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32章 第 32 章
    在没有推开门之前, 卫桦以及两个助理没有料到房间内是这种情况,她们憋着气,尽量不让自己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并且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大腿迫使自己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面容扭曲得格外辛苦。

    余烬诚站直身体,恢复平日的不苟言笑。明乔也把手机收起来“怎么了?”

    卫桦“外面的记者走得差不多了, 我也要回公司处理事情。”

    明乔点点头“今天的事情麻烦你们了。”

    卫桦看向余烬诚,“害, 常有的事儿我都习惯了。”

    余烬诚闻言, 双唇抿成一条直直的线, 一向冷清严峻的脸上带了一抹少有的温和,也对卫桦说“辛苦你们了。”

    卫桦和两个助理都感觉到有些受宠若惊, 她们可是知道这位主平时所有的温柔都已经给了明乔,旁的人在他这儿得不到一丝好脸色,现在竟然破天荒的对他们说了一声辛苦。

    卫桦瞬间觉得今天忙一下午都值了, 三人也不想再打扰他们两个相处, 经纪人冲于明乔挑了一个眉, 神色有些暧昧“那你们聊着, 我们先走了。”

    明乔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我送送你们。”

    卫桦摆手说不用,助理也跟她挤眉弄眼,明乔看得是满脸的一言难尽。把经纪人和助理送走后, 她再回屋,余烬诚已经把假发拿了下来, 短头发的他穿着一身女装, 更显得好笑了。

    刚刚一阵笑闹后, 明乔这才想起来问他“你怎么会来的?”

    按理来说看到新闻就应该避开这段时间过来的。

    余烬诚眼神落在她的脸上,眸中温度有些灼人,明乔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明明刚才两个人闹得那么欢快,可其他人走了之后,房间里静谧下来,明乔又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空气里波动,搅动着她的心有一点不安生。

    明乔敏锐的捕捉到自己的心境发生了一些改变,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也能清楚的明白那是一种名为悸动的感觉。

    余烬诚轻轻开口“我答应过要来看你的,不能骗你。”

    因为答应过要来陪她,所以无论如何,不管用尽什么样的办法,哪怕用这样有些丢脸,有些疯狂的办法,他也毫不在乎,奋不顾身。

    明乔怔愣住。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心底慢慢地晕开。

    俩人无声地对视。

    明乔首先挪开眼神,走过去拿过他的假发,拉着他的袖子带他走进浴室“洗洗吧。”

    余烬诚点头,看着她“你帮我洗。”

    按理来说明乔应该拒绝,但想着他为了自己不辞辛劳地跑一趟,沉默着帮他卸了妆洗了脸。

    余烬诚一直弯着腰将就她,明乔见她这么听话,忍不住想起上一次为他洗脸的情景“那次,你为什么要打扮成那副样子来见我。”

    余烬诚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他回想起她和慕川站在一起的情景,眉心紧蹙,盯着她的眼神变得幽静莫测。

    明乔奇怪“怎么了?”

    他问得认真“你喜欢慕川那种类型的男人?”

    明乔不假思索答“我喜欢那种类型干嘛?”

    姑娘有些敷衍的态度,余烬诚却面色一柔,笑了起来,眸底的阴霾也尽数散去,这才正视起明乔的问题,淡淡的说“想讨你开心。”

    明乔看他一眼,想讨他欢心所以穿成那样骚包的样子?这可真是她见过最没霸道总裁气质的霸总了。

    把脸洗干净之后,明乔又带他上楼找了自己的睡袍给他,然而余烬诚毕竟是男人,个高腿长的,她家里没有适合他穿的衣服。

    明乔让他等会儿,跑去了隔壁,她想起年糕的主人是一对情侣,那位应该有适合余烬诚穿的衣服。

    十分钟之后,明乔抱着一套男款睡衣回来,递给他“去换上吧。”

    余烬诚是有洁癖的,不过明乔的话,他却很听,接过衣服便回了客房换上。

    年糕的男主人并没有余烬诚那般高大,他手长腿长,穿着不合身的睡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神情冷峻,然而这画面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滑稽。

    明乔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余烬诚盯着她的笑容突然开口“我睡客房。”

    明乔止住笑,这意思是不打算走了?不过也是,他穿成这样过来,难道要穿着这身衣服回去?

    明乔忍不住在心里咕哝一声,不知不觉间,余烬诚都在她的家里度过好几个夜晚了,这在她母胎单身的二十几年里几乎是唯一一次和异性走得那么近,要是被家里的老爷子知道,怕是会杵着拐杖骂她不矜持。

    想到做老爷子,明乔不由得想起了老爷子说过要为她选未婚夫这件事。

    余烬诚一直等着明乔给个准话,见她认真思索过后,眉头就拧了起来,他有些忐忑,这是不愿意让他留下?

