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37章 第 37 章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

    齐深心里一万个卧槽。

    这哥们儿还真是见色忘义的主儿,不过他自己脸上也燥得慌, 说姑娘坏话被人姑娘给逮着。

    瞧着他们俩如胶似漆, 余烬诚一双眼珠子快掉在明乔的身上了样子,齐深也觉得呆下去没意思, 咬着烟走了。

    余烬诚牵着明乔出抽烟区,这地儿烟味大, 他可不想熏着她。带她去的是自己办公室,途经办公大厅, 瞧见俩人一同走来,各位员工眼珠子险些瞪了出来。

    卧槽卧槽, 真人明乔来了!

    余烬诚替明乔拉开们, 手掌轻轻按在她后腰, 侧头看她, 嗓音温和“去看看我的办公室?”

    明乔咕哝“你办公室有什么好看的?”

    余烬诚勾起唇,并不反驳。

    办公室的门被他拉上,百叶窗也拉上了。

    追妻小组群。

    员工1[卧槽卧槽,兄弟姐妹们!真不是我咋咋呼呼,余总拉窗帘了!我在五十八搂这么多年, 头一次见余总拉窗帘!]

    员工2[追到了??????]

    齐深[追到了,亲眼目睹。]

    员工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打赌打输了]

    下面跟了一排的[给钱!!!]

    这边大家热热闹闹,办公室里明乔和余烬诚却静坐无言。

    余烬诚是个淡漠性子, 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哄人, 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那眼神热切得不同寻常, 而明乔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可这罪没有问成功,还……

    她回想起自己刚才矫揉造作喊着余烬诚“阿烬”的样子,脸上有些热,就取下自己的围巾。然而取下之后,她想起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坐姿一僵。

    余烬诚看着她脖子上的点点红痕,目光幽深下去,“乔乔,你刚刚叫我什么?”

    所以他现在要反过来追究她了?

    明乔咳嗽一声,没在怕的“阿烬。”

    刚才齐深的话她可都听清楚了,她明乔虽然性格随性了一些,但是对感情是绝对专一的,今天原本是想把余烬诚兴师问罪一遍后再重新确定下关系,哪有男人把一个女人亲了之后自己就跑了的道理!?

    但听了齐深一番话之后,明乔才明白过来,她的那些小九九,那些不确定和矜持在余烬诚这里都会变成若即若离。

    不应该是这样。

    爱一个人就是要去面对的。

    她用生气逃避了一个月,已经让他吃尽了苦头,难道还要给他越来越多的患得患失?

    突然之间,那日聚会上,几位女员工关于爱情的相处言论又跑到耳朵边,明乔的心却已经坚定下来。

    阿烬两个字让余烬诚又恍惚了一瞬,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明乔瞧着俩人间的距离,靠在沙发上看着他一笑“你离我这么远做什么?”

    余烬诚抬眼看着她,她像个勾引正派和尚的狐狸精。可“正派和尚”却喉结滚动,默默坐在她身边,“我是怕你生气。”

    昨晚的事她肯定发觉了的。

    明乔果然娇哼了一声,听在他耳朵里,有些要命的勾人了。

    她突然捶了一下他胳膊,很轻的力道,软绵绵的,像撒娇,语气倒有些娇蛮“你昨晚亲我这么久,今天不想负责?想跑?”

    余烬诚自认定力还是很好的,但妖精本领大,得道高僧也抵挡不住,他忙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见没拍红,才柔着声音轻轻解释“不是,我想负责,我做梦都想的,可是我怕你生我气,我……”

    解释着解释着,余烬诚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明乔的意思……难道是让他负责?

    他猛地看向她。

    明乔笑意盈盈。

    余烬诚心跳杂乱,“乔乔……”

    她声线柔软“阿烬,抱抱我。”

    他心跳猛得快蹦出来,连忙把她起来放在腿上,紧张过头了,搂着她的手臂都有些无措,明乔也有些脸红,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我昨晚不是心甘情愿的?”

    她抬头看着他“是我不好,让你吃了很多苦。”

    “不是的。”满腔的狂喜让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我,我,你怎么对我,我都心甘情愿的。”

    “傻!”她捏捏他耳朵,余烬诚将她一把抱紧,头埋在她耳边“乔乔,你没有骗我吧?”

