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正文完结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43章 正文完结
    关于明乔和余烬诚关系的公开, 云家长辈自然是听明乔提前提起过的,还特意去看过了明乔的直播。

    俩人的感情长辈们看在眼里, 开始的时候还装模作样的不同意,到后面已经默许了。

    余烬诚求婚后,自然也是要挑个日子去云家提亲的。这段时间来, 他已经大致了解过明乔的爷爷和父母都喜欢什么,礼物准备好之后, 明乔的档期空出来几天, 俩人一起回西城。

    余烬诚有些紧张,比第一次陪明乔回家时更紧张,他想很多, 当然最怕的还是长辈们不同意,他甚至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明乔的家人不同意, 又或是想将婚期延后, 他就……

    “你在想我爸妈不同意该怎么办?”明乔的声音传来,打断他思绪。

    “嗯。”

    “想到办法了吗?”

    余烬诚握住她手, 平静的低语“没有。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求他们。”

    明乔一愣, “怎么求?跪下来求?”

    “嗯。”他倒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之前是他自己亲自上门退的婚, 后来又厚着脸皮登门, 说出去的话又反悔, 现在竟然又回来求娶人家的女儿, 没有点诚意,谁都不会愿意。

    明乔盈盈一笑,“阿烬别怕,有我在呢。”

    余烬诚眼神柔和,“我知道。”

    她为他着想,在云家长辈面前护着他,还在背地里给他出过许多主意,要不然他也不会在长辈那里讨到好脸色,余烬诚伸手摸她头发,将她拉到怀中。

    到了云宅,曾特助帮忙把东西拿下来,余烬诚和明乔结伴回家,佣人老远便迎过来,接过余烬诚手中的礼物,“三小姐和姑爷回来了,快进屋吧,大家都在呢。”

    “都在?”明乔讶异。

    “是啊,大少爷,二小姐,还有四小姐都回来了。”

    明乔眼睛一亮,“端月姐姐和昭雪都回来了!”

    佣人也连连笑着点头,“家里都知道你们公开关系了,二小姐和四小姐平时在国外也都关注着你,肯定是知道的,现在都回来看你了,说要见见姑爷呢。”

    余烬诚闻言神情更添几分严肃,明乔的家人都齐了,他是得好好表现的。

    明乔挽着他胳膊将他拉到角落嘱咐,“别紧张,你还不知道呢,我端月姐姐和你朋友慕川有过一段过往,她和我妹妹昭雪都是极好相处的,这个你放心。最重要的是我爷爷和我爸妈。”

    余烬诚严肃点头,“乔乔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

    明乔看他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捏着他耳朵,挂在他身上笑出声。

    一道清甜软糯的嗓音传来,“哎呀,可给我看到了什么。三姐姐,你回家不进屋,在这里打情骂俏。”

    听见这语气,明乔就知道是谁,娇嗔地看云昭雪一眼,“就你最坏,回来也不说一声。”

    云昭雪打量明乔一眼,见她着实比上次见面状态更好了,怕是与这位姐夫密切相关,她又看向余烬诚,落落大方的笑道“这位余总,就是我的三姐夫吧,我三姐可经常都提起你呢。”

    余烬诚颌首“你好。”

    “你好,我是云昭雪,优优的妹妹。三姐夫,我可是站在你们这边的,这次回家就是来喝喜酒的。”

    明乔的直播视频云昭雪也是看过的,到底是一家人,姐妹做了这么多年,她自然是了解这个姐姐的,从没见她把一个男人这么放在心上,当即就请了假,就算冒着挂科的风险也要回来喝姐姐的喜酒。

    余烬诚淡笑点头,“好。”

    几人说着话,忘了进屋这茬,云端月从里面走出来,“昭雪,让你看看人来了没,你……”

    看到明乔和余烬诚站在一起,云端月一怔,继而笑得揶揄,“优优,这位就是妹夫啊。”

    明乔“…………”

    为什么她家的姐姐妹妹总用这种眼神的看她?她带男朋友回家很奇怪?