    “乔乔,你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

    明乔摇头,“留下吧,反正你穿成这样哪里也不能去。”

    余烬诚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笑着拍拍身旁的位置“乔乔,过来坐。”

    明乔倒没有坐在他身边,离得稍微远一些,余烬诚倒没有计较。

    她想起今日在综艺上的林雪,装作不经意的问“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除了我,你从前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她可还记得今天在综艺节目上李雪对她的过分关注,如果不是因为余烬诚,明乔想不到林雪为什么要这么关注自己。

    余烬诚温柔看着她“没有,只有你。”他答得很迅速,眼里很坦荡,仿佛真的没有任何过往。

    明乔有短暂的狐疑,倒也没有追根究底,她并不是那种对别人的八卦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余烬诚不想说,也许是因为那段过往不值得也不适合被提起。

    余烬诚的眼神一直放在她的脸上,仿佛一秒钟也不舍得离开,明乔以前没有这种感觉,最近总觉得被他看着会有一些不自在,她突然站起来走上楼,又回过头对他说“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余烬诚从沙发起身“嗯。晚安,乔乔。”

    第二天,曾特助一早就把余烬诚的衣服送来,明乔迟迟没有从卧室出来,余烬诚帮她准备了早餐,离开时,明乔站在楼梯转角叫住他,“你从正门出去的话 很有可能被拍到,我带你走后门吧,那里很少有人知道。”

    余烬诚点了点头,安静的跟在她身后,姑娘走在前面带路,听见他低沉的嗓音传来,“乔乔,粥已经给你煮好了,还有鸡蛋和水果沙拉都要吃一点,不要挑食。”

    明乔心不在焉地应一声,“麻烦你给我做早餐了。”

    “不麻烦,我很高兴能照顾你。”

    明乔送他到路口,余烬诚站在她面前,看着姑娘娇美的素颜,实在没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哄着“吃了早餐再回去睡一会儿,还早的。”

    明乔总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和他是一对新婚夫妻,妻子早起送丈夫出门工作,丈夫依依不舍地嘱咐妻子好好照顾自己,而妻子娇羞地点着头,满脸欲语还休。

    虽然明乔没有多少娇羞的心情,但是多少也有一些不大好意思,轻轻推了他一把,“快去吧,路上小心。”

    说完这句话她感觉自己更像是送新婚丈夫出去工作的娇羞小妻子了。

    明乔“………”

    但这个亲密的小动作却让余烬诚勾起唇,嗓音更温和了“好,有什么事情联系我。”

    明乔点点头,把门关上。

    觉得脸有一些烫,她伸手摸了摸,呼出一口气,赶紧跑回浴室洗了一把冷水脸。抬起头,镜子里的自己满脸湿漉漉,精致的下巴滴着水珠,双颊泛着一点驼红,完全像个怀春少女一般。

    她用力拍了一下脑门,捂着自己跳得有些快的心脏,为自己奇葩的悸动感到好笑。

    别的姑娘都是因为英雄救美而爱上一个男人,到她这儿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男扮女装出现在自己面前而脸红心跳。

    真的见鬼了!

    网友们就“明乔神秘男友是谁?”这一问题遍地撒网,一开始纷纷猜测 景逸。当然,景逸虽然巴不得是自己,但还是在当天就做出了回应,称不是他。

    景逸粉丝自然巴不得他和明乔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如今得到了景逸的正面回应,纷纷四处奔走辟谣。

    还有一波人猜测是明乔近段时间合作过的某位男演员,不久后那位男演员也立即发了声明否认网友们猜测。

    大家几乎把娱乐圈许多明星都罗列在其中猜了一个遍,一天下来,不少男明星针对这件事都发出否认声明。

    余烬诚看着网上的评论,眉头一直拧着,怀疑是不是前段时间自己打压那些莫须有的传言太狠,所以关于他和明乔的绯闻一点也没有传出来?

    他一边不希望明乔被困于这些舆论的漩涡,一边又希望别人知道他对明乔的感情。大抵人都有这种心理吧,喜欢一个人就想拥有一个名分。

    于是他切换了自己的微博号,转发了明乔的一张美照,配了好几个爱心,然而他的微博号常年没有什么粉丝,他这一举动根本就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余烬诚不明白那些喜欢他的女粉丝能从各种地方搞到他的照片,然而连他真正的微博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他大概也能在明乔的追求中者中拥有一个姓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默默无闻。

    一顿内伤之后,余烬诚习惯性地逛了逛明乔的超级话题,从粉丝们的微博里下载明乔的照片,有剧照,有机场穿搭,也有综艺截图。

    曾特助有些没脸看看上司温柔的眼神……

    绯闻总是能慢慢被遗忘的,一个星期过去后,关于明乔的绯闻男友到底是谁,在众说纷纭中又变成了娱乐圈另一个谜团。

    余烬诚最近这一周很少见到明乔,她的通告多,不是录综艺就是去真人秀客串。

    她在综艺方面也是极具天分,能抛梗,也能接得住梗,说话也有趣,所以不管是上综艺还是真人秀都很容易圈粉。

    余烬诚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看明乔的综艺和真人秀,每到明乔的单独cut时,他总会格外认真,甚至用一个笔记本,认真记录下明乔一些喜欢和讨厌的东西。

