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39章 第 39 章
    明乔进了《灭世》电影剧组。

    余烬诚每天接送, 风雨无阻。

    明乔怕他辛苦,总是说可以自己回家, 彼时的余烬诚蹲在姑娘面前, 低着头认真给她穿着袜子。

    他每天晚上将她送回家,偶尔也会住在客房, 早上会来得很早, 亲自照顾她吃早餐,明乔赖床的时候, 他会把她抱起来,像现在这样帮她穿袜子穿鞋。

    明乔用脚尖去勾他的领带,笑盈盈地看着他,“穿成这样,多不好看啊。”

    现在拍的是冬天的戏, 剧组里穿戏服, 里面裹得严实很正常, 可姑娘家总是比较爱美一点, 更何况是女明星。

    余烬诚神情平静,耳尖却有些红, 把自己的领带拿回来,握住她小脚, 帮她穿靴子“在剧组会冷,听话。”

    明乔轻哼一声, 倒也没有反驳。

    他送她到剧组外, 明乔舍不得他, 不想下车,余烬诚笑着看她“小祖宗,不拍戏了好不好,跟我回家?”

    “那可不行,戏还是得拍的。”

    明乔想了想,抱住他的胳膊“你今天会不会忙?我拍完戏想给你打电话。”

    “不忙。”

    “那好。”明乔解下安全带就要下车,余烬诚按住她手腕,“乔乔,亲我一下。”

    明乔抬头亲他脸颊。

    余烬诚浅笑“宝贝,不是这里。”

    “你怎么变坏了!”

    最近不是小祖宗就是喊宝贝。

    偶尔抱着她睡觉,虽然什么都不做,可是总爱在她耳边沉沉地呢喃“小狐狸”

    一声一声,蚀骨般的疼宠。

    余烬诚倒并不是变化,只是想变得体贴一些,不想让自己太沉闷。他发觉每次这么喊她,明乔看起来风轻云淡,其实眼里是有些害羞了。他喜欢这样的害羞,很可爱。

    “再亲一下。”他手臂撑在她两边,双眼灼灼地压过来“乖点。”

    明乔心里其实是有些羞的,面上还维持着淡定,搂住他胡乱的啃了一口,推开车门淡定的走远了。

    余烬诚摸自己唇角,笑了一下。

    明乔去化妆间穿戏服,工作人员跟她打招呼,方绯抱着一堆首饰过来“大小姐快过来试试!”

    明乔敲了一下她脑袋“你怎么也这么叫?”

    “跟你粉丝学的,大家现在不都这么叫你吗?”

    明乔坐下,发型师来给她梳头,她和方绯一起挑发簪,“我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和妹妹,我排行第三,不是大小姐。”

    “害,你管那个。粉丝只认识你,又不认识你姐姐妹妹,这样也挺好,我看以后哪个贱婢敢欺负你。你都不知道,我感觉这两天恭维我的人都比以前多了,果然一人得道……”

    明乔挑眉看她。

    方绯想起后面那句话,自动忽略。

    “余总送你过来的?”

    “嗯。”

    “你们有没有……”她挤眉弄眼,明乔蹙眉“干嘛?”

    “哎呀,就是那个!你懂的嘛!”

    “哪个?”

    “就是那个!那个!”方绯凑到她耳边说。

    明乔脸爆红“当然没有,我跟他刚在一起两个月。”

    “我等你们好消息!”

    发型师瞄了一眼镜子里的姑娘,她相貌明艳妖冶,长得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没想到还挺纯,提到这种事都会脸红。

    明乔感觉到发型师打量的眼神,咳嗽一声,装作随意的道“那个……咳,情侣之间应该怎么……”

    发型师也是明乔的团队,跟她也几年了,早就结了婚,对这种事肯定是有些经验的,闻言,她笑了笑“大小姐想了解什么?”

    “不用叫我大小姐,怪别扭的。我没想了解什么,我就是好奇。”

    发型师“不用害羞,这种事非常正常,顺其自然,顺水推舟就好。”

    顺其自然?顺水推舟?

    明乔若有所思的点头。

    发型弄好,明乔便去了剧场,这戏也就打戏多,剧组请了专业的武术指导,明乔自己还请了一位动作指导,力求在镜头前展现最好的状态。

    余烬诚如今贴身带着手机,怕错过明乔的信息,她说过要联系他,却是一上午过去都没个消息,反倒是他发过去了好几条。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江蕙踩着高跟鞋盛气凌人进来,曾特助没能拦住,抱歉的看了一眼上司,把门关上出去。

    余烬诚把手机收起来盖在桌面,上半身往后靠,淡淡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的母亲。

    “你在针对你弟弟?”江蕙看着他,语气冰冷的质问。

    余烬诚目光很静,音色低沉“是。”

    “为了明乔……噢,或许我应该叫她云见优。”

    余烬诚没有反驳。

    江蕙气得冷笑,把包一下子撂在桌上,在他对面坐下,双臂抱起来,“为了一个女人,你针对你弟弟?”

