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40章 第 40 章
    天亮, 明乔被疼醒。

    房间一团乱,当然最乱的还是床。

    窗帘被拉上了, 可还是有刺眼的光线穿透进来,灼得她有些难受,明乔伸手挡了挡那光, 恍惚中看到手背上被人吮出的红痕,她一愣, 继而想起了昨夜。

    疯狂的一夜。

    明乔双颊发烫, 捂住脸呜咽一声。

    她昨晚……似乎哭得撼天动地,完全不像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应该是累过去的。

    身上疼,她动一下都不行, 衣服也没穿, 拉开被子一瞧, 是惨不忍睹的状况,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虐待了。

    门被推开, 明乔吓了一跳,赶紧缩进被子里, 用被子盖住全身,只露出一颗脑袋。

    余烬诚端着早餐进来, 看到她醒了, 两个人都是一愣, 不同的是, 明乔眼神飘开,余烬诚却是直勾勾看着他。

    “你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她快烧起来了,明乔用被子挡了挡脸。

    余烬诚低头微微一笑,把吃的放在床边桌上,俯下身轻轻摩挲她红肿的唇“是不是很疼?”

    她昨晚哭得可怜,他现在想想都心惊肉跳,只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的,愧疚得很。

    “乔乔,我喂你吃东西。”他想抱她起来,明乔惊得睁大眼“不用,我没穿衣服。”

    余烬诚淡淡挑眉,提醒她“我什么都看过了。”

    “………”

    明乔往被子里缩“那也不行,你出去,我穿衣服。”

    余烬诚看她一会儿,无奈地笑笑,“好,我就在门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我。”

    “嗯,快出去。”

    男人离开后,明乔艰难困苦地从床上起来,站在衣柜前挑衣服,她突然愣了一下。昨晚………仿佛是她主动!??

    一切都回想起来后,明乔忍不住咬牙,她居然酒后行勾引之事?

    太损形象吧!

    为了强势挽尊,她穿上衣服,强忍身上的疼,淡定从容的坐在余烬诚面前。

    经过昨晚一夜,他看她的目光更添了一些别的东西,温柔更甚从前,说话哄她的时候几乎是宠进了骨子里,明乔这样懒散的性子,被他呵护着都忍不住心跳加快,面红耳赤。

    他不顾明乔的反对,把她抱在怀里,娇柔的姑娘坐在他的腿上,他很细心的照顾她吃东西。

    “我真的吃不下了。”明乔微微蹙眉。

    余烬诚嗯了声,温柔询问“出太阳了,我陪你晒晒怎么样?”

    “不要,好累。”只想躺尸,她被折腾得快散架了。

    余烬诚捏着她的手指“我抱着,不累。”

    明乔看着他期待的眼神,点头。

    余烬诚搂着她臂弯和双腿,轻轻抱起来。

    入春了,万物复苏,阳光一天比一天暖和,余烬诚抱着她坐在院子的秋千上。明乔家里的小院子平时是请人打理,她平时拍戏经常都在剧组,家里很少住,院子里的杂草最近都没空清理,盯着看了两眼,她又去盯树,反正就是不看他。

    余烬诚心里隐隐失落。

    明乔并不知道自己故作淡然实则害羞的举动会让他怅然若失,余烬诚搂在她腰间的手紧了,“是不是怪我?”

    明乔“嗯?”

    太阳晒的是很舒服,她声线更懒了。

    余烬诚嘴唇抿着没说话。

    她总是如此散漫随意,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她又总能轻而易举撩拨他,让他上一秒在天堂下一秒就在深渊,她一声声甜蜜的“阿烬”,让他什么都甘愿为她做,余烬诚总怕,总怕明乔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她有时候像阵风,捉摸不透的。

    比如她的身份,她不想公开,他就无迹可寻,又比如她消失的那一个月,他想得肝肠寸断,却总是见不到她。

    明明好像得到了,余烬诚又开始怕,怕会失去。男人搂着她的手臂一寸寸地变紧,垂眸不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沉郁“没事。”

