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8章 第 28 章
    明乔觉得腰疼,他砸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太紧, 让人不容易喘气。

    男人的吻明明很柔, 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带着膜拜和怜惜, 可明乔却觉得烫,不自觉缩了一下脖子。

    从刚才到现在,她其实有一瞬的失神。

    浓浓的酒气飘来, 明乔轻叹一声“余烬诚,你喝醉了。”

    “我是喝醉了, 可我记得你。”他靠在她耳边低喃。

    明乔总觉得他这话里带着些委屈和痛苦,想了想,她说“虽然我知道说这种话可能有些无济于事, 但是如果喜欢我令你这么难受的话, 你可以慢慢试着远离我, 不要喜欢我的。”

    余烬诚整个僵住,气息徒然沉闷下去。

    他没了话,变得安静。

    明乔想动,可还是挣扎不开,蹙起眉, 就听到他沉哑的嗓音传来,“你不要这么说。”

    一瞬间, 站在这温暖的屋里,他却像在阴冷的巷子, 窗户外透进来的风虽然是轻柔的, 他却觉得一阵寒,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凉的。

    余烬诚能接受她现在不喜欢他,也能等到她不喜欢云檀的那一天,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忘不了云檀,他也是随时可以娶她的。

    他是真的很喜欢她,每天都想陪在她身边,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想她。

    明乔的话让他觉得无措,恐慌。

    他已经在慢慢的改了,把坏脾气改掉,努力变得体贴温柔,周到细心。

    可明乔如果不让他喜欢她的话……

    余烬诚只觉得心跳落不到实处,高高的悬着,第一次生出害怕的情绪。

    “你别这么说,我……”他垂下眸,退让“我不闹了。”

    明乔神情一顿,也没说话。

    这一年多来,她的确清清楚楚的看到余烬诚在改变,从一开始的自大冷漠,到如今会替她着想,从一开始的高不可攀,到现在的随和平静。

    他哪怕对别人还是以前那样,可对她却总是带着些许的小心翼翼,这些明乔都看得出来。

    但是感情的事,不可能因为他的喜欢,他的付出,她就感动,就接受。这种事,讲究你情我愿,得是彼此相爱。明乔如今对他,只当做一个普通朋友,没什么男女之情,但也明白今天自己这话说得过份了些。

    姑娘软下嗓音,“好,我不这么说。你喝醉了,先放开我,我去给你煮点醒酒的东西。”

    温温柔柔的话让余烬诚愣了一下,喝醉酒的人没有往日那么清醒,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他想亲她,想疼她,于是又靠近几分,亲亲她的耳垂。

    明乔偏头躲,没躲过,湿濡的吻落在她耳垂,耳朵尖。哪怕她是个厚脸皮的姑娘,也禁不住一个男人这般暧昧的亲吻,一边推一边挣扎,嘴里警告“余烬诚!”

    他看着她努力的小模样,不动了。

    哄她“对不起,没忍住。”

    明乔脸有些红,瞪他一眼“快放开。”

    没什么凶悍劲儿,余烬诚只看出一脸的羞赧。

    “你脸红起来真好看。”流氓劲儿一起来,压也压不住,余烬诚将她转过来,正面抱着,说“再抱十秒。”

    “不行。”明乔蹙眉。

    “十五秒。”他说。

    明乔瞪眼“怎么又加了五秒?”

    “二十秒。”

    明乔一急,赶紧说“好,十秒就十秒!”

    余烬诚垂眸,轻轻摁住她的头贴在自己胸口,“你可以开始倒数了。”

    明乔翻了个白眼,谁像他这么幼稚?

    可想是这么想,心里还是默默倒数着,然后她发觉,她听到了余烬诚的心跳声,同她倒数的声音重合。

    十

    九

    八

    七

    ……

    三

    二

    一

    “我爱你,明乔。”

    明乔默默的数着,徒然听到这句话,心漏跳了一下,狠狠愣住。

    他低头吻她发丝,还没吻到,明乔就把他推开,动作有些慌乱。

    余烬诚也怔了一下,“怎么了?”

    明乔转过身没看他“你酒醒了?”

    “还头晕。”余烬诚以为自己又惹她不高兴,想过去哄,明乔抬起手制止,“不用过来,我去给你煮醒酒汤,你喝了去客房睡。”

    说完就直奔厨房,余烬诚静静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心里的苦涩蔓延开,原来她这么讨厌他,听他表白都觉得烦。

    明乔心跳有点快,脸也有些烫,把锅放在火上,倒了水进去,一转头发觉余烬诚站在门那直勾勾看着自己,吓了一跳,“你怎么过来了?”