    倒不是云端月和云昭雪觉得奇怪,实在因为余烬诚对明乔的态度,他安安静静的站在她旁边听着她说话,眼神温宠溺爱,但他这个人看起来却并不是多么温和的,让人好奇他和明乔之间经历过什么样的故事,才叫她驯服了这么一个男人。

    明乔给余烬诚介绍“这是我二姐云端月。”

    她朝他扬眉暗示,用眼神说着,这就是那个和慕川有过往的人!

    余烬诚从容点头,“二姐好。”

    云端月笑了笑,这位余总年纪比她大,礼数倒是周全,她温和应声,“你好。总听优优提起你,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快进屋吧,长辈们都等着呢。”

    云端月和云昭雪前面引路。

    明乔牵起余烬诚的手,“放心吧。”

    他点点头。

    进屋,云老爷子瞧见最后面的余烬诚和明乔,端着茶杯哼了声。

    余烬诚一时严肃几分。

    倒不是老爷子不喜欢余烬诚,只是自古家里嫁姑娘,家里的长辈自然舍不得,以前逼着明乔去相亲,现在她真要跟着人家走了,心态突然就变了。

    “爷爷,伯父伯母。”余烬诚态度十分尊敬。

    云柏木点头,“坐吧。”

    俩人坐下,云家三位长辈,云老,云父,云母,以及云檀,皆是个个端着一杯茶装高深莫测,只有云端月和云昭雪没眼看,但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余烬诚,不知他会如何开口。

    因为他们这趟回来,大家心里都清楚,余烬诚就是求亲来的。

    余烬诚整理着措辞,想娶明乔,这是珍而重之的事,他很认真的将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在心里再次腹稿一遍,还没腹稿结束,明乔就开口“爷爷,爸妈,我同意了阿烬的求婚,我想嫁给他。”

    云老爷子被茶呛到,云端月忍着笑给他拍背。

    他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你一个姑娘家,要学着矜持一点,这种事是要男人提的!”

    余烬诚立即沉声道“我想娶乔乔,希望各位长辈能同意。”

    “她是你想娶就能娶的?”老爷子撇嘴。

    余烬诚表情恳切,语气缓慢认真“只要你们能同意,所有要求我都答应。”

    这下倒是轮到云老爷子被噎住了,其实他倒不打算怎么为难余烬诚,见他这么谦卑的模样,突然之间就熄了气焰。

    云父接过话,“让你做什么都愿意?”

    他表情十分严厉,明乔忍不住微微蹙眉,就怕父亲给余烬诚下达什么过份的要求,正要说点什么,云母按了按她的手,“这是给你撑场面呢,别捣乱。”

    明乔有些心疼的看一眼余烬诚,悄悄把手伸过去拉住他的手袖,男人的手指握住她的手,轻轻握紧。

    他点头,语气沉沉“什么都愿意。”

    只要他知道明乔的心是偏向他的,他便能安心,就像刚刚她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他就能获得莫大的力量。

    云父开口“好!我要你一辈子爱护珍重我的女儿,不能让他受任何的委屈,不能跟其他任何女人发生任何亲密的关系,不能传出任何不正当的绯闻,事事以她为先,样样遵从她的意见,你能做到吗!”

    “能。”

    云父语速极快的说完一段话,余烬诚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他说什么都答应,所以才脱口而出这个字,可是下一秒反应过来云父说的是什么,他怔愣了几秒,“所以,您是答应我娶乔乔了吗?”

    云母笑笑“能不答应吗?她每次打电话回家都要提到你,一说起你就停都停不下来,每次回家都带着你,今天一进屋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嫁给你,刚才见你被为难,她都快急死了,要不是我拦着都不知道又要说什么。如果还为难你们,就显得我们做父母的刻薄了。”

    明乔感激地看向母亲。

    余烬诚握紧明乔的手,眼神温柔。

    云老爷子也点点头,“以后结婚了,可要对优优好啊,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余烬诚温笑道“是,请放心。”

    他一颗高悬的心终于四平八稳的落到了实处,看着明乔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向往和温情。

    其他人只觉得他们俩眼神腻歪得很,纷纷找了理由离开,云老爷子叫上云柏木夫妻去书房研究黄道吉日,准备给他俩挑个日子结婚。

    明乔挽着他的胳膊回房。

    关上门,她靠在门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余烬诚被她看得心绪杂乱,哑着嗓问“怎么了?”

