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 42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42章 第 42 章
    踏着夜色, 余烬诚慌张赶来。

    原本两个人在一起后便经常住在一起,只是偶尔分开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

    他进入别墅, 径直往明乔的卧室赶去,霍然推开门,里面的姑娘坐在床上抹眼泪, 似乎是被开门的声音吓一跳,她怔怔的看过来, 眼睛是通红的, 擦眼泪的手都顿了一下。

    委屈又可怜。

    余烬诚整个人徒然僵住,他面沉如水,站在明乔面前死死地抿着唇。

    “……阿烬?”明乔被他盯得有些发毛。

    余烬诚突然转身去了浴室, 明乔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生气了?模样看起来是很像的。

    明乔心里咕哝, 不会是现在才想起来记恨她吧?

    她突然又有点委屈。

    余烬诚端着一盆温水出来, 单手拿着几块干净毛巾, 男人默默坐在明乔床边,薄唇还是紧抿着, 他拿起明乔的手,很轻很轻的擦。又换一块, 将毛巾叠起来,替她轻轻擦脸, 看到她发红的眼睛, 他指尖颤了颤, 嗓音干涩低哑, “别哭。”

    像老弄堂里年久失修的门缝里挤出的声音,实在是不好听的,可其中的情深意切却叫人肝肠寸断。

    明乔才知道,他不是不心疼自己,他比谁都心疼她。她眼中聚了水光,一下子滚落,他忙伸手去擦,手是颤抖的,“别哭,别哭。”

    男人急得只会说这两个字了,把她抱进怀里,轻轻地拍她身体,“都是我活该的。”

    他吻着她发丝,“我现在很满足。”

    “乔乔乖。”

    “我的乔乔不哭。”

    明乔和他在一起后,是被宠着疼着的,他百般的爱惜,没叫她受过任何委屈,如今她一场哭,让他几乎一瞬间就产生出痛恨自己的情绪,那些微博原本只是一腔心事没处说,现在却成了让她伤心的罪魁祸首,他情愿自己煎熬一百倍,也不想让她有一分的难受。

    哄了半小时,总算将她哄好了,明乔忽然抬头捧着他的脸,一下一下的亲。

    余烬诚静静凝视她,“怎么了?”

    “给你的补偿。”

    他轻浅地笑起来,摸着她头发,如沐春风般温宠的眼神,“谢谢你能喜欢我。”

    余烬诚的吻印在她唇角,与她胡乱的亲吻比起来,他的吻是那般珍重小心,像一个虔诚的门徒吻着自己信仰的神佛。

    很多时候余烬诚都会想,他应该要感谢明乔给他的这份爱,把他拖离了沼泽深渊。明乔和他是不同的,她有爱她的家人,爱她的朋友,爱她的粉丝,她被爱包围着,根本不缺多一个人爱她,但是余烬诚不一样,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明乔。

    被这般缱绻柔和的眼神瞧着,明乔却一个劲儿想使坏,果然啊果然,狐狸精和正派和尚天生就是天敌。

    她突然扑倒他,余烬诚一怔。

    明乔关掉灯,“以后有你谢我的时候呢。”

    黑暗里男人沉沉低笑,翻身抱紧。

    明乔和余烬诚的恋情公开后,微博瘫痪,而那些被明乔工作室逐渐放出来的物料照片都成为了磕糖证据。

    兴许是因为有两期综艺节目的加持和余烬诚惨兮兮的微博画风,俩人公开后竟是叫好声一片,大多数人都送上祝福,还包括娱乐圈不少明星,其中景逸和林雪也在列。

    这两人,一个是明乔的绯闻男友,一个是余烬诚的绯闻女友,网友纷纷跑去俩人微博底下喊话,让其干脆在一起得了。

    早晨,卫桦给明乔发了条信息,问她有没有起床。明乔还睡着,余烬诚替她回了消息[她还睡着,有事?]

    卫桦那边顿了好久才问[余总,方便我们过来一下吗?毕竟你俩公开了,明乔得给粉丝一个交待,工作室准备让她直播一下。]

    余烬诚[可以。]

    卫桦带上两个助理往明乔家赶。

    明乔睡醒,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余烬诚。百叶窗里透进来的阳光落在他脚边,男人端着一杯冒着丝丝热气的咖啡,眼眸垂着,正在安静看书。

    明乔抱着被子盯着他贵气的面容,笑了起来“真好看。”

    余烬诚抬起眼,“醒了?”

