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 26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6章 第 26 章
    现在这情况有些颠倒了。

    作为一个姑娘, 明乔反倒镇定自若。

    余烬诚虽然一派平静,可只有他才清楚自己的心跳得有多快。

    姑娘清凌凌的眼神看着他, 直看得他浑身发热, 喉头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前以为明乔想勾引他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事事占上风,如今明白明乔不喜欢自己, 而是自己迷恋她的时候,余烬诚每每面对着她便忍不住紧张。

    她是个聪明的姑娘, 很容易就看出他的伎俩, 对接下来的事,他早就抱着期待和幻想,也因此,一举一动都有些僵硬。

    身上这浴袍当然是特意穿的。

    男人直挺挺的站在那儿,准备脱衣服。

    明乔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换个衣服罢了, 为什么总觉得这狗男人的神情越来越深沉?呼吸也越来越粗重?眼神还越来越飘?

    有毛病。

    明乔没理他, 打开他的衣柜, 随便抓了一件衬衫出来,走到男人面前, 放在他面前比了比,手指无意间碰到他的肩膀, 姑娘体温微凉, 令余烬诚整个人震在当场, 僵得不能再僵。

    他呼吸好似停滞,默不作声的看着她。

    明乔抬眸看过来“怎么了?”

    “没……没事。”他机械的挪开目光。

    等明乔又低下眼眸时,他的眼神回到她脸上。

    “余先生,你又在偷看我?”姑娘正在给他挑衣服,懒洋洋的声线传来。

    余烬诚慢慢挪开眼神“没有。”

    答得倒是镇静,可两秒后,那眼神又飘了回来,专注的落在明乔身上。

    几分钟后,明乔给他选了一身衣服。

    对他说“闭眼睛。”

    他愣了下,“我闭?”

    “让你闭你就闭。”

    余烬诚也不反驳,听话的闭上了眼。

    没有了视觉,听觉便更灵敏,甚至嗅觉也更好了。

    他听到明乔走路的声音,似乎更靠近他了,也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像某种不知名的花,清清淡淡,由远及近。

    余烬诚猜想,明乔现在一定站在自己面前,正准备帮他脱衣服。

    明乔的确是站在他面前,目光十分平静的审视着面前的男人。

    他下身裹着浴巾,上半身宽肩窄腰,腹肌分明,正闭着眼喘着粗气,如果忽略颜值,明乔真觉得他像一头老实的金毛犬。

    她听着那毫无频率的呼吸声,不用想就知道,这个男人又在脑补什么了。

    明乔看破一切,迟迟不动手,给他充足的想象空间。

    余烬诚自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

    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却又全是明乔的身影,不敢睁眼,怕打断她的动作,又惹她生气,只能自己煎熬着。

    “余先生。”姑娘的嗓音传来,轻轻软软,带着几分倦懒散漫。

    余烬诚只觉得轰隆隆一声,整个身体又僵硬了几分,一股莫名的热直冲他天灵盖,霎时就头晕目眩,鼻子里涌出一股温热。

    明乔“………”

    “余先生,还穿衣服吗?”

    她盯着男人“喷涌而出”的鼻血,慢条斯理的问。

    余烬诚被她勾得魂儿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只下意识的点头,暗哑着嗓低声答“穿。”

    明乔微微挑眉,把衣服扔开,伸出双手掐住余烬诚胸口,用了十足的力道狠狠拧了一把。

    余烬诚疼得蹙眉闷哼出声,睁开眼的一瞬间,明乔朝他“呸”了一声“穿你爹个头,想占我便宜,没门!”

    余烬诚“………”

    姑娘转身就往外走。

    余烬诚这才发觉自己流鼻血了,忙穿上浴袍,随意抽了几张纸出来捂住鼻子,出去追她。

    明乔哪里也没去,正在厨房洗手,她洗得格外认真,眉心蹙着,似乎是摸了什么脏东西。

    瞧见余烬诚狼狈的站在厨房外,干巴巴的看着自己,明乔扫了一眼他手中的纸,可真是血量惊人,纸都有些止不住了,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

    明乔把手边的纸盒扔给他,自己走出厨房,余烬诚还跟在她身后。

    “你跟着我干什么?”

    男人嗓音低沉黯淡“怕你走。”

    她脚步一顿,看他一眼“我说了会照顾你,干嘛走?”