    明乔盯着他有些阴霾的脸色,这还没事?都快要吃人了。

    她亲亲他的侧脸,“你可别多想,我没有后悔。”

    余烬诚怔怔抬眼。

    明乔不太自然的盯着地上的杂草“我,我就是有些……”

    说着她脸红了。

    余烬诚却慢慢笑起来“嗯。”

    “我知道,乔乔是害羞了。”他嗓音低沉带笑,爱怜地亲她耳垂。

    明乔推开他“我才没有。”

    余烬诚笑着没说话。

    男人一扫方才的阴郁,虽脸色平静,但眼中的喜悦满足是骗不了人的,明乔心里叹气,看来她是应该更喜欢他一点,才会让他安心。

    江蕙果然去找了余老爷子,老宅的管家电话打到曾特助这儿,余老爷子请余烬诚回去一趟。正好余烬诚也想摊牌,当天便去了东洲西城,到余家老宅时,余烬诚蓦然想起来云家也在西城,等会儿解决事,倒可以过去看看云老爷子。

    屋里不止有余老爷子,江蕙,蒋夜,还有蒋夜的父亲蒋肇。

    余烬诚眉眼淡淡地坐下。

    余老爷子先开口“烬诚,你怎么会突然收购名雅影业的?”

    余烬诚扫了一眼蒋夜。

    大抵是余烬诚的眼神太过淡漠无情,蒋夜憋屈了几天的脾气终于收敛不住,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我知道从小到大你都看我不顺眼,现在因为明乔,你害怕我跟你抢,所以才先下手为强,大哥,你可真卑鄙!”

    “蒋夜!”蒋肇沉声警告“在余老面前,主意言辞。”

    蒋肇和江蕙蒋夜不同,他是余烬诚父亲的兄弟,被托付照顾江蕙和余烬诚这对孤儿寡母,没想到照顾着照顾着,就娶了回去。

    蒋肇与余老爷子的关系一向要好,看在死去儿子的份上,余老对蒋夜和江蕙也显得宽容一些。在某些方面,蒋肇还算能和余烬诚和平相处,但也只是和平相处。

    蒋夜到底比余烬诚小几岁,可又心高气傲,不服气蒋肇总将这个名义上的大哥和自己对比,所以从小到大什么都要抢他的。这次没有抢成功,反倒是栽了一个大跟头,他咽不下这口气。

    “的确。”余烬诚看着蒋夜,眼神冷淡“从小,你跟我抢任何东西都无所谓,但是明乔不行。”

    能抢走的都是他觉得无所谓的,宁愿舍弃的,所以蒋夜才抢的走,余烬诚从来没有怕过。只是他不喜欢,甚至厌恶任何一个男人将狩猎的目光放在明乔身上,他放在心尖尖上小心保护爱着的人,不应该沦为任何人争抢的物品。

    蒋夜讥讽地冷嗤。

    江蕙开口“今天我们坐在这里,是想解决问题,我要你立刻恢复你弟弟的职位,这样为一个女人闹得兄弟不和的事传出去多闹笑话!”

    蒋肇沉着脸不语,有些不悦的看一眼江蕙。

    余烬诚抬手摁住眉骨,低低地笑出声。

    江蕙蹙眉“你笑什么?”

    “你闭嘴!”余老爷子狠狠剁了几下拐杖“多么多年,你只顾着蒋夜,把他宠得无法无天,我对你们宽厚一点,不是给你们脸,也不是看得起你们,是希望你能有一点良知,记着我的好,记着我儿子的好,对我的亲孙子好一些,可是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对待他的?你配做烬诚的母亲吗!”