    “不放心。”

    “煮个醒酒汤有什么不放心的?过去等等就好了,不舒服的话回房睡,等会儿我帮你送来。”

    余烬诚看她一会儿,走过来“我来。”

    明乔抬眼“你还醉着,可别把我的厨房烧起来。”

    余烬诚很是自然的拉住她手臂将她轻轻推开,神态平静,带着浅浅的笑“已经清醒了很多,你出去等。”

    明乔不明白他干嘛不让自己动手,喝醉了还逞强,也没跟他争,自己又去阳台撸猫了。

    半小时后,余烬诚端了一碗面放在她面前,和上次煮的不一样,加了两个荷包蛋,还有新鲜的肉片,葱花撒在上面,看起来鲜嫩可口,很好吃的样子。

    明乔瞧着面发愣。

    余烬诚温声解释“我身上酒气重,熏了你,怕你不舒服,吃点东西再睡?”

    原来他留在厨房这么久,是在为她煮面?

    明乔看着他面前的一碗醒酒汤,蹙眉“那怎么也不给你自己煮一碗?”

    他平静道,“我不饿。”

    明乔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是很少在家做饭的,她起身去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果然空空如也,仅有的两个鸡蛋和一点肉都在她的碗里了。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明乔看了眼客厅里的余烬诚,他端端正正的坐着,有些刻板又严峻,然而看她的目光格外疼惜,唇角的笑意浅淡却很温和。

    “乔乔,面要坨了。”

    他应该是第一次这么亲昵的唤着一个姑娘的名字,有些生硬,但很认真。

    明乔拿了一个碗过去,把面分成两份。

    余烬诚眉心蹙着,“这都是你的,不用分。”

    明乔轻笑“傻不傻啊你,一起吃。”

    余烬诚不接,明乔给他递筷子“喝了这么多酒肯定饿了,怪我没去买菜,家里也没有别的食物,将就一下,还请余总不要嫌弃。”

    他当然不会嫌弃,看着自己碗里姑娘特意分出来的荷包蛋,心里一暖。所有的嫉妒和情绪都在这几分钟里被她的温柔冲散,余烬诚几乎是虔诚的把这碗面吃完。

    明乔想去洗碗,被他拿开,“我来吧。”

    “你头不晕了?”

    余烬诚嗯了声。

    明乔就在沙发上逗猫,厨房水声哗啦,余烬诚慢慢洗碗,时不时看一眼客厅里的明乔,心是很安宁的,像上次明乔照顾他时一样,他生出一种有了家的错觉。

    晚上,明乔把猫送回去,邻居家门外贴着纸条,让她再帮忙照看一晚,明乔是很乐意的,又把猫抱了回来。

    余烬诚随口问她“很喜欢猫?”

    “喜欢,没时间养,邻居家这只猫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偶尔会跑来我家,就当是我养的也行。”

    余烬诚看了一眼她怀中的猫,再看看给猫顺毛的明乔,也想这样摸摸她的头发,手抬了抬,最终还是放下去。

    回了屋,明乔站在二楼卧室门外,“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余烬诚的客房在楼下,他仰着头看她,“嗯。”

    明乔把猫抱进房间。

    它爱乱窜,明乔也没管,自己洗漱干净出来后,唤了一声猫咪的名字,猫咪从衣柜里掏出脑袋看她,乖乖的,惹人爱。

    明乔轻笑“玩会儿快睡了。”

    猫咪“喵~”

    似乎在答应。

    明乔躺床上玩手机,卧室门其实没关上,她没注意,手机玩着玩着,犯困,就睡了过去。

    没睡踏实,半夜醒过来,她惦记着小猫,打开灯,却没在她的小窝看到它。

    明乔顿时清醒了,下床喊它名字“年糕,年糕?”

    猫平时很乖,听见名字就会跑出来,明乔找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踪影,有点着急了。

    她下床,把客厅所有角落都找过,只有余烬诚的房间还没去。

    站在男人的房门外,明乔有一些犹豫,可想了想年糕,还是推门进去。

    房间灯关着,明乔摸到床边,打开一盏床头的小台灯,卧室一角亮起。

    年糕果然在余烬诚的床上,窝成一团在他胳膊边。

    可余烬诚的门关着,这猫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是它一早就跑下来,而余烬诚准许它在这里的?没想到挺高冷一总裁,还对小动物这么好?