    明乔拉住他的领带,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扯,他本就被瞧得七荤八素了,哪里还有力气抵抗,重重压过来,连同粗重的呼吸一同落在明乔耳边,不可自控地吻她。

    明乔踢掉自己的高跟鞋,踩在他的皮鞋上,嘴唇与他分开些距离,“阿烬,你刚刚表现很好。”

    “你满意就好。”他要吻过来,明乔往后退,余烬诚眸色一暗,追逐过去。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云端月和云昭雪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在叫明乔过去姐妹叙话。

    余烬诚有些急的搂紧她“别去。”

    至少现在不行。

    明乔笑着轻轻推开他,坐在床上,白皙的脚丫子一下一下的点在地上,歪着头说,“阿烬,给我穿鞋好不好?”

    余烬诚无奈。

    他蹲下身,把她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用掌心轻轻给她擦擦脚底,再为她穿上鞋,吻落在她脚背,温声商量“回来补偿我?”

    明乔亲一口他的唇,“好。”

    他是很好哄的,抿唇笑了笑,牵着她的手把她送出去,看着她被姐妹拥着离去,余烬诚还送了几步,看着明乔背影,“乔乔,我等会儿去接你。”

    明乔回头应一声好。

    云昭雪和云端月相视一笑。

    云昭雪“三姐,咱们家虽然大,但也不至于你走几步就累着呀,姐夫可真黏人。”

    这话被余烬诚听见了的,他目送明乔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心里空空的。

    明乔离开了两个小时,余烬诚就坐立难安了两个小时,想了想,还是过去一趟。

    许久不见面的三姐妹有很多能聊的话题,夜深后,云端月和云昭雪放过她,明乔下楼就看到外面站着的余烬诚。

    他看到她,先是热切地看一眼,而后挪开目光,“我不是黏人,我,我。”

    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沉着脸沉默。

    他知道自己黏人,明乔平时工作很忙,他几乎都是一整天一整天的等她回个信息,他们之间,他总是那个等着明乔给他回应的一方,他只是很喜欢她,喜欢得有点不顾尊严了。

    明乔一切都明白,小跑几步过去扑进他怀中,余烬诚立即就抱住。

    “阿烬来接我,我很开心。”她勾着他的脖子让他弯下腰,在他脸颊吻了吻,又在他唇上吻了吻,“我们回去。”

    “嗯。”余烬诚眉眼舒展,温和的一笑。

    他的心但凡有一丝褶皱,这一刻也被抚平了,好哄得令明乔心疼。

    回到自己卧室,他抱着她,有些不确定的呢喃,“乔乔,我的补偿?”

    明乔替他解开一颗钮扣,眼神娇嗔,“我说话算话。”

    ……

    见过了明乔的父母爷爷,在云老的建议下,余烬诚还是带着明乔回了余家老宅,去看看余老。

    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后,余烬诚第一次带她回家,他很不愿意让明乔看到自己和余老的争锋相对的样子,不想让她不高兴。

    所以在来之前,余烬诚便做好了打算,如果余老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他便再也不会带明乔回来,他自己是无所谓,却决不能让明乔受冷眼。

    佣人看到他们一起回来很是意外,连忙进屋通知了余老。

    进去之前,余烬诚拉着她手说,“要是有什么不高兴的,告诉我,我立即带你走。”

    明乔笑着点头。

    她又不是能受委屈的性子,不用余烬诚说,自己就会憋屈不住。

    但今天的余老很和熙,自从上次和江蕙蒋夜说开了之后,他反省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自己一味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痛中,所以把对儿子的那份感情转移一部分到他的好兄弟蒋肇身上,对于蒋肇娶了江蕙还生下蒋夜的事,他心里虽然也隔应,但是蒋肇是个好的,他念着点情分,就对江蕙和蒋夜也宽容一些,当然也希望江蕙能记着自己的好,多回来看看余烬诚。

    但这一切,多年来都错了……

    看到余烬诚和明乔并肩进来,余老杵着拐杖起身,嗓音沙哑缓慢,“来了,坐。”