    江蕙被数落得脸色苍白僵硬,嗫嚅的嘴唇说不出话。

    余老看向余烬诚,眼里有几分愧疚,终究是没说什么,对蒋肇沉着脸“我看在你这么多年一直孝敬我的份上,对江蕙蒋夜母子多番忍让,今天我再也不想忍下去了。你自己的家事自己解决。”

    他杵着拐杖站起来,经过余烬诚身边,放低了嗓音“云家多去走走,想娶人家女儿,多下点苦功夫。”

    余烬诚淡淡点头。

    屋内剩下的几人,江蕙和蒋夜都有几分忌惮蒋肇,气不顺地闷着声。

    蒋肇歉声道“烬诚,这么多年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不会要求你原谅蒋夜和我,我也不要求你恢复蒋夜的一切,原本他现在的地位也不是他自己努力来的,是我们一直纵容他,今后我会让他去国外好好学习,就算回国也不会打扰你和你的未婚妻。”

    “爸!”蒋夜瞪大眼,贵公子的气派端不住了“你竟然为了余烬诚这么对我!”

    “你闭嘴。”蒋肇冷冷瞪他一眼,这个儿子从小到大只会和余烬诚争长短,目光短浅,骄奢淫逸,完全不思进取,他平时工作忙,家里的事都是江蕙管着,把儿子教成这样也有他的责任,他下了决定“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国外的分公司,你过去锻炼几年再说。”

    “我不会去!”

    “不去就断绝父子关系,我的一切财产给烬诚,这也算我对做错事的弥补,你们看着办。”

    江蕙和蒋夜都惊得愣住。

    “你是疯了!”江蕙尖叫。

    蒋肇不耐烦的起身离开,江蕙和蒋夜都起身去追。

    屋内重新安静下来,仿佛刚才的争吵都不存在。

    曾特助低问“余总,我们要走吗?”

    “嗯。”他说“去云家。”

    云家距离余家不算远,车开过去一个小时,家里的佣人都见过余烬诚,见到他便亲切的喊声姑爷,余烬诚的脸色明显变好。

    云柏木夫妻都在公司,家里就老爷子在,他在逗鸟,余烬诚陪着他站了一会儿,也没开口说话。

    老爷子一回头见到他,有些讶异“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

    “怎么不说话?”

    余烬诚淡笑“怕扰了您的好兴致。”

    云老哼一声,走出花鸟房去了茶室,余烬诚跟过来。

    “见优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余烬诚“她在拍戏,我回家处理一些事,改天带她回家看您。”

    “会下棋吗?”老爷子温了一壶茶。

    余烬诚点头“会一点。”

    “陪老爷子我下一局。”

    棋局摆上,余烬诚也没有推辞,下棋时刻意让着老爷子,最后输了一子。

    云老定定看他半响,倒没有拆穿他,笑过一声说“再来。”

    一下午过去,余烬诚没有赢过一次,总是不多不少,输一子,云老爷子心里嘀咕,这样的输法可比赢更难,想着让对方赢的同时,还得想办法让自己不能输得太惨,棋艺只会更精湛。

    余烬诚又输了一局,收视棋盘准备再来,老爷子就摆手“不下了,你回去吧,下次再来。”

    下次……?

    余烬诚闻言一笑“是,爷爷保重身体。”

    “去吧,下次带她一起回来。”

    “好。”

    傍晚,明乔拍了两天的戏回家,包撂下,灯还没来得及开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些奇怪响声,她穿上拖鞋过去。

    余烬诚正蹲在她院子里,认认真真地为她栽花,明乔愣了大半天,没出声,静静地看着男人把地上的杂草除了,再用事先准备好的花盆种上一株花苗,他做的认真,没发觉明乔一直在偷看。

    他身边已经种下好几盆花,都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

    “你在做什么?”看了几分钟之后,明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余烬诚闻言一顿,抬起眸,很平静的语气“种花。”

    “干嘛要种花?”

    余烬诚站起身,“院子里长了杂草,你应该会不喜欢,我想给你种些花。”他有点忐忑地问“……乔乔,你不喜欢吗?”

    夕阳斜斜地打过来,落在他眉眼发梢,明乔怔怔地听着他说话。

    难道就因为她早上多看了那堆杂草几眼,他便记在了心里,觉得她不喜欢,于是早早回来为她种花?

