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明乔是云三小姐的话, 那就是那个和他定亲的云见优?

    余烬诚心中狂喜,继而又是一阵无措,那他一直把云檀当做情敌,是误会他们了?那天明乔气冲冲来他家其实是想跟他解释?

    可是他却这么对待她, 余烬诚心直往下沉。

    他看向明乔, 姑娘晃着香槟,时不时喝一口, 仿佛事不关己。

    现场的人,各有各的震惊。

    蒋夜也首先想到了一点,明乔是云三小姐的话,那么她其实就是余烬诚的未婚妻?

    蒋夜“…………”操。

    云檀拍拍余烬诚肩膀, 语气戏谑“怎么样余总, 你不是说绝不后悔吗?”

    这四个字像在嘲讽他的自大。

    云老爷子冷哼“现在知道,也晚了。”

    “云老……爷爷。”余烬诚的突然改口让云老爷子有些猝不及防, 就连明乔都看他一眼。

    “我可当不起余总你一声爷爷,你跟我家见优的婚事作罢,你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余烬诚脸色一僵,又看一眼明乔, 明乔这次倒是好整以暇地盯着他。

    余烬诚抿紧唇, 态度诚恳,“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乔乔就是三小姐, 冒犯了您一家, 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说完, 他伸手拿出明乔手里的高脚杯,揽过她的腰身,突然就弯腰把她横抱,快步离开。

    明乔怔愣住,身后唏嘘声传来。

    反应过来,她挣扎着要下来,“余烬诚你干什么!”

    她盯着他紧绷的侧脸“你不是又要搞强吻那一套吧?”

    “不是。”他脚步不停,“去我家,我们谈谈。”

    “我想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明乔双腿胡乱动,余烬诚怕摔着她,又怕抱太紧让她疼,只得把她放下,明乔双脚落地便转身要走。

    男人一把抓住她手腕“乔乔……还是我应该叫你优优?”

    “随你的便。”她不看他,但是也不挣扎了,手被他用力抓着,她嫩白的手腕都被弄出了一圈红痕。

    余烬诚懊恼地松开些力度,指腹轻轻给她揉,嗓音很低的哄“我的乔乔不生气,好不好?”

    明乔突然无奈极了。

    她的手还被男人握在掌心里,他为她揉手腕的动作很轻很柔,就怕弄疼她。

    他实在实在,爱惨了她。

    身后挨过来一个炽热的身体,明乔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紧贴着他宽厚的胸膛,余烬诚拉开自己的西服外套,从身后把明乔抱在怀,再慢慢收紧衣服,盖住她纤细的身体,他手臂环过她双肩和腰肢,下颌轻轻放在她头顶。

    “刚刚对不起,我抱你不是想占你便宜,外面下雪了,路很滑,我怕你摔倒。”

    明乔一怔。

    一个月没见的他们,在这个夜晚迎来了初雪。

    夜深人静,路灯一排,灯下的雪飘飘转转,落得安静。

    余烬诚伸手遮在明乔额头上,遮住落在她脸上的雪,“我很想你,乔乔。”

    明乔从小到大读过很多书,看得太杂也记不清,初雪下,她脑海里突然蹦出这样一段话。

    [五迷三道的街灯,四下无人的夜,城市在匀称呼吸,越不过秋水界,我坐在石凳上想你,天空没有星和月……]

    是啊,现在天空的确没有星和月。

    却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

    明乔轻轻叹气,真是再也生不起气了。

    余烬诚听见她的叹气声,心里揪得紧,“我知道我做的不好,我会改。”

    明乔没再说什么,也没有挣开他的怀抱,任他抱着,风雪里竟也不觉得冷了。

    身后,云家各位长辈看着雪下相拥的男女久久沉默。

    这画面也不知触动了云檀哪一根心弦,他深深的看着,像是透过那两个人看到了曾经和顾皖西在一起的场景,耳边蓦然响起一道决绝得咬牙切齿的声音,“云檀,我恨你!”

    如当头棒喝,让他险些站立不稳,云檀抬手胡乱捏几下眉心,匆匆离开。

    云柏木问老爷子“爸,你不把他们俩分开?”