    可是他又想,骗就骗吧,就像他刚才说过的,心甘情愿了。

    “不骗你。”明乔柔声说“我做你女朋友吧,阿烬。”

    他狂喜点头。

    “下次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了。”怀里传来姑娘娇娇气气的控诉声。

    余烬诚依着她“好,不会了。”

    “你不要相信齐深的话,我没有玩弄你。”

    余烬诚一怔,揉着她头发“不会,我只信你。”

    明乔心满意足,躺在他怀里打量他的办公室“你这里好冷清啊。”

    余烬诚垂眸瞧着她,声音温柔“你喜欢什么都可以加。”

    明乔一抬眼,余烬诚视线灼灼,她其实也脸红,只是有意避开他眼神,总被盯着看,再多的随性懒散都被大风刮走了,她捂住他眼睛“你别看了。”

    余烬诚声音带笑“好,不看。”

    男人拉下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明乔不懂现在这一刻意味着什么。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目光总是追逐她,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多看她一眼都会惹她厌烦,其实是经常克制着的,如今不同了,小狐狸终于是他的了,自然也克制不下去了。

    “乔乔,我很爱你。”他突然认真说道。

    明乔莞尔,仰头亲他唇角“我也喜欢阿烬。”吧唧又亲一口。

    余烬诚眼里亮起来。

    明乔从来不知道他的眼睛还可以这么亮,而他实在又是个不会表达的人,哪怕心里惊喜又无措,眼中痴色尽显,也只是克制地,温柔的吻她唇角,“我很高兴。”

    明乔想,她会让他一直这么高兴。

    俩人在办公室里腻腻歪歪两个小时,追妻小组群里已经翻来覆去讨论了无数次,他们俩究竟在里面干什么。

    两个小时十分钟后,余烬诚搂着明乔的腰亲自送她下楼。

    追妻小组群。

    [出来了!终于出来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刚才进去时两个人的手还只是牵着,出来时都已经是搂腰了!]

    [两个小时的时间,不愧是余总……]

    [看余总一脸依依不舍的模样,我强烈怀疑他欲求不满]

    [ 1]

    [ 2]

    [ 3]

    确定了情侣关系,余烬诚便想起未婚妻这茬,他自从知道明乔是云三小姐后,特意去调查过,这才知道明乔从小在国外长大,也一直用着明乔这个名字。

    因为根本没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所以才闹出这样的结果。明乔,他是一定要娶的,而明乔的家人,也是一定要见的。

    余烬诚平时很少去那什么追妻小组群里逛,左思右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的岳父一家,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怎么跟岳父一家相处?]

    简直灵魂拷问。

    群里面热火朝天,七嘴八舌,各种各样的主意刷得快,不过余烬诚每条都认真的看完,再往下刷。

    他过去闹了一些笑话,譬如模仿小说里的霸道总裁,或者男扮女装……

    去见岳父一家,绝对要沉稳一点。

    余烬诚向明乔提起要见她的家人,明乔自然是同意的,定了晚上一起回去。

    卫桦瞧见明乔那一脸娇媚的笑容,惊得不行,把她拉到一边“什么情况?”

    明乔故作不解,“嗯?”

    “你别跟我装,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你一个表情心里怎么想的我都猜得出来。说!是不是谈恋爱了?跟谁?”

    明乔轻笑“阿烬。”

    卫桦被肉麻得抖了一下。

    明乔这才说“是余烬诚,我叫习惯了。”

    卫桦一愣,“真的?真的!”

    起初是疑惑,然后是高兴。

    明乔点头。

    卫桦一拍手“可以啊,以后摆脱云檀那个禽兽咱们就有后台了!”

    明乔?

    大哥……禽兽?

    卫桦心情特别不错,“在一起多久了?”

    “一周了。”

    “行,先稳住,等感情再稳定一些就公开。”

    明乔也是这么想的。

    结束工作后,明乔去了化妆间卸妆,又重新画上一个清新淡雅的妆容,贼适合见长辈。

    余烬诚早在外面等他,男人站在车旁,每隔几秒钟就看一下手表,明乔勾起唇,他这么着急见她,却又舍不得打一个电话催促。

    这个男人啊……

    “阿烬。”她笑着唤。

    余烬诚看到她,眼神温宠“乔乔。”

    她张开手臂跑过来,他温笑了笑,把姑娘抱满怀,知道她想做什么,举着她的腰抱高一些。

    明乔笑着勾住他脖子,亲他薄唇,男人眼中有雀跃和满足“慢慢跑,不急。”

    “我看你挺着急的。”

    她说什么他都不反驳,任她撒完了娇,搂着她上车。

    后备箱里都是礼物,余烬诚按照员工们出的主意,一样一样把都买齐了。

    回东洲西城,明乔一直躺在他怀里睡觉,余烬诚怕她睡不舒服,动也不敢动,司机提醒到云宅时,余烬诚也没叫醒她。

    明乔多睡了半小时才醒过来,迷茫的喊了声,“阿烬?”