    “喜欢。”明乔抿起笑容“真喜欢,谢谢阿烬。”

    她快步过去扑进他怀里,余烬诚僵了一下“身上脏。”

    “不管。”她甜甜的笑起来“好喜欢你。”

    “嗯。”他双手沾了土,举得离她远一些,低头吻她发丝“我知道。”

    “你知道?”明乔抬头。

    “嗯。”他笑起来,贴着她耳朵,嗓音越来越低“那晚你说了很多喜欢我,我知道。我也爱你,乔乔。”

    灼热的吻落在她耳朵尖,明乔回忆起自己在他怀里被哄着说爱他时,他那般沉溺的抱紧着,如现在这样吻得一下比一下重。

    余烬诚突然抱起她,呼吸重重地征求她同意“还有一些花没种完,明天我再来种好不好?现在……”他亲她鼻尖,“我们回房。”

    明乔慢慢脸红,眼神飘开飘去,这副模样男人是看懂了的,也不征求她同意了,抱她上了楼。

    “我先去洗澡。”

    明乔拉住他袖子“那个……一起吧。”

    余烬诚看着她,眼神幽幽。

    明乔脸红着站起身,要去浴室,余烬诚大步跟上,把她抱起来,“等会儿可别逃。”

    “才不。”她没什么底气的逞强。

    门关上,所有声音都被水声盖住……

    《灭世》电影经过四个月的拍摄,明乔杀青,本应该休息一段时间再开工,可因为拍戏暂缓的综艺通告还等着她,但幸好工作强度不算大,她吃得消。

    余烬诚怕她累,总会在她意志力薄弱的某些时刻哄她不要拍戏,好在明乔总是在紧要关头刹住车。

    俩人也恋爱了半年多的时间,明乔在考虑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公开,去节目组的路上也一直考虑这个事,没注意同事们聊到了这次的嘉宾有景逸参与。

    到了节目组附近,明乔先去酒店休息,给余烬诚发信息报平安。

    第二天的录制点在酒店附近的游乐场,他们会在游乐场进行一些整蛊游戏,譬如在跳楼机上唱歌,或是在过山车上猜谜语。

    本次嘉宾里的女艺人明乔的咖位最大,苏东瑜也在列,不过自从知道明乔的真实身份,何幽水也被她斗垮之后,苏东瑜便没有以往那么行事大胆,甚至刻意避着明乔的风头。俩人被安排站在一起,明乔淡淡一笑打招呼,苏东瑜明显笑得不自然,不动声色的挪开一点距离,明乔视而不见。

    介绍完常驻嘉宾,自然还有神秘嘉宾,而本期的神秘嘉宾便是景逸。

    他一出场,不少人把眼神放在明乔身上,知情人可是知道,景逸是因为明乔才参加了这档节目,特意过来的。

    明乔脸上冷冷淡淡,但偏偏节目组要搞事,把她和景逸分在一组。

    景逸暗自打量明乔。

    他们分为两队人,红队和蓝队,明乔和他是红队,都穿着夏季的红色t恤,为配合节目组青春洋溢的定位,造型师给她化的妆比平时淡,扎了双马尾,本就年纪不大的她,现在更像个十八岁少女。

    景逸低声打招呼“明小姐,好久不见啊。”

    明乔嗯了声,接过节目组的任务卡,没怎么理他。景逸也没在意,上次他误会明乔和云檀有什么,还为此伤神许久,后来知道他们是亲兄妹关系,又重新燃起追求明乔的希望。

    节目录制期间,景逸表现很殷勤,明乔却是自始至终很冷淡,强忍着没发作等节目录完,当晚景逸邀请节目组聚餐,其实也是想接近明乔,赢得好感。

    当景逸提出一起吃饭时,明乔毫不犹豫拒绝,这是景逸没有料到的,他唇边笑意微僵,愣了好一会儿“就因为你上次的绯闻出来,我没有帮你说话,你就怪我吗?”