    自从上次在余家老宅,蒋夜表明了自己对明乔的兴趣后,余烬诚便开始给他使绊子,现在更是收购了名雅影业,把蒋夜这个最大股东剔除出去,蒋夜昨晚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余烬诚漫不经心点在桌面的指尖停住,神色冷凝“是为我喜欢的姑娘。”

    江蕙哼笑“是,你现在了不起了,有权有势,被一个女人迷得五迷三道,为了她可以随随便便毁掉你弟弟的前程!余总,你真是好大的本事!”

    假如今天江蕙没有跑到这里闹,余烬诚或许还会看在母子一场顾念一点情分,但是她如今的态度,她的偏爱,她的自私,她对明乔的贬低都让余烬诚沉下了神色。

    “江太太。”他语气很凉“我不在乎你怎么认为我,怎么看待我,但是明乔,请你尊重她!”

    江蕙冷冷的瞪着他,母子俩针尖对麦芒。

    余烬诚突然冷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我就是为她着迷,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要是我的乔乔让我放过蒋夜,我也可以办到,但你,江太太,你愿意为了你的小儿子去求她吗?”

    “你!你这个不孝子!”她自然是不愿意的,她眼高于顶习惯了,明乔只是明乔的时候她压根看不上,只不过看蒋夜喜欢,她才勉强同意,心里早就琢磨着,等蒋夜娶了明乔,她要如何摆摆做婆婆的谱。

    后来知道明乔是云三小姐后,惊讶是有,却只是觉得可以和他儿子门当户对,一个小辈罢了,至于让她低眉顺眼的去求吗?那绝对不可能!

    江蕙的态度并没有激怒余烬诚。

    他早就麻木。其实年少时的余烬诚是期待着能得到母亲的关注的,可是江蕙的目光总是在蒋夜身上。

    从期待到失望,从失望到绝望,他见识过江蕙各种各样的嘴脸,早就习以为常,并且波澜不惊。

    如今听着这个词,不孝子?

    他冷冷地勾起唇,她到底什么时候把他当成过儿子?回想往昔,他余烬诚活到如今,唯一的温暖竟然是明乔。

    明明是有亲人的,却活得像个孤家寡人,多年来,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可从没关心过他过得好不好,现在倒来讲孝心了。

    “想让我放过蒋夜,让他跪着来求我。”余烬诚冷冷的道。

    江蕙气得身子止不住发抖“我看你是疯了!”

    “我是疯了!”他侧脸青筋毕现,手掌抵在桌上低吼“明乔是我的人,我要他知道,他想都不能想!”

    江蕙被他吓得愣住。

    余烬诚拉松领带,慢条斯理的揉一下眉心,似乎在克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等蒋夜把明乔娶回去,再利用云家的财力给蒋夜铺路,你们就是这样糟践她!”

    “不过要让你失望了,明乔只会也只能嫁给我,从今以后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要让我知道你敢找明乔的麻烦,蒋夜会生不如死。”

    “你!”江蕙愣愣的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

    余烬诚拨通助理办公室电话,语气冷淡“送江太太出去。”

    曾特助很快过来,打开门道“江太太,请。”

    “你真的这么绝情?”江蕙盯着他。

    余烬诚转过办公椅面向落地窗,冷漠的背影表明他的态度。

    江蕙也是气得狠了,“我管不了你,我就不信你爷爷管不了!”

    她拽起包快步离开。

    余烬诚又拿过手机看了眼,还是没有明乔的信息,他头枕在办公椅上,有些疲倦地叹一口气。

    想她。

    明乔一整天都在拍戏,完全没空看手机,下戏后剧里的几个姑娘拉着她喝酒,明乔也没拒绝。

    她喝醉了,其他几个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都趴在了桌上,明乔不肯跟方绯离开,给余烬诚打了视频电话过去。

    余烬诚正在开会,百余人的会议厅里,他手机突然响起来,还是小黄人的铃声,明乔给他设置的。

    小黄人的铃声响彻整个会议室,员工们全员问号。

    余烬诚拿起手机,正在做汇报的员工不知要不要继续讲。

    余烬诚淡淡道“先停。”

    他按下接听。

    明乔醉醺醺红彤彤的脸出现在手机里,他蹙眉“乔乔,你喝酒了?”

    所有员工竖起耳朵。

    明乔笑了一声“嗯,喝了。”

    “喝了多少?”男人沉声。

    “好多。”

    “在哪里?”

    明乔“不知道。”

    “………”

    明乔盯着男人深沉的脸色,嘴角慢慢扁下去“你好凶啊。”

    余烬诚一愣,语气柔下来“我没有。对不起。”

    “那你哄哄我。”喝醉了看什么都有重影,她眼神有些朦胧,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

    余烬诚无奈低笑“乔乔乖,我现在来接你。”

    “好,我等你。”她正要挂,又捧着手机凑过来,像耳语般轻轻的说“阿烬,亲我一下。”

    员工们都盯着余总,他们听到了什么?余总在线哄老婆?神色还这么温柔真是见鬼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会亲吗!!?

