走到他的位置边上,看了眼旁边空着的椅子,“可以坐吗?”

    陆碌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刚开始点头,乔朵就已经坐了下去。

    等他点完头,乔朵早就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坐好了。

    她坐的比较靠后,小鹿尾巴露在后面轻轻晃动着。

    眼睛水润,脸上满是笑意:“就像是大笑了一通之后,笑不动了,都会有点儿乐极生悲……”

    她还在说刚刚那个。

    有没有一点失落——这件事。

    陆碌又缓慢地点了点头,开口道:“也……”没有。

    他还是蛮喜欢安静的。

    一个人待着,跟很多人一起嗨,都很好。

    陆碌还没来得及回答完,乔朵就已经转移了话题。

    “不说这个啦!”乔朵风风火火地说,“你可以教我打鼓吗!”

    陆碌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鼓棒。

    乔朵非常认可他的技术:“我之前学过星鼓,你比我那个老师打得好多了——我是说,你这种更有灵魂。”

    他们属于野路子的乐队,演奏都像是在玩。

    比较容易调动气氛,能让听者跟着一起高兴起来。

    但不适合录下来作为平常收听的音乐。

    更不适合作为什么技术性、指导性的东西。

    陆碌对自己的“音乐风格和定位”非常清楚,他觉得乔朵有点儿人来疯。

    乔朵看陆碌不说话,眨了眨眼睛,又追问道:“怎么样呀。可以吗?”

    陆碌:“可……”可是我也没有系统地学过啊。

    乔朵:“真的吗?太好啦!”

    陆碌:“……”

    陆碌:“……?”

    乔朵高兴道:“那什么时候开始呀!”

    陆碌:“等……”

    乔朵期待地看着他:“陆老师!”

    陆碌:“……等……下周吧。”

    乔朵:“耶!”

    陆碌:“……”

    ……

    陆碌从小就不太擅长拒绝别人。

    准确地说,他可能是不太擅长在人前做所有的事情——除了演奏。

    只要有人看着他,他的速度就会直线下降。

    思维能力也跟着一起下降。

    “说话”这种事情,除了自言自语以外,必定会有对象。

    他要跟人“对话”,那就一定会有听他说话的人。

    然后他的速度就会无限地变慢。

    小时候还闹出过一些笑话,长大以后就没有人笑他了。

    一般来说,出于礼貌,大家都会耐着性子听他把话说完。

    然后对方听得越耐心、越认真……他就越慢。

    这个事情在乔朵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乔朵并没有耐心听他说话。

    就算有,她也不喜欢慢慢听完。

    她可能是个急性子,比起听他说话,她更喜欢抢先来猜他准备说什么。

    一般流程是这样的。

    就比如现在的这个课间。

    周围的同学都在聊天,教室里热闹得像菜市场。

    是“整个年级就你们班声音最大”那种程度的热闹。

    乔朵转过头来,白嫩的手臂横放在他的课桌前端,脸上还是那副笑意盎然的样子,雀跃地问他:“我们周末在哪里见呀!”

    陆碌有些迟疑,缓慢道:“你……要不……”

    乔朵看了眼剩余的下课时间。

    陆碌:“……”

    乔朵开始猜了:“我去找你吗?”

    陆碌:“不……”

    乔朵:“我来定地点?”

    陆碌:“……”

    乔朵觉得自己猜对了,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对吗!”

    陆碌放弃抵抗:“……嗯…………”

    就这样,事情在乔朵的掌控之下,朝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

    她成为了陆碌流星鼓演奏方式第一代传人。

    陆碌并没有为此感到欣喜。

    他每天都在担心自己拙劣的星鼓技术被嫌弃。

    为此,陆碌开始加紧苦练。

    终于在这学期期末考试之后,一个漫长的假期里。

    考到了星鼓演奏十级证书。

    而乔朵,也终于在期末考试之前,每一个快乐的周末里。

    ……成为了陆碌语十级破译选手。

    ……

    暑假里,乔朵时常去广场上玩儿星板。

    之前星板社在比赛中赢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当时的主力选手孔羽安,虽然在比赛时被人给阴了,但好在证据确凿,主办方为了比赛的公平性,最后还是决定休整一段时间重新再来。

    那次比赛之后,也没人敢不把附中的星板社放在眼里了。

    刚好那段时间为了应援,乔朵和陆碌都往星板社跑了很多次,一来一回跟里面的学姐学长都混熟了,之后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星板社。

    社员们都非常勤劳,即使在暑假里,也还是都努力训练。

    乔朵倒是没把这种活动当做训练,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儿。

    她在玩儿星板的时候,陆碌就坐在场外等她。

    等她结束,踩着滑板慢慢滑到场边,陆碌会把她的饮料递给她。

    他的动作特别慢,每次乔朵都等得嗓子冒烟。

    “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乔朵问他。

    陆碌愣了下,慢吞吞地把拧开了盖子的饮料送到她面前,然后:“…………什么?”