    他嗓音沙哑。

    明乔挑眉看着他扣得一丝不苟的钮扣,他脖子上可有很多她啃出来的印记呢,都被这冷峻刻板的男人遮住了。

    明乔撩开头发,懒懒地点头。

    她伸出手指头,朝他勾了一下。

    余烬诚放下书走过去,俯下身想抱她起来,明乔顺势勾住他脖子,送上一记热吻。

    余烬诚弯着腰僵了好一会儿,呼吸显得重了,明乔轻轻推开他,“我自己起来。”

    他的眼神追逐过去,明乔袅袅娜娜地走入浴室刷牙,他脚不听使唤,也跟过去。

    男人沉默不语地为她挤牙膏,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

    等明乔刷完牙,他低声问“能不能再亲一下?”

    明乔笑出声。

    余烬诚压过来,将她抵在洗漱台,抬起明乔下巴,重重吻上。

    明乔觉得余烬诚有时候也是有做坏男人潜质的,他看她的眼神明明那般占有,可行为是有些克制的,怕冒犯到她。但只要一碰上,他的所有自制力都顷刻瓦解,像要把她吃得干干净净,可等吃完了,他又满眼抱歉,总觉得将她欺负狠了,偏偏下一次却又更狠。

    譬如现在,明乔被他吻得透不过气了,怎么提醒也没用,用力将他推开,男人有些慌的替她擦擦嘴上的湿濡,“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她无奈的笑了笑,“没事。”

    俩人用过早餐,卫桦和助理也到了。

    卫桦把工作室整理好的问题稿件都给她“关于粉丝会问哪些问题,我们昨晚都整理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你自己看着答。”

    明乔点点头。

    直播的地点选在院子里,毕竟余烬诚为她种了一整园子的花,漂亮。

    俩助理把一切直播设备在院子里准备好,明乔盘腿坐在秋千上。

    直播开始后,观看直播的粉丝数量很快火速飞涨,消息刷得太快,明乔根本看不清网友和粉丝都提了哪些问题,好在工作室提前有了准备,已经筛选过一些值得回答的问题。

    明乔做开场白“大家好,我是明乔,今天来跟大家聊聊我和阿烬。”

    她扬了一下手中的问题稿件,微笑“大家的问题刷得太快,工作室昨晚帮我整理了一些问题,我现在会一一回答。”

    “我们开始第一个问题,你和余总在一起多久了?”

    明乔很快回答“我们在一起半年多,已经认识了两年。”

    “第二个问题,你喜欢他什么?”

    明乔思索了一下。

    在旁边看她直播的男人微微坐直身体,眉心微蹙,眼中有几分紧张。

    明乔笑着说“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自大又霸道,冷漠又不绅士,是很多女生都讨厌的那一类男人。后来慢慢相处,我发觉他是一个面冷心热,十分细心温柔周到的人。喜欢他什么?具体什么真的说不上来,但……”

    明乔看向余烬诚,眼神温柔,“但只要想到他,我会无比的安心,会勾勒很多属于我们的未来。”

    余烬诚听完,唇角抿起来,也笑。

    卫桦三人被酸得不行,直播间里粉丝一排整整齐齐的[柠檬][柠檬][柠檬]

    明乔接着往后看,“第三个问题,余总追求你这么久,你是在哪个瞬间被打动的?”

    明乔又简单思索了十几秒“没有具体到哪个瞬间,他为我做过很多事,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这个回答比较官方,明乔撒谎了。

    除了她谁都不知道,她最动心的时候,是那次他跑遍满山为她采回来一束野花,每天虔诚地等在她家门外,见到她时一身是土,忐忑地问她喜不喜欢。

    她回答很喜欢。

    后来认真想想,是真的很喜欢。

    “第四个问题,你会为了余总隐退娱乐圈,安心做豪门太太吗?”