    然后所有员工就看到这朵不苟言笑的高岭之花,低下头,轻轻地吻在手机屏幕上。

    许多人愣了愣,忽然就觉得这不是一个可笑的事了。他们在余烬诚眼中看到的珍重和爱惜,比任何时候都令人动容。

    接着,那头就传来明乔啪啪亲屏幕的声音。余烬诚唇角带笑,等着她把视频电话后,神色恢复无常,简单说了几句剩下的工作安排后就快步离开。

    方绯给余烬诚发了位置,曾特助开车过去。

    包厢内其他艺人已经离开,就明乔还一个人坐在那儿等余烬诚,他大步走进来,蹲在姑娘面前,摸摸她的脸“乔乔?”

    明乔睁开眼睛“你来了。”

    “嗯。对不起,来晚了。我抱好不好?”

    她点头,余烬诚把她抱上车,送回了明乔家。

    她身上酒气重,也不知喝了多少,酒量不好每次都醉,余烬诚担心她难受,把她放在床上,下楼煮醒酒的东西。

    明乔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没见着余烬诚,从从床上爬起来,慢吞吞的下楼,看到男人在厨房为她煮醒酒粥,她走过来,伸手轻轻环住男人的腰。

    余烬诚转过身来,明乔没穿鞋,衣服歪歪扭扭,头发有些乱,他忙把她抱起来,抱回沙发上,“怎么到处跑?”

    “想见你。”她笑着搂住他“阿烬,你今天想我吗?”

    她叫着他名字时又软又甜,像撒娇,余烬诚是爱极了的,他当然想她,想了一天。男人点了点头。

    明乔越发笑得美艳,余烬诚连忙挪开眼“乔乔,别闹,我喂你吃点东西。”

    “好。”

    他轻轻拉下她的手臂,站起来平复胸腔里的热,去厨房盛了一碗粥回来。

    明乔窝在沙发里,笑盈盈的看着男人端着粥站在自己面前,“阿烬,抱我。”

    余烬诚把姑娘抱在腿上,吹凉了粥喂她“乔乔,吃一口。”

    明乔喝醉了倒是比平常要乖一些,很好哄。吃了半碗下去,好像困了,躺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余烬诚抱她回房,她咕哝“卸妆,没卸妆。”

    作为一个精致的女明星,卸妆清洁是大事。

    余烬诚想了想,卸妆应该不难吧?

    他完全弄不明白明乔梳妆台上都是什么,因此特意上网查一下女孩子应该怎么卸妆。了解清楚流程后,他帮明乔把妆卸了,虽然过程很曲折,弄了他一身水,但好在脸是洗干净了。

    原本应该给她洗个澡,可……

    他脸色略有些不自然,不想冒犯她,于是只用干净的湿毛巾替她擦擦手臂和脚丫子。明乔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余烬诚怕她半夜会吐,在她床头守了许久。明乔乖巧安静,他也放下心,回了自己的客房。

    然而一个小时后,他的房门被打开,余烬诚听见动静缓缓睁开眼时,姑娘已经爬进了他被窝,搂着他腰,突然亲他一口。

    男人盯着她愣了好一会儿后,突然闭上眼睛“又是梦。”

    “不是啊。”明乔笑着说“阿烬,我是真的。”

    余烬诚猛地睁开眼,轻轻碰了碰她的脸“乔乔?”

    “嗯。”

    “你醒了?”

    “嗯。”

    “你怎么下来了?”

    “我睡不着了。”明乔迷迷糊糊突然想起今天方绯提的那个事,她刚才坐在床上想了几分钟,顺其自然是怎么顺其自然?

    “阿烬,我不想一个人睡。”

    “………”

    他呼吸有点重,轻轻把她推开一些,“乔乔乖,我送你上去。”

    “可是我睡不着。”明乔完全还是一副醉着的模样,捧着他的脸咬他的唇,余烬诚被她咬得有点疼,没舍得推开,等她亲够了,男人哑声说“我送你上去。”

    明乔懒洋洋的哼一声,“原来她们说的顺其自然,顺水推舟根本不管用。”

    她摇摇晃晃要起身,余烬诚握住她手腕,沉声“什么顺其自然,顺水推舟?”

    明乔懒得解释,回了自己房间。

    可余烬诚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他有时候虽然迟钝,但是该懂的都懂,刚才明乔是什么意思,现在一想,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么久以来他不主动,不是不愿意,只是怕伤害她,很舍不得。有时候吻她吻得重一些都觉得亵渎,他日思夜想,克制得煎熬,又舍不得越雷池半步,这是他的心肝宝贝,他总想等到一个很合适很恰当的时候。他应该珍重她,再珍重一点……

    余烬诚浑身灼痛,像烈火碳烤一般,压下粗重的呼吸,他猛然掀开被子,大步流星上楼。

    站在明乔门外,他轻轻推开门。

    里面灯关着,明乔已经睡下,他在她床边坐了几秒,躺在她身边,试探着抱过去,贴面耳语“乔乔,我今晚可以不走吗?”

    她推他“不行,你好热,让开。”

    “不让。”他抬起她的脸“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明乔迷糊的睁开眼,看了他一会儿又闭上“阿烬,我的阿烬。”

    余烬诚沉沉笑了一声,“明天可别忘了。”

    他吻下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