    明乔想了一堆乱七八糟,年糕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她,突然“喵~”了一声。

    明乔连忙“嘘——”

    她伸手去抱猫,手腕突然被握住。

    目光上移,床头的灯也被打开,余烬诚慵懒的靠在床上,微微挑着眉在看她,兴许是刚醒,嗓音也是沙哑的“想偷猫?”

    那股力道将她拉过去,明乔倒在床上,男人的手臂伸过来,把她抱紧,身体压下,浓烈的气息袭来。

    明乔讶异“你干嘛?”

    “惩罚一下想偷猫的小女贼。”

    明乔吓得满脸通红,剧烈挣扎。

    余烬诚俯身,以吻封缄。

    ……

    明乔靠在门外看着余烬诚抱着枕头一脸荡漾的模样,面无表情。

    这男人该不会做什么春梦了吧……

    她抱着年糕走过去,叫了他几声。

    余烬诚起初没反应,明乔提高嗓音,余烬诚这才醒,醒来看到明乔,心里有些惊讶。为什么上一秒还娇娇气气躺在他怀里的姑娘下一秒就站在了他的床头?

    最重要的是,天亮了?

    明乔将他从头看到尾,戏谑一笑“做什么梦了?”

    余烬诚看向她怀中的猫“这猫怎么在你怀里?”

    “它一直跟我在一起啊。”

    余烬诚微愣,意思就是说,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境?这猫根本没从明乔房里跑出来,根本也没来他的房间,而他和明乔之间也根本没有发生什么?

    “昨晚,你的房门是不是没关?”他试探的问。

    “怎么可能,有你在我家,我还反锁了。”

    余烬诚“………”

    原来真是梦。

    男人的神色落寞下去。

    明乔来劲了,坐在他床边“你昨晚梦见什么了?”

    余烬诚沉默不语。

    明乔表现得很好奇,他无奈,低声开口“我们在一起了。”

    什么在一起?怎么在一起?

    明乔起初一愣,后来想通了,抓来一个枕头砸在他头上“色胚。”

    余烬诚默默接受。

    曾特助昨晚接到余烬诚电话,今天一早就带了许多新鲜的食材过来,余烬诚一一放在冰箱,给明乔做了中饭。

    明乔是不和食物置气的,早就乖巧的坐在餐桌旁等吃,模样简直和她旁边的年糕一模一样,像等着主人投喂似的。

    余烬诚看得眸色一柔,给她夹菜时问“还生气吗?”

    她其实不生气,谁不把喜欢的人当做幻想对象?只轻轻哼了一声,看他的眼神是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嗔怪。

    余烬诚被她瞪得骨头都酥了,愣了好一会儿,见她胃口好,知道她是不气了的,心里也很高兴,很殷勤的给她夹菜。

    吃过饭洗过碗,再舍不得也得走了。

    曾特助在门外等,看着上司一步三回头的模样,由衷觉得这厮太黏人了。

    车上,曾特助好奇问“余总,您和明小姐进展怎么样?”

    余烬诚没谈过恋爱,自然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算是进展到哪一步了,思索了一会儿,淡声道“不知道。”

    曾特助把手机递给他,“齐总给您建了一个追妻小组群,里面都是咱们五十八楼的员工,大家都是您强大的后援团,坚决为你贯彻追妻大计。”

    余烬诚闻言眉梢微挑,点进群里一看,齐深在里头活跃气氛。

    齐深午休时间到,都出来聊聊。

    员工1聊什么?

    员工2聊怎么追大明星?

    齐深不然呢,难道你们不想让你们余总追到老婆?他一高兴说不定奖金就翻倍。

    员工3好啊好啊,可怎么追?

    员工4我知道一个方法,可就是有些玄学。

    齐深快说!

    员工4咱们东洲南边有一座山,叫澄湖谷,里面有一种野花,迎着太阳生长,伴着夕阳凋谢,如果谁能采到这花送给心爱的姑娘,心爱的姑娘就会对他死心塌地。

    员工5“………”

    员工6“………”

    员工7“………”

    齐深这他妈是人想出来的办法吗?太蠢了,谁会信这种方法,下一个!

    其他员工纷纷踊跃发言。

    曾特助偷瞄余总,笑着说“余总,有没有看到什么好办法?”