    “我在。”

    她笑着往他怀里钻,脸蛋去蹭他的胸膛,撒娇的样子像年糕在她怀里时一样,余烬诚垂眸,只看得见她卷卷长长的睫毛,粉色的唇还在他白色毛衣上乱蹭,她说“我没涂口红的噢,不会弄脏。”

    “弄脏也没事。”男人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很宠她。

    “阿烬,我想亲你。”明乔抬起头,“亲亲我呀。”

    余烬诚实则是忍了一路,怕吵醒她也没做什么,他那么虔诚的克制着,只是为了她能睡得好一些。

    可他的小狐狸想亲吻,他自然得满足。

    男人低下头,含住她唇瓣,轻轻的辗转。

    许久后,明乔搂着他脖子含糊求饶“够了够了。”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爱怜地又亲了一口,替她理了理揉乱的头发和衣服。

    明乔觉得他的吻是克制的,可是克制里又带着欲火,否则为什么每次接吻,她的衣服都是那般的乱?

    他每次都是安静的替她整理好,眼里带着点心疼和她道歉“乔乔,下次不会让你这么难受了。”

    他的吻带着掠夺。

    一再克制,还是难以自控。

    明乔笑着摇头,亲他的下巴“你是我男朋友,我准许你可以再坏一点。”

    余烬诚一愣,再坏一点……

    他看着她的眸色很深。

    明乔挪开眼“回去吧。”

    说着要下车,余烬诚握住她手“等等。”

    他先下车,走过来打开车门,把她从里面抱出来“下雪了,雪厚,会弄脏你的鞋子,我抱好不好?”

    明乔笑着点头,乖乖依偎在他怀中。

    西城的雪更大,外面银装素裹的一片,雪的确是厚,踩下去足足一寸深。

    余烬诚让她把脸藏在自己怀里,快步走到云宅别墅下,院里扫雪的女佣瞧见他们,迎过来“三小姐回来啦,这位是……”

    明乔挽住余烬诚的手臂“张妈,这是我未婚夫。”

    是未婚夫,不是男朋友。

    余烬诚愣愣地看向明乔,明乔冲他扬眉“怎么啦,不愿意?”

    他摇头,勾唇笑起来。

    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张妈笑着进屋“云老,云先生,太太,三小姐回来了,还带了姑爷。”

    老爷子和云柏木正在品茶,闻言呛得咳嗽。

    姑爷!?

    他倒是要看看三丫头给他带回来什么姑爷!老爷子风风火火冲出来,云柏木拦都拦不住,云母也从楼上下来。

    明乔温柔的站在余烬诚身边,而余烬诚则是两手拎着礼物,看见人,他鞠躬,温声道“爷爷,伯父伯母好。”

    谁能想到前段时间还放狠话绝不会娶云家三小姐的男人,此刻满脸诚挚地在这儿给他们鞠躬,为的还就是娶他们家三丫头。

    苍天饶过谁。

    老爷子看着他的模样,和云柏木对视一眼,都是气定神闲的一笑。

    得,该他们神气了。

    三位长辈坐下,明乔和余烬诚坐在他们跟前。

    余烬诚“上次的事,我十分抱歉,我不知道……”

    “不知道?”云母打断这话,当妈的心疼闺女,护起来没道理“不知道就能来随便退婚?传出去我们家见优该怎么在名媛圈立足?”

    余烬诚一脸听训“您说的是。”

    “我……”

    “你什么你!”云柏木接话“不要以为一句道歉就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明乔都有些急了“爸爸。”

    老爷子扫了明乔一眼“没出息的丫头。”又看向余烬诚,“你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孙女?”

    余烬诚最开始喜欢明乔是因为初见时的代言照片,可那张照片上根本没有明乔的脸,只一双眼睛他就沉沦进去,兴许最开始是源于灵魂的吸引吧。

    俩人相处后,他发现明乔是个好姑娘,乐天派,看得开,没架子,原以为这都是她在社会底层磨练出来的,却原来她是富家小姐,还能如此随性洒脱,他向往她,就如向往温暖和幸福。

    “明……见优是个好姑娘。”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男人说得认真诚挚,眼里的爱意和温柔做不得假。

    老爷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哼了声“见优当然是个好姑娘,可你拒绝了她一次,现在又想娶,可就不容易了。”

    “爷爷想怎么考验我都可以。”

    明乔又忍不住出声“爷爷~”

    “打住,撒娇没用,你们在家里住几天,我可得好好观察观察。”

    余烬诚点头称是,十分尊敬长辈,和上次来云家完全是两幅模样。

    晚餐时,余烬诚不仅要照顾明乔,还照顾了几位长辈,称得上是很贴心的姑爷。

    明乔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去陪母亲说了好一会儿话,自然也聊到了余烬诚,明乔从未如此认真夸赞一个男人,云母见她这么急切想为余烬诚说好话的样子,哪还有什么不明白。