    乔朵接过功能饮料,仰头咕嘟咕嘟。

    陆碌:“慢……”

    乔朵喝下去半瓶。

    陆碌:“……一点。”

    乔朵把饮料放在他身边的座位上。

    陆碌虽然个头很高,但他是坐着的。

    乔朵就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她靠近了一点,低下头,长发顺着动作滑落下来,差一点擦过陆碌的脸。

    “你是故意的吧?”乔朵舔了舔嘴巴,“我这么渴,你拿着我的饮料慢吞吞地拧开——还长着看上去这么水润的嘴巴。”

    陆碌愣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但他的脸已经开始发烫了。

    乔朵看着他的脸:“想咬你一口。可以吗?”

    陆碌:“什、什……”

    “不可以啊?”陆碌语十级的乔朵露出失望的神色,“那好吧。”

    陆碌:“……”

    乔朵也就是问一下,陆碌不愿意,她就转头走了。

    这下就轮到陆碌一个人坐在后面后悔。

    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反射弧真的是太长太长了。

    怎么就没站起来拉住她呢?

    ……

    乔朵向来随性,怎么舒服怎么来。

    两个人目前的相处模式还挺舒服的,她就也没有再进一步。

    就始终“在大家都觉得他们已经在一起,他们也觉得自己好像在一起,但就是确实没有在一起”这种状态下。

    安然无事地到了四年级。

    乔朵是心情好就会走近一步,想靠近的时候从不隐藏自己的内心。

    而陆碌永远反应很慢,表现也很慢。

    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只会慢慢变得红扑扑。

    好在彼此都并不在意对方的怪脾气。

    他们的关系发生质变,是在四年级下学期,快要参加升学考试的时候。

    乔朵偏科严重,只能跟在陆碌后面,两个人一起在学校自习室学习。

    每天都学到很晚,天黑以后才一起回家。

    那一天乔朵留了下来,帮老师整理升学考试加分的资料。

    特长班单独参加某项加分比赛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了,基本上每个人至少都能加上十到三十分……分数最高的是向翡,每一年作文比赛的十分都拿到了,还拿了别的比赛加分。

    整整加了五十分,直接保送首都大学。

    每个人的加分都要单独统计、申报。

    乔朵坐在办公室里,帮着老师确认完资料才离开。

    当时的乔朵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学校门口遇到危险。

    对方是另一所中学的小太妹,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身形纤细……像只燕子。

    燕子妹妹身后跟了两个个头高大的男性兽人,看上去一只是鬣狗,另一只是狮子。

    …………好像是个比较奇怪的组合。

    天生的警惕心让乔朵后退了半步,看着他们:“……你好。有事吗?”

    狮子向前走了两步。

    鬣狗微微低着头,目光斜视着她。

    “你好。”燕子笑了下,“没别的事。就是来教训下你——别他妈太得意了,贱人。”

    乔朵:“?”

    她还没来得及疑惑,那燕子身边的狮子就冲了过来,狠狠一拳朝着她的脸砸了过来——

    乔朵下意识要躲。

    她的面前突然笼罩了一团阴影。

    有个人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乔朵感到抱着他的人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她慌张地仰起头,就看见陆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缓慢地问:“没事……吧?”

    常年握着鼓棒的指尖有些粗糙。

    摸在脸上痒痒的。

    “你在说什么啊——”乔朵急了,“你才是没事吧??”

    “哦。”陆碌轻轻放开她,站直了身子,“没事。”

    乔朵:“???”

    直到陆碌在她的面前转过身,面朝着刚刚打他的人——乔朵才知道,他可能是真的没事。

    因为陆碌的背后出现了一大块坚硬的壳。

    ……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年轻帅哥版本的龟仙人。

    非常不合时宜的,乔朵有点想笑。

    对面狮子先生甩了甩自己发麻的手,龇牙咧嘴地看着陆碌:“你小子是他妈的谁?”

    “师哥。”燕子小姐眼圈一红,看上去泫然欲泣,好不可怜,“他就是我的陆碌哥呀……呜呜呜,你别打他。”

    乔朵:“……他已经打了。”

    燕子浑身一僵,好像有点尴尬。

    但这并不影响她继续演戏,要哭不哭的样子非常动人。

    “你的师哥和陆碌哥快打起来了。”乔朵继续道,“你只能给其中一个人加油。”

    燕子:“……”

    “那么请问。”乔朵说,“我捶得你满地找头需要几秒?”