    余烬诚把他手机扔回去“一群蠢货。”

    曾特助以为他不高兴了,可过一会儿,就听到男人冷酷的说了句“拉我进群。”

    曾特助“…………”

    “好的。”

    嘴里嫌弃得要命,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绯闻澄清,明乔本就是个顶流,再加上近段时间几乎快红透半边天的人气,各种各样的合作找上门。

    她这边热热闹闹,和何幽水那边简直冷如十八层地狱。无论是余烬诚,云檀,还是云家或是明乔的粉丝,都不会放过她,彻底将她的后路堵死,就连喘气的机会都没给她。

    还没合作的电视剧电影,皆在余烬诚有意的引导下,转而找到明乔。

    她成了各家顶奢品牌争抢的香饽饽,甚至成为粉圈爱豆的新标签。

    而这个时候,她的电视剧《复国》播出。

    在她之前不乏很多前辈艺人靠作品洗白,但明乔从出道至今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黑点,这次大黑绝地反击后,她的大胆和直爽让所有人重新认识她,网友也因为之前的误会,默默追了剧。

    很多昔日骂她妖艳贱货的网友开始关注她的演技,网上评论趋向良好发展,这令所有喜爱明乔的粉丝和她背后的团队都非常高兴。

    花漾娱乐给明乔安排好了接下来的行程,在空闲之余,明乔回了一趟家。

    云家别墅坐落在东洲西城,别墅在郊外,空气清新,依山傍水,几乎占据整个山头。

    侄子云镶老远看见她下车,把玩具车扔下,张开手臂跑过来“姑姑回来了!”

    十岁的小少年跑起来带着一股热风,明乔笑意温柔,与小少年抱了个满怀,揉了揉他的脑袋“有没有乖乖听堂爷爷的话?”

    “听话,姑姑,我好想你。”云镶抱着她的腰,眼神依赖。

    “姑姑也想你,”明乔拉起他的手“先进屋,姑姑给你带礼物了。”

    云镶听话的依偎在漂亮姑姑身边,屋里的长辈走出来。云老爷子头发与胡子皆是花白,穿着唐装,杵着拐杖,笑呵呵的喊她“见优回来了。”

    明乔甜笑“回来了。”

    云柏木夫妻扶着老爷子,云母盯着女儿实打实的看了几眼,见没瘦,气色还更好了,暗自点头,笑容和熙温柔“几个月没回来了,进屋吧,一起吃饭。”

    明乔哎了声,走过去扶爷爷。

    “这次回来呆多久?”云父问。

    “三天。”她抱歉一笑“对不起爸爸,不能经常陪你们。”

    云父摆摆手“儿女大了就该自己闯事业去,如今你们兄妹几人各自都有一片天地,我和你妈也放心。”

    老爷子和云母都赞同的点头,明乔感激地看了看几位长辈。

    云柏木夫妻有一子三女,长子是云檀,二女儿云端月,三女儿云见优,小女儿云昭雪。

    长子如今是娱乐公司大老板,二女儿是大名鼎鼎的律师,三女儿是红遍大江南北的演员,小女儿虽还在读法医,可成绩优异,毕业后也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当长辈的,自然是盼着家里儿女事业有成,家里四个小的各有各的忙,得空了回来看看,也挺好。

    一家人坐在饭桌上,有说有笑讲不完。

    出了这道门她是明乔,回到家,她是云见优,所有最真实的喜怒哀乐都可以分享。

    吃完饭,一家人散步时,老爷子想起前段时间的绯闻,还是气不过“你一个堂堂大小姐,干嘛不把自己身份亮出来,他们知道了你的背景,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明乔笑着替老爷子拍背,“爷爷为我好,我知道。但是这次的绯闻是我被包养,做小三,和我的真实身份没有任何联系,我贸然告诉大家我是云见优,只会让大家觉得您不会教孙女儿,竟把一个好好的大小姐教成了小三,还会让大家觉得我窝囊,我心虚,怕遮掩不了,所以才拿出真实身份吓唬人,更能引起众怒,到时候就连名世集团的信誉都会被波及,您老的颜面扫地。”

    几位长辈一听,是这个道理,现在的网民张着一张嘴就能胡诌。

    老人沉默下来,云母叹一口气“让你受委屈了。”