    明乔回答“我会平衡好家庭和工作,粉丝也不用担心我会隐退。”

    “第五个问题……”

    一直这样直播了一个多小时,回答了许多问题,关心这段恋情的网友和粉丝都得到了明乔很正面的回应,粉丝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对余烬诚这个“姐夫”也比较满意,俩人的c粉那自然是最幸福的,仿佛过年一般。

    卫桦完成了工作就准备带着助理撤,俩人刚公开,得给人家小两口私人空间,明乔看她们忙活了一上午,请她们晚上一起吃饭,余烬诚对明乔无有不依,自然没有意见。

    俩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其实都没和团队以及朋友一起吃饭,一来余烬诚这人话少冷淡,明乔周围的人有点怵。二来,余烬诚虽然不太表现出来,但是不太希望俩人的二人世界被其他人占用,所以聚会这茬明乔就一直没提,正好现在公开了,就当庆祝庆祝。

    在玉华台定了位子,明乔又让余烬诚告诉齐深一声,他有些意外“我以为你讨厌他。”

    齐深一身流氓气,吊儿郎当挺不正经,明乔的确有几分不喜欢,上次还被逮到说她坏话,但他是余烬诚为数不多的朋友,慕川远在晋城来不了,总不能聚会不带他朋友吧。

    明乔若无其事道“也还好,以后跟你结婚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不来往吧,我这人豁达,才不放在心上呢。”

    余烬诚静静看她好一会儿,明乔疑惑看过来“怎么了?”

    “没事。”他只是高兴她能如此自然就提到了和他结婚的事,男人勾起唇,拉住她的手。

    明乔看他一副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有点无奈,拿起他手机想给齐深打电话,余烬诚蹙着眉拿过去,“你不要跟他说话。”

    “为什么?”

    余烬诚蹙眉不语。

    齐深那么会撩拨女孩子,余烬诚不想让他们之间有什么密切的来往,今晚的聚会还得警告他正经一些。

    男人心事重重的拿着手机走远了。

    果然,那边齐深接到电话时正在泡妞,听完余烬诚的话,懒洋洋的说“余总您放心啊,我今晚肯定好好表现,一定伪装成一个三好青年,保证不给您丢面子!”

    余烬诚沉着脸挂掉电话。

    齐深盯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啧了一声,纸醉金迷多快活,上赶着给自己找个牢笼铐着,他是真不懂余烬诚到底哪里想不开。

    他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姑娘从舞池回卡座,平时一起出来玩的都是富家子弟,今天多了两个男学生,据说想陶冶陶冶情操,体会一下狂野的感觉。

    齐深成天无聊惨了,他和余烬诚不同,余烬诚是赚钱的机器,他则是花钱最厉害的那个,幸好家大业大,够他挥霍。

    今儿他就准备带这两个刚收的小弟体验一把狂野的感觉,教他们喝酒抽烟,所以叫了一堆陪酒姑娘过来。

    看着两个小弟挺上道,他笑着推开怀里的两个女人,点了根烟。

    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穿白裙的年轻姑娘走进来,披肩发,生得清丽,像朵风中的百合花,特别清新淡雅。

    她冲两个男学生走过来,抢掉其中一人手中的烟,狠狠瞪了他一眼。

    齐深愣了一下,眯起眼打量这女人,难不成莺歌里搞新花样了?

    他慢慢站起来,朝她晃了一下手指头,“你,过来。”

    姑娘冷笑了一下,“就是你要教我弟弟狂野一把?”

    “弟弟?”齐深有点迷惑,继而玩味一笑,莺歌原来玩起了角色扮演?

    也行。

    他叼着烟,笑得痞,“是,你想怎么教训我,嗯?”

    嗯你妈个头的嗯。

    宁在一巴掌给他扇过去,齐深被打得满脸懵逼,烟烫到了嘴。

    男学生被姑娘拎着耳朵提走了,剩下一个男学生瑟瑟发抖。

    齐深终于回过神,气得狠狠骂了一声操,问那个男学生“刚刚那女的谁?”

    “我同学的姐姐。”

    齐深眼露嫌弃“你看起来很怕她。”

    “她是我老师。”男学生快哭出来了。

    “操。”齐深冷冷低骂,“老师有什么好怕的,她教哪个科目的?”

    男学生“……跆拳道老师。”

    齐深“…………”

    怪不得打这一巴掌这么得劲儿。

    他摸着脸嘶了声,把烟扔地上,“她叫什么名儿?”