    燕子:“………………”

    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控制,狮子和鬣狗显然并不受那位燕子妹妹的控制。

    来都来了,他们不愿意悻悻而归,这一架必须要打。

    陆碌比乔朵想象得要牛逼得多。

    这人打架的时候没有多余的动作,拳拳到肉,分分钟把两个本该比他强大不少的兽人撂倒在地。

    ……

    后来,乔朵才知道,那个燕子小妹妹家里是开琴行的。

    陆碌以前在那边兼职做老师,教小学生敲鼓。

    后来做了她的专属小老师,就再也没去过。

    这位妹妹就觉得,是乔朵抢了她的陆哥哥。

    非常可笑。

    乔朵都不稀得搭理她。

    他们直接把闹事的人送进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之后,在回家的路上,乔朵歪了下脑袋问陆碌:“你没有别的烂桃花了吧?”

    陆碌:“我……”

    “你肯定有。”乔朵说,“长这么帅没有桃花?不可能。”

    陆碌:“……”

    乔朵又问他:“那你需要一个挡桃花的女朋友吗?打得过鬣狗的那种。”

    陆碌:“要。”

    乔朵:“………………”

    她准备了一大堆绕来绕去的话,是想一边逗逗他一边问问看他的想法……如果他没那个意思她可以假装是在开玩笑。

    但乔朵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碌这一回反应这么快。

    像是怕她后悔。

    陆碌看着她的脸,缓缓重复了一遍:“……要的。”

    乔朵还在发愣。

    “要你。”陆碌继续说,“其他人……不行。”

    ……

    他们俩的事情之所以引起轰动,还是在之后,考试前夕。

    俩人在学校门口暴打隔壁学校的同学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传了出去。

    而且陆碌当街变出自己的壳,部分返祖的现象,到底还是影响不太好。

    最后两个人在第二次模拟考结束之后,就被勒令退学。

    这在当时听起来是一个很严重的处分。

    但老师们都很好,大家给他们准备好全套复习资料,随时线上回答他们的问题,还即时批改作业。

    两个人天天都在家里,学习也一起学,效率完全不比在学校低。

    停学将近两个月。

    他们的升学测验成绩,比二模的时候高了二三十分。

    本来就是top大学随便选的成绩,这下连专业也随便选,而且不论哪个专业进去都是班里排名前几——

    这个故事,作为“特长班恐怖如斯”特辑之一,在附中以及各大中学之间,流传了下去。

    ……

    时至今日。

    在两人的婚礼上。

    也还是有以前的老师,提起这件事情。

    大家都知道当时他们没有任何错误,所以都愿意给他们全部的帮助。

    这场婚礼,当年特长班的同学全都来了。

    有已经在部队里威望很高的魏星忱。

    他来的时候脚步匆忙,还穿着一身军装。

    来了以后跟着其他人一起坐好,才有时间摘下帽子,抖一抖自己的狼耳朵。

    也有在学术界小有名气的穆星珩。

    他染了纯黑色的头发,带着一个看上去圆乎乎的、非常可爱的女朋友——据说是一只天竺鼠。

    本来这次聚会是不允许带对象来的,但穆星珩不放心把女朋友一个人留在家里,还是把她给带来了。

    还有早就著作等身的向翡。

    他现在已经长到了一米九,不过还跟以前一样瘦,看上去身形颀长,竟是有点模特儿的气场。

    他依旧非常腼腆,坐在两个矮个子中间,显得又大只又很乖。

    两个矮个子嘛……自然是鄂尔特和慕乐。

    鄂尔特中学毕业之后就没有再长高,现在是个一米七左右的运动少年。

    他对自己的身高非常不满意。

    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开心又热情,全班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好朋友,就连最面瘫的几个也会跟他挥挥手。

    慕乐坐在向翡的身边,另一边就是顾明渊。

    穆星珩必须要带着小女朋友,其他人也不客气,能带着的都带来了。

    顾明渊的另一边是枳梵。

    当初叽叽喳喳的话痨小鹦鹉,如今已经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歌手。

    不过他本人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头漂亮的金发和两团可爱的红晕,讲起话来还是说个不停,没有摆什么架子,跟大家相处得非常愉快。

    二十个同学,坐了两张加大的圆桌。

    还有两位熊熊老师、绵羊老师、地精老师…………

    大家都有了些变化,也都没什么变化。

    他们是真心相处过几年的朋友,即使多年未见,再重新相聚的时候,也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和陌生,气氛很快热络起来。

    慕乐在他们中间,和大家一起看着乔朵和陆碌站在台上。

    他们的婚礼是按照梅花鹿的传统来举办的,和中式婚礼有一点像,又有些不同。

    比如没有交换戒指的情节,变成了亲吻手指。

    顾明渊在新郎亲吻新娘手指的时候,轻轻握住了慕乐的手。

    慕乐笑了一下,回握住他的。

    她忽然觉得很感动。

    能来到这个星球,认识这么多好朋友。

    ……还有,身边的这个人。

    能遇见已经是小概率事件,遇见这么多这么好的人,是多么概率渺茫又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全文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被怪兽饲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被怪兽饲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怪兽饲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