    “我倒是不委屈,就是辛苦我的团队,我的粉丝,还让你们几位长辈担心了。”明乔笑着搂住母亲的胳膊,眼神抱歉。

    一家人哪里会同她计较,只是怕她什么都搁在心里。

    这孩子从小在国外长大,行事作风大胆不羁,当初进娱乐圈之所以用假名,也是怕顶着云见优这个名字惹出什么事给家里人丢脸。

    这么多年虽然有云檀的帮助,但更多的是她自己努力的成果,毕竟那一座座奖杯也不是钱能买得到的,家人打心眼里为女儿骄傲。

    聊了一下午,晚饭时,老爷子突然提出“我给你看了几个未婚夫,有陈家的大少,许家的三少,还有周家的那位,都是跟咱们家有来往的,你挑个时间见见,也该谈恋爱了,别学你二姐和小妹,成天钻研学术,活得跟个老古董似的。”

    明乔失笑,她二姐气质古典,四妹清纯动人,都是仙女下凡,到老爷子这儿就成了老古董。

    不过未婚夫,明乔可不愿意,“爷爷,我还小。”

    老爷子一拍桌,瞪眼“还小还小!你们三姐妹成天只会用这个词糊弄我,谁都是这句话,另外两个远在国外我管不着,你在国内我就得管!给我相亲去!”

    明乔苦着脸“可我不喜欢他们。”

    老爷子瞅她一眼“难不成你有喜欢的?”

    “这倒没有,可谈恋爱这种事急不得,您说的那几个公子哥儿,我虽然都没有亲自见过,但是身在这个圈子也是知道的,您是不知道,他们花边新闻可多了,我的新闻是假的,他们的新闻可都是真的,您真的要让您孙女嫁给那样的人?”

    云柏木夫妻笑着对视一眼,不掺和爷孙俩的斗法。

    云老爷子想了想,“既然你不同意……”

    明乔松了一口气。

    老爷子冷哼“我另外再给你物色,再不见,我打断你的腿。”

    说着挥了一下拐杖,明乔装模作样的躲了一下,还想反驳,云母悄悄按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别惹老人家生气,明乔也就没再开口,不过未婚夫这事儿,没门。

    在家里呆了三天,好好陪了陪家人,明乔又回了公司复工,一直忙到晚上才回家。

    现在是夏末,晚上的风凉爽。

    明乔在路口下车,一个人漫步回去。

    远远看见余烬诚站在她家门外。

    晚风吹着,树叶落在他脚边,男人背影清绝修长,好像没有任何事物能打扰到他。

    明乔歪着头打量他许久,突然出声“余烬诚。”

    他讶异的转身,看到她时明显眼神一亮。

    “你在这儿干嘛?”明乔刚抬脚,他就快步过来,手里还攥着一束嫩黄色的野花。

    走近了,明乔才注意到他西裤上有泥土,原本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上也有黄土。

    “这个,送你。”余烬诚把花给她。

    明乔没有立刻接“你怎么弄成这样?”

    见她不接,余烬诚垂眸认真打量花一眼,思索,是不喜欢吗?

    对于明乔的问话,他随意的道“上了一趟山。”

    明乔的视线放在小野花上“这花是山上采的?”

    “嗯。”

    “你怎么会跑到山上采花?”

    余烬诚轻轻看她一眼,不说话,固执的举着花,想让她收下。明乔终于接了过来,明显看见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雀跃,她摸不着头脑。

    明乔开门进屋,余烬诚站在原地没跟上来,她想了想,回头说“你要不进来擦一下?”

    他立即就勾起唇“好。”

    明乔“…………”

    这么好哄?

    余烬诚去了洗手间整理着装,她神色幽深地盯着手里的花,到底要不要告诉这个男人,他辛苦踩回来的野花是满大街的城市绿化带里随处可见的装饰花?

    手机震了一下,是卫桦发来的微信。

    [回家了吗?有没有见到余总,前几天我去你家拿东西就看到他一身是土的等在你家门外,手里还拿着一把丑了吧唧的花,也不说干嘛,我心想应该是送你的,但他这品味我实在不敢恭维。他问你去哪儿了,我告诉他你回了家,但我当时也不知道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给他个准信。后来听曾特助说,他就天天晚上捧着一束野花在你家门外等你两个小时,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今天在不在?快告诉我!让我八卦一下。]

    明乔愣了好一会儿,简单回复[见到了。]

    男人弄干净出来,见到她还站在客厅盯着花发呆。

    他走过去,嗓音低沉,眼里有藏也藏不住的忐忑“是不是不喜欢?”

    “没有。”明乔抬头一笑“很喜欢呢。”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