    余烬诚松了一口气,鼻血也止住了,只是脸上还带着些血迹,很是狼狈,胸口被她狠狠掐了一把,还留有指甲印,可是他一个大男人捂着胸口喊疼像怎么回事?倒也忍下来了。

    明乔见他这副样子,又折回浴室,余烬诚想了想,免得招她烦,还是没有跟过去。

    她从浴室里探出头“想什么呢,跟过来。”

    余烬诚立即勾唇一笑“好。”

    明乔把毛巾弄湿,想给他洗把脸,一转身,发觉男人太高,像个门神似的杵在那儿,她不好够。

    还没开口,余烬诚便自己矮下身子将就她。

    两个人目光对视上。

    他的眼神很平和,甚至称得上温柔,和许久之前的高高在上已经很不同,大抵是眼神变了,余烬诚整个人的棱角没有当初那么冷戾,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默不作声的盯着她看,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多么露骨灼热。

    可是下一秒,明乔用力将毛巾糊在他脸上,像是揉麻绳一般用力的给他洗脸,毛巾下,他英挺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余烬诚“…………”

    洗了大概几分钟,她气定神闲的拿开毛巾。

    余烬诚的整张脸都被捂得有些红。

    他只是轻轻看她一眼,没有责怪。

    明乔随意的道“衣服你自己穿吧,我可不会帮你了,再帮下去,我怕你会引火自燃。”

    余烬诚“…………”

    他想起刚刚流鼻血的事,觉得有些丢脸,想了想,说“我平时不会这样的。”

    明乔笑而不语。

    余烬诚看她这副样子,知道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将会在她心中大打折扣,眉心蹙着,思索如何力挽狂澜。

    一直这么思考几天,余烬诚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手上的伤口在慢慢的恢复,尽管他已经尽量拖延,甚至装作很严重的样子,还是被明乔发觉了他的刻意,也因为如此,明乔没有再继续照顾他,收拾收拾回了自己的家。

    云檀联系过她,告诉她林山的公司已被名世集团收购,何幽水的所作所为也被花漾娱乐曝光,花漾娱乐将以明乔的名义起诉林氏夫妻与何幽水,以及一部分传播造谣的网友,不日就要开庭。

    当然,哪怕证据充足,何幽水的粉丝也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偶像会做出这样的事,何幽水团队还刻意放出明乔去工作室找茬的视频,引得双方粉丝互掐。

    网友这次学聪明了,倒没有急着站队,只表示静候庭审结果。

    余烬诚好得差不多后便回了公司。

    知道最近发生的事,他第一时间问“慕川到了吗?”

    曾特助“快到了。”

    余烬诚嗯了声“我亲自去接。”

    东洲国际机场。

    慕川从出口出来,见到余烬诚时并没有觉得讶异,眉眼淡淡地打了声招呼“怎么亲自来了?”

    俩人身高差不多,都是鹤立鸡群,不分伯仲。

    余烬诚“明乔的事,我总不放心。”

    慕川前段时间接到这个老朋友的电话,余烬诚开门见山,想让他帮忙打个官司。

    慕川是很忙的,作为青山律师事务所里的金字招牌,有钱也不一定能约到他做律师,这次能来,是看在和余烬诚的交情上。

    俩人相识于几年前的一场酒局,之后便一直保持偶尔的联系,是余烬诚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只是两个人都是冷淡性格,就算见面,话也不多。

    反正曾特助是看不出他俩有朋友关系的。

    把慕川接回去之后,余烬诚便让曾特助联系明乔。

    明乔那边一直等着律师的消息,接到曾特助电话后,便和经纪人以及助理一起赶往余烬诚家。

    去的路上,明乔一直回忆着慕川和云端月的过往。

    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

    像一段被蒙尘的回忆,兴许是积压的灰尘太多,她根本想不起什么。

    更何况,端月姐姐经历那件事之后,丢失了一块记忆,彻底将慕川忘了。

    明乔翻到云端月的电话,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可犹豫着犹豫着,已经到了余烬诚的别墅。

    卫桦看她一直在走神,奇怪道“你怎么了?到了。”

    明乔收起手机“没事。”

    余烬诚特意在门外等明乔。

    曾特助在屋内瞅着上司的模样,总觉得他这模样像一块望妻石,都快望眼欲穿了。

    慕川则是事不关己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余烬诚瞧见明乔走过来,眼神一柔,就迎了过去“你来了。”

    明乔嗯一声“你怎么站在这儿?”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他这副憨厚老实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一条金毛犬。

    余烬诚为她推开门,温声道“就想在这里等着你。”

    明乔进屋,看到慕川坐在沙发上。

    他和印象里那个人重叠,只是如今少了少年气,多了清俊淡漠的气质。

    慕川抬眼看过来,简单的看了一眼明乔,便垂下眸喝茶。

    明乔也淡淡挪开目光。

    曾特助为她们做介绍“这是从晋城过来的律师,慕川先生。”

    经纪人伸出手“慕律师,久仰大名。”

    慕川颌首,并没有去握她的手。

    卫桦尴尬的收回来,把工作室整理好的起诉资料都放在慕川面前。

    “慕律师,这是我们准备的资料和证据,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我们尽快准备。”

