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35章 第 35 章
    明乔气定神闲的站在门外, 听着余烬诚冷淡的与她撇清关系,她本是想进屋, 却又在准备开门时接到卫桦的电话。

    某位女明星耍大牌不能来录制综艺, 得需要个大牌顶,正好明乔最近的工作点又离得近, 就理所当然的邀请到她。

    而这个节目组明乔也是熟的, 推掉倒显得不近人情, 以后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挺不好, 她略略思索,便掉头离开。

    屋内, 余烬诚说完之后也起了身,余老爷子杵着拐杖两步追上来,气狠了, 浑身都抖,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余烬诚, “孽障!快给你云老一家道歉!人家云三小姐多好的姑娘, 被你贬的一文不值, 你这是要气死我才乐意?”

    云老爷子脸色的确是难看,不光是他, 云家老小包括屋内的佣人,除了云檀这个言笑晏晏的贵公子外, 没有谁是个好脸色。

    云见优是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 从小被宠着长大, 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找了个未婚夫,这未婚夫还心有所属?竟然还真就上门退婚了?

    云老爷子替自己的宝贝孙女委屈,一张脸沉得不能再沉“罢了,道歉不必,谁都有喜欢的人。”

    是,谁都会遇见喜欢的人,但余烬诚却这般不顾及情面,上门就退婚,打了云家和余老爷子的脸,这是准备为他心目中的姑娘不管不顾了,冲冠一怒为红颜也不是这么怒的。

    云老爷子自认自家的孙女天下第一好,谁也比不上,这余家臭小子不愿意,他做不出强求的事,虽说孙女不在,但也不想让她背地里还被嫌弃一番,白受这委屈,不值当。

    “既然余总有喜欢的姑娘,做长辈的自然不能棒打鸳鸯,你和我们家见优的婚事就此不提。”但说到这里,云老爷子也是气不顺的,瞧见云檀还在那儿笑得意味深长,他又不能冲过去打别人家的孙子,一巴掌呼过去打在云檀脑袋上。

    云檀笑不出来了。

    云老爷子想起刚才云檀说的话,语气僵硬冷淡“反正你以后别后悔,就算后悔也没地儿。”

    他的孙女公主一般的姑娘,谁不娶谁傻!

    余烬诚面无表情的听完。

    后悔?他为什么要后悔?

    冷冷淡淡地嗯一声,转身就离开,后面余老爷子杵着拐杖追了几步,气得心脏病差点发作。

    云柏木作为明乔的父亲,只有更气的,瞪了一眼余烬诚的背影,怒极反笑“臭小子!以后就算你求着我把女儿嫁给你,我也不嫁了!”

    云檀看一家子老小实在气得不行,这位余老爷子更是喘气都有些艰难了,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情,他笑着说“大家都别担心,他会回来求娶咱们家优优的。”

    云老爷子只觉得云檀的笑容刺眼极了,又想给他扇过去,云檀慢条斯理地后退躲过,温文浅笑“爷爷别气啊,他喜欢的姑娘就是我们家优优。”

    一家子愣了,余老爷子气不喘了,都看着云檀。

    云檀气定神闲地品茶“他喜欢的姑娘叫明乔,你们说明乔是谁?”

    明乔是谁还用想?

    他们家三女儿云见优啊!

    云家长辈齐齐冷笑,余老爷子却是满脸讶异,明乔?那个让余烬诚和蒋夜打架的姑娘?云家三小姐?

    余老爷子苦笑“云兄啊,看来我这孙儿还会登门拜访的。”

    云老爷子现在神气了,但是对着多年好友却也不好太幸灾乐祸,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云母首先冷笑道“他要是敢来……”

    哪怕后面的话不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余烬诚想要娶到明乔,可得过五关斩六将了。

    “那这婚……还是不退了吧。”余老爷子同云老打着商量。

    云老摆手制止他后面要说的话,“我云家被羞辱一次,可不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余老兄,你家余烬诚想娶我家优优,凭本事吧。”

    这事到底是余家理亏,余老爷子气得肝疼,话算是说尽了,机会也给余烬诚争取了,后面的事他自个儿来,好歹是他自己娶媳妇。

    余烬诚从云家离开后即刻去了明乔的工作地点,只是扑了个空,彼时的明乔已经在另一个综艺里录制节目。

    忙完后,她几乎是第一时间看手机,果然看到余烬诚发来的信息和几个未接来电。

    聊天页面里,他几乎每隔十分钟便发来一条信息,似乎是掐着点,不早也不晚,看来是一直盯着手机看。

    最新一条[乔乔,我来你接你好不好?]