    闻特助见老板最近一周相思病犯得厉害,于是便提醒他,给明乔量身定做的电影,编剧的剧本已经完成一半,等写完剩下的一半便可以着手拍摄。

    这部电影从制作组到导演组都是非常专业,对待剧本的要求比较严格,所以才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余烬诚自然是想给明乔最好的东西。闻言,亲自去了制作组一趟。

    齐深见他最近愁眉苦脸,死活非要拉他去莺歌里醉酒一番。

    莺歌不愧是莺歌,包厢里面莺莺燕燕,全是年轻漂亮姑娘,但却没几个敢往余烬诚身边凑,齐深左拥右抱,嘴里叼着一根烟问他,“最近和明乔的进展怎么样?”

    余烬诚垂着眸喝酒,嗓音冷清“还行。”

    还行的意思就是不行。

    齐声抽了一口烟,问他“不应该啊,哪个姑娘对着你这张脸能不动心?你平时跟她相处的时候不会也这样面无表情,仿佛一个性冷淡吧 ?”

    余烬诚默不作声。

    齐深看他这副模样就猜到他平时面对明乔八成也是这副模样。

    啧,榆木脑袋,真是浪费了一张大帅逼的脸。

    他弹了一下烟灰“兄弟,你这样不行啊,这姑娘呀,得哄着!得疼着!得甜言蜜语的骗着!我看你的样子就不像是个能哄人,不然兄弟我教你两招,你下次遇见明乔,你就喊她宝贝,心肝,小可爱,小仙女。”

    齐深浪叫着,一声比一声骚。

    余烬诚眉心紧蹙,不言不语。

    齐深觉得没劲,朝身边的姑娘吐了一口烟,熏得这姑娘咳嗽了几声,他冷笑着把人给轰出去。

    余烬诚坐在灯光晦暗的一角,仿佛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齐深摇了摇头,摁灭烟去了洗手间。

    包厢里就只剩下余烬诚一个人时,他回想起齐深刚刚说的话,神态有几分犹豫,薄唇紧抿着,忽然一板一眼的喊着,“宝……宝贝,心……肝。”

    他咳了咳,清嗓子,再次面无表情的喊,“宝贝,心肝。”

    齐深从洗手间回来,刚准备推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余烬诚低沉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喊着宝贝心肝,机械得仿佛一个复读机。

    齐声笑得浑身发抖,倒在门上直不起腰。

    他走进来,看着余烬诚,语气调侃“你这个喊法不对,姑娘一准都被你吓跑了,来,跟我学。”

    齐深捏了一把嗓子,就准备现场示范。余烬诚黑着脸把酒放下,侧身而过。

    从莺歌里面出来,坐上车后,他拿出手机盯着聊天页面里“明乔”这两个字,想了想,改成了另外三个字。

    ——小狐狸。

    他给明乔发过去一条信息,很简单,也就三个字[我想你 ]

    正在化妆的明乔看到信息,眉梢跳了一下。

    余烬诚等着她的回信,然而直到夜半,也没有等到。

    第二天,明乔更新了一条微博,微博里面是九张美甲图片。

    配文[都挺喜欢,但只有一双手,不知道做哪一款比较好,有没有哪个小可爱帮我试一下?]

    下午的益舟有一个会议,五十八层所有高层员工以及普通员工都会参加,其他楼层由高层员工参加。

    会议开始前,秘书会来余烬诚办公室提前为她整理好开会文件。办公室里余烬诚不在,秘书问曾特助“曾特助,余总呢?我来替余总拿电脑。”

    曾特助心里嘀咕,余总他老人家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给未来老婆打电话呢。他笑了一下“你先把电脑拿过去吧,余总等会儿就过来。”

    秘书没多想,便收起他的电脑先去了会议室,这地儿大,足以容纳百人以上,大家都到了。

    秘书打开余烬诚的电脑,将电脑屏幕投影到大屏幕,大屏幕上徒然出现个聊天页面,备注是[小狐狸]三个字。

    格外暧昧。

    所有人惊了,卧槽这是余总的电脑???

    再一看,聊天页面第一条信息是余烬诚发的[我想你]

    对方没回复。

    第二条是余烬诚发过去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双男人的手,骨节修长,十分好看,令人意外的是,那十根手指上都涂着红红的指甲,下面还有一句话[乔乔,我替你试了一个,红色配你。]

    所有员工风中凌乱了……

    余烬诚一脸冷淡地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大屏幕上的聊天页面,微微蹙了一下眉。

    曾特助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过去,把石化的秘书推开,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页面挂掉,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各位,会议开始。”

    余烬诚淡淡垂眸,坐下。

    员工们的眼神都忍不住飘向余总的双手,只见那骨节分明的一双手上,果然美甲晃眼,令人目眩神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