    慕川眼神移过去看一眼“够了。”

    明乔坐在他对面,时不时会看他一眼,这个细节被余烬诚发觉,他拧紧了眉心,抓了一下明乔的手,带着几分力道的握紧。

    明乔疑惑的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想干什么。

    余烬诚见她注意力分散,这才慢条斯理放开手。

    接下来的时间,明乔团队和慕川探讨了这次开庭细节。

    慕川的话极少,偶尔会点头,偶尔会嗯一声,仿佛多说一个字会死。

    明乔都忍不住翻白眼,这样半天不说一句话的沉闷性格,怨不得她姐姐把他忘了。

    卫桦都快聊不下去了,最后硬着头皮把团队的诉求说完,慕川才淡声开口“你们放心,我会打赢官司。”

    卫桦和助理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枉费她费尽口舌说了一下午。

    明乔和团队离开时,余烬诚亲自出来送,姑娘要上车之前,他突然拉住她,眉拧着,眼神却不正面看她,一直盯着一块石头,冷冷的问“你喜欢慕川?”

    这副明明想知道答案却还别扭的模样,明乔都有些无奈了“不喜欢。”

    余烬诚这才转头看向她,因为她这句话,心尖漫过满足的喜悦,可想起她刚才盯着慕川看,刚刚雨过天晴的脸又板了起来,“那你为什么看他?”

    “因为他长得帅,比你帅。”明乔随口说了一句,抽出手上车,让霍娅赶紧开车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余烬诚僵直的站在原地。

    曾特助趴在窗户上摇头感叹,余总现在真是好可怜,明小姐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能牵动他的情绪,完全任凭摆弄,宛如一只舔狗。

    唉,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余烬诚独自站了一会儿,进屋后,慕川便开口“我有事想问你。”

    余烬诚冷冷淡淡的看过来。

    慕川愣了下,没再说什么了。

    余烬诚心情很不好,回了公司后,员工们眼观鼻鼻观心,都不敢去惹他,也只有曾特助知道,老板这是嫉妒慕律师了。

    其实那只是明乔开玩笑的一句话,谁知道他偏偏就要放在心上,成天都魂不守舍的。

    公司员工都知道大boss在追求明乔,跟入了魔似的,他办公桌上还放着好几个明乔的相框,就连电脑壁纸都是明乔的海报,时不时就盯出了神,对着明乔的照片流露出温柔神色。

    可追了这么久,却是什么起色都没有,反倒容易把人家姑娘弄生气。

    不仅曾特助愁,员工们也愁啊,虽然打赌老板追不上,可心里还是希望老板能加把劲。

    之后一周,明乔都忙着起诉的事,没空搭理余烬诚。

    他们再见面是在出庭那天,明乔远远看了他一眼,觉得他似乎是瘦了点,也憔悴了点,卫桦跟她搭话,她便收回了目光。

    卫桦说“慕律师的庭审我在网上看过,十分刁钻,逻辑战术特别强,对这种证据充足的小案子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你只需要配合他,我们稳赢的。”

    明乔点点头,卫桦和助理先去了旁听席。

    慕川站在庭审门外等她,眼神很淡的看她一眼“走吧。”

    还有几分钟上庭,明乔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慕律师,我听说你只接难度特别大的案子,按理来说,我这个案子打赢并不难,你为什么会接?”

    慕川语气平静“余总请我帮忙。”

    “应该不只有他的关系吧。”明乔又问“你认识云端月吗?”

    太过久违的三个字,这个已经不会有人再跟他提起的名字忽然再次听到,慕川整个人一僵,心像是被什么猛地刺了一下,有点尖锐的疼。

    “不认识。”他语气还是很平静。

    “是吗?”明乔轻笑着说“她是我姐姐,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才帮我的。更以为你是想见到她才来的,原来不认识,那么恕我冒昧了。”

    慕川点头,“没关系。”

    明乔越过他往前走,慕川还僵硬的立在原地,明乔回头,意味深长道“慕律师在想什么?”