    明乔想了想,打下一个字嗯。

    可还没有发送过去,卫桦的电话又拨了进来。

    卫桦“忘了?今晚你有个化妆品代言的专柜店行程。”

    她最近接了几个奢侈品代言,几乎连轴在几个代言店里穿梭,忙起来也是真忙,都给忘了。

    明乔嗯了声,有些疲倦地揉揉眉心。

    卫桦语气关心“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完这两个月,给你放个假,好好休息休息。”

    明乔淡笑“再说吧,还有电视剧电影没拍呢。”

    挂了电话,被卫桦这一打岔,明乔一时忘了把那个“嗯”字给余烬诚回复过去。

    霍娅倒一直随身跟着她,她先回酒店短暂眯了一个小时,方绯把化妆品带来给她化好妆,品牌商和赞助商送来今晚的衣服和首饰。

    明乔一直没什么精神,在保姆车里又睡了十分钟,方绯把她叫醒,提醒她到了。车门打开,明乔立刻精神抖擞,丝毫不见刚才困意,这也是女明星的素养之一,业务能力得抗打。

    当夜自然有粉丝和媒体候场,明乔状态完美走完所有流程,结束活动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左右。

    在后台接受采访的时候遇见景逸,他是这个品牌的时尚挚友,今晚也有个采访,没想到能在这里碰面。

    她首先和明乔打声招呼,明乔看到他这张脸,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谁。助理看出她这模样,就知道她是忘性又犯了,也是奇怪,其他男人她随时可以忘记,偏偏余烬诚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俩人先后被采访完,要离开时,景逸追上来“明乔。”

    明乔步子明显加快,不想理他的态度很明显,但景逸早就免疫,他边追边笑“你最近还好吗?我们很久没见了。”

    娱乐圈的人很久不见是常事,就算是夫妻也是聚少离多,更不要说他们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景逸拦住她去路“上次你的绯闻……”

    明乔不耐烦打断“上次我的绯闻,我可记得你粉丝骂得很难听,景老师,为了你高贵的粉丝,请跟我保持距离。”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粉丝说什么。”他苦笑。

    明乔闻言倒是也笑了“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不应该计较吗?”

    “当然不是。”景逸急切解释“我想我们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好好跟粉丝说清楚的。”

    说清楚?

    这种事如何说得清楚?

    明乔虽然不在乎网上各种各样的指责,但也没有受略倾向,故意去招骂。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明乔……”他还想拦住,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景影帝这么有闲情雅致,在这里堵我们家小艺人?”

    云檀斯文浅笑,手里把玩着一根没点燃的烟,走了过来,他眼神落在明乔身上,慢条斯理伸出手将她拽到身后。

    景逸面带疑惑的看着俩人,上次他找明乔说话被余烬诚警告,这次他找明乔说话被云檀打断,景逸心里不是滋味。

    “云总。”打声招呼,他尽量心平气和“我和明乔还有话说。”

    “没什么可说的。”云檀把烟拿在手上,摸出打火机,“上次明乔绯闻缠身,景影帝明哲保身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现在也没必要装什么深情人设,你也看到了我家小艺人很忙,她可没空陪你闲聊。”

    景逸自知理亏,但是明乔在场,还是忍不住辩解“上次是我的团队……”

    “不管是你的团队还是你个人的意思,你喜欢她却没有出面保护过她,等一切事情过去之后又重新找上门,不觉得可耻吗?”

    虽然云檀不想承认,但是余烬诚却一直都是那个陪着明乔的人。

    明乔忍不住开口“景逸,你帮不帮我都没关系,我从没有在那件事上在意过,我真的不喜欢你,跟你也不可能,我们只能是合作关系,抱歉,我今天很困,想先回去休息了。”

    景逸看着她沉默,瞧着她和云檀之间的亲密,问出一直困扰他许久的问题“云檀是不是你的……”

    “金主?”明乔似笑非笑。

    景逸默然。

    明乔冷嘲一笑,没理他,自己先走了。

    是不是金主用得着跟他解释?

    云檀去追明乔,“小姑奶奶,也不等我。”

    明乔困得不想说话。

    云檀也知道她最近辛苦,这不,他这个“上司”特意来问候了。

    云檀笑着拉住她胳膊,“我跟卫桦说过了,让她给你放假,工作往后推几天,先好好睡一觉。你说你也是,好好大小姐不做,非来娱乐圈受这罪。”

    明乔本就累得不行了,听说有假期,这才松一口气,“我喜欢拍戏,做大小姐没有做女明星好玩。”

    就为了好玩?