    说的正是面前抱得难分难舍的明乔和余烬诚。

    老爷子冷哼着转身,“你女儿的心都快被人拐走了,怎么分?不过余烬诚要娶我孙女,可不容易。”

    暂且让那臭小子尝点甜头。

    雪地里抱了一会儿,余烬诚用手摸摸她的脸,冰了,他将她转过身来,看到的竟是明乔双眼发红的模样。

    余烬诚怔愣住。

    愣完,他心底便蔓延起无边无际的慌,指尖颤抖地碰了碰她眼尾,“乔乔,你怎么了?”

    他不碰还好,一碰却是碰出了一滴泪,那泪珠砸在他手上,砸得他心里一空,顿时六神无主。

    “别哭,我那天不该那样对你。”

    他低头吻她眼睛,一遍一遍。

    明乔把他推开一些,擦眼睛“没哭,风吹的。”

    余烬诚看着她,舍不得反驳,“我们上车,外面冷。”

    明乔点头,乖乖被他牵着上他的车,车里的确是暖和,可他还是怕她冷,脱下西服外套裹在她身上。

    明乔没说话,有些躲避余烬诚滚烫的视线。

    刚刚的一切行为都是暴露,他当然看得出来,她没有推开他,她甚至很乖,还落了泪,余烬诚虽然心疼,却大胆猜测这滴泪是因为他。

    或许……或许乔乔也是喜欢他的呢……

    他又不想问得太快,怕她躲着避着不见他。

    明乔实在有些受不了男人那灼热的视线,太令人脸热,她坐立难安,“你别这么看着我。”

    “好。”他挪开眼,一秒,两秒,眼神又飘了回来。

    明乔炸毛“你怎么还看!”

    “我不看。”他移开目光,盯着前面。

    明乔以为他终于不看了,却发觉他盯着车内的中央后视镜,而那里面正好可以看到她的脸,明乔耳朵一热,扭头盯着黑色车窗,可惜外头一片黑,她盯了半响啥也看不见。

    “乔乔。”男人声线沙哑。

    明乔心里一突,转过头就与余烬诚深沉的眼神对视上,心里更是突突突好几下,面上稳如泰山,只是眼神还是下意识的飘开。

    “你在害羞吗?”他了解明乔,她大多数时候都随性懒散,对不太重要的事物都有些爱搭不理,余烬诚也曾是她爱搭不理中的一员,然而现在却有些不一样,她坐得端正乖巧,还一本正经的盯着车窗,平时的明乔可不会是这样。

    明乔一听这话,瞪起眼“怎么可能!”

    余烬诚眼中有笑意闪过。

    明乔总觉得风水轮流转,居然也有余烬诚用这般戏谑的眼神盯着她的一天。

    幸好这时,她手机响了。

    卫桦打来的,明乔很快接通,“卫姐?”

    “晚会结束了吗?我来接你,今晚综艺节目有聚会。”

    明乔本可以不去,但是要她呆在车里面对余烬诚,她现在也实在没有调整好心态。

    “好,我去,给我带一身衣服,我还穿着礼服呢。”

    余烬诚在一旁听着,神色深了。

    她还是在躲他。

    挂掉电话,明乔说“我等会儿得去一趟。”

    余烬诚没反驳,温和地点头。

    在车里静坐半小时,明乔总算等到了卫桦过来,卫桦并不知道明乔和余烬诚呆在一起,她要是知道,绝对不会打这个电话。

    把明乔从余烬诚身边接走时,卫桦总觉得余总的眼神格外莫测。

    卫桦有意和明乔打听,一路上明乔都闭口不言,兴许还真是被余烬诚说对了,她有些害羞。

    可是神他妈害羞,她竟然也会害羞!?为了不在余烬诚面前“出丑”,她决定尽快逃离。

    聚会上,明乔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大家玩游戏,她也没参与,坐在一旁看热闹。

    伙伴们聊着聊着,不知怎的竟又聊到了情感趣事,节目组里不止有嘉宾,还有很多女工作人员,姑娘们在一起不是聊衣服首饰包包化妆品,就是聊男人,而聊到男人,又从相貌聊到家世,以及平时的相处。

    工作人员1“我和我男朋友平时相处就像哥们儿,很多时候跟他聊天,说着说着都能互怼起来,我说我高烧四十度不退,你猜他说什么,他说你也太他妈牛逼了,都能热菜了。给我气够呛,有时候觉着谈恋爱挺没劲的。”

    工作人员2“我男朋友倒是挺幽默的,平时也能逗我开心,就是不懂浪漫。”

    工作人员3“谈恋爱大概就是这样吧,有时候觉得爱能天荒地老,有时候又觉得不谈恋爱逼事没有。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好几年了,激情和热情都冷却了,只有一潭死水的生活。”

    工作人员4“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吗?说的我都不敢谈恋爱了。”

    明乔沉默不语,谈恋爱真的这么可怕?