    “没事,进去吧。”他跟上来,推门入庭。

    法庭内,余烬诚见到思念了一周的姑娘,眼神热切地凝视着她。

    明乔坐在原告席,林氏夫妻和何幽水在被告席,审判长陈词后,庭审开始。

    接下来几个小时,在场所有人见识到一场精彩绝伦的辩护。慕川不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律师,从开庭到结束,几乎死死地压制住对方辩护律师,又因为证据充足,打得被告方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最后,审判长合议庭商议决定,判林氏夫妻与何幽水向明乔公开道歉,并各自向补偿明乔名誉损失费两千万。

    钱倒是小事,主要是明乔赢了官司,自然是能证明她清清白白。

    庭审结果登上新闻后,明乔粉丝一雪前耻,何幽水粉丝躺平任嘲。

    大抵是这件事让许多网友意识到明乔的委屈,粉她的人倒是越来越多,当然骂声也不断,但是比起两周前,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林氏夫妻的公司被云家的名世集团收购,何幽水信誉度受损,名气大打折扣,脱粉的也不在少数,昔日大家追捧的甜美女孩如今被贴上心机婊的标签,怕是一辈子也洗不掉,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至此以后她星途尽毁,再也爬不起来,余烬诚和云檀都已对她实施了封杀。

    庭审结束后,明乔刻意在庭外等林太,见她出来,明乔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手臂高高抬起,重重落下。

    啪!!

    打得狠。

    林太惊得整个人怔住,愣愣的抬起头时,明乔手腕一转,反过来抡了她两巴掌,比刚才更狠。

    “明乔!你敢打我!”她气得浑身发抖,头顶冒烟。

    明乔手上的包是镶了钻的,抡起来便重重朝她脑袋砸下去,林太没躲过,疼得直抽气,其他人被这阵仗吓到,呆如木鸡。

    明乔气定神闲的冷笑一声“我打的就是你,不仅打你,我还告诉你,你们夫妻的下半辈子都不会好过,我可不是吃素的,你敢背地里给我捅刀子,我就敢明着给你放冷箭!”

    得罪了云家,他们俩的气数也算是尽了,的确如明乔所说后半辈子不会好过,毕竟她家里还有几个护短的长辈在,没人敢帮他们,也没人会帮他们,如今的她和林山,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打完了人离开,明乔就收到蒋夜和景逸发来祝贺她旗开得胜的信息,这两人最近都有试着约她,不过明乔应付一个余烬诚已经身心疲惫,哪里还有空应付别的男人,干脆就没理。

    团队为庆祝明乔旗开得胜,特意订了饭店吃饭,慕川自然也在邀请行列中,只不过他并不打算参与。

    他的车就停在法院外,应该是一开始就打算好,准备打完官司就离开的。

    匆匆来一趟,却没见到想见的人。

    明乔也明白,这里根本没什么值得他留下。

    送他上车之前,明乔温声说“慕律师,谢谢你。律师费我会双倍付给你。”

    “不用。”慕川坐上车,又补了一句“不用给我钱。”

    他的态度让明乔几乎可以确定,他是为云端月回来的,他还记得她,甚至知道自己是云端月的妹妹。

    明乔心里一叹“我把她的电话告诉你吧。”

    这个“她”令慕川整个人顿了一下。

    他缓慢地垂下眸,没有再掩饰,语气很轻,也很淡“别去打扰她。这样就好。”

    轻飘飘的几个字,简简单单把人的心门封死。

    明乔一怔。她不明白,是什么才会让多年的感情变成一句“这样就好”。

    可她始终是局外人,不能管太多。

    明乔点点头,目送慕川把车开走。

    身后不远处,余烬诚站在法庭外看着明乔和慕川“相谈甚欢”,眼神幽深,一言不发。

    身旁的曾特助都觉得老板这模样可怜惨了。

    唉,又要误会了。

    曾特助想的没错。

    余烬诚是又吃醋又嫉妒又误会。

    一个云檀景逸也就算了,现在连慕川,明乔都上心了。

    他忍不住想,慕川真的比他帅吗?

    明乔真是容易被皮囊吸引的女人吗?

    在他失眠了几个晚上之后,他决定改头换面,可他想不通自己究竟如何改变才能赢得明乔的青睐,于是上网查了一下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类型。

    他点开网页,看到一个回帖。

    [谢邀,现在的小姑娘都比较喜欢邪魅狂狷类型,请参考小说《冷面总裁狠狠宠》]

    余烬诚找到这本小说,怀着学习的心态将这本小说看完,并且认真写下心得体会。

    比如哪个时候该冷酷,哪个时候该温柔,哪个时候该撩拨,都可以在小说中的只言片语寻找到,堪称爱情宝典。

    他读完后,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另一边,几天没见到余烬诚的明乔过得非常舒坦。然而夜里洗完澡准备入睡之时,却又接到了余烬诚的电话。

    明乔忍不住轻叹,就知道他阴魂不散,按下接听键,她懒洋洋问“怎么了?”

    “乔乔,出来一下,我在你家门外。”

    明乔打开门,万万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余烬诚那厮油头粉面,穿着一身紫色西服,骚包的靠在墙上,十分欠扁。

    男人冲她轻轻一挑眉,笑得邪魅狂狷“想我了吗?”

    明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扶着门干呕。

    十年前的年夜饭都险些吐了出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