    云檀可不信,为了好玩也不至于这么拼死拼活。不过他这几个妹妹从小都一个性子,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典型的完美主义。

    云檀的车停在不远处,打个电话让司机过来,他亲自扶明乔上车。

    明乔不太愿意让他碰“我是个艺人,被拍到可说不清啊。”

    云檀冷嗤“你和余烬诚成日在别墅搂搂抱抱时怎么没想起你是艺人?”

    明乔一噎,虽然她和余烬诚没有云檀说得那么夸张,但也八九不离十了,“你怎么知道?”

    云檀坐上车“除了一些照片被余烬诚拦了下来,还有一些在我那儿,否则你以为你跟他见过这么多次,会没有被拍到?”

    倒也是。

    明乔闭上眼睛。

    她没发现,车窗外不远处一个僵硬的身影。

    余烬诚捏着新买的花束,神色阴霾地看着车子开走。

    明乔没有回复他信息,他找到明乔的经纪人卫桦,得知她的行程后赶过来接她,却看到云檀和她相谈甚欢,还被云檀亲手扶着上车,手上的花似乎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

    他站在原地良久,冷风吹得他身体发凉,唇色有些白。

    余烬诚拿出手机,给明乔发信息“乔乔,你在哪里?”

    明乔包里的手机一震,她徒然想起还没有回复余烬诚,拿出手机,果然看到里面多了几条信息。

    她回复[刚刚一直在忙,我现在回家的路上。]

    余烬诚[一个人吗?]

    明乔是知道余烬诚把她大哥当做情敌的,以前她很不在乎余烬诚吃不吃醋,如今……

    [嗯,一个人。]

    还是暂时不说云檀跟自己在一起了,至于她的身份,明乔不想在手机里三言两语打发他,决定明天约他出来,主动跟他说清楚。

    收到信息的余烬诚静静盯着那句话,突然冷冷勾起唇。

    她在掩饰……

    她果然还是喜欢云檀。

    男人将手里的花束扔在垃圾箱,冷眼看着车开走的路口。

    余烬诚没有再回复信息,明乔觉得有些奇怪,倒也没放在心上。

    云檀闭着眼开口“今天你应该是回家的吧。”

    “嗯,回了。”

    “怎么没进去?”云檀睁开眼。

    明乔瞪他“这不是工作忙,临时被拉走了嘛。”

    “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余烬诚?”

    明乔垂眸,以前她没心没肺,不管余烬诚怎么喜欢自己都无所谓,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一直都觉得工作应该和私生活分开,所以也没有告诉粉丝,但是余烬诚,他误会自己和云檀有什么,所以肯定是要说清楚的。

    “明天就说。”

    云檀静静看着她,忽然伸手摸摸她脑袋“没想到我的三个妹妹,竟然是你最先谈恋爱。”

    明乔以前觉得云檀总摸她脑袋有些肉麻,如今却是浅笑着没说话,垂着的眼里带着些姑娘家面对亲人时该有的羞赧。

    云檀收回手,淡淡道“哥哥替你观察了这么久,看得出余烬诚是真心喜欢你,虽然他这性格……”云檀一笑“但是你跟他在一起,确实是很相配的。”

    明乔没说话,抿着唇静静的听。

    她不善说什么肉麻的话,可对于余烬诚,这是头一个放在心里的男人,放进去了,就不打算再拿出来。

    云檀送她回家后便离开。

    明乔泡完澡后还是没有收到余烬诚的信息,觉得有些奇怪。她想,他主动了那么多次,要不然她主动一次?

    明乔给他打电话,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过了许久后,那头才传来男人冷淡的嗓音“明乔。”

    明乔一怔。

    他喊的是明乔无疑,但是在明乔的印象里,哪怕是刚认识那会儿,他连名带姓叫她名字时也是带着一些显而易见的亲昵的,更别提之后的一口一个乔乔,他总是温柔宠爱,眼里都是她的模样,以至于明乔每次听着他喊自己名字,总容易心神一荡。

    他实在是很疼惜的。

    然而现在……

    明乔按下心内的某种怅然,温声问“你在做什么?”

    “忙。”仍旧是冷冷清清,无波无澜的声音。

    明乔明显感觉到了不一样,“你怎么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他问。

    明乔沉默,找他什么事?

    想他算不算?也不太能说得出口,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明朗。

    她不说话,余烬诚也是沉默。

    明乔还是觉得怪异“你心情不好?为什么?”