    “宁……宁在,东洲市每年的跆拳道冠军……”

    操。

    他跟这女的不共戴天!

    聚会前两个小时,明乔忽然接到云檀的电话,自从她和余烬诚在一起之后,云檀就莫名其妙消失了。不用猜,肯定又是满世界找顾皖西去了,当然,结果肯定是跟前几年一样的没找到。

    明乔突然就有点同情她大哥,顺便也邀请他参加今晚聚会,云檀没有推辞,事实上明乔和余烬诚在一起后,他们这对曾经的“情敌”还没有正式见过面呢。

    晚上八点的玉华台,豪华包厢内,所有人聚会在一起,然而气氛有些诡异。

    明乔和余烬诚自然是最浓情蜜意的,卫桦三人神态有几分拘谨,云檀埋头喝酒,就连向来话最多的齐深也是一脸阴沉。

    明乔用筷子敲碗“都干什么呢?高兴起来啊,个个拉着个脸做什么?”

    余烬诚扫了一眼众人,怕他们扫了明乔的兴,眉蹙了起来“你们。”

    所有人都看向他。

    余烬诚淡淡说“高兴点。”

    云檀笑了一下,举起酒杯对余烬诚,“余总,搞定我们云家的姑娘可不容易,喝一杯?”

    余烬诚端起酒,心里惦记着要紧事,随意地抿了一口。

    云檀喝了一整杯又满上,很有借酒浇愁的感觉。

    酒过三巡,云檀抽出烟走了出去,明乔不放心,对余烬诚说“我出去看看我哥。”

    余烬诚点头。

    她在转角停住步伐,看到云檀靠在墙角,他手中的烟其实忘了点,颓唐地按着眼角,过了两分钟才慢慢拿出打火机打然。

    火光乍亮的一瞬间,明乔看到云檀眼角的湿润,他抬手,修长的手指云淡风轻地抹去,直起身准备走过来,抬眼却看到明乔,整个人一顿。

    明乔淡笑“大哥,我第一次看到你哭。”

    云檀沉默。

    “早知当日何必当初呢。”明乔叹气,转身。

    聚会一开场是有些沉闷,可幸好方绯和霍娅都能活跃气氛,齐深几杯酒下肚完全忘了自己被甩巴掌的屈辱,聚会因为这三人,一下子热闹起来。

    云檀一直拉着余烬诚喝酒,余烬诚不太愿意喝,毕竟怕喝醉了,明乔受累照顾他,但是云檀喝醉以后,却是拉着他一声一声的叫妹夫,余烬诚心里其实很受用,转头一看明乔温柔的脸,更是被迷得晕头转向,一高兴,不知不觉都喝醉了,反倒只有明乔一直清醒着。

    更让明乔没有料到的是,余烬诚和云檀喝醉后,都是五迷三道,搞不清东西南北,就连人都认错。

    云檀一脸深沉悔恨,深情的凝视着余烬诚“皖西,我错了。皖西,你回来吧,你到底还要惩罚我多久?你一走了之这么多年,我也找了你这么多年,可你一点线索,一点消息都不给我,你让我怎么找?”

    明乔“…………”

    余烬诚把云檀搂进怀里,摸摸他的脸“乔乔乖,不哭,我在这里,我哪里都不去的,我会永远陪着你,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不哭,不要这么折磨我。”

    明乔“…………”

    云檀揪住余烬诚的衣领,急切的捧住他的脸“皖西,你不喜欢我的地方我都改,你回来看我一眼,我实在想你………”

    卫桦和两个助理被吵得从桌上抬起头,齐深醉得骂骂咧咧,明乔淡定的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

    余烬诚只觉得怀里的姑娘一直在哭,哭得他心都要碎,轻轻地给怀里的人擦了擦眼泪,他凝视着云檀“傻乔乔,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哪里都不需要改,是我不够好。”

    他眼神有些悲伤“……你那么好,那么那么好,我怕自己配不上你的。”

    他多羡慕明乔啊,他的小狐狸拥有那么多爱,可他从小孤零零的长大,他总担心自己给她的不是她想要的。

    想到此,余烬诚又颇为急切地道“以后我要是哪里做得不好,你打我骂我,你不要离开我,我会改的。”

    明乔愣愣地看着余烬诚,把手机收起来,笑着抹掉他眼角的一点湿润。

    真傻啊。

    男人一把握住她的手,他是真的喝醉了,眼神失焦,捧着她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你答应我,好吗?”