    突然收到余烬诚发来的信息[乔乔,别喝酒,我去接你好吗?]

    她脸上一烫,默默放下刚刚端起的酒。

    给他回[不用了,我和卫姐在一起,不用担心。]

    几个聊得正嗨的工作人员瞧见脸色红润的明乔,一时看呆眼。

    工作人员5[我敢保证,像明乔这样漂亮的姑娘是不会有我们这种烦恼的,我要是个男的,如果有这样的天仙跟我谈恋爱,我都想给她摘星星摘月亮,哄着宠着,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其他人频频点头。

    聚会结束后是深夜,外面的雪更大了一些,卫桦开车送明乔回家,诺大的别墅空空如也,明乔对着客厅叹一口气,给自己倒一杯水,桌上的手机“叮”的一声,新信息到了。

    她眼神移过去,是曾特助发来的短信[明小姐,能不能麻烦你来一趟余总家?余总醉得不行,一直喊你名字……]

    明乔犹豫了一下,自己开车过去,到余烬诚家时,曾特助已经离开了,她去了余烬诚卧室,打开门,扑面的酒气让她蹙眉。

    余烬诚躺在床上,还有意识,似乎是头疼,正揉着鼻骨,听见开门声也没有睁开眼睛,嗓音很沙哑“我说过,让你先回去,不用管我。”

    这是把他当成了曾特助?

    明乔走过去坐下,余烬诚疑惑的睁开眼,喝醉酒,视线还不太清明,他只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等看清了明乔的脸庞,男人一怔,缓慢伸出手,摸摸她的脸“……乔乔?”

    “嗯。”

    余烬诚有些不敢置信,坐直了身体靠在床上,轻轻拉过她的手腕,默不作声直勾勾看着她。

    明乔让他看清楚“真是我,我来了。余烬诚,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想你。”他嗓音沉哑,“喝多了能看到你。”

    明乔叹了一口气,想去给他煮点醒酒的东西,余烬诚以为她要离开,一下子抱住她,嵌入怀里“乔乔,不要走。”

    “我不走,我就是给你煮醒酒汤。”明乔拍拍他的肩膀。

    “你每天晚上都这么说,可最后还是走了。”

    明乔一愣,他难不成夜夜都喝成这样?她现在知道他刚才说的“喝多了能看到你”是什么意思了。

    “我每晚都陪着你?”明乔问。

    “嗯。”怕她多想,余烬诚说“我没做什么。”

    在梦里能做什么?

    ……不对,梦里什么都能做。

    明乔打住跑偏的思绪,想了想,回抱住他“我不走的,我陪着你。”

    她就算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早就因为余烬诚的喜欢而融化了,更何况……更何况她也是喜欢他的啊。

    余烬诚没料到明乔会抱住自己,怔了许久,忽然说“乔乔,你答应过做我女朋友。”

    “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

    明乔失笑,看来是昨天喝醉时梦到的?

    “是啊,我答应过。”他喝醉了,她就哄着他,然而腰间的手却越来越紧。

    余烬诚低沉沉的嗓音幽幽响起“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明乔下意识觉得不对,但是喝醉酒的人哪有什么逻辑,比平时更固执一些也情有可原,明乔嗯了声,算是同意。

    “乔乔,你今天为什么会哭?”

    说起这事,她就有些不自在了,不过好在余烬诚喝醉了酒,第二天酒醒就什么都不记得。

    “前几天晚上做梦梦见你,醒来却什么都没有,当时看着雪,想到自己当时真可怜……”于是就哭了。

    也是很奇葩。

    搁平时,她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但是现在的余烬诚醉着酒,自己都神志不清,她也就不管不顾了。说完还冲他轻哼一声。

    余烬诚凝视着她,眼神温宠,看了很久,吻轻轻落在她眼睛上“对不起,以后都不会了。”

    他轻轻抬起她下巴,薄唇一点一点贴合住她的唇,掌心压住她的头,吻得深了。

    明乔第二天回到剧组,看着镜子里被红肿的嘴唇,颇有几分无奈。

    她给曾特助发短信[以后你们家余总再喝酒,不要告诉我!]