    余烬诚觉得有些讽刺,问他为什么吗?他想不通明乔到底把他当什么,为什么一边和云檀暧昧不清,一边又和他牵手逛商场。原以为自己可以容忍明乔心里有别的男人,但今夜这一幕,还是让他嫉妒得难以自控。

    男人良久的沉默让明乔蹙起眉,她几乎一瞬间就下了定论“你在生我的气?”

    余烬诚沉默。

    “你在气我没有给你回复?”

    还是沉默。

    明乔揉着眉心,突然恍然大悟“你看到我和云檀在一起了?”

    “明乔。”男人嗓音更显低凉“我真的很忙。”

    他挂了电话。

    明乔瞪着手机一脸不可思议,这狗男人居然敢挂她电话,还用这么冷淡的态度跟她讲话,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仿佛很嫌弃她!?

    明乔脑子里的瞌睡虫一下子都跑了,气得冷笑,叉着腰在客厅里踱步几圈,突然跑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一边摘下品牌商赞助的耳坠,一边冷笑“余烬诚,你给我等着!”

    她随便穿了一身衣服,选择一双平底鞋,急匆匆凶神恶煞的去车库把自己的车开出来,直奔余烬诚家。

    而余烬诚在挂断明乔电话后,本就杂乱的心绪更加乱了,他盯着手机里明乔的照片,指腹摩挲照片上姑娘的脸颊,动作温柔,眸色却复杂冷清。

    他去冲了个凉水澡,大冷天,别墅空调也忘了开,男人穿着一条浴袍静静坐在沙发一角,身体冷,没管,只觉得想到明乔这个名字,心疼得血液都要凝固。

    半小时后,他听到气势磅礴的敲门声,眉心缓慢蹙起来。

    开了门,看到门外气得脸蛋发红的姑娘时,他有些讶异,愣了愣。

    明乔推开他进屋,倒了一杯水灌下后,这才开口“你想知道我和云檀的关系?我专程来告诉你。”

    余烬诚神色沉沉地盯着她看了一眼,淡淡移开“我知道,他是你金主,你们之间纠缠不清。”

    明乔也冷了脸,盯着他说“你曾经说过那只是绯闻,你说过相信我。”

    余烬诚并不看她,神色很淡,同往日小心翼翼面对她的模样大相径庭,好像终于做回了从前那个高冷漠然的益舟总裁。

    “我什么都看到了,你还想脚踏两条船?”语气讽刺。

    明乔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觉得自己忙碌一天,困成狗,大晚上不睡觉跑来解释都他妈是个笑话!

    她深吸一口气,笑了起来。

    余烬诚原本就一直忍着没看她,实在忍不住,抬起眼便看到她脸上的笑容。

    讽刺,冰冷,还有自嘲。

    他心里莫名恐慌,几乎下意识想讨她欢心,“乔乔。”

    “别叫我名字!”明乔下巴微抬,“余总,我们不熟。”

    她拿起包,撞开余烬诚的身体,大步走了出去。

    余烬诚在原地呆怔十几秒,回想着明乔刚才的眼神,竟比任何时候都冷漠。

    他突然跑出去,去追明乔。

    明乔的车子已经开走。

    “乔乔!”

    余烬诚完全忘记刚才的自己有多么嫉妒,明乔一个眼神让他缴械投降,如今一遍遍回想的都是她决然离去的背影,他明明看到她侧身而过时,眼角微红。

    她哭了吗?

    余烬诚心尖都慌得颤抖,追在车后面跑出去很长一段路,明乔的加速后把他甩开,余烬诚便不管不顾一直追到了她的家。

    他到的时候已浑身是汗,明乔的别墅灯光全灭,不知她是不是已经睡下,应该没睡吧,她看起来这么生气。

    余烬诚连忙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打不通,他又给她发信息。

    [乔乔,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说你。]

    [我不应该用这种态度对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任你打,任你骂,你理理我。]

    [乔乔,我就在你家门外,你出来看我一眼,就一眼。]

    [好不好……]

    明乔啪的摁下手机,再也看不到他发的信息了,可心情还是不好,踹着被子骂了无数声狗男人。

    一夜无眠。

    余烬诚站在她门口,也一夜没走。

    她第二天从窗户往楼下看,男人还穿着昨天晚上的浴袍,失魂落魄的盯着她的窗户,看到明乔拉开窗帘,他连忙一笑,明乔唰地拉上帘子。

    余烬诚更无措了。

    他懊恼后悔了一晚上,也狠狠抽了自己好几巴掌,怎么能因为一时的嫉妒这么对她呢?他想着她眼角的红,想着她昨夜气成那样,而自己还那么对她,一颗心像被放在火上烤,急得不行,悔得不行。

    他是把明乔当做心肝宝贝的,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也不知她昨晚有没有好好睡觉,或者是哭了一晚上?