    有点质问的语气。

    明乔更不耐烦了“我自己的事,我不指望任何不想干的人能帮我,我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个事对你有意见,只是我不喜欢死缠烂打的人,你明白吗?”

    但她又突然想起余烬诚。

    他们两个比起来,其实余烬诚更要死缠烂打得多,但不同的是,余烬诚总是出现在任何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景逸则是出现在任何她不需要的时候,明乔的确不会无理到让追求者无条件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是如果有人为她破例呢,她为什么不喜欢那个为她破例的男人?没有哪个姑娘能一直拒绝那样虔诚守候的温暖。

    明乔是不能的。

    “我有了喜欢的人。”她神情变得温柔,“我很爱他,在爱上他之前,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同行和前辈,你的接近我甚至可以无所谓,但是现在不一样。”

    她的男朋友占有欲很大,爱吃醋又患得患失,她得给他安全感不是吗?“现在我有了喜欢的人,我希望你能跟我保持距离。”

    景逸安静的听她说完,脸上满是错愕“怎么会……你怎么会有喜欢的人,你是在怪我,所以骗我吗?”

    “我和他就快要订婚了,我想再过不久我就会嫁给他,到时候你自然知道他是谁。”

    “你告诉我这个事,不怕我说出去吗?”

    “我会说出来,就不怕你说出去,而且我本来就准备最近公开,只是时间问题。”

    该说的说完,明乔可没空欣赏景逸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她想回酒店休息,景逸大步拦住她,明乔蹙眉“有必要吗?”

    “我一下子没有接受……”

    明乔“那就回去慢慢想,总能想通的。”

    好歹也是合作过几次,明乔的态度可谓是绝情至极了,景逸苦苦一笑“以前你没有喜欢的人,尚且对我有一丝耐心,现在有了他,是不是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明乔没说话,态度一目了然。

    景逸颓唐的点头“是我错过了你,不管你信不信,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想帮你的……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苦衷。”关于团队,关于公司,关于粉丝……太多太多。

    “我知道,大家都身不由己,我不怪你。”她明乔交朋友又不是指望别人为她付出什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要先回去休息了。”

    “还有最后一句话,希望……希望你能幸福,哪怕这幸福不是我给的。”

    “谢谢。”明乔平静的错身而过。

    他们俩私下里是说开了,可节目组并不知道这回事,把当期节目胡乱暧昧剪辑,第一期播出后,节目上的景逸和明乔的c指数满满粉红点,不少人大赞景逸痴情,喊话明乔赶紧点头。就连不少景逸和明乔的粉丝也从某一程度上默许他们同框,甚至很多营销号放出消息,称二人早就在一起。

    明乔忙于工作没看节目,微博很多时候也是交给公司打理,没怎么看网上的消息,忙完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她没联系余烬诚,怕打扰他休息,独自开车回家。

    开门进屋,蹬掉高跟鞋撂包,动作一气呵成,还没来得及开灯,她猛然被一个带着酒气的怀抱从背后拥紧,压在了墙上。

    “阿烬?”

    “是我。”

    明乔能感觉到男人身体的微颤和凉意,“你喝醉了。”

    “没有,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冰凉的手掌捏住她下颌,迫使她仰起头,他低下来,吻她白皙的脖子。

    明乔柔声问“你怎么了?”

    他一顿,转过她的身体。

    明乔看到他发红的双眼,紧绷的脸部肌肉,蹙起眉。他本来酝酿好的强势在她蹙起眉的瞬间就突然崩塌,拿她没办法了。男人轻轻叹气,盯着她说,“我们公开好吗?”

    “嗯?”明乔一时没反应过来。

    余烬诚以为她不愿意,顿了一下,摸着她头发哄“我不会影响你做你喜欢的事,乔乔……我只是想要一个名分。”

    明乔笑了笑,扑到他怀里,故作不解地调侃他“阿烬想要什么名分?”

    “你知道的。”

    “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明乔一下一下亲他唇角,笑意盈盈。

    他真是毫无招架之力,无奈的低叹,回吻她“想做你合法丈夫。”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