    曾特助很快回复[抱歉明小姐,我不太懂您的意思,昨天我送了一些文件到余总家后就离开了,余总也没有喝酒,我更没有联系过您……]

    明乔?

    她录完节目后就杀到余烬诚公司。

    昨晚氛围到了,吻就这么接了,早上起来余烬诚已经不在,除了她嘴唇上的红肿,还有脖子里的红痕。

    明乔想起昨晚的对话,很怀疑余烬诚是装醉,很可能是他借着曾特助给自己送文件,趁他不注意用他的手机发了短信,然后自己在家装醉守株待兔。

    而她就是这个“兔”。

    明乔想起昨夜的意乱情迷,脸上一阵热,赶到益舟五十八楼。

    想起自己脖子上的“证据”,她先去一趟洗手间,顺便检查有没有遮盖好,听见外头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明乔拉开门往马桶上一坐,给自己补一个气势十足的“找茬妆”。

    外头传来两个女人的对话声。

    女人a“刚刚开会时你看没看余总的神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那么入神,怎么会那么温柔!!”

    女人b“八成是在想明乔,你是不知道,我离得近,瞟见余总那签字的文件上写满了乔乔两个字,整整一整页!”

    女人a“卧槽你说真的?”

    女人b“而且你没发觉余总今天时不时就摸一下自己的嘴唇吗?我怀疑他接吻了!”

    女人a“我也发觉了,而且他还时不时还拉几下领带,仿佛很热的样子,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女人b“八成是……”

    两个女员工猥琐的笑了起来。

    明乔“…………”

    等女员工离开,明乔也出来,正碰上迎面而来的余烬诚和齐深,她也不知为何下意识就躲起来,明明自己是来问罪的。

    俩人去了抽烟区。

    齐深递了一根烟给他,“你今天挺魂不守舍啊。”

    余烬诚打火机按了好几次,都打不着,齐深啧了声,把自己的火给他,“连个火都打不着,怎么,明乔又把你魂儿勾走了?”

    余烬诚闻言一笑,觉得也差不多了。

    虽然昨晚只是亲吻什么都没做,但今天早上两个人是在一张床上醒来的。

    余烬诚后来又抱着没睡醒的姑娘亲了一阵,看着她脖子上的印记,实在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慌乱之下就决定先回公司,也好让明乔好好睡一觉,可到了公司又魂不守舍,心早就丢在明乔身上了。

    齐深见他笑得这么温柔,都快不认识他了,摸了一下自己的鸡皮疙瘩“看你这副样子是被明乔吃定了,我可提醒你,她看起来不像是能定下来的人,别是玩玩你,到时候你哭的地儿都没有。”

    余烬诚一改方才温柔,语气严厉“她是好姑娘!”

    “行行行,我知道你宝贝她。但我说真的,我就怕你一头栽进去,人家不拿你当回事。”

    余烬诚沉默了一瞬,昨夜他哄着骗着让明乔承认做自己女朋友,其实也知道这只是醉酒的戏言,她不会当真,可他是当真了的。

    “没关系。”

    “哪怕她是玩玩你?”

    余烬诚的沉默表明他的态度,哪怕明乔是玩玩的,他也心甘情愿被她玩弄。

    齐深冷哼“无可救药了你,明乔她……”

    余烬诚眉眼一冷,不想听到任何关于明乔的坏话,正要开口,姑娘娇柔慵懒的嗓音就传来“说我什么呢?”

    她袅袅娜娜地走来,挽住余烬诚的手臂,说话温柔又娇气“阿烬,你早上去哪里了,我都找不到你。”

    阿烬?

    余烬诚怔愣好一会儿,神态恍惚地搂着她的腰,低低哄着“是我不好,下次不会了。”

    明乔看了一眼齐深“你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讨厌他。”

    余烬诚点头,看向齐深,语气冷淡“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乔乔不想看到你。”

    齐深????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