    “嗯。”明乔浅笑,“我不会离开你。”

    “阿烬,我在这里。”她温柔嗓音传来。

    余烬诚在一片浑浊的意识里循着声音找去,明乔微凉的手摸在他脸上,就像这样,她将在他每次迷茫的时候帮他找到方向,“我在这里。”

    他转身,抱紧她,轻声喃喃“我的乔乔。”

    一场酒,醉了几个人。

    玉华台的酒店也是东洲最好的,明乔把大家都安顿好,她和余烬诚也在酒店里睡下。

    睡到半夜,余烬诚突然惊醒过来,明乔被他的动作吵醒,他俯身轻轻摸她的脸,一点一点在试探。

    “怎么了?”明乔握住他的手。

    “……我,我好像梦到你在哭。”

    明乔枕着他的臂弯闭着眼“是我大哥,他今晚喝醉了,一直抱着你哭呢。我才没有哭,你要是对不起我,你就跟皖西姐姐学,跑到天边去,不让你找……”

    她的嘴被轻轻捂住,余烬诚抱着她说“不会,我不会对不起你。”所以你也别再这么说,不要这么吓我。

    明乔嗯了声,闭着眼准备继续睡。

    余烬诚默了会儿,低声“乔乔,我们回去吧。”

    “嗯?干嘛回去?”

    “回去好吗?”

    明乔睁开眼睛,难不成他睡不习惯酒店?

    “好。”她坐起来。

    余烬诚帮她穿衣服,半跪着为她穿鞋,做完这些,他转过身蹲在她面前,“乔乔,我背你。”

    明乔笑着搂住他颈弯,趴在他背上。

    余烬诚没有开车,现在深夜两点,漫长的街道无人,只有树木与孤灯做伴。明乔刚才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开车,他沉默,却有些执拗的要背着她走回属于他们的归途。

    “阿烬,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呢。”明乔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嗯。”他笑起来。

    “有多喜欢?”

    余烬诚一步一步走得认真,小心翼翼的环着她的腿,说话很温和“等我死的那天,我会告诉你。”

    “为什么要讲到死亡?”明乔不高兴,“不吉利。”

    “好,不讲。”他抿起唇角微笑。

    可一辈子那么久,他怎么知道以后的自己到底有多爱她?就像今天的他也比昨天更爱她。这个问题,或许等他死的那一天才有答案。

    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回到他的家,推开卧室门,明乔看到里面玫瑰花铺成的床,房间也被装饰成婚房,她怔愣住。

    难怪,难怪他一定要回来。

    身后胸膛靠近,余烬诚轻轻环着她腰,“乔乔,我拥有的东西不多,财富地位就是全部,我双手奉上。如果觉得不够,那么我的一生,把我一生送给你,倾其所有,你愿意接受吗?”

    明乔低下头,看他把钻戒戴进自己的无名指,似乎是怕她不同意,有些磕磕绊绊,她笑着问“接受什么?”

    “接受我成为你丈夫。”男人低沉的嗓音里藏着忐忑和不安。

    明乔回头看他。

    余烬诚紧张等待。

    她笑起来,温柔地抚摸他眉眼,“以后我们要是有孩子了,真希望他像你。”

    余烬诚一怔。

    明乔轻轻道,“因为我的阿烬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男人。”

    “乔乔,你……你同意了吗?”他眼中有不确定的狂喜,嗓音沙哑带着点颤抖。

    她是他追逐等待许久的人,他们的未来他曾设想过千万次,可没有任何时候都比得上这一秒来得惊心动魄,弥足珍贵,光是听她说,他竟觉得此生都要无憾了。

    明乔安静的瞧了他好一会儿,忽然垫起脚咬他唇,使坏的用力。

    疼痛与欢愉在交织。

    他听到了她的声音说。

    “绝不反悔。”

    如他爱她这般,她也将踏碎黑暗,奔他而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