    明乔看一眼余烬诚,他脸色还是沉着,护着她坐下。

    明乔开口,“爷爷,我们来看你。”

    余老打量着她点点头,“你爷爷有福气,子孙绕膝,我就没他这么好命了,只盼着你们以后多回来看看。”

    明乔点头“我们会的。”

    和老人唠唠家常,余老过问了一些他们的婚事,明乔说,“领证的日子就定在下周,婚礼在下个月。”

    “好好好。”余老笑呵呵点头。

    都是明乔在和他聊,余烬诚脸色冷淡,从头到尾没怎么说话,临走时,余老叫住他,要跟他单独说几句。

    明乔轻轻推他胳膊,“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余烬诚无奈地摸她头发,“饿了就先吃点桌上的水果和点心,我很快就来。”

    “嗯。”

    他去了书房,余老爷子背对着他开口,“你以后倒不用担心蒋夜,他和江蕙都去了国外,怕是好几年都回不来了,就算回来也跟你比不得,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我知道你对我积怨已深,我倒不指望你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我就是希望以后你能多回来看看,以后要是有孩子了,能让我看一眼重孙子。”

    余烬诚淡淡点头,“乔乔不希望我们闹不愉快,我会的。”

    余老闻言一笑,转过身来,把一个木盒放在桌上,“你以前那么淡漠的人,现在开口闭口都是她,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拿去给明乔吧。”

    复古雕花的木盒子打开,是一只镯子。

    余老不轻易送礼,可但凡送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余烬诚见他重视明乔,眉眼这才温和一分,给她的东西,他可不客气,收了起来,“她会喜欢的。”

    余老笑了笑,“喜欢就好,我看那姑娘也很喜欢你,以后要好好待人家。”

    “我知道。”

    余烬诚拿着东西下楼,明乔果然捧着一堆东西在吃,她这爱吃的属性是到哪里都没变。

    他眼神柔和下来,走到她跟前,俯身替她擦擦唇边沾上的点心,“乔乔,我们回去了。”

    “说完了吗?”

    “嗯。”

    见她喜欢吃那点心,他干脆一盘都端走了。

    刚下楼见着这情景的余老有些无语,总觉得要是明乔喜欢这栋房子,这小子都能给她搬走。

    回到云家,余烬诚便把余老送的礼物拿出来,明乔瞧一眼就喜欢。

    他唇角微抿,“我给你戴上。”

    明乔大大方方的伸出手,现在是未婚夫妻,再也不是陌生人,他送的礼物当然可以要。

    余烬诚看她真心喜欢,心里有点酸,他送了那么多东西给她,也不见明乔这么开心。

    男人酸涩地开口,“这镯子还有个名字。”

    明乔抬起眼,“是什么?”

    “倾城之恋。是祖辈传下来的,据说是在民国时期,余家祖先和心爱之人的定情信物,只传儿媳妇。”

    “啊?”明乔撇嘴,“那以后我生个儿子,还得给儿媳妇啊。”

    她有点舍不得呢。

    余烬诚笑着捏捏她的脸,“这个给你,不传。”

    “那行吗?”

    “行。”

    她喜欢,他可不管任何规矩。

    明乔高高兴兴的搂着他亲了好几口,阿烬阿烬的唤,唤得他心脏狂跳,好好的要回了一些镯子的补偿。

    俩人领证那天晴空万里无云。

    云母把户口本给明乔的时候,余烬诚眼睛是直直盯着的,云母瞪他一眼,“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怕我不给?”

    余烬诚违心的摇头。

    明乔接过户口本之后,余烬诚看她捧着个小本本左看右看的模样,心里有几分紧张,怕她弄坏了今天领不了证怎么办?

    他从她手里拿走,一直妥帖的保管着,和他的那一本一起。

    到了民政局外,余烬诚的脚步明显更快了,明乔拖住他的手臂停下,他紧张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累了。”她不走了,还找个地方坐下。

    余烬诚蹲在她面前,“是不是不开心?”

    “阿烬,你爱不爱我?”