    男人越是急,脸色就越沉。

    明乔附近的邻居出来遛狗,瞧见一个男人穿着浴袍站在她家外,吓得拉着狗走远。

    余烬诚想起明乔家是有后门的,害怕明乔不搭理自己,独自从后门溜走,他绕了一圈,跑到后门继续等。

    明乔站在监控前看着余烬诚挪了位置,冷冷一笑。

    他去了后门,她就走前门,他总不至于可以分身吧。

    明乔从正门出来,去了公司。

    余烬诚在后门等了一会儿,没见着人,怕明乔从前门离开,又走了回来,那遛狗的邻居看到他,好心提醒“先生,你等明乔?她早就走了,走了有十分钟了。”

    余烬诚抿着唇一声不吭。

    邻居觉得匪夷所思,拉着狗回家。

    而余烬诚也终于在僵立了几分钟后,选择离开。

    之后一个月他再也没有见过明乔。

    当一个人刻意不见另一个人时,无论是不是在一个城市,想藏身都是轻而易举的,这一个月,余烬诚只能在网上看到明乔的身影。

    而一个月前,她和云檀以及景逸在一起说话的场景竟被拍成照片曝光,除了三个人的照片,还有一些明乔单独和云檀单独在一起时的亲密照,之前许多人就猜测过明乔背后有金主到底是谁,云檀也是猜测对象之一,奈何没有证据,也就不了了之。

    现在这件事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关于明乔的,自然话题度高居不下,已经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

    随着大众的猜想,名世集团珠品牌宝官宣明乔为新代言人,大家都知道云檀虽然有自己的娱乐公司,但是家族企业是名世集团,这波操作难道是认领儿媳妇?

    这造谣一出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云檀和明乔的粉丝都纷纷表示不约。

    余烬诚坐在电脑前,盯着名世集团珠宝代言人这几个字,忽然开口“我记得名世集团每年都会举行珠宝拍卖会。”

    曾特助“是,最近一次就在下周。”

    那么明乔作为最新代言人,是一定会出席的。

    余烬诚在过去一个月与明乔擦肩而过无数次,每次他在的地方,明乔便突然消失,有几次晚会都只见到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连个侧脸都没见着。

    可仅仅一个背影,也足够他念念不忘一整夜,失眠一整夜。

    一周后,名世集团珠宝拍卖会。

    余烬诚怕明乔又溜了,早早就来候场,云家其实不太欢迎他,但都是一个商业圈,凡事不能做绝。

    晚会在云家公馆举行,来的都是名流,侍应生穿梭在人群里,钢琴曲优雅动听,一派奢华祥和。

    明乔盛装出席,云檀是她的男伴。

    她一出场,余烬诚蓦地看过去。

    一个月不见,明乔什么都没变,浅笑着和身边的人打招呼,她笑魇如花,漫不经心,依旧是那个高傲的小狐狸。

    余烬诚心跳都急促起来,身体已经快过所有思绪,他朝她快步而去。

    云老爷子和云柏木夫妻见此状况,都挪了位置。

    “乔乔。”站在她面前,余烬诚喃喃地轻唤。

    他嗓音是有些抖的,嘶哑低沉,含着无穷无尽的思念和痛苦。

    云檀不禁意外的看他一眼。

    明乔散漫的道“余总好。”

    生疏客气。

    余烬诚双眼有些发红,握住她手腕“你……你别生气了好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蒋夜的轻笑声传来“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他虽然也喜欢明乔,可是名世集团都认领了这个儿媳妇,云檀还带她出席这种宴会,蒋夜自然知难而退,但是余烬诚不同,虽然这个人他也惹不起,但是看余烬诚不痛快,蒋夜就觉得痛快,也不管明乔身边是哪个男人,自己得不到,余烬诚反正也没有得到。

    他语气讽刺“大哥没看网上的新闻吗?说不定不久,明小姐就是云家太太了。”

    “什么云家太太?”云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传来,云柏木夫妻一左一右跟在老爷子后面,表情冷沉。

    蒋夜疑惑“云老不知道那个绯闻吗?云总和明小姐……”

    云老冷笑“绯闻个屁!这是我孙女,云家三小姐,云见优。”

    蒋夜愣在当场。

    而余烬诚晴天霹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