    可她是个做母亲的,女儿心疼男朋友,她却心疼女儿,怕余烬诚太容易得手会不珍惜,自然是要好好磨练几次的。

    明乔从母亲房里出来,找到余烬诚的客房,敲了敲门,偷偷溜进去。

    余烬诚正在写东西,男人换了褐色的毛衣,黑色长裤,坐在书桌前依旧可见双腿修长,他头发洗过,五官英挺,就连握着钢笔的姿势也随意好看。

    明乔歪头戏谑“这是哪个大美人的男朋友,竟然这么帅气。”

    余烬诚温柔看着她,笑了起来。

    “过来。”他拍拍自己的腿,让她坐在怀里。

    明乔走过去,大大方方往他腿上一坐,揽住他的脖子“写什么呢?”

    “没什么。”他语气淡淡,把皮质笔记本推开。

    明乔更好奇了,突然亲他一口,咬他的唇,余烬诚愣住。明乔趁他失神一下子抓过来笔记本打开。

    [1乔乔在采访时说过,不喜欢沉闷的男人,要改。]

    [2乔乔不喜欢自大的男人,要改。]

    [3乔乔讨厌男人管得太宽,我知道不对……我会换种方式。]

    [4乔乔喜欢xx的衣服,xxx的香水,xxx的口红,xx的包包,我都有准备着。]

    ……

    [1003今天陪乔乔回家,她还是有些挑食,不过她很开心,以后要常带她回家]

    [1004跟她分开三十分钟,我想她。]

    明乔愣了许久。

    心里酸酸的。

    余烬诚把笔记本抽走,搂着她的腰“你能过来我很高兴。”

    毕竟在她家,他过去找她的话,恐怕会引起老爷子不高兴,更坏了印象。

    明乔小手捧着他的脸,亲亲他眉眼“你好傻啊。”

    他掌心轻轻抚她头发,“我想给你很好的爱,不想让你失望,我只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让你对爱情失望。”

    “不会。”明乔红着眼摇头“你最好了,你天下最好。我真喜欢你,阿烬。”

    余烬诚最舍不得让她红了眼,即刻慌了“不哭。”

    他急得语气都有些严肃,明乔被逗笑了,“哎呀,这是谁家的男朋友,连哄人都不会。”

    她情绪起起落落的,把他的心都快吓没了,无奈的亲亲她指尖“好,我会学。”

    “是不是又准备记在笔记本上?”

    余烬诚有几分窘迫,也没有反驳,这是他见不到明乔时便会做的事,每天都写,几乎成了习惯。

    “阿烬,我来告诉你如何取悦我爷爷和爸妈。”

    明乔娇娇地搂着他脖子,在他耳边说了好些办法,余烬诚听着总走神,呼吸变得粗重了。

    “有没有在认真听啊?”

    “嗯。”

    明乔扫了一眼他发红的耳朵尖,轻笑“那你要记住,像我说的那样做。”

    “这算不算你明目张胆的替我作弊?”余烬诚温声问她。

    明乔点头“谁让我那么想嫁给你呢。”

    余烬诚怔愣住。

    “我也想娶你。”很久很久以前,做梦都想了。

    明乔从他怀里起身,“那你可要加油了。”

    “你要回去了?”

    “嗯。”

    余烬诚站起来“我送你出去。”

    男人送她出去,舍不得,于是送她下楼,送她到楼下,舍不得,于是送她出院子,出了院子还是舍不得,明乔干脆笑着冲他招手“不如送我到卧室?”

    两个人牵手走回去。

    明乔回屋前垫脚亲亲他唇角“晚安,阿烬。”

    余烬诚看着门关上,手指碰了碰被她亲到的地方,唇角抿起来,轻浅笑了。

    明乔总喜欢搞突然袭击的亲吻,或热情的,或蜻蜓点水的,或甜蜜的,他总是招架不住,然而最喜欢的是她每次乖乖踮起脚努力亲他的样子。

    “晚安。”男人低低呢喃。

    他从明乔的楼上下来,楼上突然扔下来什么东西,轻轻打在他肩头,弹在地上。

    余烬诚仰起头,明乔笑盈盈的道“捡起来,回去再看。”

    她说完关上了窗。

    余烬诚把东西捡起来,是一张纸条。

    回到卧房,他打开,里面掉落一颗糖。

    纸上就一句话,字写得龙飞凤舞。

    “想睡阿烬。”

    余烬诚捏紧纸条,神情莫测。

    男人静坐几分钟后,突然走入浴室冲澡。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