    他连忙点点头,模样比平时要急切得多,民政局就在眼前,他现在最怕的是明乔临阵脱逃,他又不能拿她怎么样,从来就是惯着宠着的。

    明乔忽然低头亲他,“我也爱你。阿烬,从今天开始,你再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以后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我的父母会是你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就是你的兄弟姐妹,我的一切都将是你的,你不用再如此诚惶诚恐,慌乱无措。你要开始学会放心,因为,我比你所知道的,更爱你。”

    余烬诚没料到明乔会说这番话,他以为她会反悔,或许会使坏,又或许会捉弄他,可是她说爱他,说会给他一个家。

    可他果然是没骨气的,她这样说,他便越慌,越怕。

    纵使眼中千般情绪,万般爱意,男人最后也只是温柔的点点头。

    明乔站起来,气势磅礴道“走吧,结婚去!”

    余烬诚盯着她脚跟,见她确确实实的走进了民政局,他唇角终于勾起来。

    领证盖章,宣誓拍照,一切完成后,余烬诚紧紧地拿着两个红本看着明乔,眼神无比的雀跃和满足,像是得到了期待很久很久的礼物。

    足足傻看了明乔十几分钟,明乔终于忍不住拍拍他的脸,“老公,回家啦。”

    ……老公。

    余烬诚勾着唇笑。

    傻傻的。

    明乔也跟着笑,发了一张结婚证件照放在微博,[现在开始我是余太太啦。]

    刚公开不久就结婚,微博再次因为他们俩的婚迅瘫痪。

    明乔和余烬诚的婚礼正在准备,结婚前的一次聚会上,亲朋好友们喝得东倒西歪,说起近况,云檀还在继续寻找顾皖西,齐深最近似乎在追求一个女孩子,霍娅和曾特助因为明乔和余烬诚的来往竟然凑成了一对。

    但说到余烬诚和明乔,却都佩服余烬诚追求明乔时多么抛得下面子,又多么放得下尊严。

    齐深醉着酒,用杯子当话筒采访他追求明乔时的心理历程,“烬哥,我就想问问是什么支撑着你没放弃的?”

    其他人打着酒嗝等着余烬诚的回答。

    他看着微醺的明乔,把她耳边的发丝撩开,“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放弃。”

    齐深一怔,所有人一怔,就连明乔,都有几分讶异。

    丢脸吗?倒不。

    喜欢一个人而不去努力才是丢脸的。

    余烬诚把明乔抱起来,低头亲一口,“回家了,余太太。”

    “好啊。”她笑着说。

    两个人婚礼那天,不少益舟员工来参加,其中追妻小组群里的人可不少,聊到余烬诚对明乔的一见钟情,大家想出个主意整蛊他。

    等余烬诚接亲的队伍到了后,却发现屋里的坐着一排的新娘,个个穿着一样的红裙,脸用面纱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睛。

    曾特助在余烬诚耳边说,“大家说了,您当初因为一双眼睛就对明小姐一见钟情,现在要您再次选一回。要是选错了,您今天可就娶不了媳妇了,余总,您慎重!”

    余烬诚脸色没什么变化,扫了一眼所有人,毫不犹豫走向左边第三位新娘,取下她的面纱,果然是笑意盈盈的明乔,欢呼声鼓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明乔笑问,“怎么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家的装束都一样,只有一双眼睛在外面,连眉毛都没有露出来,这其实就不怎么好认了。

    余烬诚笑着把她抱起来,“秘密。”

    当初一眼就惊艳,魂牵梦绕到现在的人,他哪怕灵魂错位,也决不能忘。

    明乔重新换过婚纱后,被余烬诚抱上婚车。

    此时的天际被云彩铺满,阳光落在车窗玻璃折射出亮眼的光,车队穿过长长的香樟树下,风吹来路边花的香气。

    还没有抵达宣誓的教堂,余烬诚便已经按不下心中激荡,珍重万千地执起明乔的手,眼神深深凝视她。

    “云见优小姐,你愿意与我共度此生吗?”

    她眼神万千温柔“我的荣幸。”

    山水万程不负辛苦。

    谢谢你到来,惊艳我岁